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二十一章陌生的戰鬥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3-31 01:01  |  字數:3506字

岷山劍宗這名修行者說這句話時的態度也很隨意,陳離愁的身體不住的顫抖,卻是無言以對。↗頂點小說,

「沒關係。」

徐憐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卻是恢復了平靜,然後緩緩的朝著一片空出的場地走去。

「我不想這樣。」

陳離愁走到徐憐花的對面,有些痛苦的說道。

「因為不肯讓,所以才痛苦。」徐憐花沒有看陳離愁,只是看著陳離愁頭頂上方的天空,平靜的說道。

陳離愁的呼吸一頓,沉默了片刻,依舊痛苦道:「畢竟我們曾經是很好的朋友。」

「我知道,畢竟我們是曾經很好的朋友,所以有些傷人的話我不想多說。」徐憐花緩慢而認真的說道:「接下來的戰鬥,我會出全力,不會有任何留手,所以你也不必留情。」

陳離愁看著徐憐花,「你的傷太重。」

徐憐花自嘲的笑笑:「就算只能打一場,能幫他們解決掉一名才俊冊上排到第五的對手也是好的。」

「你還能勝得了我么!」

聽到徐憐花的這句話,陳離愁陡然憤怒了起來,「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是執迷不悟!」

徐憐花垂下頭,看著憤怒的陳離愁,卻是平靜的抬起了手,道:「請。」

陳離愁的怒火就像投入了一片冰冷的湖,看著徐憐花平靜的眉眼,陳離愁知道再多說什麼,哪怕是再生出怒意都沒有任何的意義。

他的左手握住腰側的劍柄,然後對著徐憐花微微躬身,道:「請。」

所有旁觀選生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了這兩人的身上。

不只是因為這是兩名代表不同陣營的好友對決,還因為這兩人代表著長陵這一代年輕人的最強戰力,在絕大多數人看來,在才俊冊上排名最為靠前的這些人在真正生死廝殺時,實力上恐怕沒有太大的差別,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對於很多人而言,即便最終不能通過劍試,這樣的強者戰鬥也很有學習意義。

微微躬身代表謙讓,然而這在戰鬥之中對於陳離愁而言卻並非多餘的動作。

隨著他的躬身,他的背部緩釋出一股真元,推動著空氣沿著他微彎的背部往上湧出,他的頭頂上方驟然多了些白色的氣流,就像有一團祥雲在升起。

很多選生的眼眸中瞬間閃現出震驚的神色,

畢竟非他們所能相比的強者,陳離愁只是這一個起手式,便引而不發,玄奧難言。

「第四境!」

張儀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輕呼。

他感知到了除了真元之外,陳離愁的身體里還在緩緩釋放出一些不一樣的天地元氣。

四境融元。

唯有達到第四境的修行者,才能用真元融合一些天地元氣在體內,將自己的身體變成天地元氣的容器,並在戰鬥的時候釋放出來。

張儀的修為也已經到了第三境的巔峰,和第四境之間恐怕只隔著一層頓悟,然而這破境卻是最艱難的一步,很多人的一生便是卡在這一步。

這一層的差距,不只是真元力量的差距,還有許多三境修行者難以理解的戰鬥手段的差距。

陳離愁起手便展露出四境的氣息,便說明他也會動用全力,然而徐憐花的眼神卻已經平靜而冷。

他站立在原地未動,然後直直的往前斬出一劍。

他手中的劍是不知何種晶石製成,比普通的長劍略細一些,且是淡淡的粉紅色澤,看上去很秀氣。

然而隨著他這一劍揮出,他前方的空氣里卻散發出一種暴烈的氣息。

沒有任何的劍痕。

然而十餘丈外卻是出現了一道月暈般的暗紅色光弧。

這道光弧直接出現在了陳離愁的身後,又瞬間消失。

一片泥沙從地上濺起,陳離愁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他原先站立的地面上出現了一條弧形的劍痕。

陳離愁的身影在一丈外顯現出來。

「千月明?」

微微側首看著那道弧形的劍痕,陳離愁有些不能確定的出聲。

在他出聲的這一剎那,凝立不動的徐憐花已經連續出了數劍。

他的每一劍斬出,陳離愁的身周就出現一道光弧。

這些光弧剛剛出現時也是暗紅色的,然而隨著光弧在空中閃現得越來越多,這些光弧在互相照耀下卻越來越明亮,開始變得就像一輪輪明月。

「是千月明,想不到你終於修成了。」

看著這樣的景象,陳離愁有些感慨的搖了搖頭,再次出聲。

在說這句話的同時,他也已正式出劍。

很多人都知道陳離愁是左撇子,他是左手施劍,在他左手將劍從劍鞘中抽離出來時,懸浮在他頭頂的白色雲氣驟然凝結為一滴滴的晶瑩水珠。

陳離愁的劍是通體白色,這些晶瑩的水珠在劍光的照耀下,也變成顆顆白色。

隨著他的白色長劍的劍身和劍鞘的分離,這些晶瑩的白色水珠卻是沒有墜落,而像晨間草葉上的露珠一樣隨著微風滾動起來。

一輪輪明月升起,一道道凌厲的劍意劃著詭異的曲線不斷朝著陳離愁斬去。

在空中懸浮滾動的白色露珠片片消失,震碎的水汽形成一道道劍痕。

沒有一道劍痕能夠欺近陳離愁的一丈之內,只是感受著周圍越來越凌厲的劍意,陳離愁的眼睛也不自覺的微微眯起。

他的拔劍姿勢已到極限,劍尖已徹底和劍鞘脫離開來。

他便開始反擊。

他的右手撫向劍鋒,五指指尖和鋒利的劍鋒之間僅隔著數根頭髮絲的距離。

一股股天地元氣不斷從他的指尖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