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二十章連勝,隨意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然而看著她不斷輕顫的身體,丁寧只是輕聲的說了兩個字。 謝柔微微一頓,然後她點了點頭,有些羞澀的垂下頭開始調息。 此時她體內氣息動蕩不堪,五臟也受了些震蕩,的確是要馬上靜心調...

在長陵,用毒被認為是不光彩的,在絕大多數修行地看來這便是真正的旁門左道,然而此時謝柔獲勝,卻沒有一名選生覺得不公平。△,

因為這柄劍出自岷山劍宗的劍谷。

他們所有人在心中自思,即便謝柔不挑選這柄黑劍,在他們進入劍谷之時,這柄劍依舊留在劍谷之中,他們也絕對不會挑選這柄黯淡光的黑劍。

相比選生,觀戰的許多修行地師長心中的震驚要濃一些。

因為論是修為還是戰鬥經驗,他們都要超出在場的選生,所以他們都可以看得出來,這柄「毒龍澶」非常適合謝柔本身擅長的劍式。

如果不是那一式「關山風雷」,那麼狂風驟雨的刺擊,這一柄「毒龍澶」也不可能瞬間釋放出那麼多絲的毒素。

謝柔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能夠戰勝皇普連。

她朝著丁寧和張儀等人行去,抬頭看著丁寧,忍不住就想要說些什麼。

「調息。」

然而看著她不斷輕顫的身體,丁寧只是輕聲的說了兩個字。

謝柔微微一頓,然後她點了點頭,有些羞澀的垂下頭開始調息。

此時她體內氣息動蕩不堪,五臟也受了些震蕩,的確是要馬上靜心調息,然而看到她如此聽從自己的摸樣,丁寧卻是心中微冷,想著自己這麼做是不是錯了,或許自己應該對她為冷漠一些。

「何朝夕,對陸奪。」

許多人的目光還停留在謝柔手中的劍上,心中震驚未消,然而一聲清冷的聲音,已經在此時響起。

此時其餘七場對決都還沒有結束。

然而多出了一塊場地,那名安排后劍試的岷山劍宗修行者似乎不想讓它有絲毫空閑,又立即安排了一場對決。

對決的雙方里,正好又有一名何朝夕是丁寧這方的人。

何朝夕的對手陸奪在才俊冊上排名二十二,出身於天壽劍院,在才俊冊上的排名也遠高於何朝夕。

只是這時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卻都停留在了何朝夕手中的劍上。

看著何朝夕手中那柄簡直如斬馬長刀一樣寬厚的青色長劍,屋棚另外一側的所有選生都不自覺的在心中想到,這柄又是什麼劍?

「我去了。」

何朝夕的眉頭微挑,對著丁寧和張儀等人異常簡單的說了這三個字,然後便朝著那塊空出來的場地行去。

一名身穿紫袍的少年也同時動步,他自然便是天壽劍院這一代年輕弟子中為出色的陸奪。

他的身材和何朝夕相比顯得很瘦弱,看上去簡直就像成年人和弱冠少年的區別,然而即便有著前面謝柔的勝利,他面對青藤劍院出身的何朝夕依舊有著絕對的自信。

所以看著不動聲色走出的何朝夕,這名清瘦少年的嘴角甚至浮出了一絲嘲諷的冷笑。

「請。」

何朝夕在走進場地的瞬間便停頓下來,然後沒有絲毫多餘動作的橫劍於胸,對著陸奪說出一個字。

陸奪眉頭微皺,也橫劍於胸。

何朝夕便出劍。

轟的一聲震響。

何朝夕的腳下騰起兩蓬塵浪,身體開始恐怖的加速。

陸奪微滯,眼中閃過些震驚的光芒。

他沒有想到何朝夕竟然如此直接。

而且何朝夕這一剎那爆發出的力量十分強大,在他還沒有做出任何動作之前,何朝夕已經進了十餘丈。

從何朝夕腳下騰起的兩蓬塵浪也並未四下散開,而是如兩道巨箭般迎面衝來。

然而即便出手失了先機,陸奪卻並未慌亂。

他發出了一聲清嘯,手中的銀色長劍前帶出了一條清麗的劍芒。

他側身,帶出條條殘影,清麗的劍光從側面刺向何朝夕。

以攻對攻,以對。

他有信心比何朝夕。

因為他本身就是天養劍院出劍的學生,他所修的劍經都是追求極速度的劍經。

「嗤」的一聲輕響。

何朝夕的左臂上好像燃起了一條燈火。

那是他的衣物被鋒銳的劍氣震碎,然後在空氣的急劇摩擦和擠壓下,直接燃起了青煙。

他還沒有來得及變招,手中的青色寬劍還在往前揮出,陸奪這道清麗的劍光已經后發先至。

至少在這一劍上,陸奪的確比他出很多。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陸奪和許多正在關注著這一戰的選生和各修行地師長的眼中閃出數震驚和不敢相信。

何朝夕依舊沒有變招。

他反而直接用自己的左臂迎上了陸奪的劍。

一蓬鮮血隨著一聲輕響從何朝夕的左臂上湧出,接著便是骨骼和金屬的摩擦聲。

陸奪的臉色變得一片雪白。

他手中的劍已經徹底洞穿了何朝夕略微仰起的左臂,卡澀在何朝夕的臂骨之中,然而何朝夕竟似沒有感到絲毫痛苦一般,手中寬厚的青色寬劍依舊沒有任何的遲鈍。

一股滂湃的劍風就像實質一樣已經壓在他的胸口。

強烈的恐懼之中,陸奪發出了一聲尖利的大叫,手中的銀色長劍便要橫斬出去,將何朝夕這條手臂切斷,然後斬在何朝夕腰腹之間。

然而也就在此時,何朝夕一聲低吼,手中的青色寬劍速度再一分。

陸奪的雙瞳徹底被青色劍光充斥。

他的戰意徹底崩潰。

體內的真元在死亡的威脅之下,幾乎下意識的瘋狂從腳部湧出。

他鬆手撤劍,身體如落葉般往後飛出。

何朝夕依舊前進,舉劍上撩。

在陸奪驚恐至極的目光中,一條血瀑從陸奪的胸口至小腹狂噴而出!

一陣倒抽冷氣聲響起。

一道恐怖的傷口出現在陸奪的胸腹之上,幾乎將陸奪的前面身體都徹底切開。

澹臺觀劍的身影從凈琉璃身側消失。

在陸奪的胸腹間鮮血狂噴之時,他便已經出現在陸奪的身旁,接著在下一瞬間,他便帶著陸奪消失在後方山崖間的陰影之中。

何朝夕的身體微微晃動了一下。

他將青色寬劍插在前方地上,然後握住了穿刺在自己左臂上的銀色長劍,在下一個呼吸之間,便將這柄銀色長劍從自己的臂上抽離出去。

一陣刺耳的刮骨聲響起。

許多選生的臉色加蒼白。

何朝夕將一卷止血紗布的一頭銜在口中,然後右手連動,開始用力的纏繞紗布,包紮止血。

張儀也震驚言。

他也沒有想到何朝夕竟然會用這樣決烈的方法,如此直接和速的贏得這一戰。

徐憐花和夏婉互望了一眼。

然後兩人不約而同的深吸了一口氣。

他們需要平靜一下心情。

何朝夕的這條左臂傷得太重,接下來恐怕連動都沒有辦法動,但是拼著一條左臂,何朝夕卻硬生生的擊敗了陸奪…甚至除了那很的一劍之外,陸奪連任何錶現的機會都沒有。

這樣的戰鬥,這樣的連勝,讓他們覺得或許要重審視丁寧這批人。

「柘黑石,對方沉香。」

「蕭庭,對趙病舟。」

很多人的呼吸還法平順,然而那名負責劍試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卻不帶任何情緒的接連出聲,看著有戰鬥結束便安排的對陣。

「陳離愁,對徐憐花。」

「什麼1

就像是被一個浪頭掀起,還沒有墜落,卻又有一個高的巨浪打來,聽到這樣的聲音,不少選生都是不可遏制的發出了一聲驚呼。

徐憐花呆祝

夏婉張大了嘴,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極點,發出驚呼的人裡面,就有一個是她。

對面黑暗裡的陳離愁也完呆祝

「怎麼會這樣。」

陳離愁有些變異的聲音在一息之後響起,他看著那名面表情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失聲道:「你是故意的?」

所有人都能理解他此時的心情。

方才那些驚呼,不只是因為這是一場兩者都是才俊冊上排名極為靠前的重量級對決,多的還是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陳離愁和徐憐花在進入這個山谷之前還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在剛剛決裂,分隔屋棚兩端的情形下,卻又馬上被安排兩人之間對決,對於這兩人,也實在太過殘酷了一些。

然而此時聽到陳離愁這一聲失聲喝問,手持案卷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卻是依舊毫情緒的搖了搖頭,不冷不淡道:「我不是故意的,是隨意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