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十九章毒龍澶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式,但是他卻連聽都沒有聽說過,應該是鐵屏劍院的秘劍之一。 迎面而來的黑色細光皆被皇普連這一劍擋祝 然而頓在當地的皇普連卻是面色急劇蒼白。 一股黑氣沿著他手中的劍,頃刻流淌到他的...

這柄黯淡光的黑劍微微的震顫起來,這次並非是因為謝柔的緊張,而是因為她體內的真元已經開始急劇的朝著黑劍內噴涌。◎,

皇普連的眼瞳也急劇的收縮起來。

他沒有看到黑劍的表面有任何真元遊走的畫面,謝柔的真元,順著劍柄直接湧入了黑劍內里!

與此同時,他看到黑劍的劍尖上開始升起紫色的氣霧。

數縷細小如針的紫色氣霧以驚人的速度從黑色的劍尖上噴涌而出,只是一瞬間,他的面前就形成了一片紫霧,謝柔的身影已直接消失在紫霧之後。

一聲厲喝從他的口中噴薄而出。

他手中的七曜劍依舊橫在胸前,往前平伸推出。

劍身上七團耀眼的光亮連在一起,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移動的光牆。

這是鐵屏劍院著名的防守劍式「橫山斷」。

當謝柔的真元直接湧入黑劍內里之時,他就已經確定對方手中的這柄黑劍根本不是什麼制式百鍊鋼劍,而且必定是一柄驚人的名劍。

在不明謝柔手中這柄劍到底有何驚人效用的情形下,他自然採取穩妥的守勢。

紫霧力,頃刻間被他橫劍震散,謝柔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然而與此同時,一縷甜香卻是直衝他的腦際,令他的頭腦驟然一沉。

「毒1

皇普連瞬間反應過來,極為急促的再發一聲厲喝,將胸腔內所有吸入的空氣借著這一聲厲喝和真元的擠壓數噴出。

與此同時,他手中散發著奪目光芒的金色長劍帶著一種一往前的絕厲氣息,毫停頓的往前斬出。

他前方的空氣轟然一震,緊接著一聲轟鳴,彷彿他的劍身前方突然多了數名力士在扛著一根巨柱朝著謝柔擂去。

這便是鐵屏劍院的「擂山式」,這並非是鐵屏劍院中為精妙狠辣的劍式,但絕對是為剛猛霸烈的劍式之一。

不管紫霧中蘊含的是何等的毒素,他依舊有信心在毒發之前將謝柔擊敗。

謝柔的臉色微白,她手中黯淡光的黑劍揮灑出去,卻並未迎向前方,反而是掠向後方。

她的身體接著這一劍的迴旋斬殺之勢直接像一隻燕雀往後飛掠了起來。

許多選生的眼睛里閃現出意外的光芒。

除了謝柔手中的這柄劍之外,他們開始發現謝柔並非他們想象中的那麼弱。此時這一招「燕翔斬」原本是用於速進擊,此時被她運用於往後逃掠,顯得極為精妙,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人也不可能反應得,做得好。

然而在絕大多數人的眼中,謝柔依舊不可能獲得勝利。

因為皇普連的變招也是極。

「嘶啦」一聲裂響。

眾人耳中的轟鳴聲還未消失,空氣里已經響起了布匹撕裂般的聲音。

皇普連的頭顱高高揚起,他手中的劍化斬為挑削。

一道赤紅色的劍焰和他的劍身脫離,往上斜掠飛灑而出,落向剛剛往後飄飛的謝柔的身體。

這一道劍焰看上去就像是一道火燒雲,劍式名字也正是「火燒雲」,劍意橫數丈天空,即便謝柔生出了翅膀,此刻也來不及躲閃。

謝柔唯有硬接。

看著這樣的畫面,張儀緊張到了極點,連呼吸都徹底停頓。

他覺得皇普連實在很強,換了自己處於謝柔這種境地,或許也未必能接得住這一劍。

風雨聲大作,接著便是雷鳴。

在所有人的視線里,謝柔沒有管自己下落的身體,她的身體自由的墜落著,而她手中的劍,卻是瘋亂般一瞬間朝著前方斬出了數十劍。

瘋狂激射的劍氣捲動著天地元氣形成了風雨,接著風雨里出現了一道道紫色的雷光。

許多旁觀的選生眼中震驚的情緒濃。

這是關中的關山風雷劍式。

這一劍很強。

尤其是氣勢很強。

他們根本未曾想到謝柔這樣的一名少女竟然能像許多關中大豪一樣施展出如此劍意。

皇普連也未曾想到。

然而他不認為自己會輸。

想著先前耿刃的警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在不讓自己的真元徹底狂暴起來的同時,再度輸出一股真元湧入手中的七曜劍之中。

嗤嗤嗤嗤…

密集的刺擊聲響起。

風雨已和火燒雲正式相逢。

轟的一聲悶響。

只是一剎那,風雨雷部潰散,原本自由墜落著的謝柔的身體高高的往上盪起,接著如斷線的風箏一樣以古怪的姿勢倒飛出去。

場間許多人的呼吸已經徹底停頓,許多人眯著眼睛看著倒飛的謝柔的身體,想著皇普連該以何種方式結束戰鬥。

然而就在此時,皇普連強橫前行的身軀卻是硬生生的頓祝

他腳下的土地已經被細微的雨珠潤濕,然而隨著他的猛然停頓,他的腳下驟然炸開兩圈塵浪。

他的口中再次發出一聲厲嘯。

這次的厲嘯聲中充滿了強烈的震驚之意。

他前方分散的赤紅色劍焰和飄散的雨珠和細碎閃電之中,有上百道的黑色細光正朝著他激射而至!

此時唯有他才來得及察覺這些牛毛細針般的黑色細光,也唯有他才感知清楚,這些細光依舊來自謝柔的劍尖。

這些黑色細光來自於謝柔手中黑劍的內里,隨著她真元的劇烈噴涌,隨著這一劍的劍勢自然的激飛出來!

為關鍵的是,這些黑色細光散發著為濃烈的香甜而腥臭的氣息,只在這一瞬間就讓他的雙瞳都變得模糊起來。

隨著他腳下兩圈塵浪炸開,他持劍的右手手腕柔軟至極的轉動起來,整條手臂也畫圓般急速的揮動。

劍光在他的身前旋轉,擴張。

熾烈的金色劍光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面張開的光桑

「這是什麼劍式?」

有一名選生震驚的叫出了聲。

這顯然是一招比「橫山斷」為驚人的防禦劍式,但是他卻連聽都沒有聽說過,應該是鐵屏劍院的秘劍之一。

迎面而來的黑色細光皆被皇普連這一劍擋祝

然而頓在當地的皇普連卻是面色急劇蒼白。

一股黑氣沿著他手中的劍,頃刻流淌到他的劍柄,然後流淌在他的手上。

他的身體里迅速泛起一陣如許多天沒有吃飯般的虛弱之感,隨即他的眼前徹底的模糊。

他看不見了。

「蓬」的一聲悶響在他側前方響起。

他知道那是謝柔的墜地聲。

他的手竭力的抬起,想要在這一瞬間將劍擲出,將劍化為流星。

然而他的氣力卻好像被一下子抽空,在抬起手之時,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劍投擲不到謝柔的面前。

「怎麼可能1

他剩餘的力氣化為一聲難以置信的大叫。

他手中的七曜劍急劇黯淡,墜落在地。

他的整個人力的跌向前方,跪倒在地。

「這到底是什麼劍?」

很多聲驚呼聲同時響起。

出聲的人裡面,有些甚至是觀戰的師長。

所有人都已徹底看出謝柔的這柄劍里蘊含著驚人的劇毒,她的這柄黯淡光的黑劍劍尖上密布著許多噴齣劇毒的細孔。

讓他們極度不解的是,既然這柄劍中蘊含的劇毒如此恐怖,那謝柔應該同樣會中這劇毒才對。

在這樣的元氣衝撞之中,這樣的劇毒元氣應該同時瀰漫她的身周。

然而此時,墜落在地的謝柔已經站起。

她的渾身都還在震顫,但是她的身影卻令很多人感到心悸。

「毒龍澶!是毒龍澶1

一聲驚叫聲不知從何處發出,只是聽聲音就讓人可以清晰的感覺出來這人心中正充滿恐懼。

「毒龍澶1

「竟然是…!」

許多修行地的師長和選生同時倒抽了一口冷氣,身體驟然僵硬。

「終於還是有人識得這柄劍的。」

屋棚內的凈琉璃冷笑了一聲,清冷道。

澹臺觀劍有些感慨的轉過頭去,望向陷落在黃昏里的丁寧。

這柄劍是一個傳奇。

它曾是大趙王朝上代強的修行者連笸的佩劍。

看似平淡的玄鐵劍身里,其實嵌著是一顆從真正的毒龍體內取出的丹晶。隨著真元的強弱,丹晶將會沁出不同的毒素,而這柄劍的劍柄,卻是用黃龍角製成,可輕易的解去這些毒素的威脅。

在上代秦趙兩朝的征戰中,這柄劍曾一次殺死了上萬名秦軍。

只是因為已是幾十年前舊事,所以這柄劍也早已隨著主人的逝去而消失在天下修行者的視野,竟少有人識。

而這酒鋪少年,卻偏生記得。

難道他會知道這柄劍在連笸死後歸於趙王朝城平關守將趙闊之手,終又隨著城平關被大秦軍隊攻破而歸在岷山劍宗劍谷?

「贏了…」

張儀看著持劍而立的謝柔,一時還有些法相信。

但在他顫抖著出聲的同時,他開始明白謝柔為什麼能夠比在場的絕大多數選生輕易的通過前面的一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