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十八章黯淡無光的黑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興趣看程冬來等人的表情,只是接著不緊不慢的說了下去。 聽著他的宣布,所有的選生神情各異,反應不同,有些神情冷靜,有些聲冷笑,有些堆起勉強的笑容,有些卻是面如死灰,有細心的選生卻是已經發覺這山谷...

夕陽即將消失於遠處的地平線,此時天空的火燒雲也赤紅得就像是要真的燃燒起來。,

所有的選生,即便是一些身受重傷的選生都紛紛艱難的站起,因為後的劍試馬上就要開始。

謝柔看著丁寧的側臉,她看到丁寧的眼睛在亮起來,而他身側的天空在暗下去,她低下頭,看到自己的影子就像一片淡淡的翅膀在丁寧的影子後方。

她越來越覺得自己不是丁寧那一個世界的人,然而此時,她卻覺得,即便只能是丁寧身後一片小小的隱形翅膀,她也要盡她所有的力量。

「每個人的生命里都有不認命和不服氣的階段。」

容姓宮女走出休憩的營帳,走過垂首恭立的黃袍中年人的身側,她凝視著遠處的那縷火燒雲,冷淡的說道:「我只是教導他們人必須認命。」

「山都有天生的高低,何況是人。那些天生就矮的山偏要和高山爭高,除了白力氣,還會讓自己和別人都不愉。」

「為了一條狗被放逐,在小孩子眼裡代表著正義,在成年人眼睛里看來是傻。」

黃袍中年人靜靜的聽著容姓宮女的話語,他的眼睛里沒有任何不滿和反對的神色。

因為他覺得容姓宮女說的是事實,他也有過不認命的階段,然而他現在已經很認命。

人若認命便太多不甘,然而人生難的便是認命。

在進入山谷的很多官員之中,禮司副司首司空連看著站起的丁寧等人,眼睛也漸漸的亮了起來。

澹臺觀劍聲的出現在凈琉璃的身後。

「這次的后劍試應該是歷年所有劍試里精彩和激烈的一次。」看著在屋棚兩邊沉默凝立的所有選生,澹臺觀劍搖了搖頭,有些感慨的輕聲說道。

凈琉璃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他的意見,然而她沒有絲毫的驕傲,因為主要的原因是那名出身陋巷和低等修行地的少年不肯認命。

「程冬來。」

一聲顯得突兀的清冷喝聲在山谷中響起。

聽到自己名字的選生陡然一震,望向清冷出聲的身穿青玉袍服的岷山劍宗修行者。

「對鍾愧。」

直到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的聲音接著響起,這名選生和周圍所有人才徹底反應過來,后的劍試已經在沒有任何開場白的情況下開始。

「這不公平1

在反應過來的瞬間,第一名被提及名字的選生便失神的叫出了聲來。

很多人的心中也是覺得如此。

這名名為程冬來的選生出身於秘石道院,在才俊冊上的排位是四十一,他的對手鍾愧出身於景年劍院,在才俊冊上位列二十一,兩者在修為上本身就有著不小的差距,尤其此時的程冬來左側大腿有一個嚴重的貫穿傷口,不僅行動不便,而且劇烈的動作便有可能引起大出血,反觀鍾愧身上都只是一些輕傷。

「有什麼不公平?」

然而聽到程冬來的失神大呼,宣布對陣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卻只是面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緩聲道:「對陣只是隨意抽取,修為有差距,只是平日修行的問題,身上的傷勢也只是前一關殘留,難道你覺得劍會只是有后劍試一關,先前的考核部不作數?」

「若是覺得不公,可以自行棄權。」頓了頓之後,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又毫情緒的補充了一句。

那名名為程冬來的選生臉白得就像雪一樣,然而聽著這些話語,他卻說不出,也不敢說出什麼反駁的話來。

其餘的選生也都只能保持沉默。

這樣的對陣只是由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隨手抽取,其中自然有許多值得推敲和質疑的地方,尤其現在通過前面那關的選生一共是四十五名,這樣兩兩對陣,就必定有一人會少戰一場,大佔優勢。

然而這是岷山劍宗的劍會,這便是岷山劍宗的規矩,和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所說的一樣,若是覺得不公平,除了退出便不可能存在其他辦法。

「孫長治,對曾開天。」

「聶岩,對莫御。」

「……」

宣布對陣的岷山劍宗修行者也沒有興趣看程冬來等人的表情,只是接著不緊不慢的說了下去。

聽著他的宣布,所有的選生神情各異,反應不同,有些神情冷靜,有些聲冷笑,有些堆起勉強的笑容,有些卻是面如死灰,有細心的選生卻是已經發覺這山谷間用劍痕劃出的場地共有八方。

「皇普連,對謝柔。」

和這些選生料想的一樣,在宣讀到第八組對陣雙方之後,這名面上似乎總是沒有多少表情的岷山劍宗修行者便停頓下來,然後隨意的朝著那八面場地指了指,示意被他宣讀到名字的對陣雙方現在便可以入常

在順著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的手勢所指望向那些即將陷入黑暗中的場地之後,幾乎所有選生的目光部落在了謝柔的身上。

原因很簡單。

雖然所有人想看到的是丁寧的戰鬥,然而在這第一批開始劍試的十六人中,謝柔是唯一一名站在丁寧身邊,位於簡陋屋棚另外一側的修行者。

徐憐花等人的目光都很凝重。

皇普連在才俊冊上的排名是十七,而謝柔原本就不在長陵修行,她在才俊冊上根本就沒有任何排名。

在絕大多數選生的眼中,她和謝長勝一樣,都應該是依靠著謝家的財力,用某種不光彩的手段才獲得了參加岷山劍會的資格。

謝柔也未曾料到自己正巧是這邊第一名出戰的修行者,此時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她不由得開始緊張,握著劍的右手開始微微的顫抖。

她手中的黑色長劍便也隨之不斷的震顫起來。

看著她手中這柄和大秦普通制式長劍外表沒有任何區別的黑劍,絕大多數選生都加覺得她不可能有獲勝的機會。

然而沒有誰注意到,皇普連身後不遠處一名身穿和皇普連一樣袍服的修行地師長卻是臉色驟變,他當然不可能預料到皇普連會對上謝柔,但是他卻想起了荊棘海中的一些畫面。

他張開了嘴,忍不住就想要出聲。

然而也就在這一瞬間,一名岷山劍宗的修行者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從側面來,此時只是背對著他,然而這名想出聲提醒皇普連的修行者卻是驟然意識到了什麼,面容蒼白的閉上了嘴。

劍試已經開始,按照凈琉璃所說的規矩,他現在便不能再說任何提醒的話語。

謝柔深吸了一口氣,準備出常

丁寧神情平靜,看著她點了點頭。

只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謝柔卻陡然多了許多的信心。

她握劍的手不再顫抖。

……

皇普連也已經動步前行,朝著一方劍痕劃出的場地前行,他的身材高大,面目肅冷,目光也是沉穩的平視前方,給人一種軍中將領的味道。

他所修行的鐵屏劍院本身便喜歡將學生派去戰場修行,按照一些確切的消息,皇普連和一些鐵屏劍院的學生,甚至參與了鹿山會盟前夕,大秦軍隊收復陽山郡的一些戰鬥。

相對於謝柔,從一開始他就很有信心。

所以他甚至沒有回頭看自己的師長一眼,也並未察覺有一名岷山劍宗的修行者特意阻擋在自己師長的身前。

他也極有長陵修行者守禮的風範,沒有走向距離自己近的一片場地,而是走向了距離謝柔近的一片場地。

「請。」

當謝柔走到他的對面停頓下來,他才拔劍橫胸,頷首為禮。

此時其餘對陣的雙方也大多就位,只是因為這戰具有特殊的意味,所以場外大多數人的目光還是聚集在他和謝柔身上。

天色已經漸暗,岷山劍宗的任何人也似乎沒有生火照明的意思,然而當皇普連拔劍橫胸,方圓數十丈的場地便都亮了起來。

皇普連手中的長劍通體金色,金光如實質般耀眼,而劍身上的符文在他的真元微涌之下,便自然形成七個耀眼奪目的光斑。

這柄劍便是七曜劍。

昔日韓地著名修行地七曜宮的宗主劍。

一柄墮於岷山劍宗劍谷,又被皇普連在這次劍會中挑選出來的好劍。

「請。」

謝柔也橫劍。

她手中的黑劍在對方奪目劍光的照耀下是黯淡光。

然而不知為何,皇普連的眼皮不自覺的微跳,感到了一股說不出的危險氣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