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十六章最後一個走來的人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3-25 23:20  |  字數:3446字

張儀看著遠處地上那一灘散發著熱意的血跡,悲痛的不自覺往前行去。︾7,

他潛意識裡想要問問那些身穿青玉袍服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徐鶴山的生命到底有沒有危險。

丁寧的眉頭微微的蹙起,他回想著那個畫面的每一個細節,然後抬起頭看著張儀,搖了搖頭,道:「不要過去,徐鶴山不會死。」

張儀一直都很相信他說的話,腳步很自然的停了下來。

「如果真是太過致命的傷勢,岷山劍宗的人應該早就開始醫治,不會讓他再這樣走出來。他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能堅持過了這關…這是他的驕傲,你們也值得驕傲。」徐憐花眯著眼睛,緩緩的說道。

南宮采菽垂著頭,她覺得徐憐花說的是事實,然而那樣的畫面在自己的好友身上發生,卻還是讓她的身體變得很冷。

謝柔的身體也很冷。

岷山劍宗的數名修行者已經進入這個山谷,若徐鶴山真是後一名過關者,那便意味著沈奕和謝長勝已經陷在那片荊棘海中,不會再出現在這裡。

整個山谷重歸寂靜。

一名身穿青玉袍服的岷山劍宗修行者也從那崖間的山道走出,在斜陽的照耀下,他的背影長長的落在身後的山道,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扇黑而長的門將山道封住。

驀然間,山谷中所有的選生感到了不同尋常的意味,紛紛抬頭。

崖間高處的山道上,出現了許多修行者的身影。

通過那些修行者身上不同的服飾,所有選生很容易便判斷出來,那些都是來自各個修行地的師長和一些朝堂的官員。

這些修行地的師長和朝堂官員,也都將進入這個山谷。

雖然法得知為什麼這些師長和朝堂官員被准許進入山谷近距離觀瞻,然而這一切的跡象讓絕大多數選生再次陷入深深的震驚之中。

前面一關的考核竟是真的結束…徐鶴山竟然真的是後一名通過荊棘海的考生,那才俊冊上位列第一的烈螢泓又去了哪裡?

便在這時,一名少女出現在崖上,隨著一陣從山崖間吹過的微風,她似乎想也未想,便從崖上直接一步跨了下來。

青玉色袍服如蓮葉般輕擺,她的身影在空中便越過眾多還在山道上行走的各修行地師長,毫煙火氣的飄落谷間。

看著這名面容稚嫩,但眼神之中卻蘊含著強大自信和威嚴的少女,絕大多數選生感到如山的壓力,同時心中後的一絲不確定也徹底消失。

即便這是在岷山劍宗內里,所有岷山劍宗的真傳弟子中,也只有一名這樣年輕的少女可以絲毫不顧忌別人的感受,近乎禮的直接越過所有修行地的師長,甚至在其餘比她年長的岷山劍宗修行者面前也是如此的氣度。

她只可能是凈琉璃。

連凈琉璃都已經現身,前面那關自然肯定已經結束。

除了丁寧等數人之外,其餘選生在之前都沒有見過這名傳說中的少女,此時看著凈琉璃真正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些考生的眼神都變得極為複雜,傾慕、敬畏、嫉妒…許多不同的神光交替著在他們的眼瞳深處出現。

凈琉璃的眼神始終平靜,即便落地卻依舊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傲然。

她有絕對的資格自傲,因為至少在進入岷山劍宗學習這件事上面,所有谷中的這些人還在追趕她很多年前的腳步。

「結束了。」

沒有任何的開場白,甚至沒有任何的自我介紹,凈琉璃的目光掃過谷中所有的選生,然後異常簡單的吐出三個字。

她也沒有引起任何歧義,這三個字出口之後,她便已經毫停頓的接著說了下去。

「接下來便是後的劍試。」

「半盞茶之後,你們會按照抽籤的結果進行比試。」

「在這段時間裡,你們不允許接受任何外來的治療,在比試開始之後,也不允許和觀瞻的人交談。」

凈琉璃講述的後劍試的規則也異常簡單,只是說了這幾句話,她便走向了形之中分隔著兩個陣營的簡陋屋棚。

在越來越重的暮色里,她的身影顯得越來越超凡脫俗,而且似乎帶著某種難言的魔力,讓很多人覺得她走向分隔兩邊的屋棚是某種蘊含著深意的行為。

徐憐花的目光越過凈琉璃的身影,落在已經陸續進入山谷的各修行地師長身上。

隨著這些修行不同功法和劍經的修行者的進入,山谷里的天地元氣也似乎變得有些紛雜起來,讓他的情緒也變得有些煩雜。

他的眉頭深深的鎖了起來,聲音輕卻寒冷的問道:「她這是什麼用意?講述規則一共才說了三句話,連後一對一比試都不願意多花一句話提及,但實則這三句話里,重要的卻是後一句。」

「她想給一些人說話的機會。」

聽到他的話語,丁寧轉過頭,看著他平靜的說道:「或者說岷山劍宗想給一些人說話的機會,想看看一些人會有什麼樣的表現。在比試開始之後不允許和觀瞻的人交談,便意味著這個時候她容許有人來說些什麼。」

徐憐花的眉頭依舊沒有鬆開,他還不能完理解。

「岷山劍宗里一定有些事情發生。」

丁寧抬頭看向遠處山崖間,緩聲道:「只是我們看不到而已。」

「有些人倒是真會抓緊時間。」

接著,他又忍不住輕諷了一句,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冷笑。

有些修行地的師長還在山道上行走,還未真正踏足這個山谷,然而此時,已經有一名身穿黃袍的中年人越眾而出,步走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