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十四章那人是誰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3-23 00:55  |  字數:3475字

「很多劍的問題?」

獨孤白驟然意識到了什麼,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丁寧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獨孤白看著丁寧,忍不住重複道:「真的是很多劍的問題?」

丁寧依舊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認真的點了點頭。

兩人的對話就像是在打啞謎,然而在場所有人卻都聽出了些意味。

「難道不是一柄劍就能施展的劍式?」夏婉下意識的出聲。

丁寧再次點了點頭:「有很多劍式並不是一柄劍就能施展。」

「但這劍式十分特殊,也不是雙劍就能施展…」獨孤白也抬起了頭,有些艱澀的說道:「是需要很多劍?」

徐憐花聽懂了,然而卻覺得不可思議:「很多劍怎麼施展?」

丁寧平靜的看著所有人,輕聲道:「需要很多劍才能施展的劍式,先這個人的手必定要很快,而且未必要將很多劍握在手裡,在斬出這一劍的時候,可能任由這柄劍飛出,他的手已經握住了另外一柄劍斬出。」

所有人細想著那樣的畫面,一時都是震驚無語。

獨孤白的嘴角甚至泛出了一絲難言的苦意,顫聲道:「孔雀綠…孔雀開屏才會滿綠,所以這一劍式,其實和投擲很多劍沒有太大的區別?」

丁寧說道:「的確沒有太大的區別。」

獨孤白有些失神道:「你是怎麼會想到的,而且這麼快…」

「知見障很多時候來自固有道理的思維,幾乎所有的劍經追求的自然是對劍的絕對掌控,劍如人臂,不可脫手,但畢竟有些劍式另闢蹊徑,在覺得怎麼都想不明白的時候,便可以試著徹底換個方式去思考,完全不要想合不合乎道理,先得出結果,再想著怎麼往這個結果去湊,去想可能達到這個結果的途徑。」丁寧平靜說道。

獨孤白的眼眸深處一瞬間茫然,接著明亮起來,接著更加明亮如星辰。

他的腦海之中更加明亮,有許多柄劍同時升騰了起來,很多柄劍沿著截然不同的線路瞬間飛出,就如孔雀開屏一般異常美麗。

他的眼前就像是被一片艷麗到極點的綠色充斥。

那些困擾了他許多年的問題霍然而解。

他悟通了「孔雀綠」這一式。

極度的震撼從他的眼眸深處如潮水般退去,然後化為敬佩。

「謝謝指點。」

他起身,認真對著丁寧深深躬身行了一禮。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的用詞。

一開始他說的是探討,現在說的是指點。

同輩之間說探討,師長教導晚輩才說指點。

獨孤白此刻用面對師長般的態度面對丁寧,然而周圍所有人卻都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你理應是這場劍會的名。」

獨孤白又接著說了這一句。

「這一劍就此…通了么?」張儀看著獨孤白說道。

他是周圍這些人裡面唯一一個沒有感到太多震驚的人,他感到的只是高興,他甚至潛意識裡覺得自己的「小師弟」能夠悟出這一劍的奧妙是很正常的事情,此時他只是有些懷疑獨孤白沒有經過真正的演練,光是憑想像來最後判定會不會有問題。

「通了。」

獨孤白認真回答,然後往前走去,又在前方的屋棚上拆了幾塊木板下來,在丁寧的下重新坐下,然後開始用像一片蜻蜓翅膀般的長劍開始劈開木板,開始削制木劍。

遠處很多人聽不到獨孤白和丁寧的對話,他們根本不知道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此刻獨孤白劈柴一樣是在做什麼,然而他們卻看到了獨孤白對著丁寧行禮和坐於下的姿態,這些原本就因為易心、徐憐花和獨孤白等人都坐到丁寧身旁而震驚的人,心中變得更為震驚。

南宮采菽穿過屋棚走到丁寧的身旁,然後坐下。

她的左側半邊衣袍全部被鮮血染紅,然而在張儀迎上去想要開口問她傷勢之前,她已經對著張儀異常簡單的說了三個字:「我沒事。」

看著她在身側坐下,丁寧也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任何的話。

南宮采菽的悍勇和丁寧的平靜,令遠處許多人心情難以平靜。

……

「你在看誰?」

徐憐花眉頭微蹙,忍不住問道。

他覺丁寧一直在注視著遠處,初時他以為丁寧是在擔心還未出來的沈奕和謝長勝等人,然而他慢慢覺察出來,丁寧的目光大多數時候並沒有落在崖間出口處,而是落在那些已經出來,正在休憩或者處理自己身上傷勢的人身上。

聽到徐憐花的問詢聲,丁寧搖了搖頭,「不知道。」

徐憐花愕然:「不知道?」

「能夠對我真正造成威脅的人並不太多。」丁寧明白他的不解,依舊看著遠處那些選生,解釋道:「現在那些人裡面,能夠對我造成威脅的人有葉浩然和顧惜春…但肯定不只那兩人。」

「你的意思是有人隱藏著真正的實力,而且這人甚至有可能比葉浩然和顧惜春還強?」徐憐花瞬間便明白了丁寧的意思,目光劇烈的閃爍起來,「你是想把他提前找出來?」

丁寧點了點頭。

他比任何人都要熟悉皇后最擅長的手段,所以在才俊冊上位列第一的烈螢泓絕對不是她最終的力量。

而且這個人肯定會比烈螢泓更強。

若只是所掌握的劍經比烈螢泓更加精妙,對於丁寧而言還不算什麼,但若是真元修為還遠烈螢泓,不能提前找出這人,不能察覺出這人真正的力量,在劍試中他便會沒有絕對的把握。

令他心情略微沉重的是,至少到現在,他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