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十四章那人是誰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他的面容也微微僵硬。 他看到了陳離愁頓了頓。 只是這頓了一頓,和陳離愁遠遠的對望了一眼,他就感覺到了陳離愁內心深處的意思。 夏婉也感覺到了,她的嘴唇也微微的顫抖起來。...

「很多劍的問題?」

獨孤白驟然意識到了什麼,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丁寧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獨孤白看著丁寧,忍不住重複道:「真的是很多劍的問題?」

丁寧依舊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認真的點了點頭。

兩人的對話就像是在打啞謎,然而在場所有人卻都聽出了些意味。

「難道不是一柄劍就能施展的劍式?」夏婉下意識的出聲。

丁寧再次點了點頭:「有很多劍式並不是一柄劍就能施展。」

「但這劍式十分特殊,也不是雙劍就能施展…」獨孤白也抬起了頭,有些艱澀的說道:「是需要很多劍?」

徐憐花聽懂了,然而卻覺得不可思議:「很多劍怎麼施展?」

丁寧平靜的看著所有人,輕聲道:「需要很多劍才能施展的劍式,先這個人的手必定要很快,而且未必要將很多劍握在手裡,在斬出這一劍的時候,可能任由這柄劍飛出,他的手已經握住了另外一柄劍斬出。」

所有人細想著那樣的畫面,一時都是震驚無語。

獨孤白的嘴角甚至泛出了一絲難言的苦意,顫聲道:「孔雀綠…孔雀開屏才會滿綠,所以這一劍式,其實和投擲很多劍沒有太大的區別?」

丁寧說道:「的確沒有太大的區別。」

獨孤白有些失神道:「你是怎麼會想到的,而且這麼快…」

「知見障很多時候來自固有道理的思維,幾乎所有的劍經追求的自然是對劍的絕對掌控,劍如人臂,不可脫手,但畢竟有些劍式另闢蹊徑,在覺得怎麼都想不明白的時候,便可以試著徹底換個方式去思考,完全不要想合不合乎道理,先得出結果,再想著怎麼往這個結果去湊,去想可能達到這個結果的途徑。」丁寧平靜說道。

獨孤白的眼眸深處一瞬間茫然,接著明亮起來,接著更加明亮如星辰。

他的腦海之中更加明亮,有許多柄劍同時升騰了起來,很多柄劍沿著截然不同的線路瞬間飛出,就如孔雀開屏一般異常美麗。

他的眼前就像是被一片艷麗到極點的綠色充斥。

那些困擾了他許多年的問題霍然而解。

他悟通了「孔雀綠」這一式。

極度的震撼從他的眼眸深處如潮水般退去,然後化為敬佩。

「謝謝指點。」

他起身,認真對著丁寧深深躬身行了一禮。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的用詞。

一開始他說的是探討,現在說的是指點。

同輩之間說探討,師長教導晚輩才說指點。

獨孤白此刻用面對師長般的態度面對丁寧,然而周圍所有人卻都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你理應是這場劍會的名。」

獨孤白又接著說了這一句。

「這一劍就此…通了么?」張儀看著獨孤白說道。

他是周圍這些人裡面唯一一個沒有感到太多震驚的人,他感到的只是高興,他甚至潛意識裡覺得自己的「小師弟」能夠悟出這一劍的奧妙是很正常的事情,此時他只是有些懷疑獨孤白沒有經過真正的演練,光是憑想象來最後判定會不會有問題。

「通了。」

獨孤白認真回答,然後往前走去,又在前方的屋棚上拆了幾塊木板下來,在丁寧的下重新坐下,然後開始用像一片蜻蜓翅膀般的長劍開始劈開木板,開始削制木劍。

遠處很多人聽不到獨孤白和丁寧的對話,他們根本不知道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此刻獨孤白劈柴一樣是在做什麼,然而他們卻看到了獨孤白對著丁寧行禮和坐於下的姿態,這些原本就因為易心、徐憐花和獨孤白等人都坐到丁寧身旁而震驚的人,心中變得更為震驚。

南宮采菽穿過屋棚走到丁寧的身旁,然後坐下。

她的左側半邊衣袍全部被鮮血染紅,然而在張儀迎上去想要開口問她傷勢之前,她已經對著張儀異常簡單的說了三個字:「我沒事。」

看著她在身側坐下,丁寧也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任何的話。

南宮采菽的悍勇和丁寧的平靜,令遠處許多人心情難以平靜。

……

「你在看誰?」

徐憐花眉頭微蹙,忍不住問道。

他覺丁寧一直在注視著遠處,初時他以為丁寧是在擔心還未出來的沈奕和謝長勝等人,然而他慢慢覺察出來,丁寧的目光大多數時候並沒有落在崖間出口處,而是落在那些已經出來,正在休憩或者處理自己身上傷勢的人身上。

聽到徐憐花的問詢聲,丁寧搖了搖頭,「不知道。」

徐憐花愕然:「不知道?」

「能夠對我真正造成威脅的人並不太多。」丁寧明白他的不解,依舊看著遠處那些選生,解釋道:「現在那些人裡面,能夠對我造成威脅的人有葉浩然和顧惜春…但肯定不只那兩人。」

「你的意思是有人隱藏著真正的實力,而且這人甚至有可能比葉浩然和顧惜春還強?」徐憐花瞬間便明白了丁寧的意思,目光劇烈的閃爍起來,「你是想把他提前找出來?」

丁寧點了點頭。

他比任何人都要熟悉皇后最擅長的手段,所以在才俊冊上位列第一的烈螢泓絕對不是她最終的力量。

而且這個人肯定會比烈螢泓更強。

若只是所掌握的劍經比烈螢泓更加精妙,對於丁寧而言還不算什麼,但若是真元修為還遠烈螢泓,不能提前找出這人,不能察覺出這人真正的力量,在劍試中他便會沒有絕對的把握。

令他心情略微沉重的是,至少到現在,他還沒有覺這人是誰。

……

那人是誰?

徐憐花看著遠處那些選生的身影,呼吸不自覺的急促起來。

此刻除了他們這些圍坐在丁寧周圍的人之外,其餘通關的選生也已有十五六名。

那十五六名選生他幾乎全部都認得,其中一大半的傷勢雖然沒有他嚴重,但是放在平時也已經算是重傷。

外表看起來沒有任何傷勢的,唯有四名。

除了顧惜春和葉浩然之外,還有一名身穿鵝黃色袍服的少年,一名和夏婉一樣身穿素色袍服的少女。

「宋玉明不太可能。」

這個時候夏婉的聲音在他耳側響起。

徐憐花沒有轉頭看夏婉,他點了點頭,目光落在了那名身穿素色袍服的少女身上。

宋玉明便是那名身穿鵝黃色袍服的少年,是來自沉山劍院的選生。

之所以說不太可能,不只是因為沉山劍院的院長茅若傷是極為古板,昔日同情巴山劍場遭遇的人之一,對於白羊洞歸於青藤劍院一事也曾表示過不滿,而且宋玉明的父親便是廣陽郡的廣陽大將軍宋千頌。

像宋千頌這種位置的人,絕對不可能允許自己的兒子被別人掌控,即便那人是長陵的女主人。

宋玉明不太可能,那難道是那名身穿素色袍服的少女蘇莘?

一名來自天雪道觀的女修行者?

天雪道觀是純粹不參與朝堂事物的清修地,招收的弟子本身極少,且所有弟子不管修為到何種層次,一生也是停留觀中,脫離世俗。

難道這名女修是和剛剛被百里素雪殺死的何山間一樣,耐不住了寂寞?

徐憐花的眉頭深深的皺起,就在此時,夏婉一聲驚喜的呼聲卻是響起。

徐憐花轉頭,他的眼中也瞬間充滿了驚喜的神色。

因為就在此時,崖間山道上走出了一道他十分熟悉的身影。

身穿白色袍服的陳離愁走了出來。

陳離愁和他以及夏婉本身便是關係極佳的好友。

離愁憐花,徐憐花很多時候甚至幻想過,在很多年以後,自己和這名好友的名字或許很有可能會連在一起,成為某種傳說。

就如張儀一直在擔心著沈奕等人的安危一樣,他和夏婉也一直在擔心著陳離愁的安危。

然而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徐憐花眼中的驚喜迅的消退。

他的面容也微微僵硬。

他看到了陳離愁頓了頓。

只是這頓了一頓,和陳離愁遠遠的對望了一眼,他就感覺到了陳離愁內心深處的意思。

夏婉也感覺到了,她的嘴唇也微微的顫抖起來。

陳離愁又開始動步。

他沉默的穿過了屋棚,從張儀和獨孤白拆木板形成的大洞中走過,走到了徐憐花和夏婉的前方,卻是在一丈之外停了下來。

徐憐花沒有看陳離愁,看著身前一丈的地面,沉默著。

這時候任何的話語,便是尷尬和不愉。

「有時候低頭才能承冠。」

陳離愁卻是開口,然而他沒有對徐憐花和夏婉說話,而是看著丁寧,認真的低聲說道。

丁寧一直都平靜的看著陳離愁的到來,聽著這句話,他的面容也沒有什麼改變,只是微微抬起頭,也認真的說道:「我只知道低頭就會看不到頭頂上落下的劍,越是低頭,就越是被一劍斬斷頭顱。」r1o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