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十三章很多劍的問題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朝牽制,大秦王朝當時的絕大部分力量必須放在和韓、趙、魏這三朝的征戰中,然而其中最不容忽視的一個原因,是因為尉繚子絕對是當時天下最強的修行者之一。 「尉獠子雖然為家父所殺,然而卻並非個人修為不如...

「你的蟲很有意思。」

然後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丁寧瑟蟲身上。

獨孤白的目光很柔和,他的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然而不知為何,玄霜蟲卻是感到了極大的恐懼,它的身體不自覺的往丁寧的身側蜷縮過去.

看到這條玄霜蟲的動作,丁寧的眉頭略微的挑起,這條玄霜蟲的反應出了他的預期,他開始覺得青曜吟送給他的這份禮物恐怕有更值得期待的地方。

「我有一招劍式叫做孔雀綠。」

看著丁寧緩緩挑起的眉頭,獨孤白卻是收斂了笑意,認真的看著丁寧說了下去:「我覺得這招劍式對我很有用…威力很大,只是我和我的老師都不能參悟明白。」

聽著獨孤白這樣的話語,徐憐花等人的面容漸肅,而後開始越來越震驚。

獨孤白這幾句話雖然極為簡單,然而卻包含著令人震驚的訊息。

獨孤白竟然是真正的想要向丁寧請教劍式。

獨孤家每一代都是驚才絕艷的天才,能夠成為獨孤白的老師的人,修為和身份就自然更加驚人,獨孤白和他的老師都參悟不透的東西,現在獨孤白竟然準備向丁寧請教。

獨孤白看著丁寧,接著說道:「孔雀綠這招劍式出自明王殘經,尉獠子修的便是這部殘經。」

「尉繚子?」

徐憐花等人已經非常震驚,聽到這個名字的瞬間,他們的心中卻頓時掀起更高的驚濤駭浪。

尉獠子的長陵乃至整個修行者世界的典籍里,還有另外一個名字:「番狼王」.

昔日關中以北至關外的大部分區域,都歸番族控制,而番族各部的領,便是尉獠子。

尉獠子稱王二十餘年,一直和大秦王朝的軍隊征戰不休,直至元武皇帝登基前一年才被大秦軍隊擊敗而殺死,而殺死尉繚子的正是當時大秦天涼軍的大將獨孤涼生。

獨孤涼生便是以平番王這件大功而封侯。

在許多典籍的相關記載里,大秦王朝二十餘年不能安側,雖然大部分原因是有韓、趙、魏三朝牽制,大秦王朝當時的絕大部分力量必須放在和韓、趙、魏這三朝的征戰中,然而其中最不容忽視的一個原因,是因為尉繚子絕對是當時天下最強的修行者之一。

「尉獠子雖然為家父所殺,然而卻並非個人修為不如家父,為了殺死他,天涼軍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尉獠子死後,這部劍經被我父親得到,這部劍經也應該是我獨孤家最強的劍經。」

獨孤白看著震驚難言的徐憐花等人和依舊平靜的丁寧,聲音越緩慢,「我直覺其中這孔雀綠一式很強,只是始終參悟不出。」

直覺有時候是很虛無縹緲的東西,然而對於有些人,則可用獨特的天賦來形容。

「讓我看看孔雀綠。」

丁寧沒有多餘的廢話,當獨孤白停止講述時,他便安靜的說道。

獨孤白也沒有任何猶豫,伸手入懷,掏出了一張獸皮。

這張獸皮的色澤極為詭異,是罕見的慘綠色,看上去十分堅韌,然而卻到處都是蟲蛀般的孔洞,上面的很多字跡和線條也磨損得快要消失,一看就是極為老舊之物。

就連正在燒水的張儀都有些失神,忘記了看火。

丁寧的眼瞳微縮,心中對這獨孤家的少年也生出無限敬意,這顯然就是尉獠子明王劍經的原本,事關獨孤白一些劍招的秘密,然而這名少年卻就此直接的拿了出來。

只是他的動作也沒有什麼猶豫。

他伸出了手,從獨孤白的手中接過了這張獸皮,在眼前展開。

獨孤白的目光沒有過多的在這張已經仔細看過無數次的獸皮上流連。

他熟悉這張獸皮上任何一個字,任何一條線條,甚至任何一個孔洞和褶皺。

當丁寧垂頭開始認真觀看這張獸皮之後數息,他的眼瞳也開始微微的收縮。

一股強烈的直覺,又充斥他的心間。

他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沉默的等待。

從崖間陰影中走出的選生越來越多,所有這些後繼走出的選生並不知道丁寧手中的獸皮是什麼,並不知道丁寧此刻在幹什麼,然而當第一眼看清坐在丁寧身邊的人,所有這些選生也頓時陷入巨大的震驚里。

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徐憐花、夏婉、易心,甚至獨孤白會安靜的坐在丁寧的身旁。

……

難以理解的不只包括這些選生。

「你有沒有想到會這樣?」

潘若葉看著沐浴在陽光下的那些人青澀的身影,轉頭看著黃真衛,冷漠的問道。

「沒有。」

黃真衛很直接的搖了搖頭,但又馬上溫和的說道:「但我能想得明白其中的原因。」

潘若葉看了他一眼。

黃真衛有些感慨道:「因為他們都很年輕…太過年輕,便容易衝動,用成人的想法去預估他們的行為,本身便是錯誤的。而且因為他們太過年輕,即便做錯了一些什麼,大人也往往不會給予太過嚴厲的責罰。」

小孩子即便做錯事,也總會比大人做錯事更容易受到原諒。

小孩子更有放肆的資本。

只是即便如此,這酒鋪少年能贏么?

潘若葉看著遠處丁寧的身影,有些不明自己的情緒。

……

鍋子里響起咕嚕咕嚕的響聲。

水已沸。

張儀掀開鍋蓋,用沸水細細的燙過了灶台上的一些瓷碗,然後開始給眾人端水。

「請用茶。」

將一碗熱水遞到獨孤白面前時,張儀充滿真正謝意的微躬身施禮。

在他心目中,任何能夠幫到自己「小師弟」的行為,都值得他去感謝。

然而出口時看到清澈的,連一根茶葉都沒有的白水,他卻是覺得自己用詞不準,又有些羞澀道:「請喝水。」

獨孤白笑笑,接過張儀遞來的碗正準備說話。

就在此時,他的笑容卻是微僵。

因為一直垂頭看著劍經的丁寧已經抬起頭來。

丁寧抬頭,卻是看向遠處,看向崖間的陰影。

所有人都不自覺的被他的目光帶動,看向那處。

張儀轉身,然後他看清了從崖間走出的那人,眼中頃刻充滿驚喜,忍不住就叫出了聲:「南宮采菽1

此時走出的少女半邊身體被鮮血染紅,秀也十分凌亂,看上去行走都十分艱難,然而在聽到張儀這一聲驚喜叫聲時,她卻是也驚喜的呼了一聲,身體里似乎陡然充滿了力氣,一個箭步,竟然掠起。

獨孤白知道這名少女自然就是青藤劍院的南宮采菽,他理解張儀等人的欣喜,心中卻是不由得湧出一些失望。

然而就在此時,丁寧的聲音傳入他們的耳廓。

「我知道了癥結。」

一陣粗重的呼吸聲響起。

丁寧身周所有人的目光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獨孤白自己都感覺到自己面部的表情十分僵硬,他不自覺的出聲:「你知道了癥結?」

丁寧伸手遞還慘綠色澤的獸皮,點了點頭,道:「讓我看看你的劍。」

獨孤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左手接過獸皮放入懷中,然後右手拔劍。

一抹好看的淡綠出現在所有人的眼瞳里。

獨孤白的手中出現了一柄薄如蟬翼的長劍。

劍柄是淡淡的黃色,劍身是淡綠色,薄得半透明,上面篆刻的許多符文,就似乎要洞穿半透明的劍身。

整柄劍就像一片蜻蜓的翅膀。

「這把劍就是尉獠子當年的佩劍,尉獠子當年就是用這一柄劍對敵。」獨孤白再度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著丁寧說道:「我在劍谷里並沒有選別的劍。」

南宮采菽還沒有穿過屋棚來到他們的身前,徐憐花等人還沒有來得及思索獨孤白話語里的意思,丁寧卻是已經看著獨孤白平靜的說道:「所以當年你父親和天涼軍的將領們,也應該沒有見過尉獠子用過孔雀綠這一招劍式。」

獨孤白身體大震,他極其鄭重的看著丁寧點了點頭,道:「是的。」

徐憐花等人的眼睛里再次湧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丁寧當然不可能看到過當年戰場上的戰鬥,他此刻說出這樣肯定的話來,只有一點可能,那就是他的確已經看出了這一招劍式的關鍵所在。

空氣都似乎有些凝滯。

獨孤白看著丁寧,道:「是劍的問題?」

丁寧搖了搖頭,道:「是很多劍的問題。」r1o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