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十二章最初的反對者們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到他的身側,他甚至有些手足無措。 「你在做什麼?」 獨孤白卻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已經是獨孤家有史以來幼年時最為強壯的修行者,但此時張儀卻依舊覺得,相比同齡人,獨孤白的面色還是...

徐憐花很想順口說一句,要麼你索性再去下碗面給我們吃?

然而看著張儀乾淨的眉眼,他卻有種被打敗了的感覺,這句話還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屋棚前方凝出了雨雲,密密的下了一場雨。

然後山谷里又冒出了炊煙。

張儀並不是隨口說說,他真的用鐵鍋接了自己劍意凝結的雨水,然後生火煮水。

崖上許多修行地的師長看著山谷里湧起的炊煙,心中紛紛生出無限感慨。

明明肅穆沉重的劍會,竟被張儀生火燒水而平白添了許多街巷間生活的吻槲丁

尤其很多人知道自從薛忘虛和梁大將軍一戰之後,便休養在梧桐落,平日里都是張儀等人照料。

此時遠遠看著張儀熟練的生火燒水的樣子,很多人自然想象出張儀在梧桐落極為細緻的照料薛忘虛的畫面,變得更加沉默下來。

和許多人的沉默不同,崖上某處的禮司副司司空連的眼眸深處卻是開始出現欣喜的亮光。

在此之前,他一直很悲觀。

站在丁寧一邊的人越少,在接下來的劍試里,丁寧所要遭遇的殘酷戰鬥就越多,這是異常簡單的道理。

然而現在事情卻有了些轉變,而帶來這種轉變的,卻是先前並不為人注意,甚至被絕大多數人認為碌碌無為的張儀。

能夠無形之中令整個大局都開始扭轉,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是碌碌無為的平庸之輩?

……

爐灶里柴火漸旺,水很快就要燒開。

這時崖間山道上的選生開始6續不斷的走出。

除了丁寧之外,其實其餘很多人相差並不多,當顧惜春到達出口時,很多人也已經接近了出口。

一名身穿淡雅麻色素袍的少女出現在了徐憐花的視線中。

徐憐花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正毫無高手風範的側躺著看著出口處的他馬上對著這名少女招了招手。

少女微微一愣,隨即朝著徐憐花行去。

她直接穿過了簡陋的屋棚,從張儀拆出的空缺處走過時,還忍不住轉頭又看了張儀一眼。

「怎麼一點沒事?」

看著走到面前的素袍少女,徐憐花翻身坐起,很簡單的問道。

這名少女自然就是素心劍齋最優秀的學生夏婉。

看著徐憐花身上密密麻麻縱橫交錯的止血紗布,夏婉的眉頭頓時皺成了川字,眼中卻是閃過慶幸的神色。

「我在先前選劍時選的本韶多寶閣的多寶劍。」

她看了一眼徐憐花身後的丁寧和身側的易心,緊接著看到了瑟縮蜷在丁寧瑟蟲,她的眼睛頓時也瞪大到了極點。

足足愣了數息的時間過後,她才緩過神來,重又看著徐憐花解釋道:「多寶劍里有諸多術器,裡面的牽機線,正好可以用來應付裡面數量眾多的異蟲。」

徐憐花微仰頭看著夏婉背負著的黑柄青色劍身的長劍,探詢般道:「類似絆馬索一樣的東西?」

夏婉乾脆的點了點頭,道:「類似。」

徐憐花很中肯的評價道:「運氣不錯。」

夏婉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看著他。

「張儀在給我燒開水喝。」徐憐花看著她說道。

只是這一句,夏婉便看出了他的意思。

然後她也在徐憐花的身側空地坐了下來,有些疲憊道:「喝些熱的總是會舒服些。」

接下來,她卻是也無法擺脫少女天生的好奇心性,忍不住輕聲道:「那條蟲是怎麼回事?」

……

丁寧也沒有再閉上眼睛睡覺。

休息得太多也容易讓反應變得遲緩,他將自己的身體始終調整在一種很利於戰鬥的狀態。

「其實謝長勝也很有機會走出來。」

在夏婉和徐憐花對話時,他沒有轉頭,卻是對著謝柔輕聲說道:「雖然我也不可能預料到劍谷選劍之後會是這樣的一關,但他挑選的劍,正好也十分適合應對這關。」

「何朝夕的耐力最佳,我甚至認為他會比我張儀師兄更早出來,看來我也是小看了我師兄。」

丁寧看著燒火的張儀,聲音又低了些:「其實所有人裡面…我最擔心的反而是沈奕。在同等運氣的情況下,徐鶴山和南宮采菽的劍術和所選的劍,比他更適合一些。」

謝柔看著他的側臉,心中湧起莫名的感動。

雖然丁寧絕大多數時候都似乎絕對平靜,沒有多少特別的情緒,甚至像高處冰凍的山峰一樣讓人感覺到太過難以接近,然而她知道丁寧和張儀在很多方面其實一樣,沒有什麼分別。

就在這時,她突然又震驚了起來。

因為有一個人在走出崖間的山道后,又直直的朝著正在燒火的張儀,朝著她和丁寧等人所在的地方走了過來。

這個時候走出的選生已經不少,其中也不乏在才俊榜上排名很靠前的,然而包括之前走出的所有人,甚至丁寧,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神態有這個人輕鬆。

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真正輕鬆,甚至是愉悅。

就好像那片恐怖的荊棘海對於這個人而言只是他熟悉的家,他就像是在自己熟悉的家裡吃過了午飯之後,輕鬆的溜達出了家門。

這是一名看上去比丁寧還似乎要瘦小一些的少年,穿著很普通的青色布袍,只是他在劍會開始之時就很引人矚目,尤其在此時,當他帶著裝不出的輕鬆甚至享受感覺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時,他的身影就好像在光一樣,輕易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隨著他的走近,謝柔的腦海中不斷的躍出有關這個人的訊息。

獨孤白。

獨孤涼生之子。

獨孤涼生,大秦王朝十三位封侯將領中最年輕的一位。

獨孤家的骨血有些獨特,不僅往往是一脈單傳,而且幼年時都體弱多病,往往一直要到十四五歲時身體長成,修行的天賦才會很快的顯現出來。

獨孤家的修行天賦也非常獨特。

不僅修行破鏡度很快,而且獨孤家的人很喜歡一些至簡的劍式,並能以之揮極大的威力。

獨孤家到獨孤涼生封侯,家力至為鼎盛,然而卻並未用靈藥滋補的手段,而是令最信任的家將帶著獨孤白四處遊歷,去各種邊荒苦寒極暑之地,去各種征戰之地,按獨孤涼生的說法,便是以天地元氣和戰氣戰魂為葯,以天道自然養人。

獨孤白成為了獨孤家第一個幼年時便強健起來的修行天才。

所以在才俊冊出來之前,所有長陵的年輕人,即便是徐憐花等人,都覺得排名第一的一定是獨孤白。

張儀也是完全愣祝

他從不是會掩飾的人,所以當獨孤白走到他的身側,他甚至有些手足無措。

「你在做什麼?」

獨孤白卻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已經是獨孤家有史以來幼年時最為強壯的修行者,但此時張儀卻依舊覺得,相比同齡人,獨孤白的面色還是顯得略微有些蠟黃,包括此時的聲音,也顯得有些尖細。

「我在燒水。」他在心中想著若是獨孤家沒有這樣的遺傳痼疾,那便更佳,同時不敢怠慢,起身揖手為禮道。

獨孤白卻是一怔,一時忘了回禮,道:「只是燒水?」

張儀呆了呆。

「那就請張兄等會也施杯熱茶。」

獨孤白卻是笑了起來,揖手回了一禮,然後穿過屋棚,走向丁寧。

徐憐花和夏婉忍不住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是有些不可置信之感。

無論是獨孤白的神情還是這句話,都讓他們覺得獨孤白是要做出和他們一樣的選擇。

「你是丁寧,我知道了,我是獨孤白。」

場間誰都知道他是獨孤白,但是走到丁寧身前的獨孤白還是說了這樣一句。

然後在崖上無數人震驚的目光中,獨孤白直接在丁寧的身前坐了下來。

「我有些劍式想不太明白,你在這方面比我強,我想應該可以互相探討一二。」

看著並無拒絕之意的丁寧,獨孤白認真的說道。

「不是坐在這裡的借口?」丁寧看著他,也認真的輕聲問道。

獨孤白搖了搖頭,「當然不是。」

「更何況我要坐在這裡,也不需要什麼借口埃」接著,他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名曾經被公認為參加這次劍會的年輕才俊中第一的少年笑容中帶著幾分天真和幼稚,然而卻又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霸道和傲氣。

/div

sc日ptread3/sc日ptsc日ptbdshare/sc日p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