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十章嘲諷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覺的顫抖起來。 視線中不見丁寧的身影,她的心境早已大亂,此時竟不知用什麼話來反駁顧惜春的嘲諷。 顧惜春和謝柔的對話清晰的傳到遠處的屋棚后。 看著想要出聲,但又顯得有些猶豫的張儀...

從崖間陰影里走出的是一名身穿銀色袍服的少年。

他的身上也和丁寧一樣沒有任何明顯的傷痕,甚至連身上的銀色衣袍看上去都很,沒有刮出什麼裂口。

然而不知為何,這名少年看起來卻甚至比徐憐花還要疲憊和虛弱。

當抬頭看到刺目的陽光的瞬間,這名少年的身體晃了數晃,似乎連再抬腳都不願意,就想直接在地上坐下。

只是他身後的崖間石道上又響起清晰的腳步聲。

這名銀袍少年深吸了一口氣,不願意讓人見到自己太過軟弱力的樣子,硬生生的直起身體,轉身往向自己剛剛走出的崖間。

幽暗的光影里,陡然飄起幾縷血樣的詭異色彩。

銀袍少年眉間頓成川形,他懷疑是自己的精神消耗太大,以至於感知上出了問題。

再過數息時間,隨著腳步聲的臨近,一條瘦削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

「顧惜春?」

銀袍少年的眼瞳微微收縮,有些意外的出聲。

因為不想顯得自己過分虛弱,這名銀袍少年說話的聲音反而要比以往加響亮,在這幽靜的山谷里遠遠傳出,正在安靜處理自己傷口的張儀和徐憐花聽得清清楚楚。

「顧惜春?」

徐憐花皺了皺眉頭。這個名字對於長陵所有的年輕修行者而言都並不陌生,徐憐花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影山劍窟一名真元修為只是三境上品的學生會在才俊冊上排名第三,甚至壓過了先前所有人都以為必定要排第一的獨孤侯府的獨孤白。

「是易心。」

張儀看了徐憐花一眼,有些驚訝,旋即他又覺得徐憐花可能誤解,馬上補充道:「說話的這人是心間宗的易心。」

「易心?」

就在此時,屋棚的另一端,崖間的出口處響起這樣的聲音。

「你和易心都很熟么?」徐憐花奇怪的看著張儀,輕聲問道。

顧惜春對於整個長陵而言也只是後起之秀,徐憐花和他之間自然沒有多少交集,至於易心雖然出名,然而心間宗卻是注重靜修的宗門,平日里生怕弟子染了煙火氣,根本就不放出院門,所以徐憐花雖然認識易心,然而之間卻也沒有多少交往。

張儀有些羞澀道:「我和他並不熟識,只是才俊冊剛出時,我師弟丁寧被逼和周寫意一戰時,易心出聲說了不少公道話,所以我便記住了他。」

徐憐花微微一怔,「只是說過幾句話,你就記住了他的聲音,你倒是好記性。」

張儀加不好意思,道:「哪裡,哪裡。」

徐憐花皺了皺眉頭,忍不住說道:「雖然知道你只是謙虛,但以後你還是不要謙虛,否則不明你性情的人定以為你矯情虛偽。」

張儀愣祝

兩人和顧惜春、易心都不熟,甚至張儀因為丁寧的關係和顧惜春還有些間隙,所以都不想主動出聲招呼,此時也都是低聲交談。

「久聞心間宗的念劍極為獨到,即便未到第五境,依舊可以御使飛劍一般令劍氣有如活物,雖未曾親眼得見,但想必傳言不虛,否則易兄也不會以首名通過此關。」便在此時,崖間出口處的聲音便又響起,清晰傳入他們的耳中。

聽到這樣的聲音,徐憐花微微一怔,頓時反應過來,微嘲道:「張儀你看到屋棚內人,便以為我們是后出來,這顧惜春卻是自負,看到屋棚內人,卻以為在他和易心之前是沒有人過關。」

張儀點了點頭,輕聲道:「顧惜春的確是有些自負的。」

此時在易心面前出聲之人自然正是顧惜春。

和劍會開始時相比,顧惜春的形容似乎根本都沒有什麼改變,身上不見有任何傷口,就連身上的氣息都極為平穩,只是他眼角幾縷血絲卻濃。

看著甚至可以用氣定神閑來形容的顧惜春,易心心中怪異的感覺加濃烈。

「我心間宗的念劍雖然出名,但相比之下,恐怕卻是你影山劍窟的劍經為精妙。」沉默了會之後,易心緩聲說道。

顧惜春不以為意的微微一笑,卻是轉過身去,看著來時的山道,「不管如何,不是那人首名。」

易心當然清楚顧惜春說的人便是之前連奪首名的丁寧,只是他本身針對丁寧之意,此時又是疲憊到了極點,所以一時不願接話。

就在此時,顧惜春的笑意迅速收斂。

因為他身後的崖間又響起了腳步聲。

他的眼神變得陰冷起來。

他有些擔心丁寧又在這個時候出現,但即便丁寧真的在這個時候出現,也已經落在了他身後。

然而他的眼瞳又開始劇烈的收縮,一種不可置信的神色迅速在他的臉上泛開。

出現在他視線里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

參加劍會的選生里,女子的數量本身要遠遠少於男子,而這名走出的少女,是比其餘所有的女子令顧惜春感到震驚。

若是隔著數間屋棚的張儀此時能夠看到這名走出的少女,也必定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此時走出的這名少女,竟然是謝柔。

雖然謝柔在長陵和關中非常出名,然而卻是因為她是關中謝家的長女,參與掌管著關中謝家的許多生意,並非因為她的修為。

顧惜春根本未曾想到她能夠通過那片荊棘海,不用說想到她能夠這麼出現。

謝柔走得並不,顯得極其吃力。

然而顧惜春的面容卻為僵硬,因為他看到謝柔竟然也沒有受什麼傷。

他的目光落在了謝柔的手中。

然後他的目光便變得加不可置信。

一柄和大秦制式黑劍一樣的長劍被謝柔當拐杖一般拄著,而謝柔的身上,並未見到其餘任何的配劍。

「我聽到了你方才說的話。」

就在此時,謝柔卻也已經走出了崖間的陰影,走到了陽光下,她看了一眼空一人的屋棚,然後用一種有些悲傷,有些憤怒的目光看著顧惜春,接著說道:「但就算他沒有通過這關,你還是不如他。」

顧惜春的眉頭緩緩的挑起,面色漸寒。

他不由得想起了謝長勝。

謝長勝之前也喜歡說話嘲諷他。

可是那是以前。

以前能,不代表著現在能。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於是他冷漠的搖了搖頭,對著謝柔說道。

想到丁寧法通過荊棘海,法在劍會中勝出的後果,謝柔的心中加悲慟,她咬牙就要再說話,然而顧惜春卻是搶在了她的前面。

「一名修行者的能力體現在很多方面,你若是硬要說我在有些方面不如他,我也話可說。」

顧惜春的嘴角泛出冷諷的意味:「你要是說我前面幾關落後於他,我也話可說,但是劍會只論后的結果。一顆流星再怎麼明亮,也只是流星。」

謝柔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視線中不見丁寧的身影,她的心境早已大亂,此時竟不知用什麼話來反駁顧惜春的嘲諷。

顧惜春和謝柔的對話清晰的傳到遠處的屋棚后。

看著想要出聲,但又顯得有些猶豫的張儀,徐憐花也忍不住鄙夷的冷笑起來:「張儀,你的耳朵聾了么?到現在你還忍得住,你非要等到謝柔忍不住和他決鬥,你才出聲說丁寧早就在這裡了么?」

聽到徐憐花此語,之前還在考慮有禮禮的張儀頓時霍然醒覺。

他呼吸一頓,就將出聲。

然而就在此時,寂靜聲的屋棚里突然一聲悶響,就像是有人在敲擊牆角。

顧惜春、易心、謝柔三人的身體同時一震,都下意識的轉過身去望向屋棚之內。

張儀和徐憐花也同時一呆,兩個人的眼中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難道這屋棚之內還有別人?

一條深紅色的影跡出現在顧惜春等人的眼中。

謝柔呆祝

易心也是大吃一驚。

顧惜春微僵的面容卻是一緩,「原來是…」

「怎麼這裡會有這種異蟲1

然而也就在此時,一陣驚呼聲在屋棚後方響起。

「張儀?」

謝柔又呆了一息的時間,接著反應過來,驚喜的大叫出聲。

易心的面色瞬間變得精彩起來。

顧惜春的心驟然落到谷底,接著就如墜入地獄。

「不用緊張,這條蟲是我的。」

一聲熟悉的,讓他身體僵冷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