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八章第一課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3-15 02:05  |  字數:3647字

一秒記住[]路

扶蘇絲毫不知元武皇帝在看著他的眉眼時,心中莫名生出一絲厭憎之意,他滿心歡喜的快步而行,恨不能一步跨到丁寧的面前。

「你就準備這樣直接去求見丁寧么?」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蒼老而慈和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扶蘇愕然轉身,身穿素色緞服的老人已到了他身後。

「嚴相。」

扶蘇對著這名老人恭謹行了一禮,不解道:「您的意思是?」

這名看似尋常的老人,自然就是大秦兩相之一的嚴相。

在鹿山會盟前夕,陽山郡被大秦王朝突襲收復,在那場大戰里,大楚名將范東流都死在大秦皇后的劍下,然而誰都清楚,負責統帥調度大軍的還是嚴相。

「凈琉璃不會讓你見那白羊洞少年。」

嚴相作揖回禮,和聲道:「其實就算換做別人,也不會答應讓你去見那白羊洞少年。」

扶蘇愣了愣,道:「為什麼?」

「因為岷山劍會是岷山劍宗門內事,岷山劍宗不會讓任何人插手改變劍會的進程,就算是你也不可以。」嚴相看著扶蘇,微微一笑,道:「很多事即便能做,也需要顧及規矩和顏面,不能放至明處。」

扶蘇有些反應過來,懇切道:「還請嚴相幫忙。」

嚴相微笑點頭答應,看著扶蘇大喜過望的神容,心中卻是自嘲的笑笑,知道今日過後這名新晉的太子才會開始明白什麼才是權衡和權勢。

丁寧睡得很深沉。

甚至可以說比以往任何一次睡眠都深沉。

並非是因為太過疲憊,而是因為這是在岷山劍宗的劍會裡,比在長陵其餘的任何一處都要安全,令人安心。

還未有第三名過關者出現,山谷里一片靜謐,然而隨著腳步聲響起,丁寧身前的光線微微扭曲,一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丁寧的身前。

也只是在這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丁寧身前的瞬間,凈琉璃的身影也已經出現在了屋棚外的空處。

凈琉璃神情微凜的看著這名中年男子的背影,沒有出聲,然而卻做好了出劍的準備。

這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是她的一名師叔,在岷山劍宗的地位亦是不凡,只是按理而言不會出現在這裡。

「不必緊張,我只是奉宗主之命來單獨問他幾句話。」

身穿青玉袍服的中年男子自然感覺到了凈琉璃的殺意,只是他神色自然,連頭都沒有回,便淡然說了這一句。

凈琉璃眉心微蹙,也不說什麼,身影一動,便又已消失在崖間。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一股微風卻是自他和丁寧之間生成,吹拂在丁寧的額頭。

微風中自然帶起一些冰冷的水滴,潤濕了丁寧額頭。

丁寧醒了過來。

他看到凝立於自己身前的這名陌生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在一息之間便恢復了絕對的清醒。

看著丁寧瞬間就由渾濁和茫然而變得絕對清澈和警惕的眼神,這名中年男子再次在心中說了一聲了不起,然後卻是又微微一笑,輕聲歉然道:「抱歉打攪了你的休息,我並非是來催促你進行接下來的劍試…我只是一名說客。」

丁寧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他首先默默感知著體內的動靜,確信在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到來前後自己的身體都沒有任何的異常,然後才開始認真的凝視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

看著這名中年男子如白玉般結凈細膩的臉龐,他確定這名中年男子對於自己而言也絕對陌生。

「你叫什麼名字?」

丁寧沒有站起身來,只是依舊靠坐著,出聲問道。

「何山間。」中年男子微笑著,異常簡單的回答。

丁寧看著他,道:「你想要說什麼?」

何山間看了他一眼,道:「我替太子而來。」

丁寧皺了皺眉頭,沒有出聲。

何山間接著說道:「太子在聖上面前替你求情,聖上念你身為太子之友,金口應允,若你不奪首名,將來長陵自有你的一個位置。」

丁寧低垂下頭,道:「我知道了。」

何山間頓時怔住。

將來長陵自有你的一個位置,這是聖上的親口許諾,這樣的許諾,即便是他都忍不住有嫉妒之感,然而眼前這名少年,竟然只是輕飄飄的一句:「我知道了?」

他忍不住看著丁寧問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帶來的這幾句話的真正意思?」

丁寧沒有抬頭,說道:「我知道。」

何山間的眉頭也深深的皺起,他沉吟了數息的時間,問道:「你不準備說些什麼?」

丁寧搖了搖頭。

何山間深吸了一口氣,眉間皺的更深,然而他卻也不再多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聽到了,然後便轉身走出這間屋棚。

……

崖間光線明滅不定。

何山間的身影浮光掠影一般在崖間道上浮動,行向遠處明黃色的行宮。

眼睛的餘光每一次觸及那抹明黃的色彩,他的眼神就會變得更為熱切。

他知道今日自己離開岷山劍宗之後,必定是海闊天空,別有一番壯麗天地在等待著自己。

扶蘇就在行宮外不遠處的台階上焦急的等待著,他遠遠的看到了何山間的身影,眼神也迅速變得熱切起來。

他想要馬上問問何山間,丁寧說了什麼。

然而就在此時,何山間的身影突然頓住。

浮光掠影般的身影如冰雕般立於山間青玉道上,而那些原本在崖間明滅不定的光線,卻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破開。

這一股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