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零八章第一課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過後這名新晉的太子才會開始明白什麼才是權衡和權勢。 丁寧睡得很深沉。 甚至可以說比以往任何一次睡眠都深沉。 並非是因為太過疲憊,而是因為這是在岷山劍宗的劍會裡,比在長陵其餘的任...

扶蘇絲毫不知元武皇帝在看著他的眉眼時,心中莫名生出一絲厭憎之意,他滿心歡喜的快步而行,恨不能一步跨到丁寧的面前。

「你就準備這樣直接去求見丁寧么?」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蒼老而慈和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扶蘇愕然轉身,身穿素色緞服的老人已到了他身後。

「嚴相。」

扶蘇對著這名老人恭謹行了一禮,不解道:「您的意思是?」

這名看似尋常的老人,自然就是大秦兩相之一的嚴相。

在鹿山會盟前夕,陽山郡被大秦王朝突襲收復,在那場大戰里,大楚名將范東流都死在大秦皇后的劍下,然而誰都清楚,負責統帥調度大軍的還是嚴相。

「凈琉璃不會讓你見那白羊洞少年。」

嚴相作揖回禮,和聲道:「其實就算換做別人,也不會答應讓你去見那白羊洞少年。」

扶蘇愣了愣,道:「為什麼?」

「因為岷山劍會是岷山劍宗門內事,岷山劍宗不會讓任何人插手改變劍會的進程,就算是你也不可以。」嚴相看著扶蘇,微微一笑,道:「很多事即便能做,也需要顧及規矩和顏面,不能放至明處。」

扶蘇有些反應過來,懇切道:「還請嚴相幫忙。」

嚴相微笑點頭答應,看著扶蘇大喜過望的神容,心中卻是自嘲的笑笑,知道今日過後這名新晉的太子才會開始明白什麼才是權衡和權勢。

丁寧睡得很深沉。

甚至可以說比以往任何一次睡眠都深沉。

並非是因為太過疲憊,而是因為這是在岷山劍宗的劍會裡,比在長陵其餘的任何一處都要安全,令人安心。

還未有第三名過關者出現,山谷里一片靜謐,然而隨著腳步聲響起,丁寧身前的光線微微扭曲,一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丁寧的身前。

也只是在這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丁寧身前的瞬間,凈琉璃的身影也已經出現在了屋棚外的空處。

凈琉璃神情微凜的看著這名中年男子的背影,沒有出聲,然而卻做好了出劍的準備。

這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中年男子是她的一名師叔,在岷山劍宗的地位亦是不凡,只是按理而言不會出現在這裡。

「不必緊張,我只是奉宗主之命來單獨問他幾句話。」

身穿青玉袍服的中年男子自然感覺到了凈琉璃的殺意,只是他神色自然,連頭都沒有回,便淡然說了這一句。

凈琉璃眉心微蹙,也不說什麼,身影一動,便又已消失在崖間。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一股微風卻是自他和丁寧之間生成,吹拂在丁寧的額頭。

微風中自然帶起一些冰冷的水滴,潤濕了丁寧額頭。

丁寧醒了過來。

他看到凝立於自己身前的這名陌生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在一息之間便恢復了絕對的清醒。

看著丁寧瞬間就由渾濁和茫然而變得絕對清澈和警惕的眼神,這名中年男子再次在心中說了一聲了不起,然後卻是又微微一笑,輕聲歉然道:「抱歉打攪了你的休息,我並非是來催促你進行接下來的劍試…我只是一名說客。」

丁寧微微的眯了眯眼睛,他首先默默感知著體內的動靜,確信在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到來前後自己的身體都沒有任何的異常,然後才開始認真的凝視這名岷山劍宗修行者。

看著這名中年男子如白玉般結凈細膩的臉龐,他確定這名中年男子對於自己而言也絕對陌生。

「你叫什麼名字?」

丁寧沒有站起身來,只是依舊靠坐著,出聲問道。

「何山間。」中年男子微笑著,異常簡單的回答。

丁寧看著他,道:「你想要說什麼?」

何山間看了他一眼,道:「我替太子而來。」

丁寧皺了皺眉頭,沒有出聲。

何山間接著說道:「太子在聖上面前替你求情,聖上念你身為太子之友,金口應允,若你不奪首名,將來長陵自有你的一個位置。」

丁寧低垂下頭,道:「我知道了。」

何山間頓時怔祝

將來長陵自有你的一個位置,這是聖上的親口許諾,這樣的許諾,即便是他都忍不住有嫉妒之感,然而眼前這名少年,竟然只是輕飄飄的一句:「我知道了?」

他忍不住看著丁寧問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帶來的這幾句話的真正意思?」

丁寧沒有抬頭,說道:「我知道。」

何山間的眉頭也深深的皺起,他沉吟了數息的時間,問道:「你不準備說些什麼?」

丁寧搖了搖頭。

何山間深吸了一口氣,眉間皺的更深,然而他卻也不再多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聽到了,然後便轉身走出這間屋棚。

……

崖間光線明滅不定。

何山間的身影浮光掠影一般在崖間道上浮動,行向遠處明黃色的行宮。

眼睛的餘光每一次觸及那抹明黃的色彩,他的眼神就會變得更為熱切。

他知道今日自己離開岷山劍宗之後,必定是海闊天空,別有一番壯麗天地在等待著自己。

扶蘇就在行宮外不遠處的台階上焦急的等待著,他遠遠的看到了何山間的身影,眼神也迅速變得熱切起來。

他想要馬上問問何山間,丁寧說了什麼。

然而就在此時,何山間的身影突然頓祝

浮光掠影般的身影如冰雕般立於山間青玉道上,而那些原本在崖間明滅不定的光線,卻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破開。

這一股強大的力量似乎往上方的高空洞穿,何山間身前的山道,變得越來越為明亮。

扶蘇的眼睛瞪大了起來,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不自覺的異常不安。

一條白色的身影出現在明亮的青玉山道上。

這人顯然是岷山劍宗的修行者,而所有岷山劍宗的修行者裡面,唯有一名修行者有潔癖,喜穿異常潔凈的白袍,和所有身穿青玉袍服的岷山劍宗修行者也自然區分開來。

這人便是岷山劍宗的宗主,百里素雪。

扶蘇震驚難言,雙目都因為太過耀眼而刺痛。

然而不知為何,他之前面對其餘的岷山劍宗修行者,往往是劍意刺目疼痛難言而無法看清對方的真正形容,然而面對這名傳說中的岷山劍宗宗主,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對方的身影卻反而顯得越來越清晰。

崖間其餘的景物都並不清晰,然而百里素雪的身影,卻在他的眼睛里變得越來越清晰。

他甚至清晰的看清了百里素雪的面容。

傳說中的這名岷山劍宗的宗主,是一名垂散著黑色長發,面容甚至可以用漂亮來形容,甚至比長陵的絕大多數女子都要好看的修長男子。

歲月沒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痕,他看上去極為年輕,只得二十如許。

一襲白衣的百里素雪神情冷漠的看著僵立在道間的何山間。

何山間眼中的熱切早已消失,全部變為驚恐之意。

「岷山劍宗難道不好么?」

百里素雪出聲。

他的聲音很輕,而且很悅耳,很好聽。

然而何山間的身體里卻好像有無數冰棱在叮叮撞擊作響,並散發出凜冽寒意,令他的身體都不住的發抖起來。

「難道不比爭權奪利,身不由己的外面要好得多?」

百里素雪冷漠的看著他,接著說道。

何山間深吸了一口氣,無法控制身體的發抖,但他還是深深躬身行禮,道:「奉命而行,請宗主念及舊情,放我一條生路。」

百里素雪的眼中閃過一絲嘲諷的神色,「就算你一直是替鄭袖或者別人效力,看在同為大秦修行者,你在我劍宗這麼多年也並未作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份上,我或許會放你一條生路,只是你做錯了一件事情。」

何山間渾身冷汗如瀑滾落,他知道無法倖免,但心中卻是極為不甘和不解,忍不住叫出聲來,「我做錯了一件什麼事情?」

「只是要做說客,你完全可以找個別的理由接近那名選生。」

百里素雪有些嫌惡的看了他一眼,聲音微冷道:「但你錯在不該用我的名義,說是我讓你去問那名選生一些話。」

何山間呆了一呆。

在下一瞬間,他的身體被極大的恐懼充斥,他張口就將發出一聲厲嘯,想要試試是否能夠逃往那座明黃色行宮。

然而在張口的瞬間,他卻發現自己已經說不出話來。

他的喉間已經多了一道白光。

然後他的身體便往後倒下,在狠狠墜地的瞬間,白光從他的腦後透出,凜冽的寒氣瞬間瀰漫全身。

他瞬間變成了一具覆蓋著厚厚白霜的屍體。

百里素雪看著沒有一滴鮮血流灑出來到的何山間的屍體,依舊嫌惡的皺了皺眉頭。

他沒有回頭,但知道此時的扶蘇正無比震駭的張大了嘴,卻發不出聲音。

「誰都知道我很小氣…岷山劍宗自有規矩,無論誰想玩弄權勢,就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這一課,你應該會記祝」

百里素雪嘴角露出一絲微諷的笑意,心中對著這名大秦太子說了一句,而後身影消失在崖間。

震駭難言的扶蘇身後,嚴相卻只是微微一笑。

這也是他給扶蘇上的第一課。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