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零七章生厭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他和澹臺觀劍、葉幀楠的身影便在這數間屋棚前消失。 丁寧的呼吸依舊很勻凈,即便是在耿刃看來,他都是處於熟睡之中,然而直到澹臺觀劍等人的身影消失,他才真正安心下來,真正的開始沉睡。 ……<...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葉幀楠看著閉上雙目的丁寧,他依舊覺得丁寧有些難以理喻。

「我不知道你還在猶豫什麼,若我是過分狂妄自大的人,我也絕對不可能說要奪得首名,便真的一路較衷N藝娌幻靼祝都已經是必定會做到的事情,為什麼一定要再白搭上一條命。」

閉著眼睛的丁寧疲憊的輕聲說了這一句,然後便垂下頭,呼吸迅速變得均勻而自然,只是靠在身後的木柱上,便已熟睡。

葉幀楠看著熟睡的丁寧沉默了許久的時間,面容微苦道:「真正不明白的是我…若是換了別人,即便擁有很大的把握,也決計不會推辭送到口的甜美果實,不會拒絕多一分保障。」

即便是富可敵國的富商,也決計不會嫌自己家中錢財太多,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更何況在葉幀楠眼裡,丁寧應該很需要這一份保障。

他根本無法理解,只是卻必須開始考慮自己生死的問題。

他不怕死,但不能白白去死。

此時這簡陋屋棚四周清寂無人,但這是在劍會裡,若是他想要強迫丁寧做什麼事情,必定會有岷山劍宗的強者出現在他面前,更何況若是真正凝練出有用的血葯之時,他便已經接近死亡。

既然可以成為真正的死士,葉幀楠自然有拿出生命一賭的勇氣。

他想要賭一賭,硬生生的凝練出黑龍木血葯,然後讓這顆血葯掉落在丁寧身前,賭他死之後,丁寧會不會撿起這顆血葯。

然而就在此時,他感受到了異樣的目光。

他低下頭來,看向丁寧身側的地上。

看著他的正是那條深紅色的玄霜蟲。

葉幀楠的眼瞳深處再次湧起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在荊棘海中沒有經受過這種玄霜蟲的攻擊,然而丁寧在參加劍會伊始並沒有帶著這樣的長蟲,那這條深紅色長蟲自然是丁寧在之前的荊棘海中得到。

短短的時間,這條玄霜蟲當然沒有馴服,然而此刻,他可以感覺得出這條玄霜蟲對於丁寧的畏懼…一種深沉的,畏懼到此時丁寧陷入熟睡之後,都不敢就此逃離丁寧身側的畏懼。

葉幀楠看著這條玄霜蟲沉默了片刻,然後他改了主意。

他體內的真元再次毫無停歇的推動著體內的葯氣和氣血朝著他的掌心滲出,他手上翻滾的黑色葯氣變得越來越為濃稠,變得不再像是黑火,而像是一團黑油在涌動。

黑油內里的鮮紅色血滴,就像一顆顆細小的紅寶石閃現一瞬,然後迅速化為細微的黑色晶體。

黑油般涌動的葯氣最中央的部位,一條不規則的黑色葯晶緩緩的矗立起來。

葉幀楠的面容變得比紙還要蒼白。

雖然這個過程他已經無數次的看過描述,然而當親身經歷,他卻才知道要做到是何等的艱難。

他無法站穩,很快跌坐在地,因為極度的虛弱,他的身體開始發燒,身上卻開始大量出汗。他身體肌膚的毛細孔中不再有黑氣流淌出來,每一滴汗水都晶瑩異常,以至於他的身上就猶如清泉流淌。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在朝著某處深淵墜落的瞬間,他發出了一聲凄厲的低喝,體內剩餘的真元從掌心中轟然衝出。

蓬的一聲震響,真元衝散了還未徹底收斂的黑色葯氣,無數條黑線從葉幀楠指縫中往外溢出,如一朵巨大的墨菊在盛開。

葉幀楠的身體無力的往前跌去,在昏死過去的最後一瞬間,他剛剛握緊的手掌張開,將手心中凝出的一條不規則的黑色細長葯晶拍入口中。

當葯晶在他喉舌之中嚓一聲輕響,昏死在地的葉幀楠身體不斷抽搐起來,已經蒼白如紙的肌膚上迅速沁出一層層詭異的黑色血泥,越積越厚,就像要形成一片片黑色的龍鱗。

一道驚人的劍意破空落下,在接近地面時消失,當微風拂動丁寧的髮絲,澹臺觀劍的身影已經在葉幀楠的身旁出現。

似乎只是光影交錯,當澹臺觀劍在葉幀楠的身前站定,耿刃也已經出現在澹臺觀劍身側不遠處。

「怎麼樣?」

澹臺觀劍凝重的看著不斷抽搐,連眼窩都被濃稠的黑色血泥覆蓋的葉幀楠,問道。

耿刃微微蹙眉,沒有先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平和道:「要不要救?」

澹臺觀劍的眉頭頓時深深的皺起,他很清楚耿刃之所以會問這一句,是因為就算要救,岷山劍宗也肯定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要救。」

然而他也沒有任何的遲疑,馬上點了點頭,認真道:「並非只是因為我們岷山劍宗的規矩。」

耿刃微微頷首,看著澹臺觀劍道:「我一個人不成。」

澹臺觀劍不再多言,一股柔和的元氣從他的袖間湧出,捲起葉幀楠的身體。

就將動步之時,他突然想起了什麼,轉頭對著耿刃鄭重道:「青師弟養了頭幼獸,等下到時,小心不要驚擾到。」

耿刃微微一怔,心想青曜吟到底養出了什麼樣的東西,竟然需要澹臺觀劍都這麼鄭重的交待。

「虧他想得出這種辦法。」

在動步之時,耿刃轉頭看了丁寧一眼,輕聲感嘆道:「我見過無數修行者,卻從未見過這樣等人。」

說完這句,他和澹臺觀劍、葉幀楠的身影便在這數間屋棚前消失。

丁寧的呼吸依舊很勻凈,即便是在耿刃看來,他都是處於熟睡之中,然而直到澹臺觀劍等人的身影消失,他才真正安心下來,真正的開始沉睡。

……

當丁寧開始陷入真正的沉睡,扶蘇在岷山劍宗的一座殿前垂首等待。

岷山劍宗一切建築都以青玉為色,然而這座殿宇卻是金黃。

因為這座殿是大秦皇帝的行宮。

即便高傲凌世如岷山劍宗,也必須臣服於世間最強的帝王,表達真正的敬意。

殿門微啟,走出一名老人。

老人微笑看著扶蘇,雙手籠在袖中,只是身穿素色緞服,無法讓人將他和大秦王朝兩相之一聯繫在一起。

在他的身後,殿宇的空氣里亮起很多細細的神輝,就如許多星辰在閃亮,隨著一股無上的威嚴氣息降臨,殿門完全啟開,同樣只是身穿尋常便服的元武皇帝越過這名老人,出現在扶蘇面前。

揮了揮手,示意扶蘇不需要多禮,元武皇帝溫和的搖了搖頭,道:「你特意來找我,是想為那白羊洞少年求情?」

聽到自己的父王一言便點名自己的來意,扶蘇頓時緊張起來,一些原本已經考慮許久的措辭竟是難以出口,他的頭顱垂得更低,微微遲滯了片刻之後,覺得多說其餘也是無用,艱澀開口道:「父王,他是我的朋友。」

元武皇帝大笑起來,旋即斂去笑容,看著他搖了搖頭,道:「寡人明白你的意思,然而你決計不能和他成為朋友。」

扶蘇身體一僵,呼吸都徹底停頓下來。

元武皇帝抬起頭,看著遠處崖間的流雲,緩聲道:「當年寡人與那人相逢,成為好友時,寡人也未成為太子,相逢微時,友情便濃,所以只要那人不過分肆意妄為,寡人便總會允許他胡鬧,即便是寡人即將登基,實則已掌大權的那些年裡,也是一樣。」

聽著這些傳入耳中的話語,扶蘇臉上的神情越來越僵硬,心中震驚不安,眼眸里全是不可思議的身前。

「你也明白這些話在先前寡人不可能對你說。」

元武皇帝看著扶蘇,道:「只是你現在已成為大秦太子,一些道理你應該牢牢記祝這少年行事本身便已經胡鬧倔強,若是你和他成為朋友,略加縱容,將來便或許掀起更大的風波。寡人可以容許一些修行者胡鬧,然而卻不可能准許你再蹈覆轍。而且你應該用心記住,寡人和你母后的意見始終一致。你生怕母后不同意,到寡人這裡來求情,覺得或許我會格外開恩,這種想法本身便是錯誤的。」

看著頭顱垂得更低,身體也微微顫抖起來的扶蘇,元武皇帝的聲音略微溫和了些,「只是你今日既然開口替他求情,只要你牢記寡人今日和你所說的道理,寡人也可以再給他些機會。」

扶蘇感動至極,跪伏下來。

「你將他視為朋友,但此事終究要看他是否視你為友,又肯為你付出多少。」元武皇帝淡淡說道:「告訴他放棄奪首名,哪怕最終獲得劍試第二,寡人也會許他一個位置。」

扶蘇感動無言。

「去吧。」

元武皇帝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離開。

扶蘇再次叩拜謝恩。

元武皇帝微微一笑,然而當扶蘇轉身離開時,他的眉頭突然微皺。

扶蘇的眉眼乾淨善良至極,然而他目光掠過之時,心中陡然有些生厭,只是他都不明白這情緒生於何處。r1058

,閱讀請。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