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零六章還葯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著丁寧的神容變得激動,然後答應。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丁寧面上的神情依舊平靜如水。 「我不需要黑龍木。」 丁寧看著他靜靜的搖了搖頭,拒絕:「我不想被人在身上刺上一劍,而且既然...

葉幀楠看著丁寧搖了搖頭,「我不能說。頂」

丁寧眉頭微蹙,反而致歉道:「對不起,可能太過疲憊,連思索事情都受了影響。」

「沒有關係。」

葉幀楠自嘲般的笑笑,看著丁寧說道:「在長陵,誰不害怕皇后的打擊報復。」

這是很大逆不道的話語,丁寧的腦海原本的確有些混沌,然而聽到這一句,他的身體卻是微微一震,腦海瞬間清醒過來。

「你姓葉。」

丁寧看著葉幀楠的眉眼,有些震驚的問道:「你和葉蹤是什麼關係?」

葉幀楠怔了怔,用一種驚奇的眼神看著丁寧,緩聲道:「你果然見識淵博,他是我小叔。」

「你是…」丁寧看著他,呼吸微頓。

葉幀楠卻已經恢復了平和,道:「看來你的確聽說過不少長陵舊聞,知道一些我葉家的事情。」

丁寧抬起了頭,用力的按壓了幾下眼眉之間,讓自己變得更為清醒一些。

「你帶來的是什麼葯?」他有些嚴肅的看著葉幀楠,認真問道。

葉幀楠也有些嚴肅起來,道:「黑龍木。」

丁寧的眉頭猛然一跳,「來自海外?」

葉幀楠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沉默下來。

他隱約記得似乎有聽說過這樣一種名字的藥物,只是在他的印象里,這種藥物似乎出自海外諸島中的瓊光島,而瓊光島應該是那名在鹿山會盟中死在大秦皇帝大局裡的海外修行者郭東將的修行地之一。

此時他還不知道這種藥物的藥力到底是何種性質,然而這種藥物能夠出現在他的面前,或許便已表明了海外島嶼里一些人對雲秦皇帝和皇后的態度。

「時間差不多了。」

葉幀楠看著沉默的丁寧,輕聲說了這一句。

然後他的身體開始顫抖。

這種顫抖就像是一個在冷雨里淋了很久很久的人,身體深處都開始冷透。

他的右手顫抖著伸了出來,隨著真元的催動,一縷縷的黑色葯氣在他的掌心沁出。

從他掌心沁出的除了真元之外,還有一滴滴細小的鮮紅精血。

黑色葯氣在他的手心凝聚得越來越多,就像一團黑色的火焰在燃燒,而這團黑色的火焰里,卻是懸浮著許多滴鮮血。

這一滴滴鮮血就像是一顆顆在黑色火焰里翻滾的丹藥,迅速的變為黑色,縮小成更細微的晶粒,然後又慢慢團聚在一起。

看著這樣的畫面,葉幀楠的身體顫抖得更為劇烈。

「我不想要你們的幫助。」

然而就在此時,丁寧看著他搖了搖頭,道:「不管你是誰家的死士,我不想欠你們的情。」

葉幀楠愣了愣,但是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止,只是看著丁寧道:「沒有誰會讓你還人情。」

「這不一樣。」

丁寧看著他平靜說道:「本來只是我一個人的意氣之爭,但如果我接受了你們的幫助,我會捲入更多的事情里。」

葉幀楠看著丁寧的眼神怪異起來,「你竟然還想著很遠的事情。」

丁寧神情不變,道:「為什麼不想?」

葉幀楠皺眉道:「我以為你只是不惜一切代價要取得首名,沒想到你還想著取了首名之後的事情。」

丁寧點了點頭,認真道:「我當然不是和你想象的一樣,奪了首名之後就可以去死了。」

葉幀楠看著丁寧髮根里的點點白霜,覺得丁寧說的話有些可笑,但他沉吟了數息的時間,卻是說道:「不管你如何想,你不妨先知道這黑龍木到底是什麼樣的藥力再說。」

丁寧沒有說話,默認可以聽聽黑龍木到底具有什麼樣的驚人力量。

葉幀楠有禮的頷首,說道:「黑龍木是海外黑血蛟的屍骨中生長出來的異木,雖是植株,然而其藥力卻如同完美的承繼了黑血蛟的真元,不僅可以和修行者的真元結合,迅速的化為大量的天地元氣,令修行者出手自然威力大增,最為關鍵的是,其藥力血肉滋生能力驚人,即便受了嚴重的劍創,也能夠很快的復原。」

頓了頓之後,葉幀楠有些感慨的看著丁寧接著說道:「在海外的傳說中,黑血蛟本來就被稱為不死蛟,說是斬下頭顱都能復生,雖然有些誇大,然而驚人的復原能力,卻是不爭的事實。」

丁寧沉吟道:「也就是說,只要我接受你帶來的這種藥力,即便我在接下來的比試里被人斬上一劍,也未必會死,甚至有可能很快復原如初?」

葉幀楠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被刺上一劍兩劍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藥力能夠維持數年之久。」

刺上一劍兩劍的意思,自然不包含被一劍絞碎心脈或是擊碎五臟等瞬間致命的重創,更不用提一劍斬下頭顱,只是身體任何一個部位的貫穿傷勢,能夠很快的復原,甚至不影響下一場比試的話,這種藥力已經是世間難以想象。

海外多出驚世靈藥,這也是這些年大秦王朝的鐵甲戰船一直在海外孜孜不倦的通貿和搜尋的原因。

但即便是在海外入世的所有靈藥中,黑龍木也已經是其中最驚人的靈藥之一。

葉幀楠認為根本不需要和丁寧爭辯,只需要談論藥力,便是認為沒有任何一名參加岷山劍會的修行者可以抵擋這種靈藥的誘惑。

他等待著丁寧的神容變得激動,然後答應。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丁寧面上的神情依舊平靜如水。

「我不需要黑龍木。」

丁寧看著他靜靜的搖了搖頭,拒絕:「我不想被人在身上刺上一劍,而且既然我如此順利的通過了方才那關,接下來就算沒有黑龍木,我也會奪得首名。」

葉幀楠呆了足有數個呼吸的時間,然後他的眼睛瞪大,用不可理喻的目光看著丁寧,道:「你覺得你一定可以奪得首名?你真元修為連四境都未至,你到底知不知道接下來的劍試中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

「在岷山劍會開始之前,誰會認為我會奪得首名,哪怕是任何一關比試的首名?然而我在之前每一關都是首名。」

丁寧看著葉幀楠,緩緩說道:「既然我是有把握的事情,更不可能接受你一條命。」

葉幀楠徹底的僵住,連體內藥力的析出都停滯下來。

「你應該明白,我不會改變主意。」丁寧看著葉幀楠,平靜的接著說道。

「我不能理解你的想法。」

葉幀楠深吸了一口氣,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你也應該明白,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已經註定會死。」

丁寧看著他手中翻滾的黑色葯氣,他微微眯著眼睛,感知著體內那些無形小蠶的躁動,搖了搖頭,「不一定。」

葉幀楠艱難的吞咽了口口水,壓制著心中升起的怒意,寒聲道:「你根本不明白這黑龍木的藥力,我不用真元和體內的氣血將黑龍木的藥力催化,黑龍木的藥力就是劇毒,我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很快就會死去,但我用真元和氣血蘊育,我的真元和氣血依舊不足,最終還是會五內俱損和中毒而亡。」

「你煉製的葯可以你自己服用掉。」丁寧卻是依舊搖了搖頭,看著他說道。

葉幀楠怒極反笑起來:「一個餓極的人可以吃自己的血肉而活么?」

他覺得丁寧的話簡直可笑至極。

「黑龍木我並沒有見過,但是黑血蛟我卻有所了解。既然你說黑龍木的藥力承繼了黑血蛟的真元特性,黑血蛟的真元自然能夠滋養生機。」

丁寧看著他憤怒的面目,接著說道:「蜜蜂也食用自己釀就的蜂蜜,從沒有人說過用自己的真元、氣血藥力煉製的丹藥不能自己服用。」

「最關鍵而言,這裡是岷山劍宗。」

丁寧仰頭看著上方高入雲端的山峰,輕聲道:「岷山劍宗不會讓任何一名選生輕易死去,只要他們有能力救,他們一定會救你,這是劍會的規矩,只要你肯按我說的做,你有很大可能會活下去。」

聽著丁寧如此平靜的聲音,葉幀楠依舊覺得荒謬,然而他卻是也不由得開始思索丁寧的話,甚至覺得丁寧所說的可能或許真的有可能。

「如果你真的想幫我,就按我說的做,不要再堅持自己的想法,讓我開始休息。」

丁寧的聲音再次傳入他的耳廓,「我會讓你看到我獲得首名。」

葉幀楠沉默不語。

「你沒有別的選擇。」

丁寧看著他,閉上了眼睛,「你只有相信我,除非你真的想死的毫無價值。」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