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零三章死之雨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嗤嗤的破空聲中,張儀不需轉頭去看,也知道有十餘頭皇蟲在朝著自己和徐憐花落下,而這些皇蟲之後,還有密集的皇蟲在湧來。 然而此時的張儀卻是已經異常鎮定,眼神裡帶著說出的欣喜意味。 他穩定的...

虔誠便往往代表著專心,無二念。?

專心無二念的出劍,劍意便精純。

一股股極為精純的劍氣從張儀的劍尖上衝出,寧靜卻堅韌的氣息直衝高空。

高空之中頓起濕意。

接著在下一剎那,張儀毫不猶豫的揮劍朝著他身體疾進的前方斬落。

無數鋒銳之意從高空急劇的鎮落。

感知著那精純至極的劍意和此時的鋒銳之意,張儀背上的徐憐花眼中瞬間閃現出一些震驚的神色,他知道張儀曾經是白羊洞最優秀的學生,然而他也未曾料想到張儀在劍術上竟然有如此造詣。

只是張儀給他的震驚並未就此停止。

當張儀近乎虔誠的專心揮劍,體內的真元源源不斷的湧入手中的劍爐長劍時,一股股澎湃的熱氣如巨浪一樣往外拍出,赤紅色劍身越來越亮,以驚人的速度變得通紅,如剛剛從爐中取出。

從通紅的劍身上湧出的劍氣也變得越來越灼熱,嗤嗤嗤的數陣連響,最終劇烈的燃燒了起來。

張儀的眼睛里也出現了濃厚的震驚神色,他感知里那些劍氣在高空劃出的符線燃燒了起來,然後在下一瞬間,他的視線中就真的出現了無數條燃燒的火線。

無數紅到極點的火線在空中蔓延,映得周圍皇蟲身上幽藍色的硬甲都是一片赤紅,然而這些火線卻又極有規律,不斷吸聚著周圍天地聚集過來的濕潤水汽。

看著劍身上射出的和在高空中形成的無數道紅到極點的火線,看著晶瑩的水汽朝著火線聚集,張儀反應了過來。

「原來是這樣。」

他忍不住震撼的輕聲說道。

徐憐花沒有親眼見到過墨園的這種劍式,他的反應比張儀要慢一些。

他不自覺的抬頭。

他看到前方的天空里出現了無數條晶瑩的雨線。

晶瑩雨線的最中心,卻是一條同樣紅到晶瑩的火線。

水與火奇異的交融在一起。

然而這兩種元氣卻天然不能相容,所以這樣的奇景只在他的眼瞳中停留了極短的一瞬間。

在下一瞬間,火與水相接的邊緣,開始劇烈的爆炸開來。

一道道帶著凌厲殺意的雨線墜落在他和張儀前方那些皇蟲的身上,在墜落的同時,這些原本晶瑩的雨線節節的爆炸,變成一團團往外迸發,帶著驚人熱力的白色蒸汽。

……

晶瑩的水線變成一根根白色的蒸汽柱,墜落衝擊在一頭頭皇蟲堅硬的甲殼上,自身都在以驚人的速度崩散,然而卻依舊發出了如重鎚砸擊般的沉悶響聲。

崖上所有修行的的師長都不可能聽得到這樣的聲音,然而這樣的聲音在張儀和徐憐花的耳廓中密集的響起的瞬間,許多人的呼吸也徹底的停頓了下來,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睜大到極點,雙瞳卻是在劇烈的收縮。

張儀前方數十丈的區域里,所有的皇蟲在一個呼吸的時間裡就被白色的蒸汽徹底籠罩,在接下來的一瞬間,這些白色蒸汽更加劇烈的翻騰起來。

不只是那些之前躍起的皇蟲,所有被這些白色蒸汽覆蓋的皇蟲全部不顧一切的往外瘋狂的跳躍出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就算外面都是看不到底的萬丈懸崖,它們也會不顧一切的跳出來。

因為太過急迫,且發力太猛,所以這些皇蟲的身姿都顯得極為古怪,甚至可以用扭曲來形容。

墜落的雨線和白色蒸汽柱並沒有能夠洞穿這些皇蟲身上堅硬的甲殼,這些皇蟲的身上甚至看不到有任何明顯的傷痕,然而這些皇蟲原本如幽藍寶石一般的兩個眼瞳已經變成穢濁的灰黑色,第一眼讓人聯想到腌制久了的松花蛋。

徐憐花的身體也開始劇烈的震顫起來。

無數更為沉悶,就像一輛輛疾馳的馬車相撞般的聲音傳入耳廓,讓他的心臟和頭皮都陣陣發麻。

至少有數十頭凝立著的皇蟲被從白色蒸汽中瘋狂衝出的皇蟲撞倒,而在撞到了同伴之後,這些從蒸汽之中衝出的皇蟲也已經混亂而不明方向,再次用一種近乎扭曲的姿勢發瘋般的往外亂跳亂撞。

徐憐花知道這些皇蟲已經不只是變成了瞎子,而且那些沿著甲殼的縫隙侵入的白色蒸汽所蘊含的熱量,已經給這些皇蟲造成了嚴重的創傷和無法忍受的痛苦。

現在這些皇蟲和被丟進油鍋之後再爬出來的人根本沒有多少的區別。

張儀的身體在還未徹底消散的白色蒸汽團邊緣硬生生的站定。

這些還未徹底消散的白色蒸汽依舊蘊含著驚人的熱量,讓他也不敢輕易接觸。

前方路阻,後方那些皇蟲卻是未受影響。

嗤嗤的破空聲中,張儀不需轉頭去看,也知道有十餘頭皇蟲在朝著自己和徐憐花落下,而這些皇蟲之後,還有密集的皇蟲在湧來。

然而此時的張儀卻是已經異常鎮定,眼神裡帶著說出的欣喜意味。

他穩定的揮劍,往後斬出一劍。

高空里再次出現許多條紅到極點的火線。

這些火線為符線,又組成一道完整的劍意。

死亡之雨再次墜落,化為恐怖的蒸汽白霧。

張儀迅速的往前彎腰,一頭髮瘋的扭曲著身體從白色蒸汽團中衝出的皇蟲從他和徐憐花的頭頂掠過,帶著一股蒸熟的味道。

這個動作讓徐憐花幾乎被他像甩一個背包一樣甩落在地,然而徐憐花的心中卻沒有生出任何的憤怒。

他看到了希望。

趙劍爐這柄劍本身的力量,再配合著張儀的劍勢,讓張儀從一名並不可怕的劍師一躍成為一名可怕的劍師。

不只是對付眼前的這些皇蟲,徐憐花可以肯定,張儀憑藉這柄劍和這道劍勢,將會直接擁有越境而戰,和許多真元修為遠超他的修行者一戰的實力。

……

變成瞎子的皇蟲瘋狂亂撞,將這支原本進退有序如同一支軍隊的皇蟲族群弄得潰不成軍。

張儀左手揮動,拍出一股掌風,拂散前方已經徹底變得稀薄的白霧,然後他再次加速,穿過這片區域。

溫熱的白氣吹拂在身上,化為水意卻十分的舒服。

「你是否能夠確定,你先前氖遣皇薔褪欽庖蝗海是否一直在這周圍活動,想要把你找出來的就是這一群?」

就在此時,張儀卻是轉頭認真的看著徐憐花問道。

「你怎麼會想到問這個?」

徐憐花不能理解,所以他實話實說的問道:「你現在的真元依舊充沛,就算不能全部將這一支異蟲族群全部殺死,你也至少可以將它們全部變成瞎子和半煮熟的螃蟹,這支異蟲族群是否是我之前遭遇的那一支有什麼關係?」

「借著這柄劍,我可以對付得了這批皇蟲。」張儀點了點頭,他依舊不停的往前掠出,同時接著說道:「但是如果我們接連再遭遇一兩支這樣的皇蟲族群,我的真元一耗盡,我們卻還是無法通過這關。」

「既然岷山劍宗做出了這樣的布置,我想這片荊棘海之中絕對有很多支這樣的異蟲族群,或許多到我們每個來參加劍會的選生都會至少遭遇到一兩支。」

「但是這麼多支異蟲族群卻並沒有直接並成驚人數量的一股,這就說明這些異蟲族群之間像草原上的一些狼群一樣,還是有著自然的界限。」

「如果你能確定這支異蟲族群就是一直追著你的這支,我便懷疑這些族群之間為了避免爭端,會自然迴避。或許這支族群捕獲獵物行進的區域中,其餘族群會自覺的迴避。」

「如果真是這樣,我就不想徹底消滅這支異蟲族群,我想留下一部分,讓它們依舊有追蹤我們的能力。這樣讓這樣一支殘掉的族群跟著,對我們沒有太大的威脅,也可以避免我們再接連不斷的遭遇新的異蟲族群。」

張儀有條不紊的一句接著一句解釋,而徐憐花卻越聽越是沉默。

當張儀甚至以為他陷入昏迷,轉頭過來看他之時,他才艱難的抬頭,說道:「你真的很厲害。」

張儀一愣。

徐憐花卻是吸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不只是劍術修為,你的推斷和分析能力,也真的很厲害。」

張儀又愣了一愣,他下意識的想到「小師弟」丁寧,頓時覺得有些羞愧。

「剛剛我以為我們已經絕對安全,已經註定可以通過這關,然而聽完你方才的那句話,我才明白我們現在是真的安全。」徐憐花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轉頭看著狂奔的皇蟲群,道:「這支皇蟲群中有些受傷的便是出自我手,所以的確就是我之前遭遇的那一支。」

張儀有些明白他的意思,頓時更加不好意思的解釋道:「我也只是猜測,未必百分之百準確。」

徐憐花卻是搖了搖頭,道:「不,以你體現出來的能力,我可以肯定即便再有些變數,你也能夠將我帶出去。」

張儀再度愣了愣。

他發現自己現在的確很有信心。

雖然信心的來源大多來於自己手中的這柄劍,就像是虔誠的祈禱真的得到了回應。

但不管如何,他現在真的是很有信心。

「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在此時,徐憐花的聲音卻在他的耳邊又響了起來:「我看你的神情,你似乎之前都不知道這樣的一柄劍配合著你的劍招會產生這樣的效果?」

「我之前也不知道。」張儀誠懇的點了點頭,然後他有些猶豫自己要不要將這柄劍是丁寧讓自己挑選的說給徐憐花聽。

如果說了,他覺得又會很難解釋。

然而徐憐花卻似乎只是要聽到這樣的回答而已。

「我知道了。」徐憐花的心中閃過一絲難言的情緒,「所以你並不是很有把握,也只是想拼一拼,儘力想將我帶出去。」

張儀有些明白徐憐花這兩個問題的意思了,他有些慌張的急忙解釋道:「我當然不是事先就已經極有把握,所以才故意這麼做來博得你的感激和好感。」

徐憐花再次艱難的抬起頭來,看著張儀鄙夷的冷笑了一聲,「我當然明白,像你這樣的人,說謊比做什麼事情都難,我難道看不出,還需要你急著解釋?」

張儀頓時有些訕訕:「不誤會就好。」

徐憐花白了他一眼,疲憊的垂頭靠在他的肩頭,然後輕聲道:「不言謝。」

在長陵,大恩才不言謝。

張儀明白徐憐花的意思,頓時有些惶恐,張開想要說話。

但是徐憐花卻是一聲虛弱的低語:「不要廢話了,好好施你的劍。」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