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零一章君子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3-06 08:40  |  字數:4006字

一秒記住[]路

很幸運,但同時也是一場豪賭的勝果。~~~23wx~

張儀用力的揉著自己的臉,讓自己迅速的清醒過來。

想到已經逝去的薛忘虛,再想到不知是否已經通過這關的丁寧,想到丁寧的處境,他再度悲傷起來。

然而他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越是如此,自己越是要堅強。

因為他明白站在丁寧身旁的人很少。

而他是真正的白羊洞大師兄,無論任何時候,他都必須是丁寧身旁的支柱。

看了一眼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座青殿,張儀繼續開始前行。

他出劍的速度和步伐依舊很快,成片的荊棘叢在他的身前倒下,他感知到四周的曠野里依舊有不少讓他心悸的異動,但是他既然可以在這種地方大膽沉睡,他此時自然不會再去分心想各種可怕的可能。

「他這樣做其實很聰明,是用最笨的辦法來破除陣法的限制,至少不會浪費時間在原地打轉。」

看著醒來繼續前行的張儀,已經回到凈琉璃身側的澹臺觀劍忍不住輕聲的說道。

「只是睡了兩個時辰,就讓許多人對他的看法徹底改觀。」凈琉璃冷淡的轉過頭看了澹臺觀劍一眼,她知道澹臺觀劍也開始欣賞張儀,否則此時他絕對不會多說這樣一句話。

澹臺觀劍此時卻沒有應聲。

他的眉頭輕輕的蹙了起來,目光平靜的落向張儀的前方。

……

張儀連續揮劍的手突然停頓了下來。

他的手頓在身前,手中靜止不動的劍爐長劍上散發的熱氣卻是在呼呼作響,吹得他的髮絲不斷的往後拂動。

他的瞳孔微微的收縮。

他身前的一些荊棘叢上,有一些異樣的鮮紅,他嗅到了一些淡淡的血腥氣。

他可以肯定這是修行者的鮮血,而且剛剛染在這些荊棘叢的荊條上不久,甚至沒有徹底凝固下來。

這個時候他微微的猶豫了一下,然而也就在此時,他的眉心之間有些刺痛,放佛被細針刺了一下。

這是一道危險的劍意。

雖然並非是真正的疼痛,只是他感知里下意識的反應,但他可以確認這是一名修行者心念動間,就將出劍的劍意。

而且能夠給他帶來這樣的感知,這名修行者一定很強大,甚至很有可能比他還要強大。

最為關鍵的是,這名修行者一定距離他極近。

他吸了一口氣,熱氣鼓盪的長劍平穩的收回,橫於胸前,然後他開始仔細的搜尋這名修行者。

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他輕易的就找到了這名修行者的所在。

就順著這些星星點點的,尚未凝固的血跡和一些踩踏的痕迹,他看到就在他前方數丈之外的一側荊棘叢里,頹然的跌坐著一名少年。

少年黑髮散亂,臉色異常蒼白,他身上的袍服原本是黑色為底,領口卻是紅色,此時這件袍服已經千瘡百孔,而所有破孔的地方,卻都抹著黃黑色的污泥。

這名少年已經虛弱到了極點,甚至是依靠著斜插在背後的一柄劍,才能勉強坐住。

當張儀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這名少年勉強的抬頭。

張儀看清了他的面目,一瞬間愕然:「徐憐花?」

徐憐花頹然的看著他,身體微微震顫了起來,眼睛裡出現了很多難言的情緒,他似乎根本不能理解,為什麼張儀到此時還會如此精力充沛的樣子,甚至身上都沒有多少明顯的傷勢。

「怎麼了?」

張儀震驚的用劍撥開一條道路,走上前去,又忍不住問了一句:「發生了什麼?」

只是靠近了一些,他的鼻孔中卻開始嗅到一種惡臭的味道。

他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開始反應過來徐憐花身上糊著的很多黃黑色的污跡並非是淤泥,而應該是某些動物的糞便。

他之所以能夠一眼認出徐憐花,是因為這名徐侯府出身的少年,在才俊冊上排名第六,且若非這次有才俊冊,出現了烈螢泓和顧惜春等突然位列三甲的人物,在幾乎所有長陵年輕人的心目中,徐憐花一定是位列前三的人物。

不只是修為踏入了四境,徐憐花對於許多劍經都有著獨到的理解,張儀實在難以想像,是發生了什麼,才會讓之前在參加劍會的選生中都顯得有些鶴立雞群的清秀少年變成了如此模樣。

看著張儀因為震驚而睜到極大的眼睛,徐憐花心中的情緒更加複雜,他微微的咬著牙,任憑自己的頭顱無力的垂落,然後有些艱難的說道:「如果你現在不想出手對付我,你就可以離開了。」

張儀更加驚愕,「我為什麼要對付你?」

「因為我排名遠在你前面…」徐憐花的聲音此時有些猶豫,但想著都已經處於如此落魄的情形,他的心地又變得冷硬,咬牙冷聲道:「不只是排名,我的修為也遠在你之前,這個時候對付我,至少可以斷絕我通過此關的可能,在接下來的比試里,你至少也可以少去一名強勁的對手。」

張儀怔了怔,旋即微慍道:「落井下石,這豈是君子所為?」

徐憐花艱難的抬頭,看了張儀一眼,沒有回話。

張儀又是一怔。

他看得出徐憐花的眼眸里除了煩悶之外,還有無數的不信任。

張儀的面容微僵,頷首為禮,然後轉頭再看向那座青殿,繼續揮劍斬荊棘離開。

然而他卻馬上聽到了身後一聲異樣的響動。

他轉身,看到連那柄斜插在地的劍都製成不住徐憐花的身體,徐憐花往後摔倒在地。

雖然徐憐花並未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