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九十九章再奪首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者自然勃然大怒,他轉過頭去,就想與出聲的那人好生辯駁幾句,然而在看清出聲的那人是一名身穿藍色袍服的中年馬臉男子時,他卻是呼吸一頓,一句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身穿藍色袍服的中年馬...

一秒記住

烈螢泓的真元修為已過四境中品,他擊殺皇蟲的速度更快,殺死這些皇蟲的畫面看上去更加兇猛震撼,然而在她的眼睛里,和之前的丁寧相比,烈螢泓在這陣中的每一個動作卻顯得太過青澀,依舊不夠效率,浪費許多不必要的氣力和真元。

哪怕此時包圍住他的皇蟲數量減少一半,他都不可能衝殺得出去。

烈螢泓比起沈奕和謝長勝強出太多,且他手中的長劍名為鯨吞劍,也是一口名聞天下的名劍,別有些特殊功用。謝長勝連烈螢泓的一劍都無法接下,然後憑藉著這樣的手段,他卻偏偏令烈螢泓陷落在了此處。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尤其和勝負、生死相關的事情根本不問過程,只看結果。

謝長勝達到了所要的結果,讓她的看法有所改觀,然而在她身後上方的崖上,一些觀戰的修行地師長看著烈螢泓和這些皇蟲戰鬥的畫面,卻是越來越為不安,有些人甚至終於無法忍受,一名身穿紫色星月紋袍的老者首先激憤的發出聲音:「此種異蟲如此實力,簡直每一頭都堪比三境中品的修行者,連才俊冊排名第一的烈螢泓都要重傷敗落在此處的話,這樣的比試也太難,太過沒有意義。」

很多人都認同這名老者的話,然而卻也有人持不同意見。

只在這名老者的聲音剛剛消失之時,重重的冷哼聲便已經響了起來。

「對劍會規則有異議,便可選擇不參加劍會。這些異蟲也只不過是堪比三境中品的修行者,又不是實力堪比五境的修行者,一個照面便可以滅殺這些選生。更何況這又不是必須純粹靠修為過關的比試,先前謝長勝便想出了辦法擺脫了這些異蟲的追蹤,明明只是方式方法的問題,卻歸咎於比試本身沒有意義,這便是真正的不會游泳卻嫌褲衩大的說法。」

這些話無論是話語本身還是語氣都極不客氣,身穿紫色星月紋袍的老者自然勃然大怒,他轉過頭去,就想與出聲的那人好生辯駁幾句,然而在看清出聲的那人是一名身穿藍色袍服的中年馬臉男子時,他卻是呼吸一頓,一句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身穿藍色袍服的中年馬臉男子是幽劍宗的陸青離,關中人士,關中許多出身清苦的優秀年輕人在未成為修行者或者未曾入伍之前,來長陵謀生,很多都得到過謝家的資助,所以出身關中的修行者大多對謝家敬重。

駁斥此時的戰鬥,就相當於駁斥謝長勝恐怕是用生命換回的勝利,這名老者的修為本身和陸青離相差無幾,但陸青離比他年輕,氣血旺盛得多,若是真正爭執動手起來,他的輸面居多,更何況他可能會引來很多出身關中的修行者的憤怒。

這名老者不再言語,然而陸青離卻緩緩眯起了眼睛,冷冷的再吐出一句:「方才丁寧面對這些異蟲的時候,也沒見到有人提出異議,現在再提這些話,恐怕也太晚了些。」

崖上四周驀然陷入一片死寂,身穿紫色星月紋袍的老者並沒有感到更加的氣憤,反而是心中生出一絲冷意。

因為所有人都聽出陸青離這句話並非是針對他,而是對烈螢泓那名背後的指使者公開的表明不滿。

這場間有不少人出身膠東郡,有不少人承受著宮中的恩澤,他們最為在意的便是宮中那名女主人的想法,相對於場間一些同情白羊洞遭遇的修行者而言,這些人的數量和力量自然要大出許多,然而惜命的不敢和不惜命的爭,這卻和數量的多寡無關。

在一片死寂之中,陸青離眼睛卻眯得更緊,將眼光眯成了一條薄薄的劍鋒。

他看著謝長勝投身其中的那間青色的殿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同時在心中無比冰冷的想著,那名指使烈螢泓做這件事的人最好祈禱謝長勝能夠活著,否則一定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他不管這是否出自謝長勝自己的選擇,他只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超過限度。

令薛忘虛在岷山劍會開始時死去,令烈螢泓追殺丁寧身邊的這些好友,在很多人的眼裡,便超過了限度。

營帳的簾門劇烈的震顫起來,往外拂動。

容姓宮女雖然擁有超過許多官員的真實權勢,然而她的身份只是宮中一名宮女,所以在此時她無法拋頭露面,只能停留在休憩的營帳中聽取回報。

聽著黃袍中年男子的回報,她此時的面容上也開始籠上了一層陰雲,身體周圍的空氣被她自然流淌的元氣所壓,不斷往外鼓脹。

她只是一個替人做事的人,爭的不是自己的榮辱和面子,所以在做這些事的時候,她可以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看法,甚至不在意別人對她的侮辱,然而她卻不能容許自己做事失敗。

烈螢泓是她手中最重要的一顆棋子,然而誰會想到,這顆棋子竟然會直接折損在謝長勝這樣一個原本似乎可以完全忽視的關中少年手中?

想到這樣的事情只會讓那些驕傲的少年更為驕傲,起不到任何警示訓誡的作用,她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數分。

……

皇蟲的殘肢身段和碎裂的冰棱灑落遍地,令烈螢泓踏足都十分困難。

只是短短的數十息的時間,他的身上已經多了十數條傷口,其中還有一處是可怕的貫穿傷。

在所有觀戰的人眼中,他的結局已經註定。

然而他卻不想就此放棄。

一聲凄厲的喝聲從他的口中響起,他的雙瞳妖異的閃現出一些綠色的光焰,手中的鯨吞劍劍身上也驟然迸射出成百上千條綠色的劍光。

這些劍光就像一株柳樹的枝條散開,拂動出去。

空氣里響起許多令人牙齒髮酸的爆裂聲音。

這聲音包括了甲殼碎裂的聲音,骨骼碎裂的聲音和血肉炸裂的聲音。

以他為中心的數十頭皇蟲的身體在一瞬間炸裂開來,變成無數不規則的血肉碎塊。

下一刻,他腳下的皮靴也發出了近乎炸裂的聲音,他的整個身體就像一輛失控的馬車,瘋狂的衝出,朝著先前謝長勝墜倒的小溪掠去。

然而也就在此時,烈螢泓身體里爆燃起來的鮮血卻是急劇的冰冷下來。

他妖異的綠瞳被一片黑幕遮祝

一條渾身和他一樣鮮血淋漓,顯得頑強至極的身影,帶著這道如黑幕般吸收一切光亮的劍光橫在他的身前。

砰的一聲巨響。

他手中的鯨吞劍被獨特的纏縛之力卷吸過去,和黑幕中的長劍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隨著他身體里的真元下意識的噴涌,一股氣浪在兩劍之間炸開,他的身體被迫得硬生生後退三步,而那道強行沖至他身前的身影,卻是被他這一劍直接震飛出去。

這一瞬的阻擋已經足夠斷絕烈螢泓最後的希望。

在黑色在他前方空中消散時,他的身體周圍已經再度響起了數十道凄厲的破空聲。

他身外的天空如畫布一樣,被數十頭高速衝來,躍起的皇蟲割裂。

崖上許多觀戰的各修行地師長看著那道被震飛墜落在荊棘叢中的身影,情緒再次波動不已。

「薛忘虛收得好徒弟。」

有人忍不住發出了輕聲而感慨的嘆息。

此時倒飛墜落在荊棘叢中,身上再次被割刺出無數傷口的身影自然就是沈奕。

這一劍已經耗去了他所有的力量,此時他連再度站起都已經做不到。

在崖上這些修行地師長的視線里,張儀、丁寧、沈奕這三名可算是白羊洞薛忘虛真傳弟子的選生,此時有人倒下,此時有人還在艱難求存,此時已有人過關,平靜走向這關的出口,然而不管是此時倒下的身影,還是在繼續前行的身影,都足夠令他們之中大多數人尊敬和感慨,甚至嫉妒。

……

……

深紅的荊棘海中一片安靜,因為籠罩此間的獨特法陣的元氣割裂,每百餘丈區域的空氣和光線就都被奇異的扭曲,造成的結果不只是聲音和一些氣流被導向特定的方位,而且元氣的交融和撞擊還產生奇妙的光線,使得這個山腹深處的廣袤平原上空就像始終有一個看不見的太陽在灑落著溫暖和煦的陽光。

只是對時間的流逝把握得極為精準的丁寧知道此時外面的山間已經是深夜。

或許正是因為外面的山間已經是深夜的關係,所以當他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青曜吟所指的青色殿宇之前時,啟開的殿門中刮出的風流明顯帶著些微的寒意,吹得渾身都是汗水的他陣陣發冷。

殿門口出現了一名男子。

這名男子也穿著代表岷山劍宗修行者身份的青玉色袍服,只是手中卻持著一卷竹簡,面容也極為溫和秀氣,身上沒有明顯的佩劍,也沒有鋒銳的劍意,給人的感覺並不像是強大的劍師,而像是一名持書待教的私塾先生。

他也感慨的看著走到殿口的丁寧,頷首為禮,祝賀丁寧通過此關,但卻又忍不住輕聲說道:「你這樣又是何苦?」

丁寧認識這名男子,他知道這名男子是和張儀一樣的君子,同時他也明白這名男子的好意。

但是此時聽著這名男子的聲音,他卻是莫名的想到了自己和長孫淺雪的一次對話,想到了長孫淺雪當時的回答。

「因為我覺得不公平。」

丁寧微抬起頭,看著這名男子,平靜的回答:「所以我要這樣做。」

這名男子嘆了口氣,然而卻不再說什麼,讓開了一邊,讓丁寧通過這殿的殿門。

除了凈琉璃,沒有其餘人知道,這名殿口的男子其實也是一道關卡。

這名男子考校的是品格和性情。

所以當丁寧踏入這座青殿之時,其實相當於又連續在兩場比試中,以首名通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