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三章破環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2-21 13:04  |  字數:3536字

看著現身在蟲陣外的青曜吟,澹臺觀劍的眼眸深處瞬間充滿無數複雜的情緒。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

他知道青曜吟這十幾年來一直居於這片密地里,然而這片位於摩天峰地底平原的密地極大,即便是他也並不清楚青曜吟具體居於何處,他也已經有十餘年未曾見過青曜吟。

修行者擁有比尋常人更長的壽元,然而十餘年的時間,對於修行者而言也已經是很漫長的一段時間。

凈琉璃和澹臺觀劍不同,這樣的劍會出自她之手,在此之前她自然早已見過這名隱居在這片密地里的師叔,只是她此刻眼眸中的情緒也同樣複雜。

因為她十分清楚,青曜吟按理絕對不會在這場劍會中露面。

當青曜吟現身,她和澹臺觀劍上方高處的崖上許多人探出了身影。

那些大多數前來觀看劍會的各修行地師長,還有朝中的一些貴人,岷山劍宗自然會讓他們看到這場劍會的全部過程,只是看到未必等於看清楚所有細節,所以他們所在的位置自然不能和凈琉璃和澹臺觀劍相比。

在他們置身的地方往下看去,無論是青曜吟還是丁寧,還是其餘的考生,都像是螞蟻般細小。

若不是有時丁寧手中的末花殘劍因為真元的灌注而猛然發亮,上方的這些人甚至很難看清他的用劍,那一隻只皇蟲在丁寧身邊不斷墜倒的畫面便顯得更為詭異。

……

丁寧的用劍在凈琉璃和澹臺觀劍眼中有種由生澀到越來越流暢之感,然而唯有丁寧自己才清楚,這種過程只是他刻意偽裝出來。

這種戰陣中的衝殺,他擁有凈琉璃和澹臺觀劍這樣的修行者都難以想像的經驗,只是不管有何等的經驗,這種戰陣中一刻都不得喘息的衝殺,對於體力和精神的消耗是極為巨大的。

他的呼吸越來越灼熱,胸肺之間熱得似乎要燃燒起來,偏偏湧入胸腔的空氣都帶著極為粘稠的血腥味道,讓人的呼吸變得更為艱難。

然而丁寧的面容卻依舊極為平靜,他可以確定出現的人是青曜吟…哪怕青曜吟只是旁觀,在體力徹底耗盡之前,他絕對會將剩餘的這些皇蟲全部殺死。

所以他的出劍依舊冷靜而完美,以極高的速率收割著周圍湧上來的皇蟲的生命。

青曜吟的面容被糾結的鬚髮徹底遮掩,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丁寧的每一劍刺出,他的目光都劇烈的閃動一下。

在他的眼睛裡,丁寧手中的劍似乎和丁寧的身體徹底分割了開來。

在他的感覺里,似乎丁寧的喘息如何的艱難,丁寧的身體如何的疲憊,都和丁寧手中的這柄劍無關。

他的眼神變得越來越不解,憤怒和惘然。

皇蟲的屍體堆積得越來越多。

就連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他都看到面前的溪水變得青黃渾濁不堪。

看著眼前變得越來越稀疏的皇蟲,他越來越難以忍受。

就放佛在呼應他的難以忍受一樣,丁寧手中的末花殘劍發出了當的一聲震響。

從空中掠下的一隻皇蟲在落地之時並沒有落穩,身體劇烈的晃動著,以至於丁寧的這一劍並沒有直接切入它下頜處的薄弱處,反而切在了堅硬的甲殼上。

然而藉助這一震之力,丁寧手中的這柄末花殘劍反而順著裂紋分開了數股,隨著真元的平穩灌注,幾股劍絲分別刺入了這隻皇蟲和前方另外兩頭皇蟲的體內。

這三頭皇蟲重創卻並未死去,吃痛往後猛烈的跳躍出去,頃刻間砰砰連響,又是數頭皇蟲被撞得橫飛倒地。

「夠了!」

青曜吟終於徹底無法忍受,發出了一聲厲聲大喝。

然而戰鬥還在繼續。

這些皇蟲根本聽不懂他的話語,而皇蟲陣中的丁寧自然不可能停手,讓自己身上平添許多窟窿。

青曜吟眼瞳中的憤怒似乎要燃燒起來。

他也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手中出現了一枝鮮紅色的短笛。

隨著他手指間真元的注入,這支鮮紅色短笛周圍的空氣里出現了許多肉眼可見的波紋,似乎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然而在下一刻,所有的皇蟲和玄霜蟲驟然被凍結般僵住,緊接著身體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然後所有還活著的皇蟲開始如潮水般退卻。

它們的身形很高大,來時頭部和背部高聳在荊棘叢外,然而此刻退卻時卻是身體畏懼的伏地,根本看不出有幽藍色的光澤顯露在外,只看到深紅色的荊棘叢中形成了無數條波浪,往遠處散開。

所有的玄霜蟲卻並未動作。

當所有皇蟲退卻之時,一股恐怖的劍意已經到了它們的上方。

就像是一柄無形的大劍從上方狠狠的拍擊了下來。

地面猛烈的震顫了一下,它們身體里發出無數細微的破裂聲,一團團破碎的血肉,從它們的口中湧出。

除了丁寧手中提著的玄霜蟲之外,所有剩餘的玄霜蟲全部死去。

高處的崖上,那些細小如蟻的觀劍會的修行者中,有許多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

青曜吟在岷山劍宗中並不屬於用劍的強者,然而即便如此,這一劍之威也已是世所罕見。

「需要阻止他么?」

看著青曜吟的出手,澹臺觀劍轉頭看著凈琉璃凝重的問道。

凈琉璃沒有任何猶豫的搖了搖頭,道:「不需要。」

丁寧劇烈喘息著走出皇蟲的屍堆,隨著他腳步的落下,濺起一片片粘稠的青黃色鮮血。

「怎會如此?」

看著登牆般跨上屍堆走出的丁寧的身影,青曜吟沒有任何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