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九十三章破環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結的鬚髮徹底遮掩,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丁寧的每一劍刺出,他的目光都劇烈的閃動一下。 在他的眼睛里,丁寧手中的劍似乎和丁寧的身體徹底分割了開來。 在他的感覺里,似乎丁寧的喘息如何的艱難...

看著現身在蟲陣外的青曜吟,澹臺觀劍的眼眸深處瞬間充滿無數複雜的情緒。。**

他知道青曜吟這十幾年來一直居於這片密地里,然而這片位於摩天峰地底平原的密地極大,即便是他也並不清楚青曜吟具體居於何處,他也已經有十餘年未曾見過青曜吟。

修行者擁有比尋常人更長的壽元,然而十餘年的時間,對於修行者而言也已經是很漫長的一段時間。

凈琉璃和澹臺觀劍不同,這樣的劍會出自她之手,在此之前她自然早已見過這名隱居在這片密地里的師叔,只是她此刻眼眸中的情緒也同樣複雜。

因為她十分清楚,青曜吟按理絕對不會在這場劍會中露面。

當青曜吟現身,她和澹臺觀劍上方高處的崖上許多人探出了身影。

那些大多數前來觀看劍會的各修行地師長,還有朝中的一些貴人,岷山劍宗自然會讓他們看到這場劍會的全部過程,只是看到未必等於看清楚所有細節,所以他們所在的位置自然不能和凈琉璃和澹臺觀劍相比。

在他們置身的地方往下看去,無論是青曜吟還是丁寧,還是其餘的考生,都像是螞蟻般細校

若不是有時丁寧手中的末花殘劍因為真元的灌注而猛然發亮,上方的這些人甚至很難看清他的用劍,那一隻只皇蟲在丁寧身邊不斷墜倒的畫面便顯得更為詭異。

……

丁寧的用劍在凈琉璃和澹臺觀劍眼中有種由生澀到越來越流暢之感,然而唯有丁寧自己才清楚,這種過程只是他刻意偽裝出來。

這種戰陣中的衝殺,他擁有凈琉璃和澹臺觀劍這樣的修行者都難以想象的經驗,只是不管有何等的經驗,這種戰陣中一刻都不得喘息的衝殺,對於體力和精神的消耗是極為巨大的。

他的呼吸越來越灼熱,胸肺之間熱得似乎要燃燒起來,偏偏湧入胸腔的空氣都帶著極為粘稠的血腥味道,讓人的呼吸變得更為艱難。

然而丁寧的面容卻依舊極為平靜,他可以確定出現的人是青曜吟…哪怕青曜吟只是旁觀,在體力徹底耗盡之前,他絕對會將剩餘的這些皇蟲全部殺死。

所以他的出劍依舊冷靜而完美,以極高的速率收割著周圍湧上來的皇蟲的生命。

青曜吟的面容被糾結的鬚髮徹底遮掩,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丁寧的每一劍刺出,他的目光都劇烈的閃動一下。

在他的眼睛里,丁寧手中的劍似乎和丁寧的身體徹底分割了開來。

在他的感覺里,似乎丁寧的喘息如何的艱難,丁寧的身體如何的疲憊,都和丁寧手中的這柄劍無關。

他的眼神變得越來越不解,憤怒和惘然。

皇蟲的屍體堆積得越來越多。

就連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他都看到面前的溪水變得青黃渾濁不堪。

看著眼前變得越來越稀疏的皇蟲,他越來越難以忍受。

就放佛在呼應他的難以忍受一樣,丁寧手中的末花殘劍發出了當的一聲震響。

從空中掠下的一隻皇蟲在落地之時並沒有落穩,身體劇烈的晃動著,以至於丁寧的這一劍並沒有直接切入它下頜處的薄弱處,反而切在了堅硬的甲殼上。

然而藉助這一震之力,丁寧手中的這柄末花殘劍反而順著裂紋分開了數股,隨著真元的平穩灌注,幾股劍絲分別刺入了這隻皇蟲和前方另外兩頭皇蟲的體內。

這三頭皇蟲重創卻並未死去,吃痛往後猛烈的跳躍出去,頃刻間砰砰連響,又是數頭皇蟲被撞得橫飛倒地。

「夠了1

青曜吟終於徹底無法忍受,發出了一聲厲聲大喝。

然而戰鬥還在繼續。

這些皇蟲根本聽不懂他的話語,而皇蟲陣中的丁寧自然不可能停手,讓自己身上平添許多窟窿。

青曜吟眼瞳中的憤怒似乎要燃燒起來。

他也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手中出現了一枝鮮紅色的短笛。

隨著他手指間真元的注入,這支鮮紅色短笛周圍的空氣里出現了許多肉眼可見的波紋,似乎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然而在下一刻,所有的皇蟲和玄霜蟲驟然被凍結般僵住,緊接著身體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然後所有還活著的皇蟲開始如潮水般退卻。

它們的身形很高大,來時頭部和背部高聳在荊棘叢外,然而此刻退卻時卻是身體畏懼的伏地,根本看不出有幽藍色的光澤顯露在外,只看到深紅色的荊棘叢中形成了無數條波浪,往遠處散開。

所有的玄霜蟲卻並未動作。

當所有皇蟲退卻之時,一股恐怖的劍意已經到了它們的上方。

就像是一柄無形的大劍從上方狠狠的拍擊了下來。

地面猛烈的震顫了一下,它們身體里發出無數細微的破裂聲,一團團破碎的血肉,從它們的口中湧出。

除了丁寧手中提著的玄霜蟲之外,所有剩餘的玄霜蟲全部死去。

高處的崖上,那些細小如蟻的觀劍會的修行者中,有許多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

青曜吟在岷山劍宗中並不屬於用劍的強者,然而即便如此,這一劍之威也已是世所罕見。

「需要阻止他么?」

看著青曜吟的出手,澹臺觀劍轉頭看著凈琉璃凝重的問道。

凈琉璃沒有任何猶砸⊥罰道:「不需要。」

丁寧劇烈喘息著走出皇蟲的屍堆,隨著他腳步的落下,濺起一片片粘稠的青黃色鮮血。

「怎會如此?」

看著登牆般跨上屍堆走出的丁寧的身影,青曜吟沒有任何的自我介紹,只是憤怒的喝出了這一句,在聲音未落之時,他的身影也已經出現在了丁寧的身前不遠處。

丁寧一時並沒有回答青曜吟的話,只是一邊劇烈的喘息著,一邊揖手為禮。

「七境之下任何品階的修行者,哪怕是面對最低階的修行者和劍師組成的軍隊,都有敵不過數百的道理。這是記錄在許多修行典籍里的,就算你的師長沒有教過你,你也肯定會在修行典籍裡面看到,你難道連這基本的道理都不知道么?」青曜吟憤怒的看著丁寧,毫無停歇的說道:「我這些皇蟲的數量數倍於數百,你為什麼從一開始就不逃,反而想著要和這些皇蟲戰鬥?難道你眼瞎了不成?即便是眼瞎了,你也可以輕易的感知出這些皇蟲身周激蕩的元氣1

很多人都未必理解青曜吟此時的憤怒。

尤其像青曜吟這樣強大的傳奇人物在憤怒時身上自然會流淌出許多種恐怖的氣息,給一般修行者難以想象的壓力。

然而丁寧卻只是看著他,平靜的回答道:「這些異蟲雖然像軍隊,但畢竟不是軍隊。」

「什麼叫像軍隊但畢竟不是軍隊。」

青曜吟厲聲道:「即便是虎狼騎,也不可能人人都是修行者。」

丁寧喘勻了呼吸,搖了搖頭,道:「和單獨的戰力無關,軍隊有種東西叫犧牲。」

青曜吟微微一滯。

丁寧接著說了下去,「這些異蟲看來是出自您的手,平心而論,它們在戰鬥方式上已經無限接近於騎軍和修行者的軍隊,然而它們畢竟只會正常手段的攻擊,而不會主動的犧牲,但軍隊不一樣,為了對某個強大的修行者造成致命的殺傷,可能軍隊會決然的發動某種軍械,根本不顧圍繞著那名修行者的上百名軍人的生命,而那些圍繞著修行者的軍人,也會做出決然的犧牲。」

這些道理青曜吟自然不可能不懂。

除了丁寧的舉例之外,他自己都甚至可以列舉出無數為了圍殺修行者而付出的犧牲。

這些道理,他只是在一時的激怒之下沒有想明白。

他的怒火消隱了些。

然後他直視著丁寧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即便你感覺這些皇蟲和真正的軍隊有區別,有信心可以拼殺死所有這些皇蟲…但關鍵在於,你一開始為什麼會做這樣的選擇,你為什麼要選擇不殺玄霜蟲而想要拼殺死所有這些皇蟲?」

「因為這是一個奇異的鎖鏈。」

丁寧微微抬起了頭,也直視著他的眼睛,緩慢而清晰的說道:「進入這片荊棘海之前,耿刃前輩便和我們說明,這是一場會讓我們重傷和極度疲憊的比試,而玄霜蟲的力量不足以對許多選生造成威脅,恐怕並不能讓很多選生負傷。」

「玄霜蟲原本便是在我們面前完成異變的變化之物,所以我便肯定,即便我乘著玄霜蟲變化時逃離,或者留下來殺死所有的玄霜蟲,肯定也會激發接下來的一環。」

「這些玄霜蟲可能會成為這些皇蟲的食物,而這些皇蟲又會發生異變或者成為接下來演變過程中的某一環節,最終我要面對的東西肯定足以令我極度的疲憊,甚至令我受嚴重的傷勢,甚至可能讓我退出這場比試。」

「所以對於我而言,要想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就只能設法破掉其中的一環,唯有徹底破掉其中的一環,讓一連串的鎖鏈無法順利的打開,我才有可能用最小的代價完成這場比試。」

在丁寧緩慢而清晰的述說之中,青曜吟越來越震驚,越來越沉默。

「你的做法是對的。」

在足足沉默了數十息的時間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丁寧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