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八十九章他到底要做什麼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上兩側的溪岸,開始蛻皮,四肢開始枯萎,似乎要轉化成另外一種形態,然而兩岸的荊棘叢里鑽出許多紅色沙蟲,開始吞噬這些銀色小獸,身體里開始化生冰寒的元氣力量。 這是非自然的轉變,難以想象的畫面,但是...

一團團血浪不斷在清澈的溪水中泛開,迅速的將溪流染成刺目的鮮紅,後方的黑色碩鼠並未感到恐懼,繼續往前,然後接著被劍絲刺穿。路

一根根劍絲上盛開著潔白的細花,在血水中蕩漾,如地獄里盛開的花朵。

血水漸漸蔓延到丁寧的身周,然而他的面容卻依舊平靜到極點,他只是極其穩定的輸出真元,讓劍絲密佈於身前溪流中每一寸空間。

這些黑色碩鼠都是異類,動作比絕大多數三境之下的修行者都要快,但是它們卻沒有任何一隻能夠穿過這些密集的劍絲,隨著它們接連被劍絲洞穿,鮮紅色的溪水之中好像多出了無數串黑色的冰糖葫蘆。

「果然如此。」

凈琉璃身後的青袍男子此時的面容已經變得極為嚴肅,他有些感慨的輕聲說道:「末花劍的延展性果然天下第一。」

「不只是延展性天下第一,連承受真元的能力都是天下第一。」

微微頓了頓之後,他又像糾正自己說法一樣,搖了搖頭,說道:「似乎真元再強,這柄劍的劍胎都能承受得篆真元越強,這些劍絲就可以伸展得越長,威力越為驚人。」

「我曾聽人說過,師叔你曾經很想挑戰當時巴山劍場的一些強者,包括這柄末花劍的主人…此刻觀劍,你覺得你勝得了這末花劍的主人么?」凈琉璃轉過頭來,看著這名獨自感慨的青袍男子,用一種誠懇請教的語氣,認真問道。

「那只是年少無知時的妄語而已。」青袍男子自嘲般的笑笑,認真道:「即便是現在的我,面對當年的此劍主人,依舊沒有戰勝的可能,因為我的劍殘便不堪戰,而這劍殘卻依舊能再戰。」

凈琉璃眉頭微挑,卻是替這名青袍男子有些不服氣道:「再強還不是被人折了劍?」

「劍雖折,但劍身本可隨真元灌輸而延展,折和不折本無區別,且劍身被強大真元震出無數細小裂縫…劍裂成絲,在對敵上反而是有了更多的可能,從某種意義上而言,這柄劍反而賦予了新生。」青袍男子看著凝立在血色溪水中的丁寧,不由得輕聲讚歎道:「或者說,這酒鋪少年賦予了這柄劍新生。」

凈琉璃是真正的天才,天下難有能夠與其比肩者,很多長陵所謂的天才,在她的眼睛里卻是蠢笨不堪,所以她自然非常驕傲,連昔日巴山劍場的許多人,甚至是這末花劍的主人她都並不服氣,然而此刻她聽著青袍男子的這句話,卻沒有表示任何異議,只是沉默不語。

盛開著白色細花的細絲收割這些黑色碩鼠生命的速度甚至比燃燒的金色雲霞還要快,然而這種冷酷無聲的收割,卻並不像火焰的熱度和光亮讓這些異鼠直覺恐懼,後繼的黑色碩鼠還在前赴後繼的朝著丁寧身前湧來,似乎除非它們全部被劍絲殺死,這樣的黑色潮水才會停止。

然而丁寧並不想無休止的消耗寶貴的真元。

他手中原本平緩湧出的真元突然中斷了一瞬。

隨著他真元輸出的中斷,遊盪前刺的劍絲開始收縮,併攏。

無數散開的劍絲重新聚攏,變成一柄劍。

被這些劍絲串在一起的鼠屍被劍絲切割的同時互相擠壓,幾乎在一剎那的時間,爆開成無數殘破的不規則碎塊。

丁寧前方原本已經被血水涌的有些粘稠的溪流,就像變成了一個煮沸的粥鍋。

後方所有的黑色碩鼠驟然發現自己的行動變慢了,變慢的原因在於它們好像鑽進了一個粘稠至極的粥鍋里,然後在下一瞬間,它們看到漂浮在眼前,擠壓在它們身上的,都是同類的血肉碎塊。

它們終於感覺到本能的恐懼。

它們開始瘋狂的後退,形成倒退的黑潮。

丁寧平靜的抬頭,望向黑潮的後方。

和謝長勝所遭遇的過程一樣,黑潮的後方出現了一片銀潮,然後激起一片紊亂的血浪。

無數銀色蜥蜴狀的小獸以驚人的速度掠食這些異鼠,然後其中很大一部分爬上兩側的溪岸,開始蛻皮,四肢開始枯萎,似乎要轉化成另外一種形態,然而兩岸的荊棘叢里鑽出許多紅色沙蟲,開始吞噬這些銀色小獸,身體里開始化生冰寒的元氣力量。

這是非自然的轉變,難以想象的畫面,但是在這樣的過程中,丁寧卻始終沒有什麼動作,只是平靜的看著。

他甚至沒有走上溪岸一步,任憑污穢腥臭到了極點的溪水沖刷在身上,直到溪水重新變得清澈,再將他沖洗乾淨。

「他為什麼還不走?」

凈琉璃身後的青袍男子再次不解的皺起了眉頭。

此時的謝長勝早已乘著紅色沙蟲異變的時候逃離,若是換了他自己,要麼和謝長勝一樣抓緊時間離開,要麼乘著這些紅色沙蟲異變還未完成時大開殺戒,儘可能擊殺這些紅色沙蟲。因為若是說這些黑色異鼠相當於世間普通武者的話,那這些異變完成之後的紅色沙蟲便已相當於世間的修行者,兩者已經有本質的差別。

在他看來,即便丁寧有信心能夠殺死所有這些完成異變之後的玄霜蟲,丁寧也必定付出慘重的代價。

凈琉璃搖了搖頭,她也不明白丁寧此刻在做什麼。

這是在岷山劍宗,尤其她便是謝長勝口中那名變態的布局者,這些都是她布置的環節,然而丁寧卻一次次讓她想不明白,她在看著別的參加劍會的年輕才俊之時,心中都是用蠢笨和尚且可造來評定,她都是站在考官的位置,用挑選的目光來看這些人,然而丁寧給她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

他就像一個謎團,甚至在很多方面,凈琉璃都甚至覺得自己並不如丁寧。

雖然丁寧的修為在她看來依舊低微,然而卻已經給她帶來了一種難言的壓力。

在此之前,這種壓力只有靈虛劍門的安抱石才能給予。

「不管他要做什麼…以他的表現,已經足有擁有進入我岷山劍宗修行的資格。」凈琉璃沉默了片刻,說道。

青袍男子微微頷首,表示贊同。

凈琉璃緩緩抬頭,冷肅道:「但是他依舊必須遵循劍會的規則,必須能在劍會中勝出。」

青袍男子看著她的側臉微微一笑。

規矩就是規矩,尤其這是面對整個大秦王朝的劍會,自然不可能單對某個人開方便之門,但凈琉璃的這句話,卻是再次表達了她的期許,她希望丁寧能夠勝出。

而作為負責在她修行途中給她一些指導的師長,他自然也希望丁寧這樣能帶給她一些真正壓力的人進入岷山劍宗修行。

……

所有的銀色小獸都飽食進入了沉睡蛻皮的狀態,溪岸兩側一片銀色,然後在紅色沙蟲的吞食下慢慢變得稀少。

這些紅色沙蟲體內的玄霜氣息越來越濃烈,一開始只是嘴角邊有玄霜氣息噴吐出來,形成掛在嘴邊的冰砂,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寒氣形成的冰砂卻漸漸覆蓋了全身。

原本外觀普通的紅色沙蟲就像披上了一層玄冰鎧甲,且因為這些冰砂形狀並不規則,凹凸嶙峋,這些紅色沙蟲的外觀就陡然變得猙獰兇惡起來。

當身前的銀色小獸越來越稀少,這些渾身披滿了冰砂的長蟲終於開始注意到溪水中平靜等待著的丁寧的存在。

一條距離丁寧很近的長蟲有些猶豫的張開了口。

一團凍氣在它的口中凝聚。

它張口的動作不快,然而這團凍氣的凝聚卻是如修行者的出劍一樣快。

嗤的一聲裂響。

這道凍氣變成了一根一尺來長的冰棱,化成一道寒光,直射丁寧的胸口。

丁寧注視著這道寒光,揮劍。

嚓一聲裂響,冰棱在他盛開著潔白細花的劍上碎裂,許多冰屑墜落在他前方的溪水之中。

劍身微顫,丁寧的眉頭微蹙。

這一擊的力量還要略微的超出他的預計。

但是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在擋住這道冰棱的一擊之後,一股新生的真元沁入他手中的末花殘劍,然後末花殘劍穩定的往前斬出。

空氣里出現了凜冽的殺意。

一道白色的劍符生成,然後化成一片白色的劍氣,朝著他劍身前方的岸邊席捲而至。

十餘條長蟲籠罩在這片劍氣中,身上冰砂形成的冰鎧驟然裂開,然後血肉被切開,變成數十段散開的肉段。

「還是要殺?」

凈琉璃身後的青袍男子難以理解的發出了一聲輕咦,這個時候丁寧一個細微的動作引起了他的注意。

丁寧先仔細的看了一眼所有這些玄霜蟲的反應,然後抬頭,看了遠處一個方位一眼。

遠處的那片地方,深紅色的荊棘里,似乎又出現了異樣的動靜。

「他故意等著這些玄霜蟲變化完成之後再殺,是想看看會不會又引來什麼東西?」

青袍男子的眉頭深深的鎖了起來,忍不住說道:「只是對付這些玄霜蟲已然不易,接下來出現的東西比玄霜蟲更為厲害的話,他這麼做豈非將自己陷於更為不利的境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