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八十五章到底是誰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石門上,都覆蓋著厚厚的青苔。 當丁寧踏上第一級石階之時,兩人多高的青色石門便徐徐的自然開啟。 一蓬水霧湧出,潤濕了丁寧的臉龐。 內里無數雜亂的聲音陡然變得清晰,就像是裡面有一條...

一秒記住

岷山劍宗的人很實在,不會故弄玄虛,所以不需要耿刃言明,所有人都知道最終比試前的一關便應該在這座青色的殿宇里。

「這裡面到底有什麼?」

謝長勝看著這座青色殿宇,越來越覺得肚子上的肌膚寒冷,好像真的被劍鋒刺入一般,他咬了咬牙,轉頭看著耿刃問道。

耿刃搖了搖頭,正色道:「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我不能提前說明,但我方才已經對你們說過,你們進去之後應該會很疲憊,會受傷,或許會被刺上很多劍,所以你們有選擇放棄的權利。」

謝長勝暴怒:「放個屁!好不容易到了此處,你讓我們放棄?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銀兩才得了這劍會的名額?」

張儀無奈的看著謝長勝,輕聲道:「先生也是一番好意。」

耿刃卻是毫不生氣的微微一笑,道:「無妨,花銀兩買到的名額,能到此處吃一碗我做的飯菜,的確不容易。」

謝長勝怒道:「何止一碗,我吃了四碗1

耿刃看了一眼他鼓起的肚子,搖了搖頭,道:「那你可要小心些,不然被刺穿了,可是飯菜流一地,今後恐怕你很難有食慾。」

謝長勝的胸膛劇烈起伏著,「身為一名前輩,故意恐嚇,不無聊么?」

「這是一名長者的誠懇建議。」耿刃認真的看著他,緩聲道:「有些修行者真的有會好不容易飽餐一頓之後,結果腹部被刺穿的經歷…那種場面,即便真不怕死,也真的會影響食慾,甚至過了十餘年,在吃東西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想到那樣的場面,尤其是你吃的東西原本不怎麼好看,結果又從你腹中流淌出來之後。」

謝長勝驟然僵祝

耿刃的這句話語氣依舊平淡,但是他卻聽出了內里深層次的意味。

沒有親眼見過那副畫面的人,絕對不會用這樣平靜和真誠的語氣敘述。

無論是誰,在原本極度困苦的情況下被刺穿腹部,然後依舊能撐著殺敵,最終活下來,都很了不起。

渾身冷僵了數息的時間過後,謝長勝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耿刃微微躬身,沉聲道:「我佩服你。」

耿刃看了他一眼,似乎覺得他這麼說才是真正的無聊。

「先生。」

張儀猶豫了一下,說道。他看著耿刃的眼神也更為尊敬。

耿刃看著他,「嗯?」

張儀點了點那青色殿宇,問道:「我們什麼時候進入那座殿宇?進出那座殿宇,有沒有什麼要求?」

「其實我都不知道那座殿宇裡面到底有什麼布置。」

耿刃溫和的看著張儀,緩慢而清晰的說道:「我只負責讓你們一個接一個的進去,但我可以保證那裡面的布置應該對你們每個人而言絕對的公平。至於進入的時間,就在吃過我的飯菜后一炷香的時間,所以你們已經只有少許的準備時間。」

「如果真按先生所言,若是我們進去之後都受了嚴重的傷勢,而我們還要等後面來人再進行接下來的比試,會不會不公平?」張儀又猶豫了一下,然後問道。

「或許是受傷流血的時間更多,或許你們會多贏得一些處理傷勢的時間。」耿刃平和的說道:「具體如何,歸根結底還是看個人的能力。」

話已經說得足夠清楚,張儀甚至隱隱覺得,如果不是耿刃對丁寧足夠欣賞,他絕對不會講得這麼細緻。

「進和退的選擇雖然很難,但什麼時候進,什麼時候要退,真的需要好好考慮和把握。」然而耿刃卻是還看著丁寧說了這一句。

丁寧看著他,平靜說道:「我選擇進。」

耿刃便不再多言,安靜的看著丁寧等人來時的道路。

山谷靜謐,有腳步聲的迴音隱隱傳來,片刻之後,一條白色的身影出現在棚屋內眾人的視線之中。

接下來完成選劍,跟上丁寧等人的,又是葉浩然。

丁寧平靜的注視著緩步而來的葉浩然,葉浩然手中提著的依舊是他那柄寒螭劍,身上看不到其它的佩劍,他花在劍谷里的時間也並不長,即便是挑選了什麼劍,也一定是很細小的短劍。

耿刃便在此時微微抬頭,對著丁寧眾人擺了擺手,道:「去吧.」

進殿時間已至,丁寧站了起來,只是和之前不同,在動步之前,他卻是看著所有人,認真道:「保重。」

「師弟,耿先生都說了要知進退,若是實在不行,一定不要強求。」張儀驟然緊張起來,他又猶豫了一下,說道:「一定要活著出殿。」

「任何優秀修行者都是聖上的寶貴財產,只是這樣的通過環節,並非是最後一對一的較量,哪怕受傷難免,岷山劍宗應該也不會讓我們輕易死去。」

丁寧搖了搖頭,道:「我只是讓你們要記得你們已經中了七葉散,要記住只用七分力,還有你們即便不想放棄,也要注意自己的傷勢,不要讓傷勢有可能影響到今後的修行。」

張儀很想說你也是一樣,然而看著丁寧髮根處的點點白意,看著丁寧肌膚下甚至隱隱透出的霞光般的光彩,他這句話卻是怎麼都說不出口。

丁寧轉過身去,朝著青色大殿行去。

他此時其實真正想說的是,你們真的不需要勉強,因為我真的不是很需要你們的幫忙,然而他十分清楚,有些時候朋友不會想自己的幫助有沒有意義,而是會想儘可能的出自己的一份力。就如元武皇帝登基前那三年的腥風血雨里,有些人明知道自己做的並沒有太大意義,但還是會去做。

這種時刻,最好的便是接受,而不是拒絕。

沒有走多長的時間,丁寧等人便來到了青色大殿的面前。

十數級石階通向緊閉著的青色石門,石階和石門上,都覆蓋著厚厚的青苔。

當丁寧踏上第一級石階之時,兩人多高的青色石門便徐徐的自然開啟。

一蓬水霧湧出,潤濕了丁寧的臉龐。

內里無數雜亂的聲音陡然變得清晰,就像是裡面有一條瀑布,撞擊著無數高低不同的山石和植物,發出各種水聲。

一片漆黑,沒有光亮透出,且水霧深重,根本看不清內里的具體景物。

丁寧沒有停留,靜靜的走到了門口。

裡面似乎有一條很長的通道,許多水線從上方連綿不斷的淋灑下來。

「感知不出來,所以總是要進去之後才知道到底是什麼布置,我第一個進去。」

丁寧轉身對著謝長勝等人輕聲的說了這一句,然後便直接走入了前方的黑暗裡。

謝長勝張了張嘴,還未來得及出聲,丁寧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的視線里。

「我第二個進去。」

這種感覺讓謝長勝有些不舒服,雖然自從聽到耿刃對於這青色大殿的解釋后,他一直有種肚子上肌膚不斷發冷的感覺,但是這個時候他還是搶先了一步,搶在張儀和沈奕之前,踏入了前方的水霧。

「我…!」

在他想來,前方的地面最多是有些濕滑,踏足之下要小心一些而已,然而令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他一步踏下,身體就已經失去了平衡,整個身體直接栽倒,跌落!

腳下竟然一片空虛。

外面看起來有的通道,竟然根本就不存在。

無數水珠和噪雜的聲音衝擊在他的身上,呼嘯的風聲如無數雙冷手從他的肌膚上劃過,體內的鮮血如同潮汐一般一**衝到腦部,就像是要將天靈掀開。

任何一種感覺,都在提醒著謝長勝,他在真實的飛墜,完全就像是從一條瀑布的頂端,在朝著瀑布下方的深潭飛墜。

難道不會直接摔死么?

若下方真是深潭激流,誰能保證公平,難道不是運氣好一些的不撞山石,運氣差的便要直接重傷么?

謝長勝在初時的一滯之後,便想要憤怒的叫喊出聲,到底是哪個這麼變態布置了這樣的比試環節。

然而他沒有能夠喊出一個字。

「咚」的一聲!

此時他已經墜於一片硬物之上,劇烈的痛楚感和氣血的衝擊,讓他差點直接吐出來。

「唰1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一條粘滑的小魚,在這片硬物上急速的下滑,底部的水聲似乎很近,但是卻始終沒有撞擊到水面。

「啊1

他的憤怒終於被遏制不住的恐懼徹底佔據,一聲駭然的驚呼聲從他的口中噴薄而出。

當這聲駭然的驚呼聲響起之時,他的眼前已經出現了一道耀眼的亮光。

「噗1

他感覺到自己隨著一股氣流和水霧從光亮處噴飛了出來。

接下來的一剎那,外面一片耀眼奪目。

又是砰的一聲,他又墜落在實地,只震得眼前一黑,差點昏死過去。

陽光灑落溪流畔的荊棘從中,深紅色的荊棘叢到達人齊腰的高度,隨風如深紅色潮水般緩緩涌動。

謝長勝咳嗽著,又不斷倒抽著冷氣,從荊棘叢中艱難的爬起。

在數個呼吸之後,身上被荊棘的利刺刺出許多細小傷口的謝長勝終於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環境,接著下一瞬間,他無比憤怒的咆哮了起來,「到底是誰這麼變態,到底是誰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