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九章劍的屍海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長的長劍。」 沒有絲毫的停留,謝柔下來是何朝夕,接著是徐鶴山,平靜的說完這幾句之後,丁寧便開始動步。 張儀下意識的動步跟上。 丁寧雖然對他說的話最為簡短,但是卻引起了他思緒的混...

一秒記住

沈奕等所有人都用看著怪物的目光看著丁寧,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只是一種可能,裡面未必會有我說的這些劍,但是我希望你們記住我的話,還有如果有相似的劍的話,千萬不要認錯。」

丁寧的面容卻依舊平靜。

他轉頭看向謝長勝,「你要注意看有沒有一柄通體好像用晶製成的劍。」

謝長勝眉頭微蹙,馬上問道:「晶?」

「一種罕見的晶石,看起來晶瑩剔透,但是內里有許多天然的金絲。」丁寧看著他說道:「那柄劍只是類似晶,但實則是用某種孤品材質所制,劍柄上有三足金蟾圖案。」

「如果沒有這柄劍,你找一柄通體青色的短劍,長約三尺半,沒有任何花紋,即便不灌輸任何真元,也自然散著一層青芒。如果連這柄劍都沒有,那你便自己慢慢挑眩」

說完這幾句,丁寧便轉向謝柔,說道:「如果有的話,你可以選一柄淡紫色的長劍,劍身上有細微的青色分叉閃電狀符文。或者一柄看上去和尋常的玄鐵黑劍一樣的劍,但那柄劍的劍尖處有很細的細孔,不是正對著劍尖看,根本看不出來。若是這兩柄劍沒有,你選一柄水靈氣息極重的劍便是。」

「裡面可能有一柄青色的寬劍,那柄劍是子母劍,劍身上嵌一柄小劍。若是沒有那柄劍,你找一柄赤色松紋長劍,劍身自然燙,手指接觸劍柄有略微痛感。」

「徐兄,有一柄劍看上去就像白雪堆砌,散霜意,那柄劍最為好認,若是沒有,你便找有一柄深綠色長劍,上面的符文是陽刻,如同一片片柳葉。若是沒有,你便儘可能的挑選一柄劍身狹長的長劍。」

沒有絲毫的停留,謝柔下來是何朝夕,接著是徐鶴山,平靜的說完這幾句之後,丁寧便開始動步。

張儀下意識的動步跟上。

丁寧雖然對他說的話最為簡短,但是卻引起了他思緒的混亂,讓他生出太多問題。

趙劍爐…為什麼丁寧要讓他挑選一柄趙劍爐的劍?

丁寧為什麼覺得這裡面可能有趙劍爐的劍?

……

忽然有一陣冷風吹拂到面上。

下一剎那,張儀現自己身前的丁寧失去了蹤影,他的身體卻是被一股根本無法抗拒的天地元氣捲起,瞬間飛出。

眼前的景物驟然變化。

張儀平日里十分沉穩,然而當看清眼前景物的瞬間,他卻是不可遏制的出了一聲難聽的,如殺雞般的叫喊。

沒有雜草,沒有殿宇。

先前所見的雜草和青色殿宇全部消失了。

他的周身是一片寸草不生的黃沙地,有如沙漠。

然而這片沙漠里,卻是插滿了各種各樣的劍!

成千上萬柄劍或正或斜的插在黃色的沙石地里,劍身上散出的劍光交織成了重重疊疊的光幕,空中就像有無數面稜鏡,稜鏡裡面倒映出無數個他自己。

張儀驚駭不能自己。

他根本未曾想到,這裡面會有如此多的劍。

這些劍的劍鋒和劍氣將他的感知都似乎割裂成了碎片,死寂的空氣如粘稠的糖水一樣困著這方天地,感覺不斷有寒風吹拂而過,但是地上最微小的沙礫都被壓得一動不動。

一片死意,毫無生氣。

或正或斜插入沙地的劍,就像是無數死去的劍師。

他第一時間的感覺,這不是什麼劍谷,而是一個巨大的劍冢,一片劍的屍海。

他的身體和雙手開始顫抖,然後目光下意識的開始尋找,尋找丁寧所說的趙劍爐的劍。

趙劍爐也有數種不同的劍,但能夠代表趙劍爐的,便只有那種洪爐一樣的劍。

趙劍爐本身只是個尋常的打鐵鋪子。

它的每一柄劍,都是由趙劍路的那名宗師和數名真傳弟子親手打造,在打造的過程中,不知滲了多少真元中的天地元氣和引了多少爐火中的火意進去。

所以趙劍路那些具有代表性的劍,哪怕只是墜落在塵土之中,都會散著濃厚的火氣,都像是一個不停的散著蒸汽和火氣的洪爐。

只是一眼之間,張儀看到了有三團赤紅色的火氣升騰在天地間,如三個巨大洪爐。

這個時候張儀開始明白這些劍來源何處,為什麼岷山劍宗裡面會存在這樣的一個巨大劍冢。

他開始想到…大秦滅三朝,那是一段多麼波瀾壯闊的故事,在那些過往的歲月里,很多史書上輕描淡寫的幾筆帶過的事情里,卻是湮滅了多少強大的劍師。

為了殺死這麼多強大的劍師,大秦王朝又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又有多少修行者和軍隊為之赴死?

他胸中的氣血開始翻騰不已,思緒波瀾壯闊,然而他此時依舊難以明白,丁寧為什麼能夠猜出這裡面有可能會有這樣的劍存在?

但停頓了數息的時間后,他開始朝著那三個巨大的洪爐走去。

這成千上萬柄劍里有很多是曾在修行界典籍中留名的名劍,有很多甚至因為獨特的傳奇色彩而對修行者分外有吸引力,但如果不是丁寧讓他選擇一柄趙劍爐的劍帶在身上的話,他或許不會選擇任何一柄劍。

因為他的身上本身就有一柄很強的劍,尤其對於他而言是比這裡所有劍都有寶貴的劍。

但是趙劍爐的劍足夠讓天下任何一名修行者尊敬。

所以張儀很尊敬的接近這三柄趙劍爐的劍,甚至微躬身行了一禮。

這三柄趙劍爐的劍都是渾身赤紅,明明是金屬鍛造而成,然而看上去卻就像始終在燃燒著的火晶,即便這片劍海中空氣如粘稠至極的糖水,但這三柄赤紅色長劍上激蕩的灼熱火氣還是震得張儀的耳膜中不斷轟鳴。

趙劍爐的劍都是絕世好劍,很難分辨高下。

張儀沒有太過猶豫,他感覺了一下這三柄劍的溫度,選了其中熱氣最為濃烈的一柄劍。

當他選定趙劍爐的劍時,同樣深處這片劍海之中的南宮采菽卻難以抉擇。

她此時的心情比張儀更為震駭。

這片劍海中的劍太多,然而丁寧所說的兩柄劍竟然都有,她竟然全部都找到了!

劍身淡白色,劍柄是銀色的彎曲小劍。

還有古銅色,劍身上有很多方孔銅錢般花紋的寬劍。

「這些人的選擇很奇怪。」

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少女,忍不住說道。

她所站的青玉殿宇就在這個劍谷上方的某處懸崖邊上。

身為這場盛會的布置者,她自然可以看清任何一名選生在劍谷里的舉動。

「即便是我第一次進入這個劍谷,在震驚之餘也忍不住逛了兩個時辰。這些劍對於用劍者而言,比世上任何的東西都有吸引力。但是他們的目的極為鮮明…似乎早就知道這裡面有什麼劍一樣,只是直接要在這裡面找那種劍。這是為什麼?」

她深鎖著眉頭,問身邊的年輕男子。

這名年輕男子是她的師長,但是她都不能理解的問題,他自然也給不出答案。

「這件事應該又和這名酒鋪少年有關。」

她低垂下頭,想了片刻,面容突然寒冷了起來,道:「我只希望不是作弊,不是有人透露了劍會的內容。」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