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八章選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數劍好。」 謝長勝震驚了,道:「白送?」 丁寧搖了搖頭,「也不可能如此財大氣粗,最多只是在這劍會之中借用。」 謝長勝頓時鄙夷起來,道:「那有什麼意思,若是我有這麼多好劍,白送也...

能夠站立在岷山劍宗禁地靜靜觀看這場劍會的,自然都說不是岷山劍宗內的尋常人物。?

這名少女身旁的年輕男子氣態恬靜,但連髮絲里卻都似乎有劍意流淌出來,似乎隨便飛出一根髮絲都能殺人。

聽著這名少女的話語,他安靜的思索片刻,然後轉頭看著這名少女認真的問道:「若換了你,能否在那麼短的時間裡,挑選出這樣一部劍經,然後參悟出如此破法?」

「不能。」少女很乾脆的搖了搖頭,說道。

年輕男子也搖了搖頭,感慨的輕聲說道:「竟然連你都不能。」

「除非…」少女眉頭微蹙,眉心中像出現了數道劍痕。

年輕男子微怔,想要說話,但是她卻馬上又搖了搖頭,道:「還是不能。」

她想到了一種可能。

除非親眼見過雲水宮的強大修行者施展過這門劍經,見過裡面的許多劍招,而且那些劍招是生死相鬥,以極快的速度在施展,她才或許能夠產生聯想,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做到和這酒鋪少年一樣的事情。

只是這酒鋪少年才多大年紀?

魏雲水宮在他出生之前就早已滅亡,且雲水宮殘留的那幾名大逆根本就沒有修行這種劍經。

在她看來,這名酒鋪少年當然不可能見過這種劍招,更不用說見過有人用這種劍招生死相鬥。

所以不如就是不如,她不屑於為自己的不如而找借口。

「此次劍會比試全部由你操辦,如果說前面第一柄劍胎你是考校他們的基礎,第二柄劍胎是考校他們的領悟,這接下來的第三柄劍胎你想要考校的是什麼?」

年輕男子看著她,有些好奇的問道:「第三柄劍胎上,你放了什麼?」

在這名年輕男子看來,有些東西比基礎和領悟更為重要,比如說意志力,比如說成熟的心智,比如說大量戰鬥的經驗。

然而讓他未曾想到的是,少女卻回答道:「我讓他們選劍。」

「選劍?」

「身為一名劍師,首先就要對自己有清晰的認知,知道自己的長處和不足。」少女年紀雖輕,但說話間卻如同已經教了心師長,語氣沉靜而帶著一種不容人質疑的篤定,「若是連一柄可以彌補自己缺點,大大提升自己實力的劍都選擇不出來,那這樣的人便也不配進入岷山劍宗學習。」

聽著少女這樣的解釋,年輕男子卻是苦笑了起來,道:「看來你是想這比試變得更為公平一些。」

各修行地選生的出身不同,所用佩劍的品階自然也有所不同,例如葉浩然所用的寒螭劍是用真正的螭龍晶打磨製成,光是劍體本身的力量就足以對大部分選生造成威脅。

若是能夠得到和這寒螭劍同等品階的佩劍,至少不會在外物上吃虧。

「接下來的比試會更好看一些。」少女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淡淡道:「利用所能得的一切,讓自己儘可能快的變強,這才是修行者最需具備的品質。」

年輕男子微微一怔,接著卻是有些可惜道:「只可惜白羊洞這些人似乎都只參悟了這一部劍經。」

「所有人都放棄自身,只為這酒鋪少年能夠最終勝出。」

少女的面容嚴肅了起來,認真道:「不管最後的結果到底如何,這些人,他們想做的這件事情本身,便已足夠值得尊敬。」

……

有劍在飛旋墜落,有劍懸浮於道間,然而不再有劍光斬來。

丁寧就此通過了這關,他看著就在面前不遠處的第三柄劍胎,停頓下腳步,沉默了一會。

他知道此時自己的表現已經足夠讓人震驚,甚至足以讓某人感到有些難堪,前面這兩關的設置也讓他有足夠的時間補充真元,雖然此刻體內的真元並不算充盈,但在他看來,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

就如此刻,黑夜已經過去,清晨的陽光已經灑遍整座岷山。

然而不管他表現得如何出色,表現得如何完美,薛忘虛已經看不到了。

他已經不在了。

每個人都要面對生死。

人的一生都會遭遇自己的親朋好友離開世間。

他承受過很多次。

但是他還是忍不住的難過。

「師弟…」

張儀感知到了他的沉默,他明白丁寧為什麼會突然沉默,於是他的鼻子也酸了起來,但他還是想出聲安慰丁寧。

但是丁寧沒有讓他有機會說出任何安慰的話。

「走吧。」

他低聲說了這一句,然後微仰起頭,走向前方的劍胎。

謝長勝提著劍氣喘不已。

體內的傷勢讓他的肺腑之間一陣陣的發燙,氣血很不正常的翻湧,但是他很興奮,很驕傲。

他確定後方那三百餘名選生里,最終能夠通過這關的,恐怕不足三分之一。

這樣一來,自己至少也進入岷山劍會的百名之內了。

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的父親知道這樣的消息后,會是何等的欣喜。

「什麼意思?」

但當他定神看向前方劍胎,看清這柄劍胎的瞬間,他就愣住了。

「至劍谷,自取一劍。」

這第三柄劍胎上也有劍痕,但是劍痕卻只是連成這簡單至極的一句話。

這些字跡的下方,便是劍痕刻出的一副地圖。

「就此離開這青玉山道,不從這繼續往上?」

張儀也是怔住,他看到按照這地圖所示,他們就必須離開這青玉山道,走向這柄劍胎旁的一條岔路。

他不能確定這裡面到底是否還有什麼深層次的意思。

是否這劍痕和地圖之中還隱藏著什麼獨特的考校,並非只是字面上和圖案所示的淺層意思。

「很有意思。」

就在此時,丁寧平冷的吐出了四個字。

他開始動步,直接朝著地圖上所示的那條岔路走去,然後接著說道:「布置的人很有意思,胸懷比百里素雪大得多。」

丁寧此時所說的百里素雪,還有一個更響亮的稱呼,那就是岷山劍宗宗主。

「在這裡直接這麼說岷山劍宗宗主,會不會不太好?」

謝長勝覺得自己平時也算是夠膽大妄為的了,但是在岷山劍宗里,如此平靜的評述岷山劍宗的宗主,自己卻是怎麼都做不到。

「還有到底是什麼意思,我還是不太明白。」他看著丁寧,輕咳著接著問道。

「沒什麼意思,就是讓我們自己去挑一柄劍而已。」丁寧轉頭看了他一眼,道:「岷山劍宗隨意丟出些劍經都比大多數修行地的鎮派之寶還要精妙,他們隨便丟出來的一些劍自然也比外面的絕大多數劍好。」

謝長勝震驚了,道:「白送?」

丁寧搖了搖頭,「也不可能如此財大氣粗,最多只是在這劍會之中借用。」

謝長勝頓時鄙夷起來,道:「那有什麼意思,若是我有這麼多好劍,白送也無不可。」

「若是你做了岷山劍宗宗主,恐怕十個岷山劍宗的東西都會被你送光。」謝柔嘲諷道。

謝長勝自然不敢和她鬥嘴,馬上轉移了話題,問道:「那這讓我們自己去挑一柄劍做什麼?到底什麼想法?」

丁寧用簡單的話語輕聲回答道:「讓接下來的比試更加公平和精彩一些。有些人手中的劍並不如意,陡然多出一柄滿意的劍,又可能帶有些獨特功用的劍,那便生出很多可能,戰鬥起來也會有更多的變化.」

丁寧的解釋十分清晰,謝長勝頓時悚然一驚,道:「也就是說,接下來便應該是選生之間的戰鬥了?」

丁寧點了點頭,「岷山劍宗借出劍,當然是要用於戰鬥,當然不可能是用於切蘿蔔。」

沒有人覺得丁寧這句玩笑話好笑。

如果接下來就是一場場的戰鬥,那就再也沒有任何取巧的成分。

而且他們此刻已經進入了一片山谷。

這片山谷很荒蕪,沒有任何的樹林,到處都是長滿了雜亂的荒草,但是山谷的中心,卻是有一座青色殿宇。

那青色殿宇的樣式很普通,就像最尋常的道觀大殿,但是很大,而且氣息很森冷。

按照地圖所示,岷山劍宗準備的,任憑他們挑選的劍,就應該在那座青色殿宇里。

「既然是自取一劍,就應該是單獨進去自齲」

丁寧的眉頭突然深深的皺了起來,他感知到了什麼,停了下來。

「有法陣?」

在丁寧停頓下來之後,張儀才有所感知,眼中瞬間出現震驚的光華,「此時所見並非為實?」

謝長勝和南宮采菽互望了一眼,他們此時還沒有察覺有什麼不對,但是聽丁寧和張儀的對話…前面是有什麼獨特的法陣存在?

「我不能確定是什麼樣的法陣,此時我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有什麼劍。」

丁寧想了想,然後轉頭看著張儀,輕聲道:「如果裡面有趙劍爐的劍,你可以選一柄趙劍爐的劍。」

張儀愣了愣,其餘所有人也都愣祝

「你可以選一柄特別沉重的劍…但是裡面如果有一柄劍身是淡白色,劍柄是銀色的彎曲小劍,或者有一柄是古銅色,劍身上有很多方孔銅錢般花紋的寬劍,你就一定要選這兩柄劍的其中之一。」丁寧沒有解釋,轉頭看著南宮采菽,輕聲的說道。

「沈師弟,有一柄通體墨玉雕刻而成的小劍,劍柄上有纏枝符文,符文暗青色,有的話一定要選這柄。」沒有任何的停留,他又轉過身看著沈奕,接著說了下去,「若是沒有這柄劍,你就選一柄輕薄一些,可以讓你的出劍變得更快的劍。」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