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七章水玲瓏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極大,但不知道為何卻是配合得天衣無縫,擋住了逼近他們身前的每一劍。 第二柄劍胎至第三柄劍胎之間的青玉山道並不長,此時丁寧他們這批人已經走過了大半,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肯定,他們這些人會有驚無險的通...

一秒記住

這八劍的劍招都是異常精妙,再加上劍意極為流暢,就像是浸淫於這些劍招許多年的劍師親手施為,威力自然驚人。

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面對這樣的八劍進擊,丁寧竟然是沒有拔劍。

他依舊平靜而自信的往前而行,似乎這八柄青玉長劍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更令人震驚和不解的是,不只是他,就連張儀、謝柔等人都沒有出劍。

此時出劍的,唯有何朝夕、沈奕和南宮采菽三人。

三道劍光雀躍而出,迎向四周斬來的八劍。

何朝夕、沈奕、南宮采菽三人都十分緊張,而且三人應該使用的都是剛剛從劍胎上參悟到的劍招,所以這三道劍光的變化看上去雖然精妙,但是卻充滿了生疏和遲滯之感。

這樣的三劍,怎麼可能抵擋住劍意流暢的八劍?

然而,只是剎那,數聲震響,這三道劍光依舊在空中閃亮,而空氣里響起數聲嗤嗤的輕響,放佛什麼東西被刺破了。

丁寧等人完好無損。

八柄青玉長劍四下飛散。

有的青玉長劍在倒旋著往後飛去,有的只是略微改變了方向,從丁寧等人的身側斜劈而過,有的卻是如失了半片翅膀的蜻蜓,歪歪扭扭的刺向空處。

空氣里有逸散的天地元氣,如同煙塵和雨雪在飄揚。

許多選生終於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不可置信的驚呼出聲。

「這怎麼可能1

夏婉臉色變得蒼白,她的眼眸里充滿了震驚與惘然。

她身旁的徐憐花也是微怔無語,下意識的去回想那三劍的每一個細微變化。

「劍陣,是劍陣。」

陳離愁異常凝重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也來不及去細想那些劍光之間的變化,但是他可以確定,只有這一種可能。

在陳離愁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又已有八道劍光呼嘯破空,襲至丁寧等人的身前。

丁寧依舊沒有出劍。

他身側的張儀等人也依舊沒有出劍,出劍的依舊是何朝夕、沈奕和南宮采菽。

這次空氣里響起很多如爆豆的聲響,有很多肉眼可見的圓珠狀勁氣四處飛散。

然而結果卻一模一樣。

八柄青玉長劍再度四下飛散。

「他們用的是同一部劍經中的劍招。」此時徐憐花終於回憶清楚上面那三劍的大致線路,沉聲說道。

「同一部劍經中的劍招?」

夏婉的右手不自覺的落在了自己的劍柄上,而且握得越來越用力。

她依舊無法理解。

陳離愁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竟然真的可以1

丁寧的身後,謝柔看著丁寧的背影,心中的情緒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她和張儀等所有人,包括此時在施劍的南宮采菽等三人,也是直到此時才確信丁寧說的是真的。

……

青玉山道上,風霜雨雪雷電不斷迸現,一柄柄青玉長劍不斷飛起,不斷斬向在青玉山道上行進的丁寧等人。

斬出的劍總是比無力墜落的劍要快,所以丁寧等人的周圍始終有劍在飛灑墜落,有劍光在襲來。

隨著丁寧等人的前行,他們周身的劍似乎變得越來越多,畫面變得越來越震撼。

「的確是同一部劍經。」

陳離愁微微側轉頭問徐憐花,「這是劍胎上哪一部?」

徐憐花微眯著眼睛,沒有馬上回答。

此時處於許多飛舞的青玉長劍包裹中的丁寧等人的身影有些難以看清,然而隨著何朝夕、沈奕、南宮采菽這三人的劍招越來越純熟如意,他們的周圍,卻出現了數條晶瑩的水帶。

這些晶瑩的水帶是真正的水流,有劍光斬落上去,必定濺起大片的水浪。

「劍胎上第七部,我看過,但是沒有參悟。」

數息之後,他才出聲回答道。

「這怎麼可能。」

夏婉的面容更為蒼白了一些,她的目光落在有些模糊的丁寧的身影上,又顫聲重複了同樣的一句。

劍胎上刻著的數十篇劍經都是異常玄奧精妙,若是資質尋常的修行者,恐怕參悟練習數年,都未必能夠掌握其中一門的劍招。在這樣短的時間裡,沒有誰可能將這些劍經全部參悟透的,即便是像她這種天才,一晝夜的時間,也只是勉強領會了兩部劍經中的劍招而已。

丁寧從開始動步到現在都沒有出手,但是從一開始他平靜自信的神態,以及他身後那些人的反應來看,夏婉知道眼下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事情,肯定只是因為丁寧。

可是她清晰記得,當她來到這裡的時候,丁寧已經開始閉目修行。

他看這柄劍胎看了多久?

有沒有半盞茶的時光?

不管這門劍經是什麼劍經,為什麼能夠讓他們三劍施為就抵擋住這些青玉長劍各種精妙劍招的斬殺,難道他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就能夠從那柄劍胎上挑出這樣一門劍經?

她在才俊冊上的排名比丁寧靠前許多,她也還未和丁寧交過手,然而此時看著丁寧的背影,她卻突然有些沒有信心,有些心寒。

塞外的極寒之地,暴風雪突然降臨時,一些原本無法相處的野獸有時都會擠在一起禦寒,度過暴風雪。

人類面對強敵的時候,有時候也會如此。

此時顧惜春和葉浩然便站得靠近了些。

「這本來就是一門防守極為嚴密的劍經。」顧惜春看著山道,卻是對著葉浩然輕聲說道:「只是太柔,太慢,出了岷山劍宗之後,在平日里應該沒有多少用處,所以我只是掃了一眼便沒有放在心上。」

聽到顧惜春此時還如此自傲的話語,葉浩然冷冷的微嘲道:「在平日里沒有多少用處?太柔,太慢,只是因為以我們此時的境界來施展…若是有人的出劍可以做到像他們三人聯手施為這麼快,這部劍經恐怕是天下防守能力最強的劍經。」

顧惜春的臉色陰沉了一些,但是他沒有和葉浩然爭辯,只是緩緩的說道:「看這些人,恐怕都只是全力參悟了這一門劍經而已。」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何朝夕、南宮采菽和沈奕已經停止了出劍。

這樣連續不斷的全力施劍應付八劍的不斷搶攻,自然極耗真元和體力,所以此時出劍的換成了謝柔、謝長勝和徐鶴山。

謝柔等三人施展的也是來自同樣劍經中的劍招。

三人的劍招帶出晶瑩的水流,看似空隙極大,但不知道為何卻是配合得天衣無縫,擋住了逼近他們身前的每一劍。

第二柄劍胎至第三柄劍胎之間的青玉山道並不長,此時丁寧他們這批人已經走過了大半,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肯定,他們這些人會有驚無險的通過,且只花極小代價。

岷山劍宗搭建的連營之中,數名中年修行者並肩而立,深沉如海的眼眸中都是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是雲水宮的劍經水玲瓏。」

都是各知名修行地傑出的師長,他們的見知自然比那些選生強出太多,其中有一人輕聲感嘆道:「但即便是當年的雲水宮,這也算是冷門的劍經,就連白山水都似乎沒有修行這門劍經,誰會想到這門劍經竟然會有如此的變化?」

「水玲瓏的玄妙在於凝結的那數條晶瑩水帶。這數條晶瑩水帶本身並無多少威力,然而卻圍繞周身其妙的快速流動,且這數條水流的流動方向都不相同,劍在其中,藉助這些水流的帶動,可以在極短促的時間裡,做到一般劍勢根本無法做到的迴旋如意。」

另外一人緩緩搖了搖頭,道:「只是一柄劍再快也不可能守住周身所有數尺之地,這三劍齊出,各出不同的一式,倒像是有人能用數倍的速度施展這一套劍招…若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會相信,竟然可以用一套劍招形成防禦劍陣的效果。」

「難道白羊洞也有雲水宮的劍經?」

一人看著丁寧的身影,忍不住輕聲說道。

……

「白羊洞不可能有這門劍經。」

有人如此說道。

但是這句話這些人卻是無法聽到。

因為說這句話的人,此刻正站在一座青玉殿宇里。

這座青玉殿宇,位於岷山劍宗這摩天嶺半山處的一片懸崖邊上。

在岷山劍宗,這裡對於許多岷山劍宗的弟子而言,都已經是禁地。

說這句話的人是一名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少女。

她最多只有謝柔一般的年紀,眉目都很青澀,胸部很平,明顯身體還未長開。

然而她垂手而立,卻自有一股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氣度。

「水玲瓏是雲水宮秘傳,記載水玲瓏的玉玦自雲水宮被滅之後從密藏處取出,便一直存在岷山劍宗…這門劍經,也是我親手挑選,親手刻的。但就連我都不知道這門劍經可以如此,又怎麼可能提前泄露出去。」

她雙目微沉,淡淡的對著身旁一名同樣身穿青玉色袍服的年輕男子說道。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