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五章都是問題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得更為震撼。 「我或許應該和你一起試試。」 看著走回來的葉浩然,顧惜春靜靜的抬頭,說道。 葉浩然從一開始便似乎不喜歡顧惜春,此時也依舊未正眼看顧惜春,但是卻搖了搖頭,淡漠道:「...

葉浩然雙唇緊抿,面色凝重,手中劍像撬棍一樣撬向迎面斬下的青玉長劍。

這柄青玉山道上浮起的青玉長劍給他的感覺完全就是一座沉重的山峰,破風而來,狂暴無雙。

他手中劍和這柄青玉長劍相遇。

一片驚呼聲自他後方響起。

那條在他劍周生成的扭曲巨大陰影在此刻幾乎凝成實質,卻是一條天藍色的蛟龍!

蛟龍如生靈般鮮活,身上的片片鱗甲都像是萬年不化的冰川碎片。

所以這柄劍是寒螭劍,昔日長陵十大名劍之一的寒螭劍。

就在他手中這柄名劍挑中迎面斬下的青玉長劍的瞬間,啪的一聲輕響,劍尖處的劍氣形成了一個圓圈,往四周急劇的擴散而去。

青玉長劍絲毫沒有抵禦能力一般,往後倒旋著,瞬間彈飛不知多少丈的距離。

葉浩然所施的是撬山劍式,一劍撬飛襲來的青玉長劍,他的心中卻沒有任何的喜悅,反而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他身體前方山道上的淡淡青霧裡,又悄然浮起一道陰影。

嗖的一聲!那道陰影陡然刺破無數團淡霧,朝他襲來!

葉浩然的眉頭深深蹙起。

一道純凈的劍意在他的劍身上散發出來,然後消失無蹤。

無數縷帶著聖潔意味的天地元氣,卻是驟然頓結在他的身前。

這一瞬間他的動作極為簡單,只是橫劍於胸前。

然而所有人卻都看不到他的劍。

頓結在他身前的天地元氣結成了一道圓形的光幕,就像一個晶瑩剔透的水晶圓盤。

他就像持著一個水晶圓盤。

咚的一聲恐怖轟鳴。

放佛真正的風雷轟到了他的身前。

葉浩然身體未動,但是他的雙腳下卻是湧出無數絲氣勁,好像他的靴底都要燃燒了起來。

一片駭然的驚呼聲響起。

直到此時,他後方的許多人才真正看清,那道蘊含著驚人力量刺擊在他身前光幕上的,又是一柄青玉長劍。

葉浩然看了一眼如鐵棍般直擊而來的這柄青玉長劍,這一劍的力量不足以讓他後退分毫,然而此時他已經明白了第二柄劍胎和這條青玉山道到底有著怎樣的聯繫,所以他沉默的後退。

隨著他的後退,青玉山道上淡淡的霧氣消失,兩柄彈飛出去的青玉長劍被一種柔和的力量牽引,歸鞘般飄落回原處。

青玉山道恢復如初,沒有任何痕。

這樣的畫面對於剛剛到達的選生充滿未知,所以顯得更為震撼。

「我或許應該和你一起試試。」

看著走回來的葉浩然,顧惜春靜靜的抬頭,說道。

葉浩然從一開始便似乎不喜歡顧惜春,此時也依舊未正眼看顧惜春,但是卻搖了搖頭,淡漠道:「一個人和兩個人都是一樣。」

顧惜春的眉頭頓時蹙起,陰冷的目光再次落於前方的青玉山道上,「所以這山道上,可能有無數劍?」

葉浩然不再多話,他的目光落在一側的張儀等人身上。

除了方才他應對那兩柄青玉長劍之時,張儀等人的目光始終停留在刻滿劍經的劍胎上,沒有落向別處。

「即便是我和顧惜春,都是互有交流,親身試過,才能這麼快確定這關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只是看了這劍胎幾眼,遠遠的看了這條劍道,便已經徹底明白?」

他的目光最終落在平靜閉著雙目的丁寧身上,心中冷冷說道。

……

當葉浩然看著丁寧的時候,也有人在看他和顧惜春。

看他的人也是一名身穿白袍的英俊少年,年紀比丁寧看起來略長,但又比張儀等人年輕。

他身上的袍子也是純白色的,只是有明晃晃的冷光,好像結著一層冷霜。

無論是方才葉浩然步上青玉山道,山道上浮起兩柄青玉長劍,遭受攻擊之時,還是現在,他的面容依舊平靜如水,眼神里卻是蘊含著極大的自信。

他的身側緊挨著他站立的還有一名清秀少年和一名淡雅少女。

清秀少年比他略矮一些,身上的袍服是純黑色,然而袖口和領口卻是深紅。

淡雅少女身穿淡雅麻色素袍,她腰側的長劍也是極為素雅,素色木為柄,淡黃竹片為鞘。

身穿白袍的英俊少年的目光並沒有在葉浩然的身上停留多久。

這樣短時間的注視甚至沒有引起葉浩然的注意。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岷山劍宗的念劍道。」

他轉首輕聲對著身畔兩名同伴說道:「岷山劍宗的護山劍陣之一,只是具體如何,之前從未有人見過。」

「既是護山大陣,便不只是一兩道劍這麼簡單,應該是千道劍,萬道劍。」

淡雅少女回望了他一眼,也輕聲細語的緩緩說道:「應是氣機感應,有多少人上前,便有多少道劍會飛出來,只是看那劍的威力,岷山劍宗是做了手腳,壓制了劍陣的力量,令這些劍只不過相當於三境修行者的一劍而已。或者這劍陣中本身有諸多層數,只是放了威力最低一層的劍出來。」

「倒是沒有這麼簡單。」黑袍紅領的清秀少年微微一笑,溫和道:「方才葉浩然以為第一道青玉長劍的劍勢是春雷重山劍,所以他以撬山劍勢應對,然而卻沒有想到第一道劍只是並無多少力量的虛雷劍,接下來的第二道卻是真正分量夠重的沖山劍勢。這兩道劍的力量本身並不算駭人,但體現出來的卻是劍勢之精妙。」

「所以這第二關的山道,應該是由無數精妙的劍招組成。」身穿白袍的少年點了點頭,道:「這第二道劍胎上刻的這些劍經,應該涵蓋許多破解的劍招。領悟得越多,通過這山道就越為容易…否則,就算依靠修為強行沖關,即便衝過去,也恐怕要付出很大代價。」

此時距離他們不遠處,也有不少選生在談論著這第二道關卡。

多聽聽旁人的意見,互相商量一下,總是要比一個人蔘悟來得容易一些,然而周遭那些零零散散相商的考生幾乎還都沒有得出任何互相認可的肯定意見。

原因很簡單,因為沒有任何一簇人有這三人加起來強。

因為這白袍英俊少年就是陳離愁,白露別院最傑出的弟子,才俊冊上位列第五。

他身畔的清秀少年是徐憐花,徐侯府出身,在才俊冊上位列第六。

身穿淡雅麻色素袍的少女是夏婉,素心劍齋年輕弟子中最強的存在,在才俊冊上位列十二。

拋開修為之外,白露別院本身便是岷山劍宗的下屬劍院,徐侯府則是真正的王侯府邸,素心劍齋也是長陵最老的修行地之一,這些地方出來的弟子,對岷山劍宗的了解自然要比一般修行地的人多得多。

「這或許便是聖上的意思,因為鹿山會盟和太子訂立之喜…令岷山劍宗拿數十部劍經出來,只要能夠到達這裡的選生,哪怕最終無法通過,也已經能夠獲得不少好處,領會到許多岷山劍宗的絕妙劍招。」徐憐花微微一笑,道:「錦上添花,福澤遍地的喜慶意思。」

「我倒是還有兩點不明白。」夏婉看了一眼不遠處的丁寧,輕聲道:「此種護山法陣保持神秘為好,這次為何要展露出來,還有…既然不想讓那名白羊洞少年勝出,為何前面這關卡都是感知和領悟為主?這名白羊洞少年半日通玄,一月鍊氣,強的便是感知和領悟。這反倒像故意偏向他。」

「兵無常形,有時該藏,有時該露,或許鹿山會盟之後,聖上覺得有些力量該露一露了。」

徐憐花看了一眼丁寧,眼中閃過些同情的意味:「宮裡可以用祭天訂立太子為借口讓岷山劍宗同意劍會提前召開,然而岷山劍宗絕對不會在比試上面迎合任何人的意思,因為這是岷山劍宗山門內的事情,岷山劍宗不會讓任何人插手宗門裡面的事情,尤其你們應該知道岷山劍宗的宗主是什麼樣的性情。」

想到傳說中有關岷山劍宗宗主的許多事情,夏婉和陳離愁都深以為然。

「所以?」陳離愁看著徐憐花說道:「前面感知和領悟為主,後面就自然不可能再以這為主?」

徐憐花點了點頭,「那是當然,岷山劍會的比試,每年都形式不同,但絕對不會單調。」

夏婉輕嘆了口氣。

岷山劍會越是到後面便越是艱難,最為擅長的在前面出現過了,後面遭遇並不擅長的,想要勝出就會更加困難。

「戰鬥自然必不可少。」

徐憐花頓了頓之後,看著陳離愁和夏婉接著說道:「而且光看前面這些環節,今年的岷山劍會將會比以往耗時更久,所以體力,耐力,真元…都是問題。」

陳離愁皺了皺眉頭,肅然道:「所以不能急。」

夏婉看了他一眼,道:「又不到必須趕時間的時候,也不用急。」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