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四章山道、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是安靜的看著劍胎的後方。 他的目光落得很近,只是落向這柄刻滿劍經的劍胎後方數丈附近的青玉山道上。 那裡似乎什麼都沒有。 但是葉浩然的眉頭卻是微微挑起,面容微冷。 「你也...

一秒記住

當的一聲震響,在很多人剛剛轉頭去看那名掩面哭泣的選生時,又已經有人通過了那柄劍胎。

隨手刺出一劍便通過劍胎的是一名身材瘦削,面色十分陰霾的少年,雙瞳好像始終籠罩在一圈陰影之中。

在場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是影山劍窟的顧惜春。

在一年之前,顧惜春的實力恐怕連才俊冊上前五十都未必排得進,然而當才俊冊出現,歷經一冬一春,才俊冊上的位次和姓名都改變了許多,他的位置卻始終沒有變化,依舊高居第三位。

身穿純白色袍服,一頭黑色長發用白色玉環箍著的少年看著顧惜春的背影,眉頭越發皺得緊。

他的目光越過顧惜春的背影,落在已經停留在第二柄劍胎前的丁寧身上,他便不再猶豫,往前行去。

在他走向前方黑色劍胎時,本身有一名身穿鵝黃袍服的冷峻少年也已經走向黑色劍胎,而且比他略微領先數個身位,但看到他來時,這名冷峻少年頓時一滯,停了下來。

因為這名身穿純白色袍服,黑色長發用白色玉環箍著的少年是葉浩然。

在才俊冊上位列第二的葉浩然。

岷山劍會是取前十,前十都可獲得進入岷山劍宗修行一段時間的機會,而最後的三甲,則可和真正的岷山劍宗弟子一樣,進入岷山劍宗的一些經卷庫藏之地修行。

能在才俊冊上排到這樣的位置,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即便不能自由出入岷山劍宗的經卷庫藏之地,至少也應該能夠進入岷山劍宗修行。

而從岷山劍宗學習出來的修行者,身份和一般的修行者就已經截然不同。

看著此時上前的葉浩然,絕大多數選生的眼睛里除了敬畏之外,還有更複雜的情緒。

因為就連才俊冊上都清晰的寫出了葉浩然是出身驪陵君府的修行者。

而驪陵君府已經變成一片廢墟。

昔日的驪陵君已經成為大楚王朝新的帝王。

葉浩然依舊參加岷山劍會,他的參加本身便不知到底蘊含著什麼樣的意味。

一道劍光在葉浩然的手中亮起。

這道劍光和大多數楚劍一樣,顯得纖細,顏色卻是極為罕見的淡淡天藍色,就像純凈的天空中取下的一條線條。

當的一聲震響,葉浩然的身影已經像一抹白雲般飄過粗糙的黑色劍胎。

……

葉浩然感受到了身後無數情緒複雜的目光的注視,然而他根本就不在意,他神容平靜的看著前方,看到此時的丁寧微仰著頭正對著那第二柄黑色劍胎。

他負手而行,走到丁寧等人的一側,當他的目光落到前方懸浮空中的黑色劍胎上,心跳難以控制的驟然加快。

這柄劍胎和第一柄劍胎遠看沒有什麼分別,然而劍胎的表面,卻是有無數道粗細深淺不一的劍痕,這些劍痕布滿了整個劍胎的表面,且劍痕的交匯,組成了一個個的文字。

這些文字連接起來,就是一篇篇講述如何施劍的典籍!

這是一篇篇劍經!

葉浩然先前很隨意的做過一些猜想,然而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第二柄黑色劍胎的表面,竟然是直接刻著數十篇劍經!

這數十篇劍經都很規整,雖然文字都由劍痕組成,字體不一,但每個文字都看得很清晰,每篇劍經的起始和末尾都分得很清楚,完全就像是直接將數十篇劍經密密的嵌在這了柄巨大的粗陋劍胎上。

最令他震驚的是,這數十篇劍經上記載的劍法都異常精妙,世所罕見。

他可以肯定,對於絕大多數修行者而言,只要能夠得到其中一部劍經,便會獲得極大的好處。

然而岷山劍宗竟然直接將數十篇這樣的劍經刻在了劍胎上,直接展露在能夠到達這裡的選生面前,這是什麼意思?

葉浩然難以理解。

也就在此時,他感到了異樣的氣息,霍然轉身望去。

就在他身側一丈之遙的地方,丁寧已經不再仰頭看這柄劍胎,而是已經閉上了眼睛。

丁寧再次開始內觀修行,補充真元。

葉浩然的心頭湧起難以用言語的意味,他的眉頭深深蹙起。

「就算是公然放這麼多劍經在這裡,能夠參悟透其中一兩部,領悟些劍式的,恐怕也最多數十人而已。」

就在此時,一聲陰冷的聲音傳入他的耳廓。

葉浩然緩緩側身,看著走到自己身側不遠的顧惜春。

「總不會是讓人蔘悟劍經這麼簡單。」

顧惜春卻是沒有再看他,只是安靜的看著劍胎的後方。

他的目光落得很近,只是落向這柄刻滿劍經的劍胎後方數丈附近的青玉山道上。

那裡似乎什麼都沒有。

但是葉浩然的眉頭卻是微微挑起,面容微冷。

「你也沒有多少好心。」

他轉頭看了顧惜春一眼,說道。

顧惜春微嘲道:「我們原本都是對手。」

葉浩然沒有再應聲,卻是神容恢復自然,然後動步。

他直接繞過懸浮著的粗陋黑色劍胎,走上後方的青玉山道。

此時後方已經又有不少人通過了第一柄黑色劍胎,看到葉浩然這樣的動作,這些人的眼神頓時駭然,難道葉浩然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已經看穿了第二柄劍蹋已經要領先白羊洞的這些人過關?

葉浩然走得極為平穩,不急不緩。

他走過了方才顧惜春所看的青玉山道,看似依舊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然而他自身卻已經感知到,平靜的空氣里已經有數十道玄妙的氣機被無聲的拂動。

這數十道玄妙的氣機就像清晨越來越濕的山間雲霧一樣,變得越來越重,然後落於他前方的青玉山道。

在下一瞬間,所有接近第二柄劍胎的人都感到了變化。

葉浩然腳下的青玉山道上突然升騰起淡青色的霧氣。

他前方的青玉山道上,也升騰起淡青色的霧氣。

這霧氣非常淡,就像薄薄的輕紗,但這輕紗,卻又散發著瑩潤的玉色光澤。

光線穿入其中,變得更為迷離。

青色霧氣里,出現了一條很直的影子。

在接下來的一瞬間,這條影子周圍的霧氣都急劇的顫動起來,往外綻放出無數波紋。

嗤的一聲爆響。

這些波紋被瞬間撕碎,變成無數霧團,又直接變成無數條往外濺射的筆直霧線。

那條很直的影子終於顯露出了真身。

那是一柄劍。

一柄青玉長劍。

青玉長劍的後方,有一條陰影,那不是真正的影子,而是青玉山道缺了一塊。

缺的形狀,就是這柄青玉長劍。

所以這柄青玉長劍,便是在青玉山道上浮出。

葉浩然的瞳孔微縮,他出劍。

這次他出劍的動作十分緩慢,所以靠近這第二柄劍胎的人,除了閉著眼睛的丁寧之外,都徹底看清了他的配劍真身。

他的劍長約六尺,劍寬不過兩指半,劍脊是純正罕見的天藍色,兩側劍刃卻都是透明的。

無論是劍脊還是劍刃,都不是金屬,而像是用某種晶石熔煉而成。

這柄劍給人的感覺十分輕薄,但在他緩緩拔劍時,在他的真元不斷貫入之下,卻變得越來越沉重,在劍尖徹底脫離綠鯊皮劍鞘的瞬間,他這柄劍的劍身上轟然一震,周圍漸生一條扭曲的巨大陰影。

也就在這一剎那,青玉長劍如有人手持一般,朝著他斬落。

空氣里,響起一聲沉悶的巨響,如春雷暴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