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章劍會之始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習慣,想要聽聽大師兄還有什麼意見。 張儀看著謝長勝,說道:「我無法代表你們的意見,但我們白羊洞師兄弟三人裡面,最有希望勝出的自然是丁寧,岷山劍會強手如林,我和沈奕本來就沒有多少機會勝出。」

一秒記住

繁瑣複雜的禮數雖說能夠增添儀式的神秘感和莊重肅穆感,然而誰都知道元武皇帝自身又是極討厭繁文縟節,所以他的祭天告祖的禱文十分簡單,只是短短十餘句,就將自己登基后大秦取得的成就以及為何訂立扶蘇為太子的原因闡述得十分清楚。

將手中金簡封存在祭天台前的山石下之後,這位已經是大秦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帝王便轉身向後,明黃色身影開始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如天幕遮地的氣息開始消失,所有人看著這座山的高處,又感覺到刺目的劍意,目痛不止。

一道不帶多少感**彩的目光掃過選生和送這些選生過來的師長所列的隊伍。

許多人敏感的覺察到了這道目光,回望過去,卻發現那是一名站立於數名宗法司官員後方的宮女。

知曉這名宮女真正身份的選生和送這些選生過來的師長面容頓時微凜,即便雙目刺痛不止,也不敢令自己的眼眶中有淚水滴落。

他們生怕這名宮女覺著自己是為薛忘虛的辭世而悲慟落淚。

或許只是表現出明顯的同情,在接下來的岷山劍會裡就會出現對自己很不利的結果。

連岷山劍會開始的時間都硬生生的提前了這麼久,岷山劍會中的一些比試項目有所改變,又有什麼稀奇?

更何況本來岷山劍會每年的比試項目也都不同,要調整其中負責的一兩名岷山劍宗修行者,調整其中的一兩項比試項目,比讓岷山劍會提前要簡單得多。

先前那名出聲呵斥了周忘年的玄服官員緩步行到張儀和沈奕的身後。

此時薛忘虛已逝,按照常理,是斷然不能再讓薛忘虛的遺體停留場中,只是他對丁寧和張儀等人的遭遇又很是同情,認為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那名宮女有些太過了,所以他此刻又極為擔心張儀等人的情緒反彈。

然而讓他未曾想到的是,就在他駐足下來,還未開口之時,他前方的張儀卻是已經轉過身來,對著他深深躬身行了一禮。

「請大人妥善照料洞主遺體,等岷山劍會結束之後,我們自會將洞主遺體運回白羊洞安葬。」

這名玄服官員眉頭微皺,不知該說什麼,但張儀在抬起身時,卻是已經對著他說了這一句。

「師兄,為什麼?」

沈奕無法理解張儀為何有這樣的舉動,他悲痛而震驚的看著張儀,叫出了聲來。

張儀抹了抹眼淚。

他真在不停的落淚。

這個抹淚的動作讓他顯得非常婆媽,但是他布滿淚痕的臉龐上卻又閃爍著某種說不出的堅毅。

「洞主在這裡,我們誰都沒辦法思考,我們要好好想一想,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

他看著沈奕回答。

中年玄服官員的呼吸微頓,他看著一側依舊緊閉雙目,似乎完全將自己隔絕在這一方天地外的丁寧,又看著此時的張儀,心中對薛忘虛再次生出極大的尊敬。

「這應該是你走得如此平靜的理由。」

「無論是誰擁有這樣的弟子,都值得驕傲。」

這名中年玄服官員沒有招呼其餘人幫忙,只是架著薛忘虛,就像攙扶著老友散步一般,緩緩走向後方,同時他微側轉頭,誠懇的輕聲說道。

「師兄,我們要想什麼?」

沈奕一直強忍著沒有落淚,在關中,在敵人的面前落淚被認為是非常丟人和懦弱的表現,然而此刻,他的眼淚還是落了下來。

他雖被准允成為白羊洞弟子,但實則沒有在白羊洞修行過,就連白羊洞經史窟都沒有進過,一直伴隨侍奉在薛忘虛的身側。

所以事實上,他就是薛忘虛最後的親傳弟子,薛忘虛就是他的老師。

此時他滿腦子只是想著,丁寧都還沒有睜開雙眼,他都還沒有看老師最後一眼,現在怎麼能讓別人把老師帶走?

他沒有辦法想其它的事情。

「折桂以祭老師在天之靈。」

張儀側著頭,不斷落著淚看著身旁的丁寧,道:「這就是小師弟要做的事情。」

他又一次喊錯了稱呼。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所說的小師弟是丁寧。

沈奕有些恍惚,他在悲傷之中隱隱有些醒悟,如果不能幫丁寧做些什麼,如果丁寧在岷山劍會無法勝出,那丁寧現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會變得沒有意義。

「丁寧不像你這麼婦人之仁。」

就在此時,謝長勝冰冷的聲音響起。

沈奕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謝長勝的身上。

謝長勝冷笑著看著他和張儀,接著說道:「宮裡貴人不讓他勝出,他能夠勝出,便是狠狠打宮裡那名貴人的臉…所以丁寧不是要祭洞主的在天之靈,而是要替洞主狠狠打宮裡貴人的臉。你們應該明白,白羊洞是因為誰的意思才會被併入青藤劍院的。若是被迫並院的白羊洞的學生,最終能夠在岷山劍會中勝出,天下的修行者會怎麼看?」

謝長勝此言一出,就連南宮采菽和徐鶴山的背上都是湧出了一層冷汗。

「一處被宮裡貴人廢除的修行之地的學生,怎麼能夠在岷山劍會中光芒萬丈的勝出?這不是說明那處修行之地極為優秀,根本不應該被廢除么?」

謝長勝冷笑著看著周圍這顯得很孤單的幾個人,語速慢了下來,「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但我在這岷山劍會裡就想做一件事情,就是幫丁寧勝出。」

南宮采菽的雙手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謝長勝的話細思起來,她的心中生出極大的恐懼。

但是她還是點了點頭,道:「我也一樣。」

沈奕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張儀。

他並不是害怕,只是平時養成的習慣,想要聽聽大師兄還有什麼意見。

張儀看著謝長勝,說道:「我無法代表你們的意見,但我們白羊洞師兄弟三人裡面,最有希望勝出的自然是丁寧,岷山劍會強手如林,我和沈奕本來就沒有多少機會勝出。」

他的模樣依舊有些婆婆媽媽,說話也有些婉轉,但是所有人卻都明白他的意思。

「接下來第一道比試是什麼?」

何朝夕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他平時也是來去匆匆,忙於修行而沒有多少和人說話的時間,從見到薛忘虛和丁寧等人開始也一直保持著沉默,此時出口這一句話,卻是讓謝長勝驟然煩躁了起來。

「我們怎麼知道接下來的比試是什麼1

「只有那上面丁寧救了性命的人才會知道接下來的比試是什麼。」

他煩躁而憤怒的抬著頭看著視線盡頭的祭天台,說了這兩句,吐了口口水。

「這和扶蘇沒有什麼關係,他根本不能決定這裡的任何事情。」

謝柔低聲訓斥著,秀目中卻是也流淌著一絲難以壓制的憤怒和焦躁。

不管如何商量,不管周圍這些人都已經做好了恰當時刻不顧自身也要幫丁寧的打算,然而最終決定一切的還是要看比試的規則。

而這比試的規則,卻不由他們決定。

他們就好像是熱鍋上的一小群螞蟻。

……

上千名年輕男女站立在岷山劍宗摩天峰的山道前,山風吹拂著他們的衣袂,初夏的耀眼焰光將他們的身體鍍成金色。

禮樂聲還在繼續奏鳴著,然而岷山深處卻是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震鳴,就像有人在極遠處輕彈了一下劍鋒。

人群一片嘩然。

空無一人的山道上突然有一片光華好像水紋般扭曲,一名身穿青衫的劍師若在虛空中透出,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里。

這名青衫劍師身上的青衫雖然只是一色,但青色卻是純正的青玉色澤,整個長陵別處都根本看不到這種青色,他的面容端莊,不苟言笑,看不出到底多少年紀,身上自有一種難言的威嚴和鋒芒流散出來。

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是天下最強的修劍之地,任何一名師長在外都是震懾一方的人物,但此時山道下絕大多數選生的目光卻並未停留在這名青衫劍師的身上很久。

因為就在這名青衫劍師出現之後,山道上就像有一層奇異的光幕如潮水般慢慢退去,看上去空無一物,筆直通往山巔的青玉山道上,突然豎起了一道門。

一道緊閉著的青玉大門。

這名青衫劍師就站在這道青玉大門的一側,而青玉大門後方的山道,卻是被誰抹去了一樣,突然消失了。

就好像一張畫卷上本來有的一塊,突然變成了空白,而其餘的畫面還在。

「劍會開始,請入門。」

這名青衫劍師異常簡單,不卑不亢的看著下方所有人,平靜的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