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九章離世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1-26 23:25  |  字數:3191字

場間安靜,岷山劍宗青玉山門的光輝灑落在丁寧等人的身上,丁寧等人的身影便顯得有些刺眼。

事實上所有選生也都在看著最晚到來的丁寧。

對於這名在長陵的年輕修行者之中修為並不算特別高絕,然而自從進入白羊洞之中卻一直時不時的散發耀眼鋒芒,甚至遮掩住了其餘天才光芒的酒鋪少年,所有選生心中自然都有不同的看法和判斷。

但此時看著沉默攙扶薛忘虛而來的丁寧,所有這些選生不知為何卻都有些隱隱不安,感覺到了莫名的危險氣息。

顧惜春位於所有選生的中段位置,在他看來,既然丁寧已經能在才俊冊中排到那麼高的位置,那就意味著丁寧至少不會很早就被淘汰,他和丁寧的交手就不急於一時。

他甚至不想急著去看丁寧。

然而丁寧一到,卻似自然帶著無窮的魔力,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卷了過去。

他看著丁寧,看著丁寧身側的薛忘虛,原本就像陷在陰影中的雙眸深處驟然泛出些古怪的色澤,給人的感覺好像有一塊松油在他的眼眸深處燃燒了起來,在冒出滾滾的濃煙。

顧惜春的身旁,一直凝立著一名影山劍窟的師長,這名師長也是以往最為關心顧惜春修行的某位師叔,在顧惜春有了驚人的參悟之後,他的這名師叔在影山劍窟中的地位也大為提高,這種重要場合也是他伴隨顧惜春左右。

此時感覺到身旁顧惜春的異狀,這名中年師長眉頭微皺,輕聲的出聲勸誡道:「不用放在心上,此人忤逆皇后盛意,是斷然不可能在岷山劍會中有所斬獲,這場劍會之後,自然會在長陵漸漸淡出所有人視野。」

顧惜春明白這位師叔的好意,他的面色稍霽,緩聲道:「若註定是一顆流星,我也希望這顆流星終結在我的手裡,這樣他的光亮才可為我增色。」

「有機會自然極好,但凡事不能過於執著。」這名影山劍窟的中年師長點了點頭,看了一眼遠處的薛忘虛,略帶同情道:「太過執拗,便會變得和這薛忘虛一樣。」

很多人看著薛忘虛的目光都是有些惋惜,有些同情。

七境之上為宗師。

到達七境,那是何等的成就,然而這樣一名真正的七境宗師,卻是想看看自己最為親近的數名弟子在岷山劍會中的表現都做不到。

場間絕大多數人都可以肯定,在岷山劍會正式開始之前,薛忘虛就會死去。

此次的岷山劍會之前,還有聖上祭天告祖,訂立太子。

場上絕大多數的人都懷疑薛忘虛能不能支撐到聖上的祭天結束。

……

南宮采菽本身便是青藤劍院的弟子,何朝夕迎上去之後,她也沒有任何猶豫的迎了上去,走在丁寧的身邊。

謝長勝做事本身不太經過大腦,所以他也是沒有任何猶豫的迎了上去。

這次謝柔並沒有阻攔他。

夫唱婦隨,她早已立下誓言非丁寧不嫁,雖然丁寧並不認可她那個誓言,但對於她而言,此時丁寧不管是做多危險的事情,她自然是要跟上的。

徐鶴山微微的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走到了南宮采菽的身側。

這些人加上張儀和沈奕,形成了一個小團隊,和周圍人隱然隔絕開來。

因為人不多,所以便顯不出悲壯,只是顯得有些悲涼。

「時間不夠了。」

從走過岷山劍宗的青玉山門開始,丁寧便一直保持著沉默,到此時停在隊列的最尾,他才讓何朝夕承擔薛忘虛所有的分量,然後在薛忘虛的耳畔輕聲而認真的說道:「因為幫白羊洞拿首名,所以弟子不能陪你走最後一程了。」

薛忘虛此時的呼吸已經十分艱難,但聽到丁寧這樣的話語,他還是擠出了一絲笑容,溫和道:「我走得安心。」

「大師兄,你陪洞主走最後一程。」

丁寧將自己的身位讓給張儀,對薛忘虛深深的行了一禮。

當所有人未發聲時,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閉上了雙目。

南宮采菽和謝長勝等人都不明白丁寧和薛忘虛這些對話的真正含義,然而在丁寧閉上眼睛的瞬間,他們開始陷入無比的震驚中。

在他們的感知里,丁寧閉上眼睛的瞬間,丁寧的身體就變成了一個絕對寧靜的池塘,池塘里有玄妙的氣機在流動,周圍的天地間,有許多他們看不到,甚至感知不到的東西在悄然流入這個池塘。

這就是修行。

哪怕是修為已至五境六境的修行者,都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收斂心神,排除雜念,才能進入這種入定內觀的修行狀態,然後丁寧竟然是不需要任何的時間準備,竟然在閉上眼睛的一瞬間就直接進入了這種修行狀態!

這明明是絕無可能的事情,然而這樣的事情就在他們的面前發生。

除此之外,帶給他們更加震驚的情緒的是,即便是以他們的修為,都可以直覺感知出來,丁寧的身體極度的空虛,空虛到不僅是這個池塘里絕大多數的水都被排空,就連濕潤泥土中的水分都被壓榨出了大半。

「有人逼得丁寧幾乎耗光了真元。」

謝長勝的臉色變得極度陰霾,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張儀和沈奕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沈奕的眼眶已然紅了,他開口想要說什麼,但此時張儀卻是聲音微顫的回答道:「這不關你的事。」

「什麼叫不關我的事?」

謝長勝知道張儀是好意,然而他還是忍不住憤怒的叫了起來,「現在我們站在你們身邊,難道這還不關我們的事么?」

「不要吵了。」

沈奕的聲音響了起來。

謝長勝更加憤怒的轉過頭去,他想質問沈奕身為白羊洞的弟子又到底做了什麼,但他在轉頭過去的瞬間,卻是無法再發出聲音。

他身旁所有的人在此刻也都再也發不出聲音。

因為此時的薛忘虛張開了嘴,卻也發不出聲音。

這名老人似乎還想要再說什麼,但是卻再也無法發出什麼聲音,最終只是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

也就在此時,前方傳來一陣無聲的悸動。

山道上方的祭天台上,響起了莊嚴肅穆的禮樂聲。

謝長勝霍然抬頭。

他明白接下來元武皇帝即將出現,這種時刻按理而言,他應該和周圍的考生一樣,眼神熱切,滿心充滿崇敬,但他此時的眼睛裡卻充滿著憤怒,似乎要將心中的怒火噴涌到視線盡頭的那祭天台上。

祭天台的地面上跪拜著許多人,如一片海洋。

元武皇帝手持著金簡平靜而自信的走過,走向祭天台的最前方。

盛裝的扶蘇跟在他的身後一丈處,而扶蘇的身後跟隨著的是數名身穿青衫的修行者。

當那道明黃色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之中時,所有山道前的選生都感覺到雙目不再如之前那般刺痛,似乎有一種異常磅礴而柔和的氣息,如一柄無形巨傘將整座岷山的劍意都替他們遮擋了下來。

這種親身感覺到的境界和那道明黃色身影的身份同樣讓絕大多數選生激動和崇拜到了極點,一遍遍呼喊萬歲的聲音響起。

祭天台上那道明黃色的身影並沒有阻止這樣的聲音響起,他開始誦讀祭天禱文,甚至沒有改變平時說話的語調。

然而這山間沒有人能夠遮掩住他的聲音。

他唇齒間吐出的每一個字,都清晰的傳入每個人的耳廓。

在他吐出第一個字的瞬間,陽光似乎變得更加濃烈耀眼。

每個人的身上都鍍上了一層金光。

然而薛忘虛眼中的神光,卻在此時消退。

他沒有能夠聽到元武皇帝的祭天禱文。

他在此時平靜的辭世。

丁寧也沒有聽到元武皇帝的祭天禱文。

他忘乎一切的在修行,補充真元。

張儀和沈奕也沒有聽到元武皇帝的祭天禱文,他們的身心被巨大的悲慟完全佔據。

祭天台的後方,聽到頌及自己名字時,已經成為太子的扶蘇竭力的將目光投往下方。

他想要看清丁寧在哪裡。

然而距離太遠,他卻根本看不清下面發生了什麼,看不清丁寧等人的所在。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