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八章借口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他迅速的清醒過來。 「不行。」 他搖了搖頭,輕聲道:「沒有意義。」 丁寧沉默了片刻,他想要開口說話。 然而薛忘虛看著他,已經接著輕聲說了下去:「我說的沒有意義,不是指你...

一秒記住

「師兄…」

雖然稱呼不同,但是呼出這一聲的時候,沈奕和張儀同樣的悲慟。

「你和大師兄走前面,我單獨扶著洞主就好。」

丁寧儘可能讓自己的語氣平和些,然而他手上的動作還是昭示出了他此時的心境和平時有太大的不同——他幾乎是有些蠻橫的擠開了沈奕,讓沈奕和張儀走在前方。

「對不起。」

丁寧輕聲的吐出一句,這句話不是對沈奕說,而是對自己架著的薛忘虛說。

薛忘虛苦笑著看著丁寧,道:「拼得自己的命都快丟了,還和我說對不起?」

丁寧的喉結微動,似是在艱難的吞咽著什麼東西。

他沉默了數息的時間,然後抬頭看著前方後背依舊顫動不已的張儀和沈奕,終於下定了決心,將聲音壓到極低,說道:「還記得我從巫山回來之後,問過你想不想繼續活下去的問題么?其實我並不是隨口問問。」

薛忘虛的眼瞳里原本已經沒有多少神采,而且已經極為平和,就如一潭渾濁的死水,然而就在丁寧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瞳深處驟然捲起萬頃驚濤駭浪。

他的心臟好像徹底恢復活力般劇烈的跳動著,將無比的震驚之意不斷的壓入他的身體各處。

這種震驚,比起他剛剛突破七境,感受七境和六境的不同時還要強烈。

「原來這就是…?」

他感受著無數絲湧入體內的元氣,感受著絲絲縷縷元氣的盡頭,艱難的抬起頭,看著丁寧。

丁寧點了點頭。

「原來你就是…」

薛忘虛看著丁寧凝重的眉眼,心中卻越來越覺得不真實和荒謬。

無數的記憶和畫面強烈的沖入他的腦海,如無數時空交疊,令他一時完全失去了思索能力,然而身體深處的變化,又讓他迅速的清醒過來。

「不行。」

他搖了搖頭,輕聲道:「沒有意義。」

丁寧沉默了片刻,他想要開口說話。

然而薛忘虛看著他,已經接著輕聲說了下去:「我說的沒有意義,不是指你讓我活下來之後,我們能不能渡過岷山劍會,能不能逃脫…我知道你既然做出這樣的決定,便是有逃脫的可能。」

丁寧的嘴唇用力的抿了起來,他保持沉默。

薛忘虛感慨的看著他,眼神變得極為複雜:「我從沒有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傳人,我從未想過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哪怕之前別人給我提出這樣的假設,讓我想象一下這樣的事情發生后,我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我也絕對無法想象。然而等這樣的事發生在面前,我震驚之餘第一時間想到的竟然是我該怎麼辦?」

「我畢竟是秦人,我畢竟忠於聖上,不管聖上奪取皇位的時候採取了多少不光明的手段,但他還是令人滿意的皇帝.」薛忘虛苦澀的笑了起來,「你想要我活下去,展露你的真正功法,是做出了最為重要的決定,而對於我而言,這個決定也至為重要。」

「我不知道你將來會做什麼,我畢竟是秦人…所以最後我的決定是只能兩不相幫。」

「你先前從巫山回來之時,我便和你說過一句生死有命。」

薛忘虛有些氣喘,有些虛弱,但他還是堅持抬著頭看著丁寧,說道:「我在這裡死去,便是我的命,但你卻是可以拼一拼。」「兩不相幫?」

一直緊抿著雙唇沉默著的丁寧慘淡的笑了起來,道:「老頭,你何必為了我找這樣的借口?」

「你別忘記答應我的風光。」

薛忘虛笑了起來,沒有和丁寧辯駁,他的眼眸深處有些不舍,但卻越來越柔和平靜,「如果有可能,替白羊洞拿到首名。」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看都看不到了,還有意義么?」

「有意義。」

薛忘虛費力的點了點頭:「你既然有著這樣的身份,只要你應承下來,我想你便可以做到,光是想象那時的景象,我就很開心。」

丁寧再度沉默不語。

「這是緣。」

「我有緣和他的傳人在白羊洞相遇,這已經讓我感到了人生之奇妙,感到榮幸。」

薛忘虛平靜的看著他,道:「所以你現在沒有什麼難抉擇的。」

「對於生死,從來是自己抉擇容易,而旁人抉擇難。」

丁寧低垂下頭,慢慢的說道。

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湧入薛忘虛體內的無數看不見的絲線開始收回。

巨大的痛苦開始充斥丁寧的身體。

薛忘虛更加虛弱,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不斷的往下沉,但他還是笑了笑,拍了拍丁寧的後背。

……

岷山劍宗的青玉山門后,絕大多數選生已經聚集正對著山門的山道前。

這條山道筆直往上通向摩天峰的高處,雖然劍意刺目,令人根本無法看到高處是何等的情景,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道劍痕筆直的從雲中高峰頂端斬到底部。

山道全部都是碧玉鋪成,表面看不到一絲雜色,用料之奢侈在世間簡直是難以想象。

山道前方是一片空地,布置著諸多的禮器。

在山道的一側,在所有人目力堪堪能夠達到的地方,此時一片白雲已經如同被人拂開,露出了一座明黃色的祭天台。

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得出來,那必定是聖上祭天告祖,訂立太子時會出現的地方。

即便和那處祭天台隔著極遠距離,但絕大多數選生還是想儘可能的距離聖上更近一些,所以此時雖然不準登臨山道,他們還是儘可能的接近山道。

有小部分人是例外。

謝長勝落於選生的最尾,就連帶他前來的白雲觀師長都羞與為伍,越了一邊,對於謝長勝而言,落在最尾的人裡面,倒是有大半是他的熟人,其中便包括令他最為頭疼的親姐謝柔。

只是當丁寧和薛忘虛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中之後,他就完全忽略了謝柔的存在。

他不知道那名容姓宮女和丁寧等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當遠遠的看到張儀和沈奕,看著丁寧和薛忘虛好像互相攙扶著前來的時候,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沉默力量,還是輕易的擊中了他心臟的最柔軟處,他的眉頭不由得深深蹙起,有種痛心的感覺開始充斥他的身體。

有這種感覺的絕非他一人,就連青玉山門后的數名玄服官員都面色驟凝,呼吸微頓。

尤其當丁寧和薛太虛行近,感覺到丁寧和薛太虛身上的氣息時,那名一直負手而立的玄服官員都是眉頭一挑,白皙的面容瞬間變得微紅,一股隱隱的無法控制的憤怒也開始瀰漫他的身體。

謝柔的面容原本是微紅,但和這名玄服官員相反,她的面容越來越白,直至蒼白。

她的身旁還站著南宮采菽和徐鶴山,在看清張儀和沈奕的神色時,他們的雙手就已經開始不住的顫抖。

「自作自受。」

便在此時,一名身穿淡藍色錦服的少年卻在一側鄙夷的冷笑了一聲:「這便是自作聰明的下常」

謝長勝霍然轉身。

若是在平時,他必定要用最惡毒的話語反擊這名他並不認識的少年。

然而丁寧等人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沉默而壓抑的力量,卻讓他此時連罵人的想法都沒有,他的心裡全是燥意,全是殺意。

「這人是誰?」

他只是寒聲問身邊的南宮采菽和徐鶴山。

「周忘年,現在才俊冊上丁寧后一位。」南宮采菽語氣很艱澀,似乎回答很艱難,但每一個字都冷得像冰。

「怎麼,這種語氣問我是誰,難道還想日後伺機報復不成?」

謝長勝並沒有第一時間罵人,然而他的問話落入周忘年的耳中,周忘年卻是第一時間不屑的冷笑了起來。

他的面容和謝長勝一樣稚嫩,然而比謝長勝還要狂傲得多。

不只在於他的修為比謝長勝高出許多,還在於他的祖父是內史司某位權高位重的大人。

對於他這種權貴子弟,天生便不怎麼看得起出身於商賈人家,甚至是出身市井的人物。

謝長勝的呼吸驟然沉重起來。

「你有什麼資格嘲諷他?」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

周忘年和南宮采菽等人都是一怔,順著聲音望去,那名背負著雙手的玄服官員不知何時已經接近他們的身側。

這名中年玄服官員一臉冷意的直視周忘年,接著冷淡道:「想要嘲諷別人不識時務,也要想想自己有沒有不識時務的本錢,想想自己就算再怎麼任性,宮中貴人的目光會不會落在你身上。」

「在天威中折翅的蒼鷹依舊是蒼鷹,雞圈裡的小雞再怎麼叫喚都是小雞。」

說完了這兩句,這名中年玄服官員便不再看周忘年,而周忘年想著這些話語中的意思,卻是說不出什麼話來,臉色變得青白難看至極。

「何朝夕…」

就在此時,謝柔等人的呼吸又是驟然停頓,一條身影從旁邊走出,走向剛剛通過青玉山門的丁寧和薛忘虛,然後這人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轉身,扶著薛忘虛。

這人身穿青藤劍院的院服,身材並不健碩,卻似乎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正是青藤劍院最為出色的弟子何朝夕。

白羊洞雖然併入青藤劍院,但他和薛忘虛之間其實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然而此時,他卻是用沉默的行動,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周忘年看著走在丁寧和薛忘虛身旁的何朝夕,面色變得更為難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