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四章死局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空:「平日里都是皇後娘娘親自見您,今日換做我見您,而且還讓您等我,然而我可以告訴您,若是您再不能拿出些令人滿意的交待,今後便永遠都是我見您。」 梁聯想起後宮里皇后那張完美的面容,嘴角流露出一絲...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中年玄服官員心泛寒意的領命退下,在鹿山會盟之前,皇宮裡的那位女主人對於長陵一些事物的控制已經到了隻手遮天的地步,而現在只是這一件小事,就足以讓他清醒的認知,今後她對於長陵修行者的掌控將會更加嚴苛。

「讓梁大將軍進來。」

這名宮中麗人對著這名退下的中年玄服官員輕喝了一聲。

寂靜的院落中響起沉穩的腳步聲,一股難言的殺伐氣息湧入這間書房,軍靴越過硃色的門檻,梁聯出現在這名宮中麗人的面前。

沒有任何的施禮,梁聯在走進這間書房時便緩緩抬頭,他的面容冷漠如水。

「您大概覺得很不愉快。」

宮中麗人面上的淡漠也迅的變為冷漠,她的目光越過梁聯挺直如劍的身體,透過窗欞看著湛藍的天空:「平日里都是皇後娘娘親自見您,今日換做我見您,而且還讓您等我,然而我可以告訴您,若是您再不能拿出些令人滿意的交待,今後便永遠都是我見您。」

梁聯想起後宮里皇后那張完美的面容,嘴角流露出一絲自嘲的笑容:「她準備什麼時候驅我出長陵?」

宮中麗人將視線收回,落於他身上,道:「岷山劍會結束。」

「鹿山會盟一結束,她果然更沒有了耐心。」

梁聯搖了搖頭,然後不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宮中麗人的面容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安靜的補充了一句:「岷山劍會將提前至十日後召開。」

梁聯正跨過朱漆門檻,聽到她的這句話,他的眉頭驟蹙,提起的一隻腳在空中微頓。

「岷山劍宗將在十日後開山。」

先於梁聯離開這間書房的中年玄服官員此時已經登上了一輛等待他的黑色馬車,在放下車簾的同時,他對著車旁恭敬而立的一名年輕官員輕聲說了這一句。

晨風猶涼,原本應該一片安靜的周家墨園周圍卻是叮叮噹噹,熱鬧異常。

一條被拆除的高牆周遭,至少有五六撥工匠在奔忙,還有原先住在梧桐落里的住戶正在往園裡搬運著東西,一些押在箱底很多年的衣物此時才見了陽光,在園裡曬得到處都是。不少街坊圍著自己選定的住房歡喜之餘卻又愁眉在商量,還要添置些什麼東西,這樣精緻的房屋裡面是不是不要添置灶台,那些打滿了補丁的被褥堆在這裡面的雕花大床上是不是太過寒酸不搭。

有些附近街巷的街坊卻是趕過來看熱鬧,欽羨的講述此處墨園先前是何等的高院深深難以接近,同時又好心的提醒最近的集市在哪裡,最近可以用來淘洗菜米的水井、池塘在哪裡……

「周家墨園當年何等的高冷,說是一處修行劍院也不為過,這酒鋪少年才搬來了幾天,卻硬生生要將這裡變成集市的樣子,真是莫大的玩笑。」

不遠處一座茶樓的二樓雅室里,一名素衣中年男子微嘲道:「大概鄭袖決想不到這酒鋪少年會用這種玩鬧來表達他的不滿。」

「所以岷山劍宗會在十天後開山?」他身旁一名黑衣男子冷冷的笑了笑,「要只是因為回應這名酒鋪少年的不滿,不讓這名酒鋪少年有足夠的準備時間,那才是開了所有人的玩笑。」

這名黑衣男子面容俊美,看上去極為年輕,但是眉毛里卻透著一絲白色,身上沒有任何可怕的氣勢流露,但卻就是讓人感覺到濃厚的危險味道。

素衣中年男子轉頭過來看著這名黑衣男子,緩聲道:「這是可以預見的事…鹿山盟會之前,不令她不快的門閥還能在長陵求個平安,但她和元武在鹿山會盟前後做成了他們一切想要做成的事情,今後便不只是惹不惹她不快的問題,而是她挑選哪些人是未來大秦的支柱,哪些人卻是必須剔除的問題。」

黑衣男子冷笑了一聲,道:「所以這是鄭袖故意和我朝所有人開的一個玩笑,她便就是想看看到底有誰不服。鹿山盟會是元武戰罷了天下強者,而這岷山劍會,卻是她想要徹底理一理我朝內事了。」

素衣中年男子感慨道:「這名酒鋪少年的雙眸倒是雪亮,用這種方法來表示對她的不滿,只是不管如何說,即便我們不插手,光是酈陵君和皇后的意思,他都不可能在岷山劍會中走得長遠,更不用說進入最後的三甲。」

「既然鄭袖開這樣的玩笑,那不妨大家來玩一玩。」

黑衣男子看著黑白兩色光華已經盡滅的墨園,淡淡的說道:「我賭這少年能夠進入最後的三甲。」

……

令岷山劍會驟然提前,這不是代表著大秦皇后的氣量狹小,或者為她辦事的那名宮女的氣量狹小,和一名酒鋪少年置氣,而是代表著一種肆意,或者說一種霸氣。

大秦元武十二年,鹿山會盟結束后這個深春和初夏相交的季節,韜光養晦了很多年的大秦王朝,原本就以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氣勢坐穩了皇位和后位的帝王和皇后,終於再度展現出了霸氣。

在原先周家老祖所住的一方小院,丁寧看著面色已然徹底紅潤起來的王太虛,蹙眉問道:「消息確實?」

王太虛看了他一眼,道:「比實心的石頭還實。」

丁寧沉默片刻之後,道:「幫我準備馬車,我要馬上回白羊洞。」

「你準備怎麼做?」

當王太虛離開,長孫淺雪的身影出現在丁寧的身後,她清冷的聲音里很罕見的帶著難言的鄭重。

「數十天的時間變成十天,按正常手段,你絕對來不及將你的修為由三境中品提升到三境上品。既然鄭袖已經明確的表達了這樣的意思,你不到三境上品,便應該很難從岷山劍會中勝出。你不能勝出,便無法進入岷山劍宗修習你想要的決法,你就會很快死去。」

「但你若是動用非常手段,將你的修為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提升到三境上品…你的秘密恐怕也會暴露,到時候你也會死。」

「無論哪種選擇,這似乎都是個死局,我想不明白,所以我想知道你去白羊洞到底準備怎麼做?」

長孫淺雪長長的睫毛微顫,看著平靜的丁寧問道。

「我不會暴露九死蠶。」

「這並不算沒有任何機會的死局…因為所有人都以為我修的是普通的靈源大道真解,但事實上我一開始從白羊洞經卷窟里得到的便是斬三屍無我本命元神經。」

……

張儀親自駕著的馬車開始朝著白羊洞疾馳。

「小師弟……」

風吹亂了張儀的,也吹亂了他的心,以至於他又一次犯錯,喊出了習慣稱呼的小師弟。

「沒什麼。」

車廂內微閉著眼睛的丁寧略微抬起了頭,想了想,說道:「洞主的身體不太好,換一個方面想,岷山劍會的提前是好事。」

張儀一怔,頓時覺得喉嚨口堵了些東西,一時有些說不出話來,片刻之後,他才點了點頭,輕聲道:「你有多少信心?」

「七成。」丁寧認真的想了想,說道。

「七成?」張儀震驚的叫出了聲。

因為聽得出丁寧並不是在開玩笑,所以他才真正的震驚,只有他和沈奕、薛忘虛才一直清楚,丁寧所想要做的,並非是在岷山劍會裡進入最後的前十或者三甲,而是要折桂奪冠!

丁寧平靜的點了點頭,自嘲般輕聲道:「都已經賭上了性命,還不能換來七成的把握,那就實在是太弱了……」

……

白羊洞的山門內一片清幽,在和一名師叔簡單的交談數句之後,張儀和丁寧沿著山道往上飛掠,張儀的身影停頓於經卷洞外,而丁寧卻是繼續往上,最終掠入峽間的草廬前方。

和以往修行一樣,丁寧在其中一間草廬的蒲團上坐下,然後平靜的閉上雙目,幾乎瞬間就進入了識念內觀的修行狀態。

然而和平日里修行不同的是,在此次開始修行的瞬間,丁寧身上的氣息就變得狂暴起來。

他的身體里響起無數的蠶聲,而這些蠶聲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無數已經餓了許久的小蠶全部朝著他的身下用力,奮盡所有的力量撕扯著新鮮的桑葉,吞入自己的腹中。

他的身下散出微蒼白色的光亮。

「噗」的一聲裂響,不知用何種靈草編織的蒲團竟瞬間被撕扯成無數的碎屑。

原本緩緩釋出的靈氣,在這一剎那也變成了狂暴的激流,以驚人的度湧入他的體內。

於此同時,他緊握著的右手放佛變得透明起來一般,沁出無數的星光。

他的五指都被一種奇異的力量緩緩撐開。

原本純白色的人王玉璧懸浮在他的掌心,周身飛繞著無數條星光形成的線路,宛如一個**的小世界。

丁寧的身體微微一震,他的身體里出了五聲連續的輕響,就好像打開了五副枷鎖一般,他身外的氣息再次狂暴數分!

他的臉色變得有些病態的酡紅,然後一縷縷五彩的霞光,卻是不停的從他的肌膚里透了出來,越來越濃烈,好像在他的身外熊熊燃燒了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