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三章該想和不該想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1-16 10:58  |  字數:3317字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山水佇立在一間客棧的二樓窗口,靜靜的看著遠處的梧桐落,看著丁寧和長孫淺雪。

李雲睿在她身後看她。

先前在渭河之上,她身穿著白衫,此時身在長陵,她穿著的只是長陵尋常女子所穿的素色緞衣,靜立在這尋常客棧的窗口,李雲睿視線所及之處也只有黑色的屋面和在風中微微搖晃的蒿草,然而越看她的背影,就越是覺得她隨時會乘風踏浪而去,這些黑色屋面隨時會變成一片黑色的海洋。

「這酒鋪少年其實和我有些關係。」

白山水沒有回首,緩緩負手,說道:「我有個師兄想要殺他,但我師兄卻埋骨在了長陵。」

李雲睿的手不由得握緊,他沉默了片刻,說道:「我大概猜出你是誰了。」

「昔日魚市一戰,趙四失去了本命劍,我元氣大傷,元武解決了長陵之患,放心去了鹿山,接下來他一劍斬了座山,同時也斬卻了很多人的信心。」白山水慢慢轉身,看著李雲睿:「我之前一直在渭河上徘徊,看著近在眼前的長陵,想著的卻是還有沒有進入長陵的必要,想著即便得了些自己想要的東西,也不可能是元武皇帝的對手。」

「我既讓你跟著,便沒有隱藏自己身份的想法,我是誰不難猜,難猜的是你。」頓了頓之後,白山水語氣分外平靜的說道:「你的修為只是六境巔峰,想必跨入七境還需要一定的時間,然而只是一些緩釋的真元就引起整條大河的哀鳴,就好像將整條大河變成了一件符器,被我感覺出來。像你這樣的人,一朝又有幾個?然而像你這樣的人卻為這名酒鋪少年平靜赴死,這名酒鋪少年在我的眼睛裡便充滿了無限的可能,你和這名酒鋪少年,就成為了為我重新打開進入長陵這扇門的鑰匙。從這些而言,我理應先謝謝你。」

李雲睿看著她,眼眸深處再次浮現出一絲苦意。

「在我昏迷的時候,我說了什麼?」他猶豫了一下,問道。

「你只是數次喊了他的名字而已。」

白山水微嘲的看著他,說道:「只是像你這樣的人,應該是將這件事看得比生命還重要,才會在昏迷的時候還提醒自己不要忘記。」

李雲睿沉默不語。

「你叫什麼名字?」白山水淡淡的問道。

李雲睿的眉心微動,但是卻依舊保持著沉默。

白山水的神容依舊保持著平靜,但是語氣卻變得分外強硬:「你必須告訴我。」

李雲睿低垂下頭,雙手微顫,卻依舊沒有開口。

「那名酒鋪少年很有意思,方才我看著他,已經下了決定。」白山水抿了抿嘴唇,在此時露出了一個妖異的微笑:「你不告訴我…我便馬上去殺了他。」

李雲睿霍然抬頭,眼瞳深處瞬間燃起異樣的幽火。

「不要和我說有關生死的事情。」白山水嘴唇上翹,看出了他此刻心中所想般,微嘲道:「你應該明白像我這樣的人根本不在意生死的事情,即便我在這裡動手必死無疑,但我也同樣會去做,而且雖然我元氣大傷,但此刻還是比你要強出一線,所以你一路才只是跟著我,而不是直接動手殺死我。」

「和我們這些大逆相比,你太過猶豫,現在我已見到了這名少年,你已經再沒有拒絕的機會。」

白山水驕傲的眯起了眼睛。

一滴乳白色的晶瑩水珠隨著她的眯眼而驟然浮現在她的身前,微微震動。

「我給你三息的考慮時間,三息之後,我就會出手…到時即便我死去,這名叫丁寧的酒鋪少年也會死。你都願意為他而死,我相信你不想看著他死。」

李雲睿想了想,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他便抬頭看著白山水,道:「你不能殺他,而且你和我應該盡量遠離他。」

白山水的睫毛微微跳動,那一滴蘊含著決烈殺意的水珠消散在她的身前,然而她的面容卻變得更為冷漠,「為什麼。」

「因為我是楚人。」

李雲睿凝視著她的雙眸,緩緩的說道:「吾皇在歸天之前令我送了一件東西給他,這件事,連趙香妃和新君都不知道。」

有關這件事情,他敘述得極其簡單,但白山水卻自然能夠理解其中的分量。

「什麼東西?」她的眉頭深深的皺起,問道。

李雲睿看著她,坦然的搖了搖頭。

白山水深吸了一口氣,她不再問,而是閉上眼睛,當李雲睿不存在於她身前一樣,開始安靜的思考。

什麼人對於楚帝而言比趙香妃和即將承繼帝位的驪陵君還要重要?

甚至比一朝還要重要?

這樣的問題,對於她而言太過簡單。

因為只存在一個可能。

她再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搖了搖頭,認真的對李雲睿說道:「想不到,想不到九死蠶…就在這裡。」

李雲睿握緊了雙手,再鬆開。

他對於楚帝的了解更深,所以他更容易思索出這樣的答案,此前他只是不想去思考,此時遇到白山水挑明,他的臉色也未有太多的改變。

「所以你不能殺他。」

「如果你的猜測是真的…他便是吾皇認為的,將來能夠對付元武皇帝的唯一可能。」

「我可以死,但是你必須護著他。」

李雲睿平靜的,看著白山水一句句的說道:「我死之後,沒有人會將他和大楚王朝聯繫在一起。但就如你發現這件事情一樣,只要有人發現我和他有這樣的關係,就很容易推斷出他的身份。」

說完,李雲睿對著白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