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二章最難懂人心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他依舊沒有氣餒,只是接著誠懇道:「免房租。」 面鋪老闆嗤笑一聲,「房子里的家什搬弄搬弄都不止那點房租。」 丁寧看了他一眼,道:「白送。」 面鋪老闆愣了愣。 丁寧掏出...

當齊帝的王冠如墓碑般插在這個新的墳頭之時,一陣極陰的黑風席捲過這座黑色的山。

黑色的風卷到山頂,變成了壓在山頂的黑雲。

這山原本不高,然而沉重的黑雲壓在山頂,整個天空都像是被拉低了,便顯得這山分外高大。

原本寸草不生的黑色山土裡驟然生出許多直衝上天的黑色茅草,密密麻麻的長滿了整座山。

黑色茅草長到齊帝腰部的高度,齊帝沉默不語,黑色長發在風中狂舞。

他面前的黑色王冠上的所有珠墜,甚至黃金鑲飾都在黑色的陰風中紛紛化為腐朽的飛塵飄散,最終只有一塊樸素無光的墨玉板插在黑色的泥土裡。

黑雲在這座山上隨著天地之間的風而動,卻始終不消散。

齊帝沿著山道下山,山道上也長滿了齊腰深的黑色茅草,齊帝的身影就像是在一條黑色的長河中分浪而行。

這樣的畫面寧靜,然而落在所有山腳下的齊人眼中卻分外震撼。

「若師生前便喜歡清凈,封了這山,任何人都不許靠近。」

齊帝在所有等候自己的臣子前方轉身,又仰頭看了這座黑山一眼,輕聲的說道。

……

長陵郊野,數名麥田裡正在除草的農夫有些疑惑的直起身來,望向遠處渭河軍港的方向。

軍港里似乎有宏大的聲音響起,田野間,一群群鳥雀受驚不斷飛起。

只是過了片刻,官道上出現了一抹明亮的黃色,數十名身穿明黃色衣袍的騎者疾馳而來。

這數名農夫明白他們最為尊敬的帝王終於歸來,他們直接跪在了麥田裡,激動萬分。

御駕歸都的消息沿著橫平豎直的道路傳遍整個長陵,沿途無數臣民跪於道邊,遠遠看到車輦上那道威嚴的明黃色身影,便紛紛近乎虔誠的呼喊萬歲。

震天的山呼萬歲聲中,元武皇帝的唇角微翹,帶著一抹歡喜的味道。

他的目光緩緩掃過四野,掃過無數膜拜他的臣民,最終落到遠處長陵的邊際。

「你說過,能令萬民真正愛戴,真正由心膜拜的便是正確的,現在寡人做到了,所以寡人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正確的。」

……

「你這的面我也吃得慣了,搬到墨園那種地方去,就像今天我再回到這裡都已經過了吃早面的時候…而且墨園的景緻你們想來也想見見…」

梧桐落里,丁寧站在尋常每日清晨都會去的面鋪,異常誠懇的對著裡面的面鋪老闆說著,而裡面的面鋪老闆卻是自顧自的揉著麵糰,等到丁寧說了一陣,這名平日里對丁寧十分客氣的面鋪老闆才沒好氣的抬起了頭,「我在這裡住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搬到墨園去,而且我這鋪子才新修了不久,而且墨園那裡那麼冷清,我的面做給誰吃去?」

「我會設法讓大家全部搬去。」丁寧毫不氣餒的認真說道:「只要你先同意了,我等會就和他們說去。」

面鋪老闆白了他一眼,道:「你怎麼設法?」

丁寧聽得出他的言外之意是連我都說不服,你還敢誇口讓大家都搬去,但是他依舊沒有氣餒,只是接著誠懇道:「免房租。」

面鋪老闆嗤笑一聲,「房子里的家什搬弄搬弄都不止那點房租。」

丁寧看了他一眼,道:「白送。」

面鋪老闆愣了愣。

丁寧掏出了地契,如真正暴發戶道:「看中哪一間屋子,隨便挑,要是覺得開鋪子不方面,想在哪段牆上開出個口來和我說,我趕明兒就找匠人去弄。」

面鋪老闆想了想,怒道:「你不要誑我,雖然你有墨府地契,但是按我大秦律例,這地契能分么?你想白送便白送么?」

丁寧無奈的看著面鋪老闆,道:「都這麼熟了,難道一定要限於這些條條框框么?地契不能分,我和你立個文書,讓街坊鄰居都來做個證,只要我還是墨園主人一天,那你挑中的屋子就都是你的。」

面鋪老闆的眼睛亮了起來,「你說的是認真的?」

丁寧微惱道:「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過。」

「真讓我先挑一間?」

「自己眩」丁寧白了他一眼,隨手將地契往他身前丟了過去。

「這可是地契,你以為是什麼1面鋪老闆眼睛瞪了起來,罵了一句,就這短短的工夫,他居然雙手在自己圍裙上擦了擦,然後準確無比的接住了地契,然後直接扯直喉嚨大叫了起來:「快來做個見證1

……

「你這是要做什麼?」

長孫淺雪看著擠出人群的丁寧,清冷的說道。

丁寧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道:「洞主在這裡已經住得慣了,墨園太過清凈,能熱鬧當然要弄得熱鬧一點。」

長孫淺雪道:「沒有別的原因?」

「至少一大堆人都搬過去,將那裡變得和梧桐落似的,給人的感覺便不像我們幾個人佔了墨園一樣,雖然我們也並不想要墨園…但這樣那些舊權貴或許對我們的恨意稍微輕一些。」丁寧看著她,說道:「而且雖然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意義,但這也總算是市井小人物表達的反抗,或許也能讓她感覺到一絲不愉快。」

長孫淺雪想了想,說道:「做得不錯。」

丁寧愣了愣,這是她從未有過的褒獎,但他馬上反應了過來,看著轉身的她忍不住笑了起來,輕聲道:「幼稚。」

能讓皇宮裡那名女主人不快樂,對於長孫淺雪而言就是最大的快樂,然而也就在此時,遠處的街巷中隱約有浪潮般的呼喊聲傳來。

長孫淺雪的眉間頓時多了一道褶子,「他回來了。」

丁寧點了點頭。

長孫淺雪面色驟沉:「人人都愛元武皇帝。」

「可是我和你不喜歡。」

丁寧能夠理解她此時的意思和此時的心情,他聽著遠處傳來的聲音,又看了看一旁熱鬧分房,已經完全不需要他這個新任墨園主人插手的街坊鄰居們,輕聲說道:「你看看他們…他們也愛元武皇帝,但是他們此時卻更喜歡我。」

「人心…」丁寧頓了頓,轉頭看著臉上全是寒霜的長孫淺雪,道:「始終是世上最難懂的東西。」

長孫淺雪明顯已經不想多說什麼,然而此時她的眉頭卻又挑了起來,輕聲道:「有兩個六境過來看你。」

丁寧微微一怔。

長孫淺雪又有些疑惑不決:「一個六境,一個七境?」

不喝酒了隔了一天還有點卡文)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