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章令她不如意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話,只是平靜的應允。 「不要再提及任何有關巫山的事情,尤其不要提及你救過他。」 這名威嚴的宮女滿意的轉身離開,但在走出這間酒鋪的時,她卻是又冷漠的交待了一句:「因為從今天開始,他已經是...

「承情?」

長孫淺雪看了他一眼,清冷道:「這是可大可小,很虛無縹緲的事情。」

「所以他讓我自己選擇。」

丁寧看著手中的玉璧,沉默了片刻,說道:「所以他沒有提任何的請求。」

長孫淺雪突然覺得這好像有些可笑,微嘲道:「你又能做什麼?」

「至少可以更快的變得更強一些,讓我進入岷山劍宗變得更有保障一些。」

丁寧又沉默了片刻,道:「他死之後,王圖霸業對他沒有任何意義,所以他應該只是想我們能夠對他的那些子民好一些。」

長孫淺雪依舊微嘲道:「若是大楚王朝都沒有了呢?」

丁寧看了她一眼,道:「也可以對楚地的人好一些。」

長孫淺雪看了他一眼,眉眼間的神色顯然很不贊同,然而丁寧自己卻是點了點頭,道:「當然現在說這些根本沒有意義。」

長孫淺雪清冷的問道:「能到多少?」

她的這句話太多簡單,對於別人而言可能很難明白她問的到底是什麼,然而丁寧直接便回答道:「三境上品。」

長孫淺雪問的自然是丁寧在岷山劍會開始之前的修為,丁寧對於修行的事情從未錯過,他說在岷山劍會之前會到三境上品,那長孫淺雪就知道他的修為一定會到三境上品。

才俊冊上排名最高的烈螢泓是四境中品修為,在長孫淺雪看來,丁寧三境上品的修為已經足夠。

所以她看了丁寧一眼,不再說任何的話。

這在兩人的世界里意味著這次談話的終結。

丁寧也不再說任何的話語,只是除去了鞋子,在自己的床榻上坐了下來。

沒有人可以理解他的入靜內觀的速度。

幾乎就在他閉目的瞬間,他就如凝立在氣海中心,看著五氣繚繞和真元流動的奇妙世界。

一絲絲天地元氣緩緩從四方飄來,落於他的身體。

丁寧的識海之中瞬間出現了震驚的情緒。

他瞬間明白了傳說中的人王玉璧到底是一件什麼樣的東西。

除了他身體里五氣繚繞的氣海世界,無數真元流淌的經絡和外面匡闊的無限天地之外,他「看到」自己的右手手心在發出光亮。

無數的光星漂浮其間,這些平時肉眼看不見的光星往外散發著無數肉眼看不見的線路,這些光星看似細小,然而其中卻似乎隔著驚人的距離,空間浩瀚無比。

這些線路里在不斷憑空生成著天地元氣,有些他極為熟悉,有些卻是完全超出他的認知。

所以這並不是任何修行者能夠創造出來的符器。

這完全就是一個**的小世界。

一顆星辰的碎片,一顆星核,或者一顆星髓…修行者的世界里,有無數種說法來定義這樣的東西,世上的很多寶石,甚至很多奇特的金鐵,都來自於這樣的碎片。

然而無數星辰墜落產生的碎片之中,唯有極少數能夠和這個世間的元氣相合,更不用說像這人王玉璧一樣,可以自然滋生出許多和這個天地相合的元氣。

只是數個呼吸,感受著絲絲沁入自己身體的天地元氣,丁寧就可以確定這件東西和自己聽聞的東西一樣,足以讓他的修行速度增快兩至三成,但對於他而言,這件東西的意義並不只於此。

「是什麼?」

看著他微顫的睫毛,長孫淺雪直接出聲問道。

「一個獨特的小世界。」

丁寧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著她說道:「甚至可以藉以參悟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星辰元氣。」

這是不同於尋常修行者的很高層面的談話,長孫淺雪聽得懂其中的意思,但她卻只是看著丁寧,異常簡單粗暴的問道:「可以悟得出對付鄭袖的星火劍的方法么?」

丁寧的眉頭微蹙,道:「或許可以。」

「如果可以。」長孫淺雪想了想,道:「我會承他的情。」

丁寧笑了起來。

在見慣了複雜和陰謀之後,這種簡單,最能讓人感到溫暖和喜歡。

「有人來了。」

然而長孫淺雪的臉上卻驟然籠上了一層寒霜,她用一種有些說不出厭惡的語氣,說道:「是未央宮的修行功法,應該是鄭袖的人。」

一名衣著看似樸素,但怎麼都洗不了宮裡的那種貴氣,就連滿頭的青絲都似乎分外潔凈亮澤一些的麗容女子走入了梧桐落,行入梧桐落中的無名酒鋪。

這名女子似乎也並不想掩飾她宮女的身份,走路的身姿都很自然的和在宮中時一樣。

她看著並不顯得潔凈的酒鋪,看著平靜的打量她的丁寧,有些不喜般微微挑眉,道:「的確太過寒酸了一些。」

丁寧感受著這名女子身上的氣息,他可以肯定這名女子在未央宮中的地位應該僅次於潘若葉。

他沒有先說什麼,只是等著這名宮女接著說下去。

「這是賜給你的。」

這名宮女從衣袖中取出一份文書,放在丁寧身前的桌前,然後伸手示意丁寧馬上看。

丁寧展開那份文書,眉頭馬上就皺了起來。

宮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怎麼?」

丁寧抬頭看著她,道:「這是一份地契文書。」

宮女說道:「只。」

丁寧說道:「可是這是周家墨園的地契文書。」

宮女微嘲道:「墨園是墨園,但現在不是周家的…長陵城從今日起,已無周家。」

丁寧微垂下頭,看著面前的文書,道:「這賞賜太大。」

宮女的臉色沉了下來,道:「既然賞賜給你,便說明你當得起這樣的賞賜。」

丁寧點了點頭,收起了身前的地契文書。

宮女的臉色緩和了一些,說道:「今日你們便搬去墨園。」

丁寧知道這樣的旨意根本沒有任何可以商量的餘地,所以他也不再說任何的話,只是平靜的應允。

「不要再提及任何有關巫山的事情,尤其不要提及你救過他。」

這名威嚴的宮女滿意的轉身離開,但在走出這間酒鋪的時,她卻是又冷漠的交待了一句:「因為從今天開始,他已經是我大秦王朝的太子。」

當威嚴宮女的身影消失在丁寧的視線之中,長孫淺雪出現在了丁寧的身後。

「她對你倒是不錯,好大的手筆。」

長孫淺雪眼眸冰寒的看著宮女身影消失的方位,臉上籠罩著難言的殺氣,「竟然將周家的宅院都一舉送給了你。」

丁寧明白她對鄭袖的厭惡,他搖了搖頭,眼眸也有些冰冷,「這不是什麼大禮。」

長孫淺雪收斂了殺意,但是她依舊很生氣,所以她此刻不想說話。

「鹿山盟會結束,外事已定,在掃除長陵一些她不想看見的人時,她便不再會有留手。」丁寧看了她一眼,道:「周家完了,我們卻佔了墨園…周家又是因為我跟著周家老祖去了巫山所以才完了,在剩餘的那些舊權貴眼裡,我本身便應該是皇后的人。」

「即便未必敢明面上對付我,但只要有合適的機會,這些舊權貴絕對不會放棄捅我一刀。」

頓了頓之後,丁寧冷漠道:「所以這不是什麼大禮,只是借刀殺人的手段。」

聽著這些話語,長孫淺雪的臉色卻反而好看了許多,「為什麼?」

丁寧道:「墨守城對我有疑慮,她自然就會有疑慮。」

「像她這樣的人,對於一個人有些疑慮的話,最好便是讓那人直接從長陵消失。」長孫淺雪徹底明白了,冷笑道:「所以你救了她的兒子,但是你要參加岷山劍會,她反而不會幫你。」

「或許有人會覺得她會默許我在岷山劍會勝出,但我和你卻很清楚,她現在的意思是不讓我在岷山劍會勝出。」丁寧看著她,平靜而冷的緩緩說道。

他和長孫淺雪甚至薛忘虛等人今日就會搬入周園,這在長陵絕大多數人眼裡,是一名平凡的市井少年憑藉自己的努力和際遇,驟然得到命運的垂青,得到了如此驚人的家業,這實在是很讓人羨慕,很勵志的美麗故事。

然而這個故事真實的背面,卻並不美好。

長孫淺雪看著他臉上的冷意,問道:「那你準備怎麼做?」

「沒有什麼準備怎麼做的問題。」丁寧輕聲道:「這事關我的命,所以我只能用一切可能,讓她不如意。」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