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九章人王玉璧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入到這件東西上。 一抹深沉的銅綠色映入他和長孫淺雪的眼帘。 落入他視線中的是一塊通體銅綠色的長方形金屬物體,看上去就像是一塊剛剛熔冶而成的胚體,然而表面卻都是繁雜至極的符文。 ...

李雲睿在此之前從未見過丁寧,然而從見到丁寧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丁寧絕不普通,他就知道楚帝交予自己的使命一定有著非凡的意義。

而確保使命完成的最後一步,便是斷絕大秦的修行者從自己身上找出任何線索的可能。

所以李雲睿選擇平靜的釋放出自己體內所有屬於修行者的力量。

在渭河裡死去,浸泡多日再浮上來之後,即便是經驗豐富的神都監官員和監天司官員應該也無法看出他和溺亡的普通人有多大的區別。

或許,根本不會有人再發現他的存在。

當真元和存積於體內的天地元氣完全從身體里析出,李雲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異常的沉重,水壓將他胸腔里的空氣也擠壓了出來,當渭河水取代空氣沖入他的肺腑時,他感到了難言的痛苦。

然而他卻控制住了自己的身體,直接讓自己的意識陷入沉睡。

就在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平靜的擁抱死亡時,渭河上的一條商船上,一名雲鬢高聳的白衫麗人正在彈著琵琶。

琵琶聲靜幽,如在外女子思鄉,但當李雲睿體內析出的真元推動的微波緩緩觸碰這艘商船的船底時,這名白衫麗人的眉頭一蹙,手指驟然加疾。

清幽的琵琶聲驟然變得金戈鐵馬,如無數刀兵征戰,一時間,船艙內數席位上原本正談笑風生飲酒的商賈們臉色驟然變得蒼白至極,一滴滴黃豆大小的汗珠不斷從額頭上滾落,似乎琵琶聲里的許多無形刀兵充斥到了他們的心臟之中。

琵琶聲停歇。

咚的一聲輕響。

琵琶墜於軟席之上。

珠簾晃動,而珠簾之後彈著琵琶的白衫麗人卻是消失無蹤。

當李雲睿踏入渭河的時候,丁寧和沈奕回到了梧桐落。

「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丁寧掀開通往酒鋪後院的門帘時,長孫淺雪早已站在院中等著他。

只是聽著丁寧的腳步聲,她就知道一定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發生。

「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丁寧看著她回答,神色異常的凝重。

長孫淺雪如畫的眉毛微微挑起。

丁寧沒有讓她等待,接著說道:「楚帝給我送了件東西,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所以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長孫淺雪看了他一眼,「楚帝?」

丁寧點了點頭,「唯有他才有那種六境的死士,也唯有那種為了他和大楚王朝決死的修行者,才有那樣的氣質。」

頓了頓之後,丁寧伸手入懷中,握住了那截方形的物體,從懷中抽了出來。

長孫淺雪的眉頭皺了起來。

她對丁寧無比熟悉,只是聽著丁寧今日的腳步聲,她就知道丁寧有沉重的心事,而就算丁寧之前沒有和她說過這件東西是楚帝令人帶給她,光是丁寧此時的動作,便可以讓她感覺到這件東西的分量。

她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丁寧的一舉一動。

丁寧走入後院房。

他在長孫淺雪平日梳妝的桌前坐下,將這件東西平放在桌面上,然而他很仔細的一層層揭開包裹著這件東西的粗布。

長孫淺雪的神識隨意的透入這些粗布,但在下一瞬間,她的身體微微一震,明白過來丁寧為何這麼鄭重。

粗布中包裹的物事就像是一個恐怖的漩渦,她的神識只是掃入進去,就被牽扯到不知何處。

能讓一名尋常修行者的神識產生如此詭異感覺的便已經不是凡物,而讓她這樣的修行者都產生如此感覺的這樣的東西,在修行界的典籍里似乎還未出現過。

因為過分詭異,所以必定不是凡物。

因為未知,所以必須慎重。

丁寧小心翼翼的將最後一層粗布揭開,在這個過程里,他體內的無數細蠶涌動,保證自己沒有任何一絲氣息流入到這件東西上。

一抹深沉的銅綠色映入他和長孫淺雪的眼帘。

落入他視線中的是一塊通體銅綠色的長方形金屬物體,看上去就像是一塊剛剛熔冶而成的胚體,然而表面卻都是繁雜至極的符文。

「這是什麼?」

長孫淺雪凝視著這塊東西足足數十息的時間,然後出聲問道。

大楚王朝最強的便是符器,任何大秦修行者第一眼見到這樣布滿符文的東西,第一時間就會想到符器,可是長孫淺雪能夠肯定這不是什麼真正意義的符器。

此時她可以看到,那些繁雜的符文里,有許多條青色的遊絲在不斷的遊動。

那些青色的遊絲是真元,是屬於某一位七境強者的真元。

這些真元在這些符文里形成了一個獨特的循環,似乎永遠都不會消失,但這些真元的力量並不強大,若是她此刻強行的注入一股真元進去,這些真元便會立刻被沖潰。

可是沖潰之後這件東西會有什麼變化,這卻不是她所能預知的東西。

丁寧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他盯著那些複雜至極的符線,眼光劇烈的閃爍著,似乎在不停的計算著,他的目光不時的落在某些符線的交叉處,又過了數十息的時間,他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伸出右手,朝著這塊東西撫去。

在伸手的瞬間,他的指肚上發出無數細微的聲音。

他的手指滑過這些符線,細微的聲音在符線里穿行,那些流淌著的青色遊絲卻沒有發生任何的改變。

丁寧的面容也沒有任何的改變。

他的手指突然頓住,沿著方才行走的路線反向而行,與此同時,他指肚上的細微聲音變得更為繁雜、密集。

一絲絲青色的亮光在他的指肚間形成,然後落入下方的符線里。

這些青色的亮光悄然的和符線里的青色真元完美的相融。

然後流動在符文里的青色遊絲變得越來越壯大。

最終,符文被流動的青色真元填平。

整塊銅綠色的金屬表面看上去光滑平整,而填充入符文間的青色真元也在這一瞬間凝固。

一條奇異的亮光在這塊銅綠色的金屬塊體中央亮起。

看上去沒有任何縫隙的金屬塊體,沿著這條亮光緩緩分開。

看到這樣的畫面,長孫淺雪一直蹙緊的眉頭鬆了開來。

她明白了這是什麼。

這是一個密匣。

一個唯有用那種青色真元才能打開的密匣。

或者說,唯有能夠完美的模仿、融煉出完全一樣的青色真元的人,才能打開這個密匣。

丁寧沉默不語。

銅綠色密匣中央的那一條亮光緩緩消失。

然後所有的青色真元消散成天地元氣,消散在空氣里。

銅綠色密匣的內里,有一塊可以堪堪握於掌心的小小圓形玉璧。

這塊純白色的玉璧內里,卻有一塊枯黃色的光斑在不停跳動,看上去就像是有一個人,在不停的變換著各種形狀。

「這是人王玉璧。」

丁寧沒有第一時間拿起這塊玉璧,而是轉過身來,看著長孫淺雪緩緩的說道:「他猜出了我修習了九死蠶。」

長孫淺雪看著他,沒有馬上說話。

丁寧看著她,用一種有些異樣的語氣接著說了下去:「人王玉璧是一種很沒有道理的東西,這件東西是大楚帝王的象徵,是一代代帝王相傳,這件東西很沒有道理的地方,是佩戴著它的修行者,同樣的修行,修行境界的提升就會快一些。」

長孫淺雪的眼睛里出現了真正的震驚。

「能快多少?」她問道。

丁寧看了她一眼,道:「傳說中可以快三成。」

長孫淺雪的面容蒼白了一些,雙手不自覺的微微輕顫。

「任何符器,任何丹藥都不可能比得上這件東西。」丁寧不需要看她都可以明白她此時心中的感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聲音也是微顫道:「這是大楚王朝的第一國寶,按理應該傳在下一位帝王的手中。」

長孫淺雪點了點頭,「應該傳到驪陵君的手中。」

丁寧也點了點頭,道:「即便不傳給驪陵君,也應該留給趙香妃。」

長孫淺雪沉默了許久的時間,道:「現在他死了,將這件東西傳給你的人也死了,天下只有我和你才知道這件東西在你手裡。他是什麼意思?」

丁寧的嘴角泛起一絲難言的苦意,他伸手將那塊玉璧拿在手中,然後輕聲的說道:「他對別人也沒有信心或者說他認為將來只有我們有可能擊敗元武。」

「他沒有見過我。」長孫淺雪搖了搖頭,「不是我們。」

「你和九死蠶有關。」丁寧也搖了搖頭。

長孫淺雪的面上起了一層寒霜,她不看丁寧,道:「可我們是秦人。」

「他也很了不起。」

丁寧卻是看著她,認真的說道:「或許他認為我們會承他的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