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六章攻心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陽山郡對於長陵絕大多數人的意義不只是屈辱,還有刻骨的仇恨,你應該不會忘記那場大戰里死去的大秦軍人大多來自長陵和關中。」 「勝利帶來的是發泄。」 頓了頓之後,林煮酒嘲笑般輕聲接著道:「在...

晨曦里,一隻蒼鷹在高空中陡然收了翅膀,如隕石般墜落下來,然而在一定高度突然又張開雙翅,以驚人的速度滑行,幾乎貼著一些黃色的檐脊,掠入長陵的皇宮深處。

自然界里很少會有蒼鷹用這種驚心動魄的方式飛行,大秦皇宮也是飛鳥難渡,守衛皇宮的修行者不會任憑禽鳥肆意的在皇宮中飛翔。

然而這隻蒼鷹渾身的羽毛有些硃紅色,原本就不是自然界會有的正常顏色。

大秦皇宮裡所有的修行者也都知道這隻蒼鷹來自於皇帝身邊的近侍。

內閣之中,四名內閣閣老有些興奮和不安的等待著。

鹿山盟會結束已經三天了,這三天里,已經有相關鹿山會盟的軍情通報源源不斷的送入皇宮,加上墨守城和潘若葉已經回宮,身為內閣閣老,內閣之中地位僅次於兩相的存在,他們已經知道了鹿山會盟里大秦王朝的輝煌勝利。

但是此刻長陵城的絕大多數人還不知道這個消息,還在等待著鹿山會盟的消息。

只是什麼時候公布這個消息,以何種說辭來公布,則必須要等聖意決定。

這樣的消息公布之後長陵會變成什麼樣子?

且他們現在已經知曉,李相追隨著聖上去了鹿山,皇后和嚴相去了陽山郡,此時應該都在回長陵的途中,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此時的長陵的確是一座空城。

興奮和不安的等待終於得到了結果,當那隻蒼鷹掠入皇宮后不久,一名禮官奉著一道明黃色的帛卷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四名閣老開始奮筆疾書。

一道道命令,不斷的傳出皇宮。

一聲聲唱諾聲不斷在幽深的皇宮中響起。

一片片驚喜至極的叫聲和歡呼聲響起,長陵開始沸騰。

隨著一道道驚人的消息的不斷公布,長陵積壓已久的壓抑一掃而空。

農夫的鋤頭砸了腳尖,廚子的菜刀割了手指,跳板上的挑夫摔入船與船之間的冰冷河水之中……幾乎所有的長陵人亂了心神,幾乎所有的長陵人放下了手裡的活計,開始湧向街巷,山呼萬歲。

陽山郡竟已被強大的大秦軍隊收回。

不只是陽山郡,連秦楚交接的巫山和鹿山一帶,也皆歸大秦。

這是真正萬人空巷的舉國歡騰。

就連長陵地下賭場里輸紅了眼的賭徒都走出幽暗的賭坊,在重見天日,雙目刺痛流下眼淚的同時,聽到傳入耳中的消息,在振奮之餘又頭腦變得略微清醒,想到這些時日自己在賭場裡面輸掉了什麼,做了什麼的時候,這些賭徒又嚎啕大哭起來。

地下賭坊也變得渺無人煙,分外清幽。

在其中一間地下賭坊深處的某間靜室里,依舊穿著男裝的趙四靜靜的聽著傳入耳廓的山呼萬歲聲,聽著就在外面街巷裡的賭徒的哭號聲,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她的師尊,以一人之力開闢了趙劍爐,以一人之力讓大秦軍隊無法入城的那名男子。

這個時候她覺得有些無助。

……

即便是過年也從未有過這樣的歡呼聲和山呼萬歲的巨大聲響,或許在整個大秦王朝的歷史上也從未有過。

一遍遍劇烈迴響的聲音震落了許多檐塵,傳入了很多分外僻靜的地方,甚至使得街巷和渭河裡的河水都有些微微的震顫。

在長陵防衛最森嚴的大浮水牢最里的一間牢房裡,一些黝黑的鎖鏈牢牢的鎖扣著一個完全不像是人的人。

黑色的,散發著一層奇異銀色熒光的水淹沒到他的胸口位置,黝黑的鎖鏈就像是水裡雜亂生長的水草一樣,穿梭在他身體周圍的水裡,甚至都沒有和他的身體有任何真正的接觸。

然而這些黝黑鎖鏈本身就像是一條條強大的符文,牢牢閉鎖住了這一方空間,強大的力量,甚至改變了這一片水域里水的性質。

這些水變得異常森冷,深入骨髓的寒。

他的頭髮就像是經年未洗滌的破舊抹布牽牽連連的纏在一起,遮住了他大半的身體,一直垂入到下方的水中,他偶爾露出水面的肌膚生滿了各種各樣的癬,且看不到有血肉的模樣,好像肌膚下面就是枯骨。

這樣的外貌已經根本不算是人,然而他給人的感覺卻就是一個人,因為他的氣息就是一個人。

有些人,不管變成任何模樣,哪怕連五官都模糊,只是一種氣質,就會讓所有人覺得他比世上的大多數人還像人。

「我不明白你到底還在等什麼?」

申玄站在水邊的一塊踏腳石上,沉著眼瞼看著腳下的石頭,緩緩的說道:「等到今天是這樣的結果,你可曾滿意?」

並沒有任何消息傳入這間牢房,申玄也並未和這人提及任何有關鹿山盟會的消息,然而他知道只是憑一些聲音和震動,這人便足以知道發生了什麼。

因為這人是公認的天下第一軍師,公認的最為聰明的人。

他是林煮酒。

「你湊近過來一些,我告訴你我今天可否滿意。」

一聲戲謔的聲音從水中響起,傳入申玄的耳廓。

申玄眉頭微微一跳,他微抬頭看了水中人一眼,卻是未向前方的踏腳石行出一步。

「連上前一步都不敢,都擔心中了我的什麼計謀,還想借著這樣的時機來亂我心神。」水中已經完全不像是人,就像是一棵生長於水中的雜亂水草,但偏偏又給任何的感覺便是一個高傲的人的林煮酒笑了起來:「你不覺得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么?」

申玄沉默了片刻,說道:「是很可笑,但我在石上,你卻是在水裡。」

林煮酒笑道:「此一時,彼一時,說不定他日你便是浸在水裡,我在上面看你。」

申玄眯著眼睛看了他一眼,道:「這有可能么?」

林煮酒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應該很快了。」

申玄的瞳孔微縮,一時不出聲。

「從來只有囚徒被獄官恐嚇,卻沒有聽說獄官被囚徒恐嚇的事情。」林煮酒再次笑了起來,「不過我今天心情好,倒是可以告訴你一些事情。」

申玄面色難看的看著林煮酒,他在大浮水牢這麼多年,對於林煮酒自然極為了解,他當然不會認為林煮酒會告訴他什麼有用的東西。

然而林煮酒卻是開口道:「驪陵君府完了。」

申玄的呼吸驟頓,他的眼睛里瞬時射出異樣的光焰。

「如果現在派軍去保護驪陵君府可能還來得及,否則的話,今日驪陵君府就徹底消失在長陵了。」林煮酒接著緩聲道:「不管元武在鹿山獲得了何等的勝利,但楚質子府卻是不能說搗毀便搗毀的,這剛定盟約,自然要給三朝面子。」

申玄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寒聲道:「誰會在此時搗毀驪陵君府?」

林煮酒微動,看了申玄一眼,道:「陽山郡對於長陵絕大多數人的意義不只是屈辱,還有刻骨的仇恨,你應該不會忘記那場大戰里死去的大秦軍人大多來自長陵和關中。」

「勝利帶來的是發泄。」

頓了頓之後,林煮酒嘲笑般輕聲接著道:「在覺得自己未必有對手強大時,即便是發泄也會有所控制,但當覺得對手已經被打倒時,這種發泄就往往會失控。」

申玄細想這其中的話,背心越來越寒,但是他還是搖了搖頭,「這無關我的職責。」

「如何無關?」

林煮酒的聲音里卻又充滿了戲謔:「你一開始便被我引偏了念頭…你光被我帶著,聽我說驪陵君府會被搗毀,你不曾想,我在驪陵君府之前便已經被關押在這裡,我都未必知道有楚質子,又怎麼知道有驪陵君府?」

申玄的身體猛的一震,臉色驟然變得蒼白起來。

這些年除了數人,根本沒有人能夠見到林煮酒,而那數人在場時,他也幾乎都在場,根本不可能提到驪陵君的事情。

他是如何能夠知道?

「我會讀心。」

水聲一響,林煮酒抬起了頭,糾結的髮帶起了一縷縷的水花,「我能夠從人的眼睛里看出他內心藏著的東西,看你也是一樣,所以這就是我昔日戰無不勝,料敵先機,知人所想的秘密。」

申玄陷入巨大的震驚之中。

但是數息之後,他卻是憤怒了起來。

「世上怎麼可能會有什麼讀心術1

「你是想攻心1

「你以為我會受你的言語影響么1

他憤怒的聲音在水牢中迴響。

林煮酒卻只是看著他,微微的一笑,道:「讀心術自然不存在,但你以為你能得善終?你以為真如元武所想,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和往常一樣,申玄的心中再度生出莫名的恐懼。

林煮酒有些話荒誕,但有些時候只是承認荒誕,但接下來跟著的一些話,卻往往如寒針般刺入人心。

最為關鍵的是,在過往許多年裡,林煮酒說過的很多話,卻紛紛變成事實。

申玄和往常一樣,不再多說一句話,決然轉身離開這間牢房。

需要思考的時間太多,所以一章就足足寫了四個小時,落筆其實不到兩個小時,抱歉這麼晚更新。)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