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五章生死有命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1-05 00:17  |  字數:3473字

清晨,炊煙剛剛燃起之時。

微風吹動門帘。

梧桐落酒鋪里,長孫淺雪剛剛將粥煮上,突然美麗而清冷的眉宇微微蹙起,然後她從這後院走出,走向了前廳。

未過多久,虛掩的鋪門咯吱一聲響起,看著異常熟練的推門而入,身上似乎還帶著露水的人兒,長孫淺雪問道:「怎麼這麼快?」

她的語氣有些不冷不淡,然而在她平時的待人接物中,這種語氣已經極為罕見。

能這樣隨意推門而入,能令她用這種語氣說話的,也只有丁寧。

「是乘著潘若葉的鯤獸回來的。」

丁寧拿起一塊干布擦了擦臉和身上,回了這一句。

許久未見,且不能確信能否再見,但此時長孫淺雪看著他微濕的頭髮,微白的面容,卻並未有更多的話語,只是至簡的問道:「怎麼樣?」

丁寧看了她一眼,說道:「李裁天死了,方餉廢了,韓辰帝死了,晏嬰死了,宋潮生死了,郭東將死了,葉新荷還活著,重傷,李相修成了相思劍訣。元武沒事,八境中階。」

長孫淺雪沉默了下來。

她平時雖然懶得思考有關修行之外的事,但她也是最為冰雪聰明之人,也只有她才能用這種對話方式和丁寧對話,而且兩個人也早已習慣了這種對話方式。

「葉新荷該死。」

她沉默了許久,說了這一句。

她了解以前所有這些巴山劍場的人,所以丁寧雖然說得異常簡單,但她從這異常簡單的話語里,就已經確定了某一件事情。

如果葉新荷不是元武皇帝的人,那就不會是重傷,而也會和那些人一起死了。

丁寧放下了手中已然半濕的布頭,看了她一眼。

她精緻到令人驚艷的面容沒有多少改變,但是她很憤怒。

「你不需要生氣。」

丁寧低下頭,開始找鞋換鞋,同時輕聲說道:「背叛的也不是一個兩個,見得多了都令人麻木了,生氣根本不值得。」

長孫淺雪不答他的話,又沉默片刻,說道:「這麼多人都殺不了他?」

丁寧柔聲道:「沒事,我們可以等。」

長孫淺雪的生氣開始浮現到臉上,她覺得丁寧的勸誡有些虛偽。

但是丁寧卻預料到她會這樣,抬頭接著說道:「他和鄭袖都是最懂得玩弄權勢,利用大秦修行者的存在,要想殺死他,就必須先解決掉他身邊的一些人。」

「先前我說過你無恥,但他和鄭袖最無恥。」

長孫淺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上的寒霜緩緩消失,但語氣卻變得更為冰冷,「我收回我說過的話,對付最為無恥的人,必須要用一些無恥的手段。」

丁寧看著她點了點頭,沒有馬上接什麼話。

按照兩人的習慣,關於鹿山的這些事情,便已經告一段落。

「要洗一下么?」

長孫淺雪看著丁寧有些發寒的樣子,說道。

她可以猜想得出來,這是在高空之中冷風吹得太多,吹得時間太長了。

憑藉此點,她也可以猜出駕馭著那靈獸的人要用最快的速度趕回長陵,而且真元和天地元氣消耗的也極為劇烈,甚至不能浪費一些抵抗高空中的風流和寒意。

能夠順利的活著回來,平日里幾乎每天都會因為長孫淺雪的潔癖而必須洗的熱水澡,似乎也成了最為想念和享受的東西,丁寧溫暖的笑了笑,但還是搖了搖頭,道:「我餓了…我正好先去看一下洞主,和他們一起吃面。」

長孫淺雪不再多說什麼,轉身朝著後院走去。

丁寧卻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輕聲補充了一句:「周家老祖死了,周家完了。」

長孫淺雪連轉頭都沒有轉,清幽的聲音傳來:「長陵今後還會有舊權貴么,誰還會在意這些,難道你覺得我還會產生兔死狐悲之感?」

……

張儀提了一個火爐出門。

巷子里風大,生火便更為容易,若是在火爐煙口上方再加個粗陋的高帽般的鐵皮漏斗,便是扇風都不要扇,難聞的煙火氣都不會生出多少。

乾柴不要拿最表面沾了露水的,引火的乾草也不需要太多…這些細節張儀已經爛熟於心,形成了習慣,他提著火爐出門,第一時間就垂著頭想要去順手拿門口一側堆著的乾柴。

但眼睛的餘光里,他看到一個人似笑非笑的就在門外看著他。

「小師弟?」

他的眼睛驟然瞪大,下意識的喊了這一句。

等到抬起頭直直的看著丁寧,他才反應過來自己的錯誤,驚喜至極的喊出聲來:「丁寧師弟!」

「丁寧師弟回來了!」

「沈奕小師弟快出來!」

這無疑又是讓人感到溫暖的事情,聽著張儀這樣的喊聲,丁寧笑了笑,也喊了一聲:「順便把我的面碗也拿出來,我好餓。」

一直最為牽掛的師弟終於從鹿山平安的回來,張儀還如何顧得上生火燒熱水的事情。

當下三步兩步的將丁寧迎入院中,然後帶著丁寧到薛忘虛的房前,和沈奕服侍早就已經醒來的薛忘虛起身。

「怎麼回來得這麼快,沒去鹿山?」

薛忘虛看到丁寧的第一眼,便也問了這一句。

才過了足足一日一夜,此時鹿山盟會到底如何的消息還未傳到長陵,按照正常想法,丁寧如果去了鹿山的話,是不可能這麼快趕得回長陵的。

「去了。」

丁寧也不添亂,看著張儀和沈奕服侍薛忘虛穿衣,自己只是垂手站在床前,說道:「只是怎麼回來這麼快,卻是說來話長了。」

薛忘虛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