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二章盡亡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遭所有桃花在一息間黯淡,凋零。 天地間一空。 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兩股氣息的離開。 當的一聲輕響在元武皇帝的身前響起。 他身前的空氣里出現了無數條晶片般的裂紋。 ...

此時鹿山周遭所有的修行者之中,除了黃真衛之外,唯有丁寧和墨守城知道元武皇帝的這個秘密,所以當看到黃真衛凝丹,當感覺到元武皇帝體內無數巨大而空虛的溝壑瞬間充斥大量的真元,就連墨守城身邊的潘若葉都感到了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震撼。路

楚帝臉上異樣的紅艷迅速的化為蒼白。

他的雙唇之間卻更為紅艷,似乎臉上的紅意都凝聚到了他的雙唇之間。

隨著一聲痛苦的輕咳。

他咳出了一口血。

齊帝和燕帝發亮的眼眸也瞬間黯淡。

元武皇帝重新強大起來,身體在他們的感知里不斷的變大,再次與天同高。

它山上發出了一聲驚怒的厲嘯,發現自己中計的葉新荷根本不顧凌空行於兩山之間的宋潮生,決然的收劍。

有些人進,有些人退,然而進退都只是為了最好的結果。

轟隆一聲巨響,無數人的耳膜震出血來,一時聽不到聲音。

天空里墜落一道難以想象,至少要數十人才能合圍的閃電巨柱,那柄桃木劍在這驚人的閃電巨柱中逆流而上,彷彿要順著閃電在上方天穹刺出一個孔洞逃走。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有這麼容易么?」

元武皇帝臉上皆是強大而自信的神情,他有些同情的看著那一道劍光,搖了搖頭,說道。

他的語氣,就像是在對著一個孩子說話。

巴山劍場昔日的梟雄之一,在他此時的面前,卻像是一個驚慌的孩子。

他的劍已揮出。

凌空行至兩山之間的宋潮生臉色也變得蒼白至極,他感知到元武皇帝這一劍朝他而來,一聲低聲厲叱從他的口中噴薄而出,他衫錚驟然出現了無數條彎曲的符線。

他體內真元盡情的衝出,湧入這些符線之中,試圖交織出他這一生里所能施展出的最強大潮來阻擋元武皇帝這一劍。

然而在這一瞬里,他的面容卻變得更為蒼白。

明黃色長劍朝他凌空而斬,劍意也是朝他而來,然而真正的劍氣卻是毫無痕的拔地而起,切入那道巨大的閃電柱中。

一片透明晶片似的劍光斷樹一樣,切斷了恐怖的閃電巨柱,準確無誤的斬殺在往上飛逃的那道劍光上。

喀喀喀喀…

閃電巨柱好像實質的晶體一樣發出了連續的碎裂聲。

這條驚人的閃電巨柱就像是冰塊一樣,瞬間碎裂,在空中變成萬千條飛舞的電蛇。

透明晶片般的劍光依舊無比凝聚的黏結在那道劍光上,這一瞬間的畫面讓人產生的錯覺是時間都停止了流淌。

隨著劍光上閃電的消失,一柄黃褐色的木劍顯現出來。

接著這柄木劍好像有感情般痛苦的抖動著,然後開始片片裂解。

轟!轟!轟-

天空中響起連續不斷的雷鳴。

每一片木屑里都蘊含著驚人的威壓,都在空中不知道崩飛出多少里,然後猛烈的爆炸。

桃神劍毫無疑問是巴山劍場最好的劍之一。

葉新荷毫無疑問是此時世間最強的幾名大劍師之一。

然而元武皇帝只是一劍,便斬碎了桃神劍。

桃神劍碎,那座飛出桃神劍的山頂也是猛的一震,無數草木被銳器切割一樣,齊齊斷裂。

一名身穿尋常布衣,原本身影飄飄欲仙的長發男子的渾身肌膚上驟然飛灑出一層血霧。

殺韓辰帝,斬晏嬰,此時再斬桃神劍,鹿山之巔在場所有修行者已經難用言語形容此時感受到的元武皇帝的氣勢。

但是天空中卻是響起了一聲充滿瘋意的怒吼:「元武!你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不成1

一條渾身散發著猩紅色光焰的龐大身影從那充滿海腥味的山頭衝出,踏空而行。

隨著這樣的怒吼,宋潮生的身後高空里,突然出現了一柄深藍色的長刀。

天空里有巨山般的元氣墜落,砸在這柄長刀上。

刀氣四溢,皆化為巨浪。

天空里,出現了一道深饋

宋潮生沒有回首,感知到這道巨浪的出現,他眼眉之中原本出現的猶豫之色全部化為肅穆和莊嚴。

他身前交織的符線往上揚起,在下一瞬間,全力拍擊在後發而先至的深藍色巨浪之後!

又一聲無比沉悶的恐怖撞擊聲在空中響起。

在宋潮生這一道浪潮的拍擊下,前方深藍色巨浪沒有加速,反而是奇異的一滯,在下一瞬間,嗤的一聲裂響,內里那柄深藍色的長刀卻是被拍了出來,破浪而出!

被拍出的長刀卻似完美凝聚了兩人的力量,刀身的前方出現一條平直的光痕,也完全不像是人間的氣息。

與此同時,那座草木皆被斬斷的山頭上,渾身肌膚飛灑出血霧的葉新荷也再次發出一聲決然的厲嘯,他的整個身體也衝天而起,散發出耀眼的劍光,散發出玉石俱焚的氣息。

「你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不成?」

郭東將帶著瘋意的吼聲還在山谷間迴響,刀光未至而鋪天蓋地的威壓已經讓鹿山山巔許多修行者的真元都無法順暢流轉。

雖然一劍斬碎桃神劍,然而所有人可以肯定元武皇帝損耗甚巨,再也不可能再斬得出方才那樣一劍。

此時飛臨而來這三大宗師顯然都已經徹底將生死置之度外,且不論他們將生死置之度外之後,能夠迸發出多少比平時更強的力量,至少從方才葉新荷的退和此時的進來看,這三大宗師必定已經覺得犧牲三人性命,已有很大把握可以殺死元武皇帝。

然而元武皇帝的臉上沒有絲毫懼意。

他橫劍於身前,微眯著眼睛正視著那一道刀光,說道:「王驚夢死了,鄢心蘭死了,莫別離死了…所以我自然天下無敵。」

這三個名字都是昔日巴山劍場的最強者,都是曾經在修行上走在他前方的修行者。

同樣這三個名字也是他要徹底抹滅,平日里都絕對不會提起的。

只是先前晏嬰說他恐懼那人的名字,所以他此時說出來,便是告訴所有人他的強大,他的無所畏懼。

刀光在前,葉新荷所化的劍光在後。

一刀一劍燃著這十餘年間修行者世界里最耀眼的光芒和殺意,襲向元武。

便在此同時,鹿山之外幾乎所有山上所有的野桃樹全部盛開,怒放,一山的深紅。

充滿殺意的天空里,卻是又多了一道寧靜的白色流雲。

山花怒放,自然是大齊那名真正的輕王侯的大宗師厲輕侯。

道卷流雲,自然是曾自行退山的那名道卷宗無名道人。

這兩人此時徹底展露修為而凝勢不發,不阻那刀劍,為的便是顯示自己的存在,震懾和牽制它山上想要出手幫助元武皇帝的人。

這些都是遠超天下其餘七境的大宗師,現在這些大宗師,都要元武皇帝死。

丁寧所在的山頭上,墨守城也在此時出手。

墨守城體內的真元瞬間湧出身體,卻是一點都不暴烈,全數化為淡薄而分外高遠的氣息,如水汽蒸發在天地間。

這一瞬間,丁寧看著墨守城的背部,有一種想要出手的衝動。

他想要改變這裡的結果。

或許殺死此時的墨守城,便有可能改變這裡的結果。

但是墨守城的身旁還有潘若葉。

如果他此時的修為已經到了第五境,此時體內只有幾乎沒有真元存在的潘若葉肯定無法阻止他殺死墨守城。

但他此時的修為不夠…潘若葉可以很輕易的殺死他。

最好的時機出現,但他的修為卻偏偏差了兩個等階…這就是命運。

他渾身冰冷的看著眼前的所有畫面,無法呼吸,也來不及呼吸。

葉新荷的劍光掠過郭東將和宋潮生上方的天空,在此時突然發生了改變。

劍光凝聚,驟然如一段折斷的流星光芒,墜落下來。

所有人的心臟隨之一墜。

郭東將憤怒的顫抖了起來,凄厲的狂叫著,他的雙掌呈托天之勢,不顧劍光朝著葉新荷的身體拍去。

「嚓」一聲,劍光斬過他的身體,令他的身體發出了枯枝截斷的聲音。

他的雙掌根本不可能觸及到葉新荷的身體,但是葉新荷的胸口和一側的臉上也是分別出現了一個掌印,一聲悶喝之中,葉新荷的身體往後如隕石飛墜。

宋潮生也憤怒的厲吼了起來。

這一個殺局本身便是葉新荷而起,是巴山劍場葉新荷暗中布局形成這樣的殺局,不是葉新荷的相邀,他和郭東將說不定根本不會在此出現。

沒有這樣的殺局,李裁天、韓辰帝、晏嬰又怎麼會相繼赴死?

此時反而是發動這樣殺局的葉新荷背叛了他們所有人,他如何能不憤怒?

在他無比憤怒的厲吼聲中,元武皇帝只是極為平靜的送出手中的劍,迎上那一道刀光。

他只管這一道刀光,不顧其它。

天上那一道白色流雲欲落。

但就在此時,一道無形的牆橫在白色流雲之下。

有人發出了一聲幽幽的嘆息。

一道連綿不盡的劍氣此時也在另外一座山中湧起。

這一道劍氣根本就不強烈,似乎也對此時的戰局沒有任何影響,但是這一劍,卻好像能夠將整個鹿山周圍的山頭全部圈了進去。

這樣的劍氣在此時發出,鹿山之巔終於有人猜出,當日那圍住一座山的淺淺劍痕原來就來自於長陵那名隨了元武皇帝過來,但卻一直沒有露面的宰相。

鹿山周遭所有桃花在一息間黯淡,凋零。

天地間一空。

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兩股氣息的離開。

當的一聲輕響在元武皇帝的身前響起。

他身前的空氣里出現了無數條晶片般的裂紋。

他的虎口處有淡淡的血痕。

然後他收劍。

那柄深藍色的長刀在他的身前墜落,斜插在他身前的地上。

「長風1

「放1

一陣陣凄厲的軍令聲再度響起。

無數股青色風柱衝上天空,然後燃燒起來。

宋潮生收住了憤怒的狂吼,遠遠的看了元武皇帝一眼,嘆息了一聲。

他不再擁有阻擋這些符器的能力,身影消失在了燃燒的天火中。

郭東將亡。

宋潮生亡。

除了那離開的厲輕侯和無名道人,世間的大宗師,幾乎盡亡。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