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一章飼丹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5-01-01 00:53  |  字數:3232字

在那道比閃電還要驚人的劍光出現時,楚帝蒼老的面容上就已經布滿了異樣的紅暈,這種異樣的紅暈使得他臉上的老人斑都透著嫣紅,就像一朵朵梅花盛開。

在大燕首先發難,李裁天身隕時,他就也已經明白背後必定還有一個大局。

只是他也沒有想到這個大局會如此的驚人,連帶著大齊王朝的第一宗師晏嬰也不惜身死來鋪平道路。

齊帝此時的眼眸里也充滿了深深的震撼,真正的震撼。

他一直聽著晏嬰的話,安靜的看戲,沒想到最後竟然會看到這樣的大戲。

他感知得清楚是一柄桃木劍帶起了比閃電還要驚人的劍光。

巴山之中有一株老桃樹,經曆數次雷擊而不死,最後一截桃木芯自行結出極適合吸納雷霆氣息的符文般的紋理,被巴山劍場的劍師製成了一柄桃木劍。

……

丁寧看著接連在周遭山頭上湧起的三股殺意,瞳孔微縮。

這柄桃木劍的主人自然是巴山劍場葉新荷。

那凌空行於空中,吸引萬千雨珠,如傳說中施雲布雨仙人的,自然就是宋潮生。

那散發著濃厚海腥氣,殺意中都甚至帶著一絲瘋意的,自然是海外碧瓊島的瘋癲宗師郭東將。

這三個人,對於他而言都並不陌生。

巴山劍場千年劍藏,一朝爆發,在數十年前人才輩出,且都是那一時代最頂尖的人傑,當時天下各朝都是驚呼不知有何等氣運匯聚於巴山劍場。

葉新荷能在巴山劍場最鼎盛之時持巴山重器之一的桃神劍,當然也是當時巴山那批最頂尖的人傑之一。

昔日在和韓、趙、魏三朝的征戰中,他擔任的角色便是深入各朝腹地的刺客。

當前方大軍在征戰之時,他卻往往是在敵朝的某個城池中,乘機刺殺某位至關重要的權貴或者修行者。

就像趙一、白山水這樣的大逆都不願意輕易入長陵一樣,許多城池對於修行者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瓮,進去容易出來難,深入敵朝腹地比在戰場上廝殺更要危險。

葉新荷輾轉行於各朝,潛隱及躲避追殺的能力遠非其餘宗師所能企及,巴山劍場被滅之後,早有傳說他死在了那一戰里,之後十餘年天下也未有他的行蹤,丁寧也以為他死了,卻沒有想到還會出現在這裡。

觀此時劍光,他所修的九天游電劍已經到了巔峰,拋開修為的關係,即便是巴山劍場昔日的那些名宿,施展起來都不可能有這樣的完美。

魏王朝宋氏門閥的宋潮生,本來就是當時魏王朝最強的宗師之一,也是反對當時魏王修建靈渠和反對雲水宮一家獨大的領頭人之一,但就大秦王朝變法中的那些舊權貴門閥一樣,宋氏門閥的結果也是被魏王和雲水宮剿滅。

最後大魏王朝都城被秦軍攻破,大魏王朝覆滅時,曾有人見他一曲悲歌落下千行淚,每一滴淚都化為潮水,令大魏王朝那條未修建完成的靈渠之中都漲了三尺水,之後他也銷聲匿跡,不再出現。

至於郭東將,卻極少有人知道,這名瘋癲的海外修行者,卻是和丁寧身上這柄末花劍的主人是朋友。

大秦王朝海外的航線,不是鐵甲巨艦到了就能開闢出來的,同樣也是靠許多人的劍砍出來的。

在大秦王朝變法,大刀闊斧的布局時,很多人和巴山劍場的劍師成了一生的敵人,而有些人,卻是不打不相識,成了朋友。

此時這樣三人聯手刺殺元武皇帝,丁寧理應感到欣喜。

若是跟隨著周家老祖到了這裡,丁寧應該會感到欣喜。

然而他卻是跟著潘若葉和墨守城而來,親眼所見的一切,都在提醒著他,元武皇帝似乎已經早已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他此刻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放聲大喊,讓這三人改變主意。

只是即便他真這麼喊了,此時這三人即便聽到,又會聽他的么?

若是此時這三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三人之中,有誰會聽,有誰會不聽?

之前韓辰帝、晏嬰和元武皇帝的對決,雖然韓辰帝和晏嬰也讓他十分的敬重,而且也讓他徹底清晰的了解了元武皇帝的所有秘密,從而贏得他更多的敬重,甚至感激,但那兩名宗師並不像此時出手的一些人和他有直接的聯繫。

所以此時他的身體里那種涼沁沁的意味更加濃烈。

即便他不停的告訴自己要絕對平靜,唯有絕對平靜才能更清楚的看清一些事情,但是他的雙手依舊不自覺的微微顫抖起來。

……

「長風!」

「放!」

一聲聲凄厲的軍令聲在鹿山上響起。

楚、燕、齊三朝帝王都乾脆的應承了元武皇帝的要求,便是為了抽身一邊,昭示自己和接下來發生的一切沒有任何關係,不會被人詬病是三朝修行者借盟會之約而乘機誘殺大秦皇帝。

在這樣的默契之下,這三朝軍隊自然不可能有任何動作,甚至比平時休憩時還要安靜死寂,但大秦王朝的精銳百戰之師自然不可能任憑刺客前來殺死自己由衷愛戴的聖上。

一些獨特的軍令是調度修行者激發符器的手段,當鹿山之上萬千雨滴全部朝著凌空而來的宋潮生匯聚之時,鹿山一側爆發出恐怖的元氣潮汐。

一股股驚人的風柱衝天而起,內里無數的青光閃耀,全部都是流星般的青色箭矢。

長風送行,無數青色箭矢拖出一道道青痕,如畫出長符,徹底擺脫天地間重力的束縛一樣,反而越飛越快,終於箭尖前方的空氣都一團團燃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