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九章一劍平山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赤紅色的丹火往外洶湧的翻滾著,完全就像是一顆隕星爆炸開來,刺目的火光讓很多人都雙目不住的淚流,但是所有人都強行睜著雙目,不想錯過此時任何一個畫面。 元武皇帝也只覺得有一座巨峰朝著自己壓了過...

元武皇帝不再說話,他的雙唇抿緊,就像兩片薄薄的劍鋒。。

然而晏嬰卻並未就此停止,他看著元武皇帝接著說道:「但你終究是人而不是神,『宇天金身』雖然絕妙,但是也必須遵循天地元氣的規則,看似若無其事的承受,終究也只是在體內開闢出一個竅位,容納對手的殺意和力量。這殺意和力量存於你體內竅位之中,又不會無端的消失,終究有一天會爆發出來。」

鹿山山巔變得更加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極為複雜。

這些話有關元武皇帝的修為隱秘,而且是晏嬰這樣的宗師親口所述,語氣如此確定,便絕對不會有偏差。

元武皇帝的眼睛也微微眯起,也如同兩片薄薄的劍鋒。

韓辰帝和晏嬰在他的眼裡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對手,然而他卻無法無休止的和這兩人糾纏下去。

「該結束了。」

他在心中緩緩的說了這一句,然後再次抬起手中明黃色的長劍。

對於強大的劍師而言,劍意便是心聲最好的表露。

在他抬劍的同時,所有在場的人便都明白徹底分出勝負的時刻已然到來。

無數束明亮的光線從視線所不能及的天穹中墜落,以超出所有修行者識念極限的速度源源不斷的湧入他的身體,元武皇帝的身體徹底消隱在明亮的光束里,然而所有人卻都又可以感知出來,好像元武皇帝的身體在不斷的膨脹,不斷的變大高大。

元武皇帝的身體,在所有人的感知里,就好像高大到了天穹之上,和天並高。

韓辰帝明白最後的時刻來臨,他沒有絲毫畏懼,臉上反而有種解脫的歡愉。

他深吸了一口氣,藉助著元武皇帝此時流散出來的元氣的壓力,將所有的丹氣朝著體內深處匯聚。

他的身體反而好像乾癟一般縮小起來,身體表面的紅光也不斷的消散。

氣息內斂,他的身體反而往前飄了起來,朝著前方的元武皇帝飄了過去。

此時元武皇帝身周的光華里都散發著一股鬼神辟易地霸道氣息,一道平直刺出明亮光幕的劍尖上所帶的威力已經隱隱超出了此時所有修行者所能理解的範疇,在他們的感知里已經向著虛無縹緲的某種天道靠近。

這一劍完全就像是天道之勢,不是人力所能阻擋,光是面對都已經十分困難,然而韓辰帝卻是眼睛里閃現出妖異的光芒,整個身體直接朝著這截劍尖撞了上去。

隔著光幕,元武皇帝望了韓辰帝一眼。

他如劍的雙眉皺了起來。

他感覺出了韓辰帝想要做什麼,但此時是他最強大的時刻,這樣如虛無縹緲,眾生推動的一劍之勢,卻是連他自己都不可能有力量使之改變。

他手中帶著不像是人間力量的明黃色長劍盡情的往前揮灑而去。

距離劍尖數丈,韓辰帝的身體表面就已經出現了數百條的裂口。

明黃色長劍前方的空氣里,都好像充滿了無數透明的劍片,無聲的飛舞著。

韓辰帝身上的這些傷口中,卻是沒有任何的丹氣湧出。

在這一剎那,他只是轉頭,對著身後的晏嬰頷首微笑致禮。

他的身體就在這一剎那被切割成無數片飛散,一個王朝的最後帝王,只是在這數分之一息的時間裡,便徹底消失在這世上。

然而有一團分外炙烈的赤紅丹光,卻是就此撞上明黃色的劍尖,然後猛烈爆炸起來。

轟的一聲爆響。

天地一震。

所有人都覺得好像有一座山壓了過來。

距離這戰處最近的數名修行者直接一口鮮血噴涌了出來。

赤紅色的丹火往外洶湧的翻滾著,完全就像是一顆隕星爆炸開來,刺目的火光讓很多人都雙目不住的淚流,但是所有人都強行睜著雙目,不想錯過此時任何一個畫面。

元武皇帝也只覺得有一座巨峰朝著自己壓了過來,手中明黃色長劍的光明微黯。

然而在韓辰帝迎劍而來之時,他就感覺到了對方要將盜天丹的所有力量再這一擊中徹底的迸發開來,所以他的心境依舊絕對的平靜,他體內氣息微震,手中長劍反而以更霸道的氣勢往前斬了出去

分外霸烈的丹火被平滑的切開,就像兩個固體半球一樣,從他兩側分開,然後變成無數條濺射的火龍。

也就在此時,晏嬰左手拇指微曲,在空中一挑。

狂暴的空氣里,驟然出現了一條無比陰冷的黑色劍光。

這道黑色劍光就像一條不知從何處飛至的斷裂琴弦,劍意無跡可循,且不知從何處飛繞而至,準確無誤的切向元武皇帝的雙目。

在先前面對他的斷肢一刺時,元武皇帝根本未曾閃避,然而此時元武皇帝卻是驟然閉目,微微垂首。

哧的一聲輕響自他的左眉角響起。

黑色劍光和他的左眉角接觸的瞬間,他的身體依舊像是變成了一個無比空曠的天地,要將這一道黑色劍光的力量盡數接納進去,然而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縷鮮血灑出,他的左眉多了一道傷口。

他的左眉斷。

「心有靈犀,無跡可尋」

楚帝和在場的一些老人看出了晏嬰這一道劍意依舊來自那人,昔日晏嬰這位宗師以那人為修行的唯一目標,在那人的手段參悟上,也不知道下了多少的苦功。

在此時,根本不知晏嬰是想故意激怒還是覺得這本身便是最佳的對敵手段才用處這樣的劍勢,極短的時間根本不容在場的任何人思考。

一朵黑蘭在晏嬰的手中綻放。

這朵黑蘭上如有生命一般,對著元武皇帝眉上灑出的鮮血散發出無比貪婪的氣息,但是在下一瞬間,這朵黑蘭卻是自己消失,變成了數道黑氣,沁入那些鮮血,沁入元武皇帝周身的明亮光華。

所有人都感知不出來晏嬰此時施展了什麼樣的手段。

許多人都用無比期待的目光看著元武皇帝,希望看到元武皇帝倒地,或者退卻。

然而元武皇帝只是身形微震。

他手中的明黃色長劍,還是斬了出來。

劍勢徹底淋漓灑荊

他和晏嬰之間的空氣劇烈的扭曲著,終於嚓一聲裂響,一切的一切被全部切了開來。

晏嬰的身體動作徹底的停頓。

他微微皺眉,平靜的垂首。

元武皇帝已然收劍。

天穹里墜落的無數明亮的光線開始消隱。

他在所有人感知里無比高大,高大得和天並高般的身軀在急劇的縮校

晏嬰的身體前方沒有任何的異常。

但在他垂首之時,他的背後出現了一條明亮的光線。

噗噗噗噗

無數黑沉的陰氣沿著這條明亮的光線飛射出來。

就像是一片黑水在透明光滑的水晶鏡面上流淌。

黑沉的陰氣里蘊含著如山般的力量。

然而所有人感覺到天地間還有一股更為強大和恐怖的力量在飛行。

那是一道劍光。

有人將目光投向了元武皇帝正對著的,鹿山對面的那座山峰。

終於有人明白,一道劍光斬過晏嬰的身體,將晏嬰身體里的所有力量全部逼出。

而現在,這道平直的劍光正在落向對面的那座山頭。

對面那山陡然一震。

一圈塵浪在接近山巔的位置迸射出來。

在接下來的一剎那,喀喀喀喀無數碎裂的聲音在那座山體上響起。

無數碎裂的聲音匯聚成了恐怖的轟鳴。

所有人震撼難言。

沿著一圈塵浪,那山體分開兩截,上方不知重達多少萬斤的山頭,朝著後方滑落,和下方的山體衝撞,發出所有人一生都未曾聽到過的宏大聲響。

被切開的山體平滑如鏡。

那山原本比鹿山還高出一截,然而現在高出鹿山的部分被這一劍盡數切去,山巔比任何的地面都要平滑。

巨大的塵浪湧起。

缺少了山體的阻擋,有狂風從那山後方湧來。

透過被吹拂得越來越稀薄的煙塵,視線再無阻攔。

那山的後方是一片平坦的河谷。

通過那片河谷,可以攻向楚地,或者行向燕地,行向齊地。

元武皇帝手中的明黃色長劍消失。

他看著垂首的晏嬰,看著震撼難言的所有人,看著那座被他一劍削平的山,說道:「寡人要那座山。」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