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七章悲聲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像是變成了傳說中的…不死殭屍。 身為八境修行者的元武皇帝自然很清楚那種人真正死去,意念消散之後變成所謂的殭屍是荒謬的無稽之談。 在收劍於身前的同時,他的眉頭緩緩的皺起,聲音微冷道:「想...

元武皇帝早些年修的是破凰劍經。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

「凰」是傳說中的王者瑞獸,同時在傳說里也擁有近乎永遠不死的生命力。

破凰劍經名字里的「破凰」二字,意思便是連「凰」都可以一劍殺死,由此可以想象這樣的劍經擁有什麼樣的破壞力的殺意。

這種劍經的劍勢也是分外的堂堂正正,現在大秦王朝很多劍師都是走純正光明之道,很大程度也是對於大秦這位有史以來最強的帝王的崇拜。

只是元武皇帝在登基之後不久便閉關修行,這十餘年間沒有人真正的見過他出劍,所以在他突破八境之後,主修的是否還是破凰劍經,已經沒有人知曉。

……

一柄明黃色的如玉長劍出現在元武皇帝的手裡。

然後他異常簡單的平直一劍朝著將晏嬰籠罩於內的黑罐刺去。

這一劍看似十分的普通,鹿山山巔大多數修行者甚至都沒有感覺到任何強烈的天地元氣波動,然而場間修為最高的數人,身體卻都齊齊的一震,心中震動不堪。

韓辰帝知道晏嬰也到了最危險的關頭,一聲輕咳之中,他的雙腳離開地面,整個人連著手中的丹火劍飛起,朝著元武皇帝刺去。

他的身前莫名的傳出一些輕響。

就像是有人在極高的台階上投出了一顆石子,在台階上連續不斷的滾落。

他手中挾帶著難以想象的力量的丹火劍,在他自己身前數尺處便驟然靜止。

他的前方,出現了一道光亮的屏障,阻止了他的前行。

一道丹火出現在空氣里。

然後是第二道,第三道…無數道丹火出現在他前方的空氣里,就像是一道牆上,開出了無數朵紅色的花朵。

鹿山山巔上的很多人感覺到了空氣里密集的湍動,他們知道,在眼睛無法分辨的這一剎那,韓辰帝不是刺出了一劍,而是刺出了無數劍。

也唯有盜天丹支撐的身體,才可以讓他的經絡在這樣短的時間裡承受得住如此高速的爆發。

然而韓辰帝依舊沒有能夠阻止得住元武皇帝的這一劍。

出現在他前方的這一道光亮的屏障,便是元武皇帝刺出的這一劍的劍光。

「這到底是什麼劍決?」

一片片驚呼聲在此時才響起。

直到此時,很多人才徹底看清,元武皇帝明黃色的長劍里有無數縷不同的元氣在流動。

那道他劍光形成的光亮屏障里也有無數縷明暗不同的光亮在閃動。

這些強弱不一的元氣和光亮,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來自於完全不同的修行者,甚至不是修行者。

然而這些元氣和光亮,卻是全部交融在一起,變成了這一劍最終的劍勢。

元武皇帝手中明黃色長劍都甚至沒有絲毫減緩,筆直的劍尖刺在籠罩晏嬰的黑罐上。

「丹火劍並不是真正的劍。」

在手中劍刺中黑罐的同時,元武皇帝有些同情般看著韓辰帝,出聲說道:「劍本身便是鋒銳物,其它物品雖然強大,但卻沒有劍本身的穿刺力。劍在古時便為萬千兵器之首,豈是其它所能及?」

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黑罐上發出了碎裂聲。

他手中的明黃色長劍刺破了黑罐。

黑罐碎裂,顯現出了晏嬰的身影。

明黃色長劍繼續前行,刺入了晏嬰的身體。

除了齊帝之外,幾乎所有大齊王朝的修行者也是第一次見到晏嬰,然而所有人都很清楚晏嬰對於大齊王朝意味著什麼。

這一劍刺入晏嬰身體的瞬間,所有在場的齊人心中都是一片悲聲。

世上不可能有第二顆盜天丹。

所以世上不可能有第二個能夠承受元武皇帝一劍的人。

更何況元武皇帝此時的一劍比起之前刺韓辰帝的一劍還要強大得多。

晏嬰的身體往後飛出。

明黃色長劍和他的身體脫離,發出無數嘈雜難聽的聲音。

不知這聲音是明黃色長劍內無數股強弱不一的元氣發出,還是劍身和晏嬰的身體摩擦而發出。

這一劍筆直的穿過了晏嬰的心脈,在晏嬰的心脈處留下了一個碗口大小的前後通透的孔洞。

這樣的傷勢無人能活。

所有齊人心中悲聲更濃。

然而晏嬰的面容卻依舊平靜,他卻依舊未死。

……

所有人的呼吸驟然停頓,並非因為不可置信和緊張,而是整座鹿山山巔的空氣變得分外陰寒。

因為太過陰寒,所以給人的感覺甚至都像是古墓最深處棺木中陰沉的屍水,讓人根本不敢接觸,更不用說呼吸進身體。

元武皇帝的眼睛里再次出現震驚之意。

盜天丹現世,按理今日裡帶給他震驚的應該是韓辰帝,但事實上,從出手到現在,真正讓他的心境產生波動的,都是這名大齊的宗師的手段。

濃重到了極點的陰寒氣息來源於晏嬰的身體。

他心脈處那個碗口大小的劍孔里沒有任何的鮮血流出,血肉骨骼也不再像是血肉骨骼,反射著幽冷的光芒。

心脈都在一劍下完全消失,他的身體里自然不可能再有心跳,也不可能有氣血流動。

同時,晏嬰也沒有呼吸。

他的身體散發著令人毛骨悚然的陰寒氣息,他就像是變成了傳說中的…不死殭屍。

身為八境修行者的元武皇帝自然很清楚那種人真正死去,意念消散之後變成所謂的殭屍是荒謬的無稽之談。

在收劍於身前的同時,他的眉頭緩緩的皺起,聲音微冷道:「想不到山陰宗有如此的手段,想不到從一開始,你就沒有想過要活。」

晏嬰的聲音響起,山巔有更濃厚的陰風刮過:「我現在還活著。」

楚帝肅容,緩緩微躬身朝著晏嬰行了一禮。

對於一名帝王而言,這樣的行禮已是極重,更何況他還不是大齊王朝的帝王,而是別朝的帝王。

元武皇帝和晏嬰的對話也是玄奧難懂,鹿山山巔大多數人都難解其意,但有些人卻還是讀懂了這裡面的意思。

晏嬰此時嚴格意義而言自然不是活物,體內陰氣代替氣血流轉,整個身體變成了純粹的容器,而能夠令陰氣代替氣血流轉,能夠催動真元,靠的自然是異常堅定,超越了生死恐懼的識念。

但神魂失去身體的滋養,這意念就像是修行者存於飛劍中的一抹念力一樣,唯有消耗,得不到補充,再強大的意念也終究會慢慢消散。

晏嬰自然知道自己並非是元武皇帝的對手,但他依舊對元武皇帝展露了敵意。

從他對元武皇帝展履那一瞬開始,他便已然決定動用這樣的手段。

無論這一戰是勝是敗,他都註定會死去。

然而他的意志,卻足以支撐到他和元武皇帝的這一戰分出勝負。

韓辰帝因為盜天丹的關係難以被殺死。

再加上他,此時元武皇帝的兩個對手,全部都像是被賦予了許多生命的不死之物。

越來越多的人反應了過來。

所有反應過來的大齊王朝修行者的心中依舊響起悲聲,但此時的悲聲,卻皆是悲壯之聲。

從大秦王朝和韓、趙、魏三朝的征戰開始,元武皇帝就一直極難被殺死。

因為他的身側,始終都有世上最強的一批修行者。

然而那些出身於巴山劍場的逆天強者已經紛紛逝去。

韓辰帝再加上晏嬰此變,這是前所未有的,最有可能殺死元武皇帝的機會。

……

晏嬰的手臂抬起,揮掌朝著元武皇帝拍擊。

他體內積蓄的陰氣,盡數從他的指掌間迸發開來。

這樣的陰氣爆發,在平時足以讓他直接死去,但他現在卻已經不需要考慮自己身體的事情。

元武皇帝揮劍。

明黃色長劍和晏嬰的手掌相交。

無數道氣息從劍身和指掌間暴散而出,朝著四周射去,空氣被一束束凍結,變成了灰黑色的冰柱,墜落在地,又變成了一條條的黑煙往上燃起,隨即化為陣陣恐怖的陰風。

難以想象的劍氣刺入晏嬰的掌心。

他的手指瞬間斷落兩根,渾身發出裂響,身體里到處都在炸裂。

然而他的眼神卻更為冷凝。

在他的一眼之間,他的兩根斷指並未墜地,反而如飛劍般驟然加速,刺向元武皇帝的雙目。

這一次,說不出的玉石俱焚,說不出的悲壯。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