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六章劍出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2-27 02:09  |  字數:3379字

白色的流焰帶著一種幽冷的氣息降臨鹿山山巔,被韓辰帝的丹火劍炙烤得快要燃燒起來的鹿山驟然變得清冷下來。

每個人都感覺很舒服。

然而同時每個人又覺得極不舒服。

舒服來自於身體自身表面的感知,不舒服卻來自於內心深處。

誰都知道這是巴山劍場的星火慧尾劍,在大秦王朝和韓、趙、魏三朝的征戰中,有許多強大的修行者便是死在如今的大秦皇后鄭袖的星火慧尾劍之下。

這星火慧尾劍除了極為迅疾,本身星辰元氣和尋常天地元氣不同,修行者憑藉尋常的天地元氣之理難以阻擋之外,最為關鍵的因素還在於鄭袖施展這星火慧尾劍可以隔著極遠的距離,讓戰場上諸人根本難以發現她的存在,發現她施展此劍時的氣息。

她隨時可以在一名強大的修行者最為虛弱時發動這樣的一擊。

所以她永遠是戰場上最為致命的陰險毒刺。

然而現在,修為已至八境的元武皇帝,卻也領悟了這之前唯有鄭袖才參悟出的巴山劍場絕學!

今後任何一朝和大秦王朝對決,兩軍交戰的戰場上,便會出現一根更為致命的陰險毒刺!

丁寧原本閉著雙目,但在星火墜落,還未出現在鹿山山巔所有人視線之中時,他就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瞳里映上了幽白色的光焰,就像是結出了一層寒霜。

此時這鹿山和周圍諸山之上,唯有他一個人真正清楚元武皇帝此時的心念。

星火慧尾劍雖然強大,然而用於破解磨石劍訣卻並非是最好的手段。

九死蠶現,長陵所有權貴都在猜測那人遺留下了傳人。

長陵、甚至其餘各朝的許多修行者,其實都知道鄭袖曾是那人的戀人,是大秦最為強大的一對伴侶。

在此時元武皇帝的心目中,他必定是在懷疑那人的傳人也在鹿山周遭,也在看著這一戰,他甚至會懷疑這磨石劍訣是那人的傳人傳給晏嬰。

所以他用星火慧尾劍來對。

丁寧的眼瞳里倒映著幽白色光焰,就像結出寒霜,他的嘴角也是泛出一絲旁人無法看出的冷笑。

「你還真是無聊用星火慧尾劍來對磨石劍,是想說明你和鄭袖親密無間,十分恩愛么?只可惜晏嬰的磨石劍根本就是自悟,和別人又有什麼關係?」

他在心中冷笑著緩緩說道。

……

數道幽白色星火準確割刺在圍繞著元武皇帝飛旋的黑色光團之上。

元武皇帝身上的龍袍上莫名的多了數道裂口。

在下一瞬間,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無比龐大的氣息。

他的身體好像突然變大,變得無比的龐大。

這五顆飛旋的黑色光團在星火慧尾劍的一擊之下,原本已經無法阻止他身體里的真元析出,此時元武皇帝的身體如變得無比龐大,這五顆黑色光團越加無法抗衡。

在所有人的感知里,這五顆黑色光團不再像是五團磨盤,而是變成了五顆小得可憐的細小佩珠。

晏嬰並非一個人在戰鬥。

當元武皇帝徹底破去晏嬰的磨石劍意之時,韓辰帝終於一步跨出。

隨著他這一步跨出,他身前的地面和空氣便徹底的燃燒了起來,變成了一片赤紅色的火焰世界。

他的丹火劍纏繞著許多平時看不見的浮現和奇異跳躍的小火花,透過火幕,出現在元武皇帝的面門之前。

元武皇帝很清楚,這一劍恐怕是整個天下除了他之外最強的力量。

他的眉頭挑起,伸出左掌,擋向這一劍。

同時,他的右手並指為劍,往前方火幕刺出一道明黃色玉質般劍光。

他以手擋劍,臉上平靜冷酷得沒有絲毫其餘的情緒,以至於充滿了一種妖異的味道。

喀的一聲震響。

一股本命物獨有的氣息從元武皇帝的掌心湧出。

他的掌心被刺出了一道小小的裂口,有數滴鮮血飛灑出來。

赤紅色的丹火劍氣順著這一個傷口洶湧的湧入他的體內。

許多可以第一時間感知到這個畫面的人眼睛亮了起來,然而讓這些人的呼吸頃刻停頓的是,元武皇帝此刻的身體,完全就是一個無法想像的巨大容器。

滾滾的丹火劍氣沖入元武皇帝的經絡,元武皇帝只是面容微紅,但這些丹火劍氣卻沒入他的身體深處,不知去向了何處。

他的身體穩定到極點,真元輸出也穩定到極點。

他身前的火幕被他右手刺出的一道劍光逼得完全倒卷而出,明黃色玉質般的劍光就在此時,準確無誤的刺入韓辰帝的胸口,從韓辰帝的後背刺出。

韓辰帝一聲悶哼,往後倒掠退出。

許多人的面容瞬間灰白,尤其是許多大楚王朝的修行者。

誰能經受得住元武皇帝的一劍透身?

在他們看來,韓辰帝會在下一個呼吸間死去。

啪的一聲,韓辰帝的雙腳落地,堅硬的山巔石地上出現了無數道裂痕,就像是一張新結的蛛網。

然而令所有人震驚的是,韓辰帝卻並未死去,而且他身上的氣息沒有多少減弱。

他胸口和背後的劍傷中沒有鮮血湧出,唯有滾滾的紅色丹氣如噴泉般衝出。

劍傷並沒有因為丹氣的噴涌而擴大,反而在收縮。

元武皇帝看向了自己的手掌。

他手掌心那一道傷口也在縮小,然而不如韓辰帝傷口的恢復快。

他的眉頭微微蹙起,威嚴深重如海的眼睛裡出現了更多的冷意。

「盜天丹果然是天下至強的靈丹。」

他再度抬起頭來,看著韓辰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