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五章啟天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2-26 04:45  |  字數:3449字

「自始至終,從直接用大軍強行收復陽山郡,到此時挑戰我,他便是想時刻的佔據主動。」

「他不只是要戰我和韓辰帝,而是要戰整個天下。」

「所以既是要結盟,你和燕、楚之間,便是要真正的結盟。」

晏嬰站了起來,不見他的嘴唇有任何的動作,旁人也未聽到有任何的聲響,然而這樣的三句話,卻是清晰的穿入了齊帝的耳中。

齊帝此時的臉上全是鄭重肅穆,閃耀著一層奇特的輝光。

他知道這不同於平時的告誡,而是晏嬰最後的遺言。

晏嬰站起,自然也意味著應戰。

韓辰帝對著他頷首致敬。

晏嬰頷首回禮。

元武皇帝笑了起來。

在他笑起來的同時,鹿山山巔突然沐浴在一種奇特的明亮之中。

吹拂的山風,飄蕩的雲霧沒有任何的異樣,然而卻似乎有許多原本不會出現的光線,從極高的高空中落下,落在這鹿山。

所有人的目光都很沉重。

這是真正的第八境,啟天。

天空好像被開啟了另外一個世界,無數旁人感知不到的元氣滾滾而落,整座鹿山沐浴在奇特的明亮之中,整座山好像要變成明亮而透明的寶石。

丁寧閉上了眼睛。

不是因為耀眼,而是因為此時感覺到的痛苦。

元武皇帝的修為進境比他想像的高出許多,這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然而卻偏偏發生在他的眼前。

在任何修行宗門的教義里,修行最為關鍵的是摸清體內和周圍天地間天地元氣流通的軌跡,此時元武皇帝開始啟天,所有鹿山山巔的修行者自然都開始全心感悟,以期自己能夠領悟到一些至關重要的道理。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們的識念和那些好像從另外一個天地落下的天地元氣相擁時,他們只能感覺到一種巨大的威壓,一種似乎要碾壓一切的威壓。

即便是在場的七境強者,也無一例外。

在這樣的威壓之下,他們的識念都變得緩慢起來。

修行者的識念是調動一切的本源,識念變得緩慢,便一切都變得緩慢。

所有的修行者都不能從元武皇帝此時的出手感悟到任何對修行有關的東西,只是覺得這整個鹿山在元武皇帝識念調動的元氣流動下,變成了一個獨有的小天地。

一個屬於元武皇帝的小天地。

想到要在屬於對手的小天地里戰鬥,鹿山山巔絕大多數的修行者的面容不由得變得越來越為蒼白,內心生出極大的懼意。

未戰便足以令七境懼意大生,這便是八境和七境之間的巨大差別。

……

八境啟天不只是和天地溝通,開闢出新的天地元力流動的通道,獲得更磅礴的天地元氣,同時還是開闢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此時處於這樣威壓中心的韓辰帝和晏嬰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感覺得清楚。

只是連榮辱和生死皆忘的韓辰帝自然不會感覺到任何的恐懼。

他反而笑了笑,盤膝坐了下來,右手並指為劍,一劍朝著元武皇帝刺出。

在坐下之時,他的身上就湧出無數的紅色丹氣。

這些紅色丹氣來源於盜天丹,煉製盜天丹的無數靈藥原本也是驚人的天地元氣的凝聚之物,這種傾盡一個王朝之力煉製而出的丹藥,丹氣分外的凝重強大,足以和此時啟天的元氣抗衡,將他和身外的這一方小天地隔絕開來。

所以他這一坐,就像是在一片池塘中砸下了一塊紅色的磐石,不管是否能夠和外面的小天地抗衡,但首先自己先行巍然不動。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間同樣迸射出紅色丹氣,然而伴隨著紅色丹氣噴湧出來的,還有一股熾烈到了極點的火熱元氣。

這是他在陰山之外苦修十年,吸納於體內的地火。

這便是他的本命物。

丹氣本身便是烈火千錘百鍊之物,此刻以他的身體為引,紅色丹氣和這束地火奇異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柄赤紅色的長劍。

轟!

天地間有洪爐生成。

一股恐怖的熱浪在他的身前爆發,驅散了鹿山山巔周圍所有的水氣。

一劍出而天地洪爐生,在所有修行者的意識里,這是趙劍爐的獨特標記,然而此時,韓辰帝的這一劍的殺意和炙熱火氣,卻是比起當時和夜策冷一戰的趙斬不知道強出了多少倍。

韓辰帝盤坐於地,兩指夾著這柄丹火長劍,平靜歡喜的刺向元武皇帝的胸口。

位於他身側不遠處的晏嬰一動未動,身上的黑袍往外微微的鼓脹起來,吹拂出一陣陣的陰風。

他明明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但是在周圍所有人的感知里,他卻好像變成了透明的空氣,消隱在籠罩整個鹿山山頭的明亮光線里。

和韓辰帝的身化磐石不同,這名大齊王朝最強大的宗師卻是好像將自己化為一絲飄忽不定的陰風,將自己藏匿在了元武皇帝的小天地里。

……

韓辰帝的丹火長劍在空氣里穿行。

劍尖和劍身兩側有肉眼可見,如流水般的線條不斷掠過,這些便是元武皇帝的識念調動元氣形成的原本無形的符線。

無數股看似微小但蘊含著強大力量的元氣在這些符線里生滅,化成一**足以直接震死四境之下修行者的衝擊波,往四周擴散看來。

這恐怕是元武皇帝自登基後遭遇的最強一劍,且一旁還有晏嬰這樣的存在未出手,然而此刻,元武皇帝卻是依舊背負著雙手,只是微微仰首望天。

轟隆!

天空中似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