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五章啟天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錘百鍊之物,此刻以他的身體為引,紅色丹氣和這束地火奇異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柄赤紅色的長劍。 轟! 天地間有洪爐生成。 一股恐怖的熱浪在他的身前爆發,驅散了鹿山山巔周圍所有的水...

「自始至終,從直接用大軍強行收復陽山郡,到此時挑戰我,他便是想時刻的佔據主動。」

「他不只是要戰我和韓辰帝,而是要戰整個天下。」

「所以既是要結盟,你和燕、楚之間,便是要真正的結盟。」

晏嬰站了起來,不見他的嘴唇有任何的動作,旁人也未聽到有任何的聲響,然而這樣的三句話,卻是清晰的穿入了齊帝的耳中。

齊帝此時的臉上全是鄭重肅穆,閃耀著一層奇特的輝光。

他知道這不同於平時的告誡,而是晏嬰最後的遺言。

晏嬰站起,自然也意味著應戰。

韓辰帝對著他頷首致敬。

晏嬰頷首回禮。

元武皇帝笑了起來。

在他笑起來的同時,鹿山山巔突然沐浴在一種奇特的明亮之中。

吹拂的山風,飄蕩的雲霧沒有任何的異樣,然而卻似乎有許多原本不會出現的光線,從極高的高空中落下,落在這鹿山。

所有人的目光都很沉重。

這是真正的第八境,啟天。

天空好像被開啟了另外一個世界,無數旁人感知不到的元氣滾滾而落,整座鹿山沐浴在奇特的明亮之中,整座山好像要變成明亮而透明的寶石。

丁寧閉上了眼睛。

不是因為耀眼,而是因為此時感覺到的痛苦。

元武皇帝的修為進境比他想象的高出許多,這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然而卻偏偏發生在他的眼前。

在任何修行宗門的教義里,修行最為關鍵的是摸清體內和周圍天地間天地元氣流通的軌跡,此時元武皇帝開始啟天,所有鹿山山巔的修行者自然都開始全心感悟,以期自己能夠領悟到一些至關重要的道理。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們的識念和那些好像從另外一個天地落下的天地元氣相擁時,他們只能感覺到一種巨大的威壓,一種似乎要碾壓一切的威壓。

即便是在場的七境強者,也無一例外。

在這樣的威壓之下,他們的識念都變得緩慢起來。

修行者的識念是調動一切的本源,識念變得緩慢,便一切都變得緩慢。

所有的修行者都不能從元武皇帝此時的出手感悟到任何對修行有關的東西,只是覺得這整個鹿山在元武皇帝識念調動的元氣流動下,變成了一個獨有的小天地。

一個屬於元武皇帝的小天地。

想到要在屬於對手的小天地里戰鬥,鹿山山巔絕大多數的修行者的面容不由得變得越來越為蒼白,內心生出極大的懼意。

未戰便足以令七境懼意大生,這便是八境和七境之間的巨大差別。

……

八境啟天不只是和天地溝通,開闢出新的天地元力流動的通道,獲得更磅的天地元氣,同時還是開闢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此時處於這樣威壓中心的韓辰帝和晏嬰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感覺得清楚。

只是連榮辱和生死皆忘的韓辰帝自然不會感覺到任何的恐懼。

他反而笑了笑,盤膝坐了下來,右手並指為劍,一劍朝著元武皇帝刺出。

在坐下之時,他的身上就湧出無數的紅色丹氣。

這些紅色丹氣來源於盜天丹,煉製盜天丹的無數靈藥原本也是驚人的天地元氣的凝聚之物,這種傾盡一個王朝之力煉製而出的丹藥,丹氣分外的凝重強大,足以和此時啟天的元氣抗衡,將他和身外的這一方小天地隔絕開來。

所以他這一坐,就像是在一片池塘中砸下了一塊紅色的磐石,不管是否能夠和外面的小天地抗衡,但首先自己先行巍然不動。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間同樣迸射出紅色丹氣,然而伴隨著紅色丹氣噴湧出來的,還有一股熾烈到了極點的火熱元氣。

這是他在陰山之外苦修十年,吸納於體內的地火。

這便是他的本命物。

丹氣本身便是烈火千錘百鍊之物,此刻以他的身體為引,紅色丹氣和這束地火奇異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柄赤紅色的長劍。

轟!

天地間有洪爐生成。

一股恐怖的熱浪在他的身前爆發,驅散了鹿山山巔周圍所有的水氣。

一劍出而天地洪爐生,在所有修行者的意識里,這是趙劍爐的獨特標記,然而此時,韓辰帝的這一劍的殺意和炙熱火氣,卻是比起當時和夜策冷一戰的趙斬不知道強出了多少倍。

韓辰帝盤坐於地,兩指夾著這柄丹火長劍,平靜歡喜的刺向元武皇帝的胸口。

位於他身側不遠處的晏嬰一動未動,身上的黑袍往外微微的鼓脹起來,吹拂出一陣陣的陰風。

他明明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但是在周圍所有人的感知里,他卻好像變成了透明的空氣,消隱在籠罩整個鹿山山頭的明亮光線里。

和韓辰帝的身化磐石不同,這名大齊王朝最強大的宗師卻是好像將自己化為一絲飄忽不定的陰風,將自己藏匿在了元武皇帝的小天地里。

……

韓辰帝的丹火長劍在空氣里穿行。

劍尖和劍身兩側有肉眼可見,如流水般的線條不斷掠過,這些便是元武皇帝的識念調動元氣形成的原本無形的符線。

無數股看似微小但蘊含著強大力量的元氣在這些符線里生滅,化成一**足以直接震死四境之下修行者的衝擊波,往四周擴散看來。

這恐怕是元武皇帝自登基后遭遇的最強一劍,且一旁還有晏嬰這樣的存在未出手,然而此刻,元武皇帝卻是依舊背負著雙手,只是微微仰首望天。

轟隆!

天空中似有巨大的雷鳴。

聲音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其實是很慢的東西,然而當巨大的聲音響起,落下之時,韓辰帝這一劍卻還未至元武皇帝的胸口。

震蕩的音波穿過明亮的光絲,形成了一柄柄奇異的透明道劍,落向韓辰帝的身體。

「大道雷鳴音符劍」

丁寧閉著眼睛,在心中說出了元武皇帝這一劍的名稱。

韓辰帝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中的丹火長劍往上抬起,斬出。

並非他的動作慢了,而是元武皇帝太快。

若是他不有所改變,在他的丹火長劍刺到元武皇帝之前,他的身體就會被這些音符劍斬成無數的碎片。

丹火劍變成一個真正朝天噴吐火焰的巨大丹爐。

一道道透明道劍沖入這個丹爐,迸發出一聲巨響。

響聲悠揚洪亮。

整座鹿山震動。

鹿山之外的各個山頭震動。

天地間多出很多難以言明的聲音。

鹿山上所有樹葉脫離了枝幹,往外飄舞。

所有的透明道劍全部碎裂。

然而韓辰帝的身上一瞬間還是如同被無數碎裂的玻璃劃過,他身上的皮袍上出現了無數裂口,出現了一條條的血跡。

晏嬰靜靜的看著韓辰帝和元武皇帝。

直至此時,他的右手五指才微微彈動。

五條黑氣如蠟燭的火焰般在他的指尖上燃起,迅速的凝聚為五顆滾圓的黑珠。

這五顆黑珠之間有黑絲相連,就像一條奇特的手串。

五顆黑珠旋轉著飛了起來,和那些明亮的光線摩擦著,發出了異樣暴戾和尖銳的聲音,然而連接著這五顆黑珠的黑線,卻似乎絕對的靜止,這五顆黑珠的劇烈旋轉似乎和它沒有任何的關係。

嗤的一聲裂響,然後驟然安靜。

五顆黑珠消失在晏嬰的手指下方,元武皇帝的身外,卻是突然出現了五團劇烈旋轉的黑光。

因為旋轉的速度超出了尋常人感知的極限,所以在絕大多數人的眼裡,這五團黑光也是絕對滾圓的球體。

然而有些人卻可以感知得出來,這五團黑光的內里,是五個姿勢各不相同的黑色嬰童。

這五個嬰童身上都是噴湧出令人難以想象的陰風,自身劇烈的旋轉著的同時,還圍繞著元武皇帝飛旋。

「磨石劍訣1

楚帝感知出了其中的意思,有些不能相信的出聲。

元武皇帝身後不遠處的黃真衛也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他可以肯定,這是真真正正的磨石劍意。

磨石劍訣是那人的獨創之一,不可能外傳,此時這晏嬰明明用的是磨石劍意,只是卻又略有不同,應該只是從昔日那人遺留下來的一些戰鬥痕,甚至是從被那人殺死的屍身身上參悟出了這樣的劍意。

能夠參悟出這樣的劍意,靠的是天賦。

參悟別朝的絕學為己用,需要的卻是虛心和心胸。

除了聖上之外,大秦還有誰能單獨戰勝這名宗師么?

黃真衛看著晏嬰的身影,眼眸深處泛出一絲敬畏。

元武皇帝眉頭微皺,似有些不喜。

他的頭顱抬得更高了一些,就像是在黑夜裡仰望天空中的星辰。

天空里出現了數條白色的流焰,比那些音符劍更快的墜落。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