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四章氣魄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想象不到的驚人靈藥。 南陽丹宗窮極數代,據說到了韓哀帝將死之時,也只是堪堪湊夠了這顆丹藥的主葯,煉了一顆葯胎。 以至於大韓王朝滅亡之後,在各朝的修行者看來,這樣的丹藥有可能根本不存在,...

h1第四十四章氣魄/h1

橫山許侯看著這名邊民巫師裝束的亂髮男子,濃厚如墨的眉頭也不自覺的皺了起來。網值得您收藏。。

他感到這人有些眼熟,然而一時想不起這人到底是誰。

「既然好不容易逃出韓都,便好生做個巫醫,為何還要回來?」

便在此時,元武皇帝出聲,看著這名赤足亂髮男子的眼睛里充滿了淡淡的嘲諷。

赤足亂髮男子感嘆道:「逃便是為了今日。」

橫山許侯凜然,他反應了過來這人是誰。

山巔一片嘩然,只是這兩句對話,所有人也都明白了這名赤足亂髮男子的身份。

這名赤足亂髮男子是已然被記入史書的人物。

他是韓辰帝。

從嚴格意義上而言,他也是一名帝王。

他是韓哀帝的親皇弟,擁有最純正的大韓王朝的王室血統。

在昔日韓哀帝中計遷都,最後王朝衰亡,韓哀帝鬱郁將死之時,便發旨立其弟為帝,也就是眼下這赤足亂髮男子。

然而韓辰帝卻是一日都未曾真正坐上帝位。

韓哀帝彌留之際,秦軍已兵臨城下。

韓新都洛邑內亂四起,未等秦軍真正攻城便已經四分五裂,不成樣子。

在秦軍的圍困和內亂中,傳說中韓辰帝是借運送糞水的車子逃離出城,最終逃得了一條性命。

一名真正的帝王一日未在其位,已屬十分悲慘的事情,更何況借運送糞水的車子逃離出城。

以至於在許多韓人的眼中,韓辰帝還不如在城破時死的了好,至少這種事情不會被記錄到後世蒙羞。

對於一名出身和即位毫無疑問的正統帝王而言,在自己子民的眼睛里還不如死去的好,這才是最大的痛苦。

同為帝王,一名是被萬民鄙夷,一名是遭受萬民的愛戴,所以元武皇帝此時看著韓辰帝的眼睛里,便自然帶著淡淡的嘲諷。

「苟延殘喘到今日,又能做什麼?」元武皇帝看著韓辰帝,微嘲的說道。

韓辰帝的眼睛里悄然閃過一絲痛苦的神色。

這絲痛苦並不是來自於他的名聲,來自於外人對他的評斷,而在於那些為了能夠讓他活下去而死去的人。

只有他才最為清楚,為了能夠讓他逃離韓地,為了讓他擺脫秦王朝修行者的追殺,到底有多少人為他而死去。

這絲痛苦的神色在他的眼睛里閃過之後,他的眼瞳便化為絕對的平靜,反而蕩漾出一絲解脫般的祥和之意。

「請賜教。」

他看著元武皇帝,緩聲說道。

元武皇帝眼瞳微縮。

鹿山山巔再次一片死寂,唯有紊亂不堪的天地元氣造就的狂風在四處呼嘯。

元武皇帝緩緩的站立起來。

韓辰帝必定是一名強大的修行者,但他首先是一名真正的帝王。

無論是自古禮數,還是大秦王朝推崇的悍勇,都使得元武皇帝不會拒絕這種邀戰。

「你憑什麼和我戰?」

元武皇帝平視著韓辰帝,緩聲說道。

起身便代表著應戰,他先應戰,然後再問對手有沒有資格挑戰他。

因為他恐是此時世間唯一的八境。

韓辰帝沒有出聲。

他的身體髮膚卻是悄然變成紅色。

一絲絲的紅色元氣,開始從他身體每一處地方沁出。

他身體周圍的氣息,開始不斷的膨脹。

在他的身體沁出第一縷元氣之時,所散發出來的已經是七境的氣息。

隨著氣息的節節攀升,他身外散發的氣息便突破了七境所能至的極限。

一片驚呼聲不可遏制的響起。

元武皇帝眼眸里的淡淡嘲諷之色也完全消失。

他的眉頭微微的蹙起,聲音微凝道:「原來是盜天丹。」

「原來是盜天丹。」

在元武皇帝出聲時,在場的許多人的心中也同樣的響起這樣的聲音。

這些人也終於明白韓辰帝為什麼昔日一定要活下來。

大韓王朝昔日最強的宗門是南陽丹宗。

南陽丹宗中品的丹藥,在其餘各朝已經是可遇不可求的極品丹藥。

而盜天丹,則是南陽丹宗真正最極品的丹藥。

「盜天」的真正含義,是盜取啟天之境。

在眾多典籍的記載中,這是一種吞服煉化之後,可以讓七境的修行者直入八境的逆天大丹。

這樣的一顆逆天大丹,自然要耗費無數想象不到的驚人靈藥。

南陽丹宗窮極數代,據說到了韓哀帝將死之時,也只是堪堪湊夠了這顆丹藥的主葯,煉了一顆葯胎。

以至於大韓王朝滅亡之後,在各朝的修行者看來,這樣的丹藥有可能根本不存在,只是南陽丹宗憑空杜撰出來唬人的而已。

然而現在,韓辰帝身上如紅蓮怒放般不斷綻開的驚人威壓,卻提醒著在場任何人,南陽丹宗的「盜天丹」是真的。

「丹宗和其餘修行者最大的區別便是有形無意。」

元武皇帝看著體內葯氣將身下土地都染成紅色的韓辰帝,搖了搖頭,說道:「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韓辰帝看著元武皇帝,忽然笑了起來,道:「只是一場戰鬥,何以論勝負?」

元武皇帝也突然笑了起來,道:「戰鬥可以讓寡人的敵人越來越少,所以寡人不怕戰鬥。」

當他說出這一句,所有人都以為接下來戰鬥就會馬上開始,然而令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元武皇帝的目光卻是落在了齊帝身旁的那名黑袍美男子身上。

「先前在登山時便已見過你的一絲元氣,唯有山陰宗才有這樣的手段。先生這樣的氣度,想必便是山陰宗晏嬰晏先生。」

元武皇帝的聲音很平靜,但是他口稱先生,自從盟會正式開始,所有人還未見到他對某一個人如此尊敬過。

山陰宗晏嬰這個名字在世間沒有什麼名氣,即便此時在場的很多人都是世間頂尖的人物,卻依舊有許多人沒有聽說過。

「他到底是誰?」

一名大燕將領忍不住低聲問身前一名神容震動的中年官員。

神容震動的中年官員便是大燕王朝的名相秋玉真。

而問他這句話的也是大燕王朝的名將厲寒山。

「昔日我朝白永大將軍和齊軍交戰,眼見大獲全勝,但最終撤軍,便是有人送來了一個黑罐。」秋玉真轉過頭去,看著厲寒山輕聲說道。

厲寒山的身體猛地一震,眼睛里湧出震駭的目光,「難道當日那送罐人便是這晏嬰?」

秋玉真微苦的一笑,不是眼前這晏嬰,還能是誰?

在未有正式盟約之時,各朝相互衝突,互侵城池是常有的事情。

昔日大燕王朝因數名逃兵和齊軍起了衝突,引發大戰,當時大燕王朝最強的將領白永三戰三捷,連破齊三座城池,更是將齊軍主力逼至齊鬼馬河畔,在糧草運送不及之下,眼看齊軍就要大敗,或者被逼割讓城池,然而就在此時,有一名齊宗師送了一個黑罐到白永的面前。

白永開罐,內里空無一物,只覺得內里有極大的玄奧,苦思半日之後,才終於發現罐內沒有玄機,真正的玄機在於這個黑罐本身。

這個看似尋常的黑罐,卻是由精純至極的真元凝成。

真元凝聚成物不散已然是驚世駭俗的手段,而瞞過白永這樣的七境強者的感知,讓他苦研了半日才看出玄機,這種境界,便已非一般的七境宗師所能想象。

當時白永被迫退軍的真正理由,是因為他計算之下,發現和齊軍主力最後真正交戰之下,燕軍這方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這樣的一名宗師進入中軍,殺死中軍數名統帥。

當時白永軍中有至少四名七境強者。

四名七境強者都不能阻…那一次大燕王朝軍隊的退卻之後,秋玉真便記住了那一個黑罐,記住了晏嬰這個名字。

「如何?」

聽到元武皇帝言語中帶著些敬意,黑袍美男子卻只是頷首為禮,臉色冷淡的吐出二字,言語簡單到了極點。

「早就覺察了你的敵意和戰意。」

元武皇帝看了他一眼,傲然的緩緩道:「在眼下這鹿山,你也可算堪與寡人一戰者。」

「既然要戰,便不需那麼麻煩。」

他轉頭看了楚帝、燕帝和齊帝一眼,用一種十分自信,更加驕傲的語氣說道:「你們兩個一起罷…寡人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們兩個人能夠戰勝我,也不需說三年,寡人再讓陽山郡九年,九年後再會鹿山。」

「什麼1

這鹿山山巔都是何等樣的權貴,昔日早就磨出了比玄鐵還沉冷的心肺,然而此時聽到元武皇帝這樣的話語,卻是一片驚呼聲四起,很多人甚至忍不住霍然站起。

就連一直近乎猥瑣的坐著看戲的齊帝都在此列。

一路上他說了許多無恥的話,滿足晏嬰的一切條件,姿態放低到了極點,這是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晏嬰的強大,以元武皇帝的境界,和晏嬰已經有過一次小小的交手,自然不可能感覺不出晏嬰的境界。

現在的韓辰帝依靠「盜天丹」已經擁有八境之力,再加上晏嬰這樣的存在…元武皇帝簡直膽大到了極點!

楚帝的臉上也是一片愕然。

他也根本未曾想到元武皇帝在遭遇韓辰帝這樣一名對手之後,竟然還會再行挑戰晏嬰這樣的大宗師。

「好氣魄。」

他深吸了一口氣,出聲說道。

不管元武皇帝是瘋狂,是過分驕傲,還是真正的成竹在胸,此時他敢於這樣以一敵二,便是這世間其餘人所根本無法擁有的氣魄。

冰火破壞神遊戲在縱橫已經開第二組伺服器了,有興趣的可以點開玩玩,反正縱橫到處看得到的。有想要遊戲裡面的媒體禮包的可以加我微信wuzui1979,當然對於欠更啊,更新緩慢啊的問題也可以加我微信抽打我彙報一下,目前還在北京,要到下個月26號才能回無錫,所以這段時間裡我還是只能不斷更為主的更新,回到無錫之後才能開始爆發哇。因為這本書實在是寫不快,必須保證每一章的寫作時間,快了就會出問題。逼得我太狠了我就只能跑出去寒冬裸奔啦然後實在還不能滿意,那就來北京小皮鞭抽我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