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三章陰隕月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方法。」 在他一句句的緩緩述說中,外面山頭,扶蘇身側的丁寧也終於記起了這是一件什麼樣的符器。 「陰隕月。」 他也在心中無比冰冷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齊帝和燕帝的臉色又難...

一朵朵金色的火焰在山崖間不斷的泛開,焦黑的岩石開始變得通紅,又開始慢慢融化。追書必備

這一切都在昭示著大楚王朝這件制式符器的強大威力。

齊帝臉色有些難看的輕咳了數聲。

就算是各朝最為精銳,全部都由修行者組成的軍隊,其中大部分自然也都是三境四境的修行者為主,五境之上的修行者都是少數。

整個戰場的地面都化為滾燙熔岩,其中大多數修行者都無法生存。

更何況太陽真火這種至陽的天地元氣本身就對陰氣修行功法有著最大的殺傷。

換句話而言,這種制式符器對於大齊王朝軍隊的威脅更大。

這看戲…可也是看得有些艱難。

「這可值得三年?」

楚帝的白髮被天空落下的金色火光照耀得一片金黃,他沐浴在這樣的金色里,看著元武皇帝問道。

所有在場的人都明白了他這句話的意思。

元武皇帝雖然在鹿山會盟正式開始的前夜便用軍出其不意的收復了陽山郡,但秦軍可以進,自然也可以退出來。

楚帝要讓元武皇帝再割讓陽山郡三年。

幾乎所有在場凝視著空中那些布滿金色符線的金屬薄片的人,都不覺得這是個太過分的要求。

甚至在其中許多人看來,楚帝可能已經太老,太老的人往往銳氣不足,太過保守。

然而讓他們根本未曾想到的是,聽到楚帝的這句問話,元武皇帝卻是異常乾脆的搖了搖頭,道:「不值。」

「星火劍無法破之1

一聲不服氣的聲音自楚帝身後不遠處響起。

此時出聲的是大楚王朝一名身穿紫色官袍的老臣。

在這種境況下,他的出聲顯得極為不敬,越君臣之權,但不怕遭受責罰,不怕死的臣子自古有之,而且他此時出聲,幾乎所有人都可以肯定這種符器應該是他負責督造,所以他此時才會有這樣的不忿。

星火劍三字提醒這鹿山之巔所有人大秦王朝還有鄭袖這樣一名皇后的存在。

連星火都無法破,就說明這些符器恐怕甚至能夠吸納星火元氣。

然而元武皇帝卻是不以為意的淡淡看了這名大楚王朝的老臣一眼,道:「何需星火劍。」

隨著他的聲音響起,鹿山上無數青草微遙

一股異樣的元氣波動從鹿山山腳下秦軍的駐地中擴散開來。

許多束黑色的光束從山腳下湧起,往上放匯聚。

所有的光束都凝成了一股。

尋常的光線必然有耀眼的光明散射出來,然後這一股黑色光線卻太過凝聚,以至於落在所有人的眼睛里,就像是一條往上方的天空無限蔓延的黑色冰柱。

這一股黑色光柱朝著高空中那些漂浮的金屬薄片掃去。

「果然如此。」

扶蘇看著這樣的景象,喜悅的笑了起來。

「這是什麼?」

丁寧微眯著眼睛問道。

他隱約覺得這和謝家運送的一些東西有關,只是這種符器,他也根本沒有見到過。

「射天狼。」

扶蘇轉過頭來看向丁寧,既然這件重器已經在鹿山會盟露面,就註定天下皆知,沒有再隱瞞的必要。

「射天狼。」

他有些驕傲的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然後對著丁寧繼續解釋道:「這是元武初年便開始試製的符器,到現在卻是真正的成了。」

「射天狼?」

丁寧自己也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身體里驟然湧起些寒意。

和他一樣身體里湧出寒意的還有許多人。

鹿山山巔,很多人的呼吸都已徹底停頓,身體比被浸入冰水中還冰冷。

金色的火焰越來越稀少。

只是在黑色光束觸及到那些在高空中漂浮的金屬薄片之時,那些金屬薄片就開始掉落。

黑色光束掃過所有漂浮在空中的金屬薄片,所有的金屬薄片墜落。

金色火焰全部消失。

「噗」的一聲。

方才那名不忿出聲的大楚王朝老臣一口鮮血從唇齒間激射而出,往後一倒,就此昏了過去。

楚帝看著那條黑色冰柱般的光束,他的臉上悄然的再多數條皺紋。

酈陵君獃獃的看著那無數飛散墜落的金屬薄片,他的髮根處,再多一片秋霜。

鹿山山巔的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有人攙扶起了那名昏死過去的大楚王朝老臣,開始緊急的救治,突然間,又有人放聲痛哭了起來。

放聲痛哭的都是大楚王朝的匠師。

所有人都能理解他們此刻的心情。

這「天譴」不知道花費了他們多少的心血,原本這是一件足以讓他們名傳千古,甚至可以改變整個大楚王朝未來的制式符器,然後現在,卻是被這樣一束黑光打破。

這束黑光此刻還繼續停留在空中,看著那凝結之意,似乎還可以長時間的存在下去。

只是一束黑光,就足以讓再多的「天譴」破滅,更何況看元武皇帝的意思,大秦王朝並不是只能製造出一件激發出這樣黑色光束的東西。

「是誰1

在數聲痛哭聲中,有人帶著瘋意厲喝出聲,「誰是遭受萬年唾罵的罪人,誰是大秦的姦細,站出來1

「天譴」這樣的東西,在大楚王朝也屬於絕密,但在鹿山會盟第一次真正露面,卻已經被大秦王朝針對性的壓制,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將這個秘密早就透露給了大秦王朝。

而且這人的身份地位必然不低,否則不可能接觸得到這件東西的真正隱秘。

「夠了。」

就在此時,楚帝一聲低喝。

空氣一凝,他身後的所有聲音一時消失。

「沒有意義。」

他臉上的殺意一閃而沒,又恢復了平和,緩聲說了這一句。

他身後原本痛哭、憤怒的匠師、臣子,知道這句話是他們的帝王出言特意寬慰,但是他們心中的難過之意卻難消隱,一個個雖不再出聲,卻都是垂下了頭,整個身體不住的顫抖。

「早在長陵一開始變法,長陵城也開始大刀闊斧的改建之時,長陵的那些角樓,就不只是單純的作為觀測和調度軍隊所用。」

楚帝接著出聲,他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看著元武皇帝,只是緩緩的述說道:「早在那時巴山劍場那些修行者的預想中,便想在角樓上布置一些力量可以布及長陵每個角落的符器。」

「如果我記得不錯,當時那個設想叫做陰隕月。」

「足夠強大的陰物元氣經過一些符晶的匯聚產生的光束,能夠如強大的飛劍般射落到長陵任何一個角落。」

「所有在長陵行走的人的頭上,其實都懸挂著一柄隨時出現的劍。」

「這是長陵一開始便沒有設立外城牆的真正原因。」

「只是這種符器本身太過陰毒,需要用無數的屍骨,且其中大部分都是修行者、女子的屍骨,用符水炮製成材,最終才能用於符器的煉製…再加上後來提出這設想的那些巴山劍場的修行者都在你登基之前死去,所以這種符器的煉製便擱置了。」

「未曾想,你和鄭袖居然又找出了煉製這種符器的方法。」

在他一句句的緩緩述說中,外面山頭,扶蘇身側的丁寧也終於記起了這是一件什麼樣的符器。

「陰隕月。」

他也在心中無比冰冷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齊帝和燕帝的臉色又難看數分。

不論這是何種性質的符器,但他們可以感覺出這種光束的力量絕對超過一般六境的大齊修行者用陰氣滋養多年的本命劍。

「你說的不錯。」

元武皇帝很直接的點了點頭,看著楚帝道:「所以不需要再談陽山郡的事情。」

楚帝搖了搖頭,道:「不是這麼簡單。」

這句聽似雲淡風輕的話一出口,鹿山山巔所有人的身體又是微微的一震。

陽山郡至少有十餘萬大楚王朝的精銳軍隊,其中更有不少大楚王朝的名將,此時這十餘萬大軍恐怕已經煙消雲散,再加上連最為倚重的制式武器毫無作用,大楚王朝在此次鹿山和大秦王朝的對話之中已經連連潰敗,若是再付出慘重的代價,恐怕就不只是被迫交還陽山郡這麼簡單。

元武皇帝眉頭微皺。

他緩緩抬頭,卻是沒有看楚帝,目光落向楚帝的身後。

齊帝身側的黑袍美男子的漆黑眼眸里也第一次出現震動的神色。

一名赤足的亂髮男子,緩緩從那座纖秀的楚行宮裡走出。

這是一名從容顏無法判斷出真實年齡的男子。

他身穿著用沒有鞣製的羊皮製成的長袍,上面用最簡單的彩石粉製成的顏料繪製著各種雜亂的圖騰。

他完全不像是大楚王朝的人,而像是一名來自荒漠邊緣地帶的部落里的巫師。r1058

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