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二章天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只是如眼前這些無線風箏般飄於高空的金屬薄片,數量只需增加數十倍,那會如何? 恐怕凝聚墜落的真火,就足以覆蓋整個鹿山山頭。 對於一支軍隊,一個王朝而言,這樣的制式符器的意義,遠超一兩名李...

燕帝的施展只能令李裁天的身體不在這山巔崩解,然而卻不能阻止李裁天的死亡。

兩名先前侍奉李裁天沐浴更衣的絕色宮女雖早已猜出這名在大燕王朝受人尊敬的謝師為何要這麼莊重的沐浴凈身,然而真正看到送入帳內的李裁天的身體漸漸冰冷,這兩名宮女卻依舊悲痛不已,止不住淚線。

眼見李裁天生機已逝,閉緊的雙目將永遠不再睜開,他的臉上卻有一層奇異的輝光悄然滑過,睫毛微顫間,他的雙目便睜了開來。

這許是傳說中的迴光返照,兩名絕色宮女悲聲頓止,沒有感到驚嚇,而是緊張的伏低身體,生怕錯過李裁天最後的一些交待。

然而令她們沒有想到的是,李裁天卻是對著她們露出了一絲真摯感謝和致歉的笑容,輕聲道:「我有些事情,需要一個人安靜的停留片刻。」

兩名絕色宮女跪伏行禮,退出這頂營帳,只是走出十餘步,便梨花帶雨,哭得越發厲害。

在她們的心中,李裁天或許是不想讓她們見到臨死前萬分痛苦的模樣。

寂靜的營帳里,李裁天的呼吸都似已消失,然而眼眸里的黑色卻反而越來越濃。

一團淡淡的黑氣也在他的面前湧出,悄然的形成一個蜷縮的嬰兒模樣。

「我想知道為什麼。」

蜷縮的黑氣嬰兒自然不是活物,連面目都是虛影,也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然而空氣里,卻是響起了極低微的聲音。這聲音孤冷而沒有多少感**彩,和齊帝身側的那名黑袍美男子一模一樣。

「只有山陰宗只有這樣高明的手段,看來你便是山陰宗那名大宗師晏嬰。」

李裁天微微一笑,道:「只是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蜷縮的黑氣嬰兒沒有任何的變化,但那名黑袍美男子的聲音卻是輕淡的響起:「因為我知道勝負不在這裡,因為你告不告訴我,可以影響我的決定。」

李裁天的笑意緩緩消失。

他依舊沒有回答黑袍美男子的問題,而是接著問道:「你會做什麼決定?」

黑袍美男子也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說道:「我不喜歡元武。」

李裁天又笑了起來。

若是將人的情緒簡單的分為兩種,一種自然就是喜歡,一種自然就是不喜歡。

對於他和黑袍美男子這樣的人而言,這種答案已經足夠。

「巴山劍場還有人。」

他看了蜷縮的黑氣嬰兒一眼,異常簡單的說了這一句。

蜷縮的黑氣嬰兒凝滯了一下,這一下就像是這個黑氣嬰兒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然後沒有任何的聲音再響起,蜷縮的黑氣嬰兒消散得無影無蹤。

李裁天眼中的輝光迅速的消失,真正的死亡即將來臨,只是他沒有死亡的恐懼,只是輕聲自語道:「若是這次還殺不了你,元武皇帝,那你便真的不會死了。」

……

李裁天代表的是燕帝,他率先發難,以死告終,這便代表著燕帝揮出的一拳被輕易的擋了回來,看著沉默不語的燕帝,所有在場的人都開始等待楚帝或者齊帝的出聲。

楚帝在沉思著。

就在這時,齊帝身側的黑袍美男子抬頭看了他一眼。

楚帝微微一怔。

黑袍美男子的神情沒有任何的變化,目光里也似乎沒有任何明顯的情緒。

但是楚帝卻心有所感。

他收回了目光,看向元武皇帝。

只是這一望,所有人便知道他要開口說話。

「天子一怒,流血百萬,所以天子輕易施怒,則易招天譴。」

楚帝看著元武皇帝,緩聲說道。

「我朝匠師於去年初制了一件符器,就名為天譴,想必諸位已經知曉。」

隨著他的聲音響起,鹿山山間楚軍駐紮的營地里驟然也響起了一片奇異的聲音,似是遠遠呼應。

元武皇帝面容不變,只是靜靜等候。

這聲音卻是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在所有山巔的修行者感知里,就好像有什麼巨大的昆蟲在震動著翅膀。

各朝一些在朝堂中居於高位者,眼睛里卻是都泛起緊張的神色。

「天譴」是大楚王朝軍方的某種制式符器,據說其威力遠超大楚王朝目前所有制式符器。之前通過一些隱秘渠道得知的訊息便已令人懷疑「天譴」和正常意義上的制式符器有很大的區別,此時楚帝開口發難,第一時間就語帶雙關的提及這件東西,更是讓人覺得這件東西非同小可。

奇異的震鳴聲穿梭在雲霧裡,越來越接近鹿山山巔。

此時在鹿山之外某個山頭的丁寧還根本聽不到這樣的聲音,然而他卻已經感覺到了異樣。

他感覺到天空里的陽光似乎黯淡了些。

那些天空里落下的陽光,似乎被某個東西吸引而去。

他深吸了一口氣,知道又有新的事物出現。

……

一片吸氣聲在鹿山山巔響起。

許多人的視線徹底的凝固。

一片片金屬獨有的反光穿出了雲霧,和山巔齊平,然後繼續往上升起。

那是一片片長寬約為數丈的薄片,略帶弧度,如同一片片花瓣,雖表面散發著金屬的光芒,然而薄得近乎透明。

但在陽光的照耀下,這些往上飄起的薄片上亮起一條條的金線。

這些金線自然都是符紋。

只是這些金線卻是繁雜到令人有些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重重疊疊,就像是無數張透明的金色蟬翼堆疊在一起。

陽光有些黯淡,然而鹿山山巔上的溫度卻有些升高。

許多人可以清晰的感知到,絲絲縷縷的太陽真火吸附進那些薄片里,不斷在那些符紋里凝聚。

金屬薄片還在往上飄起,越飄越高。

許多修行者,尤其是軍方的修行者的眼睛里震驚的神色慢慢變成了震駭。

金屬薄片那些符紋里的金色滿溢,開始灑落下來。

落下的便是比雨絲還要密集的,凝聚的太陽真火。

絲絲的太陽真火纏結在一起,變成了一道道如箭矢般的金色火焰。

更多的劇烈吸氣聲響起。

這些金屬薄片無疑結成了一個法陣。

這個法陣凝聚出來的金色火焰已經比一般的箭矢威力強大了許多倍,但最為關鍵的是……距離和持續的時間!

這些金屬薄片還在不斷的升高。

巨大的金屬薄片已經在高空中變成了一隻只蒼鷹般的影跡,在這樣的高度,幾乎所有正常的符器,乃至絕大多數飛劍都不可能觸及。

若只是墜落一輪真火之後便消失也就罷了,然而此時絕大多數人都看得出來,似乎只要陽光熾烈,這些巨大金屬薄片凝聚太陽真火就永遠不會停歇。

「嗤嗤嗤嗤…」

無數聲刺耳的洞穿聲在鹿山側的一片崖間響起。

那裡是一片空地。

隨著金色火焰的降落,山石間布滿無數焦黑的孔洞,每個人耳鼻中都充滿燒焦的氣味。

一團團金色的火光如花朵般不斷綻放。

齊帝的面容都微白。

這些金色火焰準確的灑落那片崖間空地,而不是落在山巔別處,便能說明大楚王朝不只是製作出了這樣的符器,而且還能夠精準的控制這樣的符器!

這還不是普通的符器,是制式符器!

唯有使用的材料並非特別稀缺,不可複製的符器,才能稱為制式符器,才能在軍隊大量裝備。

那便只是如眼前這些無線風箏般飄於高空的金屬薄片,數量只需增加數十倍,那會如何?

恐怕凝聚墜落的真火,就足以覆蓋整個鹿山山頭。

對於一支軍隊,一個王朝而言,這樣的制式符器的意義,遠超一兩名李裁天這樣的修行者。

鹿山盟會最大針對的便是元武皇帝,此時齊帝本該幸災樂禍。

只是這樣的制式符器太過驚人,他卻是怎麼都幸災樂禍不起來。

丁寧的目光從高空中收回,落在身前的墨守城和潘若葉身上。

楚帝數十年的等待落空,沒有得到神女峰下那處隱地中的肉菩提,但也不是一無所獲。

這些東西顯然是來自於對那處法陣的研究和改變。

大楚王朝無可爭議的是制器天下第一。

只是丁寧現在看得出來,墨守城和潘若葉並不震驚。

哪怕事先知曉這「天譴」是何等的制式符器,親眼見到威力時,也必定會震驚。

不震驚,只有另外一個理由。

他的心中微苦。r105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