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九章始發難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郡自然是避免刀兵的最大保證,只是提出三年緩衝卻沒有任何附帶的條件,這種讓步卻似乎太大了一些。 元武皇帝微微頷首。 在墨守城的評斷之中最為謹慎的燕帝都微微皺眉,忍不住就要開口。 ...

清晨的鹿山之巔山風微寒,四朝的禮官為了會盟的布置已經準備了數年,且經過多次的演練。追小說哪裡快

四大王朝並立,如四虎逐鹿,自然各有敵意,但這些禮官的配合看上去卻是親密無間,配合有度,竟似連略微大聲的交談都沒有。

大齊王朝的御營中,黑袍美男子走出了那頂黑色大轎,遠遠的看著各色旗、旌,金鉞、星、瓜、立瓜、吾仗、御仗等等物事流水般登常

距離御座最近的更是拂塵、金爐、香盒、沐盆、唾盂、大小金瓶等物繁雜瑣碎。

「這種盟會,明明最需要的只是一處演武台,卻偏偏要弄得如此複雜,真是虛偽。」

一聲冷淡的評判從他的口中傳出,落入他身側大齊皇帝的耳中。

齊帝有些近乎猥瑣的一笑,道:「非是虛偽,越是繁瑣的禮節越是能增添莊嚴肅穆之感,至少可以提醒我們治國平天下不是什麼兒戲的事情,讓我們說任何話和做任何決定都可以更慎重一些。」

黑袍美男子眉頭微皺,沉吟了片刻,道:「有道理。」

齊帝看著黑袍美男子若有所悟的樣子,有些高興,然而卻又馬上憂慮起來,道:「跟著元武來鹿山的秦人裡面,還少了兩個至關重要的人物。」

黑袍美男子看了他一眼,似乎興趣並不大。

齊帝卻是接著說道:「李思和胡亥也隨著元武皇帝離開了長陵,然而現在卻不在鹿山。」

「你不需要再擔心什麼。」

黑袍美男子轉頭看著大燕王朝的營帳所在,淡漠道:「勝負已不在這裡,且就算要出頭也輪不到你。」

齊帝愕然。

他不能理解的看著黑袍美男子澄清的眉目,他看到了黑袍美男子的目光所向,眼睛不可置信的開始瞪大,「難道…」

「夠了。」

黑袍美男子卻是冷冷的一聲低喝,打斷了他的話。

……

鼓笛齊鳴,紫煙燃起。

大燕王朝的營帳里,一名男子從熱氣升騰的浴桶中走出。

無數水珠像草葉上滾動的露珠一樣,從他光滑如絲的肌膚上滾落下來。

兩名宮女都是人間角色,含春水臉如凝脂,白色茉莉煙羅軟紗,面容艷麗無比,此時看到這名男子渾身的從浴桶里走出,看著他渾身沒有一絲贅肉的完美身材,兩名宮女面上都是不由得飛起一絲羞紅,然而眼眸里卻是沒有多少羞澀,都是異樣的敬重。

這名男子也是沒有絲毫的扭捏,在這兩名宮女的侍奉下穿上潔凈的紗衣,然後微微頷首致謝。

「謝師。」

一名身穿金甲的將領已在賬外等候,見到這男子走出,頓時行了一禮,然後在前方引路。

一頂明皇華蓋在前,四帝開始入座。

這名男子便緊跟在燕帝的身後。

元武皇帝的目光和其餘三帝相撞。

元武十二年春,鹿山會盟在鹿山之巔正式召開。

四位帝王都是人世間最至高的存在,相互之間並不施禮,早有各自禮官為代祭過天地鬼神,四位帝王的身側各自有一位近侍,元武皇帝的身側席上坐著的是黃真衛,楚帝身旁坐著的卻並非是趙香妃,而是新立太子酈陵君。

燕帝的身側坐著的是那名剛剛沐浴潔身的男子,而齊帝的身側坐著的自然便是那名黑袍美男子。

一切禮畢。

場間一片安靜。

除了這四名帝王和身側的四名陪侍之外,場間所有人的臉色都極其凝重,都在等待著楚帝開口。

在元武三年的那場大戰里,楚帝和他的大楚王朝贏得了對秦的勝利,令大秦王朝和楚、齊、燕三朝簽訂了盟約,不管他此時顯得多麼蒼老,他依舊是這場盟會的主持者。

盟約里最主的內容自然便是大楚王朝昔日戰利品陽山郡的歸屬。

「我需要三年。」

在此之前,所有的人都在猜測楚帝會說什麼開場白,會做什麼打算,然而沒有任何開場白,楚帝一開口便直接揭曉了謎底。

他平和的看著元武皇帝,道:「撤離需要時間。」

齊帝微微蹙眉,但是想起前面黑袍美男子的說話,他抿了抿嘴唇,並未言語。

歸還陽山郡自然是避免刀兵的最大保證,只是提出三年緩衝卻沒有任何附帶的條件,這種讓步卻似乎太大了一些。

元武皇帝微微頷首。

在墨守城的評斷之中最為謹慎的燕帝都微微皺眉,忍不住就要開口。

所有人都覺得元武皇帝都會馬上應允。

「不必三年了。」

然而元武皇帝開口,卻是拒絕。

在第一個「不」字還未出口時,燕帝就已經感覺到了有些不對,猛然抬頭。

「陽山郡已重歸我大秦。」

元武皇帝平靜的繼續出聲,聲音如一道道雷鳴落入每個人的耳廓之中。

四帝會聚,任何大事都不需要別人去考慮,所以各朝的修行者都是氣息安寧,而此時元武皇帝這一句話出口,整座鹿山上瞬間刀兵氣息大震,無數道殺意攻伐。

所有草葉上未消的露珠被震落飛灑,又被紊亂的氣息絞成細碎的霧氣。

酈陵君的面色雪白,雙手握緊,微微震顫。

陽山郡的歸屬問題本身是這鹿山會盟最主要的內容,然而誰會想到,元武皇帝竟然會在盟會之前便征伐陽山郡。

且此時唯有消息傳至鹿山,只能說明這場大戰就在昨日的夜間。

楚帝微微皺眉,他的臉上本身已經全是老人斑和皺紋,這一皺眉,便頓時顯得蒼老了數分。

然而他的面容依舊平靜,緩聲道:「昔日盟約訂立,互不征伐,你已違了盟約。」

楚帝此言一出,鹿山上空亂雲飛舞,更是多了無數殺意。

元武皇帝搖了搖頭,道:「陽山郡是借,並非讓。昔日盟約中便註明了這一點,且盟約只約定不侵入其餘各朝疆界,這陽山郡本屬大秦,驅兵進入,不越楚之疆界,何來違約?」

這自然是文字上的功夫,對於任何人而言都屬於強辯。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陽山郡重歸大秦王朝都已經是既定的事實。

尤其最讓所有在場大楚王朝的人心中震顫的是,大楚王朝在陽山郡囤積著重兵,秦軍如何能夠以這樣迅疾的速度直接取下陽山郡?

「精彩。」

一個新的聲音響起。

只是兩個字,但是所有場間的人卻都大吃了一驚。

唯有齊帝的眼睛里閃現出了亮光。

他知道黑袍美男子所說的話真的變成了事實。

出聲的赫然是連坐姿都顯得分外端正和謹慎的燕帝。

「乘著強者雲集此處,一舉出兵收回陽山郡,這樣的計策實屬精彩。」

「然而就算你能抓住盟約上的一些文字漏洞,我等親臨此處,都是為了要先談這陽山郡的歸屬,你先行這樣做,是開了我等的玩笑。」

場間誰都知道燕帝最為謹慎,即便有反對的意見,恐怕也是最後一個出聲,誰都未曾想到他此刻卻是第一個發難,在他的連連出聲之下,就連大燕王朝的許多人都感到異常的震驚。

元武皇帝面容不改,說道:「並非玩笑,只是先解決一個麻煩。」

「麻煩?」

「只是一句麻煩,便令多少人身首異處?」

「吾雖匹夫,然也敢染血五步,請決。」

燕帝沒有接著出聲,坐於他身側的那名潔凈男子卻是站了起來,嗤啦一聲,撕下了一片衣袖。

這樣的舉措,在大燕王朝而言,便是決鬥的相邀。

整座鹿山上方的天空驟然一暗,空氣和光線似乎徹底凍結。

絕大多數人的呼吸也徹底的停頓。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必定會有這樣相較的場景出現,然而誰都未曾想到會來得這麼快,也未曾想到第一個出頭的會是大燕王朝,而且表明的態度會是如此的鮮明。

在此種場合之下,這名潔凈男子便代表著燕帝,元武皇帝自然不可能拒絕這樣的決鬥相邀,在凝滯的氣氛中,所有人只是不知道元武皇帝會不會親自應戰。

元武皇帝並未有什麼停頓,他只是平靜道:「方將軍,替寡人應戰。」

沉靜坐於後方的方餉並未感到意外,只是俯身道:「諾1然後不疾不徐的站起。

一片細碎的聲音響起。

四朝禮官對於這個盛會已經準備了多年,對於這種場面自然也已有所準備。

一片禮樂之器迅速撤開,在四帝前方一側百步之外,立時出現了一片空地。

「竟然是燕。」

在丁寧所在的山頭,潘若葉微轉頭看著墨守城,冷聲道:「燕狂人李裁天。」

墨守城陷入了沉思之中。

第一個發難的是大燕王朝,且採取這種最為直接的方式發難,這背後必定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他開始猜想各種可能。

丁寧凝視著鹿山山巔,也同樣開始猜測各種可能性。

扶蘇卻是忍不住震驚,道:「大燕王朝第一符師,怎麼可能1r1058

varwosoadconfig=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