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二章拳頭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慮就像是漂浮在天空的白雲一樣沒有任何的根,這樣的疑慮也足以在丁寧的身上投下濃厚的『陰』影。 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墨守城對他產生了一絲疑慮,就意味著長陵皇宮裡那位最尊貴的『女』主人也會對他產生...

『乳』白『色』的丹『葯』是極珍貴的靈蓮丹,長陵皇宮裡那名最尊貴的『女』主人除了擁有世所不知的調用星辰元氣的手段之外,還擁有獨特的培育靈蓮的手段。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為了令靈蓮結出她所需的蓮子,長陵不知道有多少條靈脈的靈氣被引入了長陵皇宮,靈蓮丹雖然只是用靈蓮生長期間脫落的蓮葉和『花』瓣煉製,但『葯』效已是極為驚人。

丁寧只是服下這顆靈蓮丹,就只覺得一絲絲微涼的『葯』力沁入渾身的經絡之間,瞬間體內的痛感和燥意全消,只是心中不舒服的感覺卻反而更為強烈,因為他知道墨守城已經對自己產生了一絲疑慮。

墨守城在長陵擁有非凡的地位,像他這樣的存在,即便沒有像楚帝一樣進入這個法陣內里,沒有任何可以推斷的線索,但哪怕他的疑慮就像是漂浮在天空的白雲一樣沒有任何的根,這樣的疑慮也足以在丁寧的身上投下濃厚的『陰』影。

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墨守城對他產生了一絲疑慮,就意味著長陵皇宮裡那位最尊貴的『女』主人也會對他產生一絲疑慮。

這足以決定他在長陵的命運。

相比墨守城,更加需要擔心的是楚帝。

楚帝察覺了什麼?

他接下來會怎麼做?

原本一件借皇宮的力量對付周家老祖的簡單事情,卻牽扯出這麼多難以預料和掌控的後果。

丁寧的喉嚨里泛起一陣苦意。

所謂的天命,從來不是某一個人所能決定的。

墨守城的目光從前方的深坑中收回,再度平和的落在丁寧和扶蘇的身上。

事實上他的態度並不像丁寧所想的那麼嚴重。

這件事雖然有些疑點,但他也並未聯想到九死蠶,且薛忘虛昔日和梁聯一戰之後,他就對丁寧很有好感,對丁寧也有些了解,他也知道丁寧有著驚人的修行天賦和領悟能力。

哪怕丁寧有刻意隱瞞的東西,最後的結果是他讓扶蘇好好的活了下來。

令楚帝沒有奪得『肉』菩提,令扶蘇沒有被殺死,鹿山會盟雖然還未正式開始,然而在他的心目中,作為一名大秦王朝的修行者,丁寧已經在這次前所未有的盛會裡立下了首功。

他知道丁寧一直在準備接下來的岷山劍會。

在他看來,光是憑藉這樣驚人的功勞,就足以保薦丁寧進入岷山劍宗修行。

所以此時他平和注視丁寧和扶蘇的目光里,是帶著一絲不加掩飾的滿意的。

「你們跟著周家老祖離開長陵,原本就是想鹿山會盟是如何的風起雲湧,現在既然周家老祖已亡,那就由我帶你們去鹿山。」

他沒有說任何多餘的話語,只是慈祥的說道。

……

法陣損毀,山谷里的水霧排泄一空,山峰間的濕意卻因此更為濃烈,神『女』峰的這一側,一場大雨就此落了下來。

「有意思。」

臉上全是老人斑,眼前的皺紋似乎更深了數分的楚帝抬首看著這樣的**,微微一笑,輕聲自語了一句。

他並未急著返回鹿山,而是再次行向神『女』峰。

數十年的等待落空,他並未得到『肉』菩提,在鹿山會盟正式開始之前,他便也沒有任何事情可做。

所以他很空閑。

他此刻的心情也很放鬆。

身為這世間在位時間最長的帝王之一,他自然有常人難以企及的非凡之處。

他這一生都在和這個世上最強大的一些人爭鬥,當然更懂得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

在這神『女』峰下布置法陣的修行者比他要強大得多,費了諸多的力量,建造牢籠困住盲龍,當然是要盲龍協助守護未成熟的『肉』菩提,等到有朝一日他或者他的後人能夠使用,但很顯然布置出這樣法陣的修行者和他背後的宗『門』都湮滅在了歷史的長河裡。

他未能得到『肉』菩提,在他看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相比『肉』菩提,他覺得已經得到了更有意思的東西。

「即便拋開盲龍不計,這世間能夠破掉傳說中的青雷天絕陣的人也唯有那人,一個人的天賦再高,也不可能擁有那樣的眼光。」

在說出「有意思」三字后,他的身體浮雲而上,落在神『女』峰山腰一處的崖壁上,坐了下來。

自岩間采了幾片野茶,信手用真元切出石壺,燃起一蓬真火,又從前方的雲霧中摘取一片化為清水,如真正的神仙般煮著茶的楚帝愜意的微笑起來,輕聲自語道:「真是好一場**。」

……

鹿山的山巔,也突然下起了一場小雨。

臨時建造的楚行宮裡,一名腰佩白『玉』般長劍的修行者感覺到這場細雨似乎蘊含著某種非同尋常的意味,他警惕的抬起頭來,在漫天的雨絲里,他沒有看到任何除了雨絲之外的東西。

然而就在此時,他的心臟卻是突然縮緊。

在接下來的一瞬間,他的心臟完全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捏住,用力的捏碎。

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湧出。

這名大楚王朝的宮廷修行者甚至連一聲慘呼都沒有能夠發出,便倒下,死去。

一頂舊竹笠出現在了雨絲里。

然後一道略微佝僂的灰『色』身影,才在竹笠下如鬼魅般顯現出來。

「凄風苦雨青藤『亂』,苦雨道人早不來鹿山,晚不來鹿山,卻在這個時候來,我倒是有些不明白您的意思。」

趙香妃平靜的看著出現在殿『門』前方的這道灰『色』身影,搖了搖頭,說道。

雖是平靜說話,但她的眼『波』自然如溫柔秋水流淌,舉止神態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妖嬈『誘』『惑』。

竹笠下人苦笑一聲,緩緩抬頭,『露』出一張平實無華,五十餘歲模樣的面目。

「不遠千里而來,為的是太子之事。」

這名面目五十如許,身體卻已有些佝僂的男子緩聲道:「我們想立五皇子為太子。」

趙香妃明媚的一笑,道:「然吾皇已立太子。」

被她稱為苦雨道人的男子默然道:「只要酈陵君死了,便可另立太子。」

「鹿山會盟在即,此時我大楚王朝最需的便是安定。」趙香妃看著他,柔聲道:「我不明白像你這樣的人物為什麼決意要做這樣的事情。」

頓了頓之後,趙香妃看著他說道:「按理而言,五皇子或酈陵君成為太子你都不會在意。」

被她稱為苦雨道人的男子沉默了片刻,道:「我不必告訴你理由。」

趙香妃秀眉微蹙,道:「你殺不了他。」

「我不是一個人來的。楚凄風也來了,所以范無垢不會出現在這裡。」苦雨道人看著她認真的說道。

在他走入這行宮之時,趙香妃便首先說了一句「凄風苦雨青藤『亂』」,這一句並非是什麼描繪眼前景象的詩句,而是代表著大楚王朝四名修行者。

「你們曾經是大楚王朝最強的四名修行者,但你們知道這些年大楚王朝又出了些如范無垢一樣的宗師,足以和你們匹敵。」趙香妃可以感覺到他絕對的信心,但是她卻沒有絲毫緊張,反而微笑起來,曼聲說道:「而且你也應該明白,即便是在當年,說你們最強,其實也是很多人沒有徹底的展現過實力,還有將一些皇宮裡的人排除在外。」

「所以你今日還是不可能殺得了酈陵君。」

她頓了頓之後,認真勸誡道:「不管是什麼人對你們說了什麼,讓你們來到這裡,但這件事不可能成功,所以你們還是放棄這樣的念頭。」

「陛下不在這裡。」

苦雨道人搖了搖頭,堅定的說出了這一句。

這代表著他最終的決定。

楚帝不在這裡,他便堅信自己可以殺死這裡面的任何人。

所以在說出這一句話的同時,他的身體就好像在空氣里突然變淡。

無數縷古怪、淡雹似乎毫無蹤跡,但又異常堅韌和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體里透出,如潤物細無聲的『春』雨一樣,沁入前方趙香妃的身體。

這些力量湧向趙香妃的心臟,趙香妃的心臟停止跳動,開始劇烈的收縮。

「你錯了。」

然而趙香妃的臉『色』卻沒有絲毫的改變。

她哀憐般的看著苦雨道人輕聲說了這一句。

然後她開始動步,一步朝著苦雨道人跨出。

苦雨道人的呼吸和心跳也驟然停頓。

這一剎那,他的識念里,趙香妃的心臟就像是變成了這世間最堅硬的物體,他沁入趙香妃體內的力量竟然無法和她的力量抗衡。

轟的一聲。

這個空寂的行宮裡響起了一聲巨大的轟鳴。

一隻白生生的拳頭,帶著恐怖的氣『浪』,在苦雨道人的瞳孔里以驚人的速度擴大。

苦雨道人一聲低喝,體內的力量盡數湧出,兩柄淡青『色』的小劍從他的雙手浮出,斬在了這隻白生生的拳頭上。

喀!

然而在下一瞬間,兩柄淡青『色』小劍變成兩條流星往後飛向不知何處,他的雙臂骨骼盡碎,『胸』口骨骼也盡數。

咚!

他的身體倒飛數十丈,重重砸在地上。

趙香妃輕柔的收拳。

她的拳頭看上去很香很嫩很軟,然而在前一息的時間裡,卻是化為了這世間最可怕的武器之一。

苦雨道人不斷的咳血,他震驚的說不出任何的話來。

「現在你應該明白我為什麼說你錯了。」

趙香妃看著他,長長的睫『毛』微顫,微抿著嘴說道:「你到現在也應該明白,為什麼吾皇這些年一直最寵愛我,為什麼他願意將整個大楚王朝的將來放在我的手中。」

「因為…」她眼媚如絲的看著自己的拳頭,曼聲道:「因為我的手可以很軟,但也可以很硬…因為我本身就是整個大楚除了他之外最強的人。」

又返回北京了這一章是在高鐵上碼出來的,最近真沒偷懶,除了昨天玩了一會冰火破壞神的遊戲,話說真的很不錯的吧,我昨天也玩到了25級的。我有空丟進去掛機了,大家有興趣可以進去圍觀加各種蹂躪,不過記得是中文網的伺服器哦,首頁點開就可以進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