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一章掩飾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色建築物殘跡的力量極其驚人,所有的粉塵全部由中心往外擴散,所以此時最中央的部分反而最先清晰起來。 丁寧微眯著眼睛,他看到所有的一切痕都消失了,那龐大的青色建築物原先所在的地方,深深的凹陷下去...

墨守城的眼睛里浮現出異樣的光彩。追小說哪裡快..

他是長陵最睿智的老人,他很清楚周家老祖並沒有破壞這樣的法陣的實力。

那此刻這樣的變化,便是意外。

雲霧消散得越來越快,不僅往上方和四周散去,濕意甚至往下方的地面中滲出。

隨著這些濕潤的水汽的消失,山谷里積蓄的一些太陽真火卻是隨著法陣的損毀而徹底的宣洩出來。

所有雜亂的樹枝和草木開始猛烈的燃燒。

整個山谷充斥金色的火焰,如同無數朵向日葵在盛開。

一座青色建築,就此出現在燃燒著的山谷中心,出現在他們的視線里。

楚帝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些。

他在周家老祖之前便進入過這個法陣,便進入過這棟青色的建築,和墨守城以及墨守城身邊的宮裝麗人潘若葉相比,他對這內里的一切自然有著更深的了解。

為什麼這樣的一座牢籠會損毀?

此刻他甚至沒有關心肉菩提,只是在全心思索著這個問題。

只是數息的時光,金色的火焰消失,山谷中一片灰燼,青色建築物的基座被燒紅,隨著熱氣的升騰,四周冰涼的山風湧入,山谷里颳起了大風,無數灰燼紛紛揚揚的卷上天空。

急劇的冷卻下,青色建築物從下至上發出了刺耳的崩裂聲。

一條條的裂紋就像藤蔓一樣從底部往上蔓延,整座巨塔形的青色建築物就要徹底的崩解,也就在此時,兩條和這棟青色建築物相比顯得無比瘦小的身影,從其中一個拱門中互相攙扶著走出。

潘若葉的眼睛也瞬間亮了起來。

此刻應該欣喜。

然而不知為何,她的心中卻沒有任何的欣喜。

或許是因為她心裡十分清楚,按照正常的結果,這兩人已經死去。

墨守城的嘴角出現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是天命。」

他轉頭看著楚帝,認真而感慨的說道:「現在和將來,我們都賭贏了。」

楚帝的眼眸里依舊沒有任何的怒意,他凝視著丁寧和扶蘇,眼底就像是有無數的星辰在閃動。

他感知著丁寧和扶蘇身上的氣息,回憶著一切有關那青色建築物的畫面,一抹古怪的神色浮現在他的嘴角,「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就像是回答墨守城,又像是自語般輕輕搖頭,說出了這一句。

「然而這不可能卻偏偏變成了可能。」

他又接著說了這樣一句,然後又微笑了起來:「絕對的不可能變成可能,裡面就一定有一種可能。」

「我想到了一種可能。」

他微笑著轉頭,看著墨守城,說道:「勝負不在一時。」

墨守城微微皺眉。

他不明白楚帝那些饒舌的話是什麼意思,然而對方在數十年的等待和謀划終成夢幻泡影,此刻卻並未太過沮喪失落,這本身就讓他難以理解,甚至有些不安。

「周家老祖在哪裡?」

楚帝不再看他,轉過頭去,凝視著丁寧和扶蘇,溫和問道。

他是人世間在位最久的帝王之一,此刻雖平靜說話,但自有一種難以想象的威嚴。

丁寧輕輕的咳嗽著。

他此時的傷勢不輕,吹拂到身上的山風讓他感到不舒服,發燙的地面讓他感到不舒服,充斥到他鼻腔的煙塵讓他感到不舒服…然而這些不舒服加起來,也沒有面前的這三人給他帶來的不舒服的感覺強烈。

無論是在位時間極長的楚帝,還是大秦的聖天子之師墨守城,還是皇后一手栽培出來的修行宗門未央宮此刻的宮主潘若葉,他全部都認識。

而楚帝眼中神色的變換,更是讓他心中有些寒意升騰。

「你們可以不需要回答。」

墨守城的聲音也在此時響起。

他的眼神里有絕對的自信,雖然無法殺死楚帝,甚至無法阻止楚帝離開這裡,但他確定自己和潘若葉能夠帶丁寧和扶蘇離開。

丁寧微垂下頭,保持沉默。

楚帝的神容徹底恢復平靜,不再說什麼,只是負手往前走去。

潘若葉頓時緊張起來。

因為楚帝此時正是朝著丁寧和扶蘇走去。

「君可有戲言?」

明白她在緊張什麼,負手而行的楚帝不屑的輕聲吐出這一句。

他看上去走得很緩慢,然而瞬息之間,卻是已從丁寧和扶蘇的身側走過,走向已成廢墟的青色建築。

墨守城白眉微挑,他頭頂上方極高的高空里,突然亮起許多銀色的光點。

楚帝的身上也緩緩的釋出一種淡薄但強大的氣息。

他沒有回頭,繼續前行,身外的空氣里,出現一層淡淡的紫光。

高空里銀色的光點越發明亮,就像有數十顆銀色的星辰懸浮在那裡。

但楚帝的面容卻依舊平靜異常。

在走到青色建築的廢墟中心,走到應該是原本肉菩提所在的位置時,他的手心裡出現了一顆殷紅的佛珠。

他的眉頭微蹙,似乎有些微的痛楚。

殷紅的佛珠在他的手中驟然消失,與此同時,一股宏大如海的恐怖氣息從他的手心散開。

他身外空氣里淡淡的紫光驟然變得無比明亮,一個巨大的紫色蓮台如山般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里。

沒有任何的聲音,所有青色建築物的碎塊全部瞬間變成了極其細微的粉塵,往外擴散開來。

巨大的青色塵浪掀起了數十米的高度,就像真正的潮汐一般,朝著整個山谷擴散。

宮裝麗人潘若葉一聲驚怒的低喝,一道雪白的小劍從她的身前掠出,落在塵浪與丁寧、扶蘇之間,然而讓她面色微白的是,這些塵浪卻並沒有多少強大的力量。

只是和她這柄小劍上散發出的劍光一觸,巨大的塵浪便往兩側炸開。

「不需擔心,楚帝已然離開。」

墨守城轉過頭來,對著她輕聲說了一句的同時,他的身上似乎散發出無數無形的絲線,而上方高空里那些銀色星辰般的光亮迅速的消失。

潘若葉沉默不語,那柄雪白色的小劍圍繞著丁寧和扶蘇轉了一圈,飛回她的身前,如融化般消失。

清冽的劍氣形成了一道龍捲風柱,將彌散在丁寧和扶蘇身外的塵土全部卷吸一空。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

周圍變得清新異常的空氣讓他的呼吸不再困難,但是身體里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卻並未減少,反而變得更為強烈。

他轉過身去,看向還在擴散的青色塵浪的中心。

楚帝離開時,那一瞬間摧毀所有青色建築物殘跡的力量極其驚人,所有的粉塵全部由中心往外擴散,所以此時最中央的部分反而最先清晰起來。

丁寧微眯著眼睛,他看到所有的一切痕都消失了,那龐大的青色建築物原先所在的地方,深深的凹陷下去,就像是隕石撞擊形成的深坑一樣。

墨守城平靜的看著煙塵的散開,他沉思了許久的時間,然後看著丁寧和扶蘇問出了一個和方才楚帝同樣的問題:「周家老祖在哪裡?」

扶蘇看著這樣的畫面有些震撼,又有些劫後餘生的喜悅,只是更多的卻是茫然。

他下意室⊥罰看向丁寧。

「已經被盲龍殺死了。」

丁寧緩緩的回答道:「那裡面有一條盲龍。」

墨守城看著他,繼續問道:「除了盲龍呢?」

「還有肉菩提。」扶蘇搶先回答道。

「周家老祖煉化了肉菩提,但是依舊被盲龍殺死。」丁寧接著說道。

墨守城溫和的看著他,說道:「盲龍能夠殺死周家老祖,為什麼沒有殺死你們?這裡的法陣怎麼會損毀?」

「那條盲龍很飢餓。」

丁寧身體里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以至於他的身體微微的發抖起來,但他還是語氣平緩的說道:「這棟建築物對於它而言是一個巨大的牢籠,我告訴它我或許可以幫它獲得自由。」

聽到這樣的話語,墨守城的眉頭皺了起來,就連一旁的潘若葉都不可置信的出聲,道:「怎麼可能,一頭飢餓的盲龍怎麼可能會聽你的話?」

「因為我悟出了裡面法陣的一些隱秘,我觸動了裡面法陣的一些符文。」丁寧輕咳著,看著她,說道:「它選擇了相信我。」

墨守城凝視著他,問道:「我想知道周家老祖最後隕落的細節。」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呼出,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在周家老祖被殺死之前,我和公子蘇已經被他的力量震暈過去。」

「所以應該是盲龍和他的戰鬥,導致了這個法陣的損毀?」墨守城轉過身去,看著那個巨大的深坑:「你只是猜測,沒有親眼見到周家老祖的死亡,那楚帝摧毀這裡所有的一切,又是要掩飾什麼?」

丁寧沉默下來。

他沒有回答。

因為他不知道如何回答,這裡面對於任何人而言本身有諸多的疑點,更不用說他面對的是長陵最睿智的老人。

「把這丹藥吃了。」

潘若葉左手微動,兩顆乳白色的丹藥分別飄飛到丁寧和扶蘇的身前。

「或許是不想讓我們看到這遺里的任何符文,還有不讓我們察覺盲龍逃遁的蹤跡。」她面容微寒的說道。

墨守城點了點頭,道,「或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