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章真相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2-13 03:49  |  字數:3376字

baidu_clb_fillslot」892774」

半截殘臂走著劍勢,周家老祖體內最後的一分真元從斷裂的經絡和骨茬間激射出來,割裂震蕩著周圍的空氣,帶出絲絲縷縷的渦流。。

此時的力量不如他平時的十一,只是依舊遠超三境。

盲龍感知著周家老祖這一擊的氣息,它感知著真實而溫暖的陽光從破碎的青色牢籠頂部落下,有些猶豫。

在此時的情況下,它覺得自己幫丁寧阻擋周家老祖也會受到嚴重的損傷。

牢籠已破,若是遭受嚴重的損傷,它卻有可能還是離不開這裡。

然而就在它的猶豫中,啪的一聲震響,丁寧一步踏出,反而已經到了它的身前。

他平靜的眼眸間驟然精光大作,體內響起無數聲細蠶吞桑般的聲音,無數絲鮮活的氣息以不可想像的速度直接由他身體的血肉間滲出,直接匯聚在經絡之間,沖向身體的各個部位。

他的血肉、骨骼、骨骼深處的髓河,甚至連髮絲都開始莫名的震顫,散發出一種詭異而強大的氣息。

盲龍感知到了丁寧擋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它第一時間感到羞愧,在接下來的一剎那,感到丁寧身上散發的這種氣息,它便感到深深的敬畏。

周家老祖聽到了丁寧身體里響起的無數細微的聲音,他的殘軀猛然一震,心中隨即便想到了某個可能,口中發出了古怪的吸氣聲。

只是此時劍勢已然不可能更改,他的半截殘臂距離丁寧已經不到一丈。

丁寧的眉宇間驟然浮現出難以想像的威嚴。

他的左手手捏劍訣,首先往前略微揮出,在有限的空間裡帶出幾道真元氣浪,幾乎同時,他右手的末花殘劍往前刺出,劍體上射出的劍氣在左手帶出的真元氣浪中穿行,一股股劍氣瞬間就旋轉起來,以恐怖的速度卷吸著周圍天地間的元氣。

一朵朵潔白的蓮花,就此在丁寧身前數尺的空間里生成。

這是一副難以想像的畫面,一朵朵潔白的蓮花散發著極其聖潔之意,與世無爭般散發著柔和的微光,完美無瑕到了極點。

和這些蓮花相比,一側身體殘缺,只將一截斷臂為劍的周家老祖就如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

看到這樣的蓮花,如惡鬼般的周家老祖卻也是如看到鬼一樣的表情。

噗的一聲悶響。

丁寧身前的蓮花片片飛散。

他一聲輕喝,左手握住了劍柄,整個人像是被大力撥動的琴弦一樣高頻的震顫著,然而卻是一步都沒有退。

他體內萬蠶噬咬的聲音更為劇烈,肌膚上透出無數點蒼白色的光焰,那些原本無形的小蠶此時好像變成了實質,爭相恐後鑽出他的身體。

周家老祖原本已經是如同看到鬼一樣的表情,此刻再看到這樣的景象,他的眼睛裡頓時充滿了絕對的恐懼。

丁寧一聲悶哼,唇齒間再次沁出些鮮血,然而手中震蕩不息的末花殘劍卻是被他毫無停歇的往前揮灑出去。

堅硬的劍身此時顯得極其柔軟,劍光就像一條條布匹一樣纏上周家老祖的殘臂。

周家老祖體內的元氣已經自然從殘臂中釋出,和丁寧的劍光對抗,然而這樣看似柔軟的劍光,卻是好像一個個詭異的磨盤,將強大的元氣一股股的磨散。

「磨石…」

周家老祖凄厲的尖叫起來,極度的驚恐甚至讓他再也無法控制住體內的任何力量,整個身體在劇烈的發抖之中轟然墜地。

丁寧握著劍柄的雙手已經虛弱的顫抖起來,然而他知道自己不能顯示出任何的虛弱。

他深吸了一口氣,威嚴的眉宇之間散發出更凜冽的殺意。

他手中的劍脫離了周家老祖的殘臂,盯著周家老祖近在咫尺的面目,用盡全力的朝著周家老祖的頸部刺入。

雖然肉菩提對於他而言也是傳說中的事物,周家老祖在這種情形下還未死去也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但一個人的行動力自然無法脫離身體的範疇,只要將脊骨切斷,將頭顱斬下,他不相信周家老祖還能繼續存活。

咔嚓一聲。

冰冷的劍鋒斬入了周家老祖的頸椎骨,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但丁寧手腕用力一轉之間,卻是並未能將周家老祖的頸椎骨全部切斷,劍鋒反而有些卡澀其中。

「你的骨頭還真硬。」

丁寧冷笑起來。

他雙手再度用力,劍鋒像鋸刀一樣在周家老祖的脊骨上切割穿行。

周家老祖的身體猛然抽搐起來,他想要抓住深深刺入自己脖頸之中的劍鋒,然而他此時卻是已經沒有了雙手,他的身體只是在地上痛苦的扭動著,彈動著,就像一條被釘子釘在地上的蟲。

「九死蠶…」

周家老祖在數息之後便放棄了掙扎,他惘然的看著丁寧的面目,用力的擠出了三個字。

丁寧感知著他體內所有的力量已經真正的消散,他輕輕的咳嗽起來,放鬆了些,但依舊用劍在割著他的骨骼,並未應聲。

「你竟然是他的傳人?」

周家老祖自言自語的慘然道:「他竟然留下了傳人?」

丁寧依舊沉默不語。

喀嚓一聲,周家老祖的脊椎骨終於被切斷,丁寧手中的末花殘劍開始冰冷的切割他頸間的最後血肉。

「你…」

看著丁寧冷漠的眼神,在頭顱被切割下來的一瞬間,周家老祖想到了方才丁寧身上流淌的威嚴氣勢,想到了方才那數道不同的劍意。

他驟然發覺了不對。

「就算是他的傳人,你也不可能會鄭袖的濯白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