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九章身裂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2-12 14:23  |  字數:4005字

baidu_clb_fillslot」892774」

沒有人回答他此時的問題,驚人的氣浪過後,煙塵散開處,緩緩顯現出一名少年的身影。

「丁寧?」

扶蘇面上的厭憎瞬間變為喜悅,他驚喜的叫出了聲來。

丁寧的眉眼依舊平靜,那些無形小蠶也早已消隱於他的身體里,他身上的氣息和平時沒有任何的異常,然而在周家老祖的心念里,他早就應該死了。

然而他現在還好好的活著。

光是此點,丁寧此刻的身影就如真正的鬼魅一樣,讓周家老祖由心的恐懼。

「嗤」的一聲裂響,幾乎是下意識的,一道黑色的劍光在周家老祖的身前浮現,然後急劇的加速,直衝向丁寧的身體。

劍光雖細,然而卻帶著碾壓普通七境的力量,沿途地上碎裂的綠色晶石皆被帶起,表面布滿黑色的玄霜,就如一道真正的黑色彗尾,充滿了不詳的氣息。

劍勢極快,丁寧的眉毛上都迅速結出了黑色的冰粒,然而他卻一動都未動。

他的身後枯葉下方,突然伸出了十餘條黑須。

就像是他的身後突然長出了十餘條黑色的尾巴。

這十餘條黑須似是對周圍那些布滿裂痕的綠色晶石還有些畏懼,動作略微有些遲緩和瑟縮,然而上面散發出來的元氣,卻是強大至極。

噗噗噗噗…

一連串的裂響聲從丁寧的身前響起。

他身前的地上出現了十餘條筆直向前的痕迹,十數條土黃色的氣浪從中湧出,輕易的擊碎了迎面而來的黑色彗尾,在接下來的一瞬間,甚至輕易的撞碎了內里的那道黑色寒煞小劍。

周家老祖的身體痛苦的抽搐起來。

他看到十數條黑須之後,一個小山丘般的黑色頭顱,正從丁寧的身後抬起來。

那毫無疑問就是他曾經見過,被困鎖在這裡面的盲龍,但怎麼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怎麼可能,它已經飢餓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不吃掉你,怎麼反而為你而戰?」

周家老祖忍不住叫了起來。

「和自由相比,飢餓只是次要的東西。」

丁寧的心中響起這樣的聲音,只是他覺得根本不必要解釋什麼,所以他只是冷漠的看了周家老祖一眼,保持著沉默。

丁寧的沉默讓周家老祖越加的心寒,他恍悟覺得丁寧此刻的眼神有些熟悉,他的腦海之中驟然想到了自己被一劍切腹,狂哭而逃的畫面。

再加上此時被他吸納入身體的肉菩提的藥力和他的身體起了一些反應,一種巨大的痛楚沖入他的腦海,讓他甚至忍不住直接慘嚎了起來。

丁寧便在此時動作,他的身體驟然加速,沖向扶蘇。

周家老祖的眼前已然出現了幻覺,他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在不斷的下沉,那些曾經被他殺死的人都出現在他的身下,都伸出了手,抓著他已經幾乎完全沒有知覺的身體,不斷的往地獄裡拉。

「就算我要下地獄,你們也要陪著。」

他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尖叫,身體往後倒飛逃竄,體內經絡中剩餘的數道凝煞小劍全部透體而出,朝著丁寧和扶蘇激射而去。

周家老祖的修為加著凝練的星辰寒煞元氣,即便只是一道,別說是丁寧此刻的修為,就算是薛忘虛那樣的修為,都未必能夠抵擋得住,然而看著這數道凝煞小劍,丁寧的眼睛裡卻是反而出現了濃濃的嘲諷之意。

很多時候,一個人的際遇不在於運氣,而在於他自己的心性和選擇。

當年的周家老祖是以虐殺婦孺的手段想要逼人就範,所以才會導致被一劍破腹,而今日的周家老祖若只是純粹的想逃,盲龍未必會追。

但現在他要殺死丁寧,盲龍卻一定會全力相搏。

因為盲龍需要靠丁寧脫離這個牢籠。

整個青色建築的頂端突然震動了起來。

這種震動只是因為感受到盲龍身外的恐怖氣息波動。

盲龍的身體轟然砸在地上,就如一個巨錘落地。

那一株亭亭如蓋的紫色菩提樹被驟然震裂,與此同時,無數土塊從地上往上懸浮而起。

這些土塊之中並沒有特彆強大的力量,並未直接擊向周家老祖的身體,而只是遮掩住了盲龍自身的元氣波動。

與此同時,盲龍頭部那十幾個黑色寶石般的盲目里,卻是都射出了一道深黃色的光束。

這些深黃色的光束匯成了一束,掃向了那些凝煞小劍,掃向了周家老祖的身體。

光束和黑色的凝煞小劍交匯,空氣里突然綻放出無數條細小的射線,在接下來一瞬間,黑色的凝煞小劍徹底的崩裂開來,碎裂而成的無數細小碎片如一顆顆黑色星辰般炸裂開來。

轟的一聲恐怖爆響。

黑色光焰和深黃色的射線交織在一起,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硃紅色光團。

丁寧已然衝到扶蘇的身側,感覺到空氣里傳來的恐怖衝擊力,他的眉頭頓時蹙起,手中末花殘劍往身前施出一道劍符。

一聲悶哼從他的唇齒間湧出,那股強大的衝擊力直接碾碎了他所施劍符的力量,將他和扶蘇的身體直接震飛出去。

一股血沫再次從丁寧的嘴角溢出,但此刻他的眼神卻依舊冷靜到了極點。

在扶蘇根本未曾察覺的情形下,他的肘部倒撞在了扶蘇的胸口。

扶蘇渾身的氣血本是震蕩不息,眼前一片金光,此時被丁寧一撞,他只覺得胸口一悶,便立時失去了知覺,昏迷過去。

丁寧輕咳一聲,挽住昏迷的扶蘇墜地。

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