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八章牢籠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又用殘劍在地上畫了兩道人影。 一道是周家老祖的人影,一道是扶蘇的。 「敵人1 他點了點周家老祖的人影,說道。 「朋友.」然後又點了點扶蘇的人影,說道。...

baidu_clb_fillslot」892774」

明明是三境的真元力量,然而身前的那數道劍痕中緩釋著的卻是真實無比的連七境的修行者都未必能理解的意境。

對於修行者而言,遇到此時的情景,恐怕更多的會去思考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會去思考丁寧到底是什麼樣的出身,隱瞞著什麼樣的秘密,但對於被困鎖在此處不知道多少年的盲龍而言,感受的卻只是這樣的氣息本身。

它雖不能口吐人言,但畢竟擁有很高的智慧,當丁寧的劍氣擾動了這青色建築內的陣勢,激起了那些它熟悉的青色閃電時,它就開始明白自己真的有可能逃得出這個牢籠。

想到真有可能逃脫出這樣的牢籠,它的渾身忍不住更加劇烈的顫抖起來,肚子里卻是發出如雷般的腹鳴。

腹鳴是因為它很餓。

它是肉食的靈獸,靠吞噬氣血為生,然而當年將它困鎖在內的強大修行者卻知道它忍飢挨餓的能力,並未給它提供足夠的食物,這些年來它的食物只有生長在這青色建築內的蟲豸,以及一些誤闖入青色殿宇的鳥獸,雖然可以勉強讓它活下去,但這麼多年的飢餓,卻是最大的折磨,更何況還不得自由。

眼看著外面的青天,卻根本不得出。

楚帝和周家老祖等待了數十年,然而又怎麼有它等待得久,多少年的等待終於換來今日這樣的可能,看著丁寧平靜而威嚴的姿態,它渾身顫抖著,然後整個身體全部趴服在了地上,連它的頭顱都貼在了地上。

這便是表示了它順從的姿態。

看著它頭上那些無法看東西的盲目中的暴戾色彩盡數變成順從和驚懼以及哀求之意,聽著它腹中不斷響起的如雷般腹鳴,丁寧的眼睛里閃過一些同情的光芒。

盲龍的感知比正常的修行者強大不知道多少倍,此時它甚至敏銳的感覺到了丁寧的同情之意,瞬間將身體伏得更低,像是要將自己陷落於下方厚厚的腐葉中去。

「我此刻的確同情你的遭遇,我會放你出去。但你首先會必須幫我救我的朋友。」

丁寧看著它,說了這些話,然後異常簡單的吐出三字:「肉菩提。」

盲龍並不能完全理解他前面那些話的意思,但是肉菩提三字它卻是聽過很多次,在下一瞬間,它的頭顱馬上有些驚懼的搖擺起來。

丁寧皺起了眉頭。

他開始一邊比劃著一些簡單的手勢,一邊說話,「你的意思是說,肉菩提那邊也有厲害的法陣,讓你無法接近?」

盲龍理解了他的意思,開始點頭。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

他也徹底明白了周家老祖的用意。

周家老祖只是想要用他吸引盲龍一瞬,只要讓他能夠進入防護肉菩提的法陣,只要盲龍不能在他進入防護肉菩提的法陣之前截住他,那他就能夠順利的得到肉菩提。

所以,周家老祖應該直接會在裡面煉化肉菩提。

只要在裡面直接煉化肉菩提,等到離開時再遇到這條盲龍,他就算吃點虧,也不至於隕落在這裡,也可以逃得出去。

「帶我去。」

丁寧看著盲龍,用不容拒絕的語氣說道:「我會設法破陣。」

盲龍微微抬起了頭。

它有些懷疑。

丁寧微微蹙眉,他知道自己現在所需要做的是什麼。

所以他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將隱匿於體內的無數無形小蠶放了出來。

無數看不見的小蠶密佈於他的身體內外,開始吞噬周圍的天地元氣,吞噬任何種類的天地元氣。

空氣里響起無數沙沙的聲音。

而在盲龍的識念中,卻又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它就像是看到了一個食物鏈最頂點的巨物,可以吞噬任何一切東西的巨物。

這樣的氣息和之前那些劍痕中展現的境界一樣,足以令它戰慄。

它不再猶豫,轉過身去,龐大的身軀在密集的林道中急速的穿行,瞬間在丁寧的身前破開一條圓形的通道。

丁寧緊隨其後,只是數十息的時光,盲龍便已停了下來。

盲龍身前的林木藤蔓和這青色建築物內里的別處沒有任何異樣,但是就在它的身前,有一條清晰的綠線。

枯葉里,有許多綠色的晶石露出一小截。

這些綠色晶石上散發出的綠色光焰,連成了一片,如一片碧波。

丁寧的眉頭再次深深的皺起。

他閉上了眼睛,體內無數無形的小蠶再次湧出身體,緩釋著吞噬在內的天地元氣。

這種氣息的噴吐再次讓盲龍感到驚懼,再次趴伏在了地上。

隨著這些小蠶噴吐出的無數無形細絲在空中散開,丁寧的識念中開始出現了一些清晰的線路,他的腦海里出現了無數寒風呼嘯而行,無數雪粒和霜片在空中飛舞的畫面。

在這樣寒霜的畫面里,偏偏有無數綠色的晶塵瀰漫著,就像是無數陰靈鬼物,在等待著簇擁上新鮮的血肉。

「從現在開始,我們必須彼此信任。」

丁寧睜開了眼睛,他對著盲龍平靜而無比認真的說了這一句。

然後他伸出了手,就像是觸摸朋友一樣,朝著盲龍的頭部放了上去。

盲龍的身體微微僵硬,身體周圍自覺的翻開可怕的氣焰,空氣里啪啪作響,地下也有無數的氣流衝上來。

但是丁寧的手卻沒有任何的遲疑和退縮,依舊落了上去。

在他的手和盲龍的身體真正接觸的瞬間,這些可怕的氣焰消失,盲龍的身體依舊僵著,但是那些如黑寶石般的盲目中,卻是閃現出更多異樣的光焰。

「我一定會讓你離開這個牢籠。」

丁寧縮回了自己的手,然後再度鄭重的重複了一句,接著又說道:「我要破開這個法陣,但是我的力量不夠,我需要你相信我,動用你的一些力量協助我破開這個法陣。」

盲龍依舊僵硬的對著他,似乎有些不明白。

丁寧看了它一眼,然後揮劍。

他手中的末花殘劍在身側的地上留下了一道劍痕。

然後一股真元從他的左手中射出,落入那道劍痕里。

接下來,他點著那道劍痕,對著盲龍道:「我。」

然後他又沁出了一股真元,落入那道劍痕,道:「你。」

盲龍僵硬不動了數息的時間,忽然…它的身體動了,它點了點頭。

丁寧的面上出現了一絲好看的微笑。

但是他依舊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又用殘劍在地上畫了兩道人影。

一道是周家老祖的人影,一道是扶蘇的。

「敵人1

他點了點周家老祖的人影,說道。

「朋友.」然後又點了點扶蘇的人影,說道。

盲龍遲疑了片刻,再次明白了他的意思,點了點頭。

丁寧抬起頭來,但是他又想到什麼似的,又彎下腰,在地上畫了一道滾圓的身影。

這是盲龍的輪廓。

然後他點了點這道身影,對著盲龍道:「朋友。」

這簡單的兩個字里對於盲龍而言卻包含著無數的訊息。

它的身體里響起很古怪的聲音,盲目里的光芒不斷的閃爍著,它竭力的感知著。

丁寧平靜的看著它。

它似乎被丁寧的平靜感染,身體周圍的氣息也平靜下來。

丁寧沒有再說什麼,上前數步,走到了它的身前,站在它身前的綠線之前。

這樣的動作讓盲龍的身體再次有些震動,它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丁寧便在此時揮劍。

他手中末花殘劍隨著裂紋散開,如一朵花綻放,無數劍氣隨著劍絲的飄灑而激射出去,在前方的空氣里射出無數條細微的線路。

轟!

前方平靜的空氣中驟然湧起驚人的寒氣,一場暴風雪似乎即將要形成,將一切東西湮滅。

也就在此時,盲龍的身體猛然抬起。

它頭顱上的許多肉須飄舞起來,它的身下地面里湧起一道道昏黃色的氣浪,盡數湧入那些細微線路中。

轟!

前方的空間中發出如兩艘龐大巨船撞擊的巨大轟鳴聲。

喀喀喀…

它和丁寧前方的無數綠色晶石上,瞬間出現了無數裂紋,然後那些綠色晶石碎裂開來,一層層光焰迅速的消退。

此刻林木的深處,這些綠色晶石組成的法陣的中央地帶,有一株亭亭如蓋的菩提樹。這株菩提樹的枝葉全是奇異的紫色,根部如掛果般,掛著一個人形的紫色果實。

這果實如同一個蜷縮的嬰兒,表面散發著如玉又如肉的光澤。

此刻周家老祖正跌坐在這個果實旁,他唯一能動的左手五指刺入這顆果實之中,一股股的真元,正不斷汲取著這顆果實的精華,湧入他的體內深處。

他的表情貪婪、狂喜至極。

一旁被他制住而僵立在枯葉間的扶蘇看著瀰漫於他面目上的這種神情,厭憎至極。

也就在此時,隨著恐怖的轟鳴聲,一團驚人的氣浪夾雜著凜冽寒氣狂涌而來。

菩提樹上所有的樹葉落盡,周家老祖白髮飛揚,他不可置信的叫了起來,「怎麼回事1

有一件大事,冰火破壞神的遊戲已經正式上線了,大家在縱橫首頁都可以看到,已經可以玩了。冰火破壞神這個遊戲非常特別,目前是頁游裡面最**的品質,雖然是頁游,但裡面玩起來和端游幾乎一模一樣,而且畫面和打擊感比端游還要強悍。大家可以去玩玩看,絕對不是吹的。還有另外一件大事是我今天在上海參加一個發布會,發布會結束之後我就會公布了大家就會發現我其實真是夠努力夠拼的。還有最近趕路每天只有一更,但大家幫我記著數,等到行程穩定下來,自然會用一天三更這樣的方式來慢慢還。)r1058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