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七章氣息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末花殘劍。 數條並不強大的劍氣從殘缺的劍尖射出,刺入凝固不動般的空氣里,但是在接下來的一瞬間,卻好像擾動了無數看不見的線條,一瞬間在他的身前湧起了數條肉眼可見的青色電光。 轟隆一聲爆...

周家老祖體內釋出的這股力量並不猛烈,然而丁寧的身體穿過青石建築的瞬間,便有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擠壓在他的身上,令他的渾身骨骼都發出將要折斷般的聲音。wsxs.net/..

丁寧唇齒間再次沁出些鮮艷的血珠,他知道這是來源於青石建築法陣本身的力量,周家老祖既然已經來過一次,自然對這法陣有所了解,而且需要用他來引開那條盲龍,自然不會讓他如此輕易的死去。

所以他並沒有絲毫的心驚,一聲悶哼之間,他體內隱匿著的無數小蠶驟然急劇的涌動起來,瘋狂的吞噬著周家老祖打入他體內的寒煞元氣。

他的身體內外瞬間響起無數細碎的聲音,細密得令人心悸,但此時他的身體已經被拋飛到了青色建築內里的深處,外面的周家老祖根本不可能有所察覺。

噗的一聲震響。

他的身體重重的墜落在無數枯黃的落葉里,濺起無數沉寂多年的腐葉和塵土。

腐葉是那種乾枯的**,如同風化,沒有任何的濕意,四周各種不知名的樹木和藤蔓卻是生長得分外茂密,充斥了整個青色建築內里。

透過這些枝蔓的空隙,青色建築的內壁上有許多繁複的符文,閃耀著微光,自然顯露出神聖的感覺,擁擠的樹林間立著一些古怪的石佣,沒有五官,但卻散發著一種奇異的殺意。

知道盲龍很快就將到來,墜落在這青色建築內里一角的丁寧甚至沒有調整墜地的身姿,他的身體像一個拔出了一半的蘿蔔一樣,古怪的斜躺在地上,然而體內的那些小蠶吞噬的速度卻是更快數分。

生死只差半分辰光。

在無數無形小蠶瘋狂的吞噬下,如無數黑色砂石阻塞於他體內經絡的寂寒元氣全部分解。

也就在此時,他身前的枯葉地里出現了無數條筆直的線路,朝著他的身體急劇的延伸。

在這些筆直的線路距離他還有數丈之遙時,一股恐怖的威壓已經壓至他的身上,噗噗噗噗…他的衣衫上瞬間出現了無數道筆直的裂口,衣下的肌膚上也出現了無數條筆直的血線,在下一瞬間,他的身體就似要沿著這些血線裂成無數片。

以丁寧此時的修為,根本無法和這樣的力量抗衡,然而他的面容卻依舊平靜到了極點。

他體內的無數小蠶以難以想象的速度直接消隱。

在這些小蠶消隱的瞬間,他的呼吸和心跳也徹底停止。

他體內的氣血和所有流動的氣息,就像是被這些小蠶一瞬間全部吸光一樣,他的肌膚也變得沒有了溫度。

他明明活著,但卻就像是一具死去已久的死屍。

那些朝著他身體筆直延伸的氣息疑惑的一滯。

只是這一個停頓,帶來的略微震動,就使得周圍所有的枯葉和藤枝全部震碎成無比細微的粉末。

他的身體前方,產生了一團青黃色和灰色混雜的粉霧。

不斷往外擴大的霧團里,出現了一團黑色,然後迅速的變大,透出。

一顆龐大的黑色頭顱,探出了霧團,出現在丁寧的面前。

這是一顆如同巨型鯰魚般的黑色頭顱,下頜飄蕩著數十根黑色的肉須,然而卻沒有嘴,沒有眼睛。

扁圓黝黑的頭顱上,只有十餘顆閃耀著晶光的,如黑色寶石般的斑點。

比幾個成年人加起來還要龐大的頭顱上卻是沒有任何的五官,這便令人覺得詭異,而那些黑色斑點中閃耀著的殘忍和強大的光芒,更是讓人感覺到死亡的氣息在飄散。

這顆巨大的黑色頭顱朝著丁寧探近了些,它身上溢出的元氣壓到了丁寧的身上,丁寧體內的骨骼再次發出密集的炸響,身體血肉就要被撕裂成無數絲縷,然而丁寧體內的無數小蠶卻是又悄然的出現,密布在他體內血肉之中。

他的整個身體,就像是變成了一個繭子。

這條黑色的怪蟲自然就是傳說中實力不亞於七境存在的盲龍,它無法視物,但對於氣息的感知卻數十倍於尋常的修行者,此刻它頭上那十餘顆黑色寶石般的斑點中晶光劇烈的閃動,顯示它已經真正的疑惑。

一道肉須有意無意般飄蕩在丁寧的胸前。

丁寧胸口的衣衫變成細碎的粉末,胸口出現了一道黑色的裂口。

這一切在丁寧的識海之中十分清楚,但是他的心境卻是依舊保持著絕對的冷靜,沒有絲毫改變。

盲龍的頭顱往後退了些。

它凝滯了數息的時間,頭顱微擺,圍繞著丁寧的身體又晃動了數下,然後又緩緩往後退去,消失在還未消散的塵霧中。

感知著盲龍的退去,丁寧的心中沒有任何的欣喜,因為他不可能永遠用這種狀態留在這裡,只要他的身體有任何的氣息流露,這條退卻的盲龍還會重新折返,而且以這種強大異獸的心智,將會反應過來只是遭受了他的愚弄。

不可能再有用九死蠶欺騙盲龍的機會,丁寧卻依舊確信自己有著可以生存的機會。

他的身體依舊像死去一樣,沒有絲毫的氣血流動和溫度散發,但他體內的無數小蠶卻是又動了起來。

就像吐出絲線一般,這些小蠶以異常平緩的態勢吐出一些元氣,直接從他的肌膚中沁出。

他的身體表面布滿了蒼白的色彩,然後絲絲的蒼白色元氣開始匯聚成流,流淌在了他身前的地上。

匯聚成流的蒼白色元氣扭曲著,最終變成了數柄筆直小劍的形狀,透入他身前的地里,留下數條交錯的深痕。

丁寧的身體在此時復甦。

他體內的氣血洶湧的奔騰起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空氣里甚至響起了刺耳的聲音。

也就在這一瞬間,原本已經遠去的盲龍感覺到了此處的氣息,原本沉寂不動的藤枝之間驟然湧起了颶風,無數枝葉撞擊在一起,發出恐怖的聲響。

一股暴戾而龐大如山的氣息,在其中穿行。

黑色的頭顱再次出現在丁寧的視線中。

丁寧胸口的傷口開始流淌出鮮血。

他眯著眼睛,這次徹底的看清了這條盲龍。

龐大的黑色頭顱之後,是滾圓如蟲的身體,然而這身體卻是十分枯瘦,皮包著骨頭一般。

無數股勁氣從這條盲龍的身下湧出,如無數柄看不見的利劍在地下穿行,和上次不同,這次它展現的力量更加的恐怖,無數道塵土從地下深處往上噴起,光是這些激起的塵浪中蘊含的力量就已經讓丁寧無法抵禦,然而丁寧的眼睛里卻反而出現了一絲前所未有的威嚴。

「我想和你談一談。」

他抬起了頭,看著這條盲龍,平靜而威嚴的說出了這一句。

於此同時,他握住了末花殘劍,往前方的地下揮出。

一道劍光落下。

這道劍光對於這條盲龍而言弱小到了極點。

然而這道劍光留下的劍痕,卻是與前面數道劍痕完美的連接在了一起。

一股獨特的氣息,從這些劍痕中流淌出來。

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力量,只是一股很淡薄的氣息。

然而這股氣息卻似均勻的分散於周圍的天地間,透入了每一股周圍的天地元氣之中,甚至透入了這個奇怪的青色建築中,甚至透入了它的身體。

一股戰慄從它的體內升起,迅速瀰漫至它的全身。

它前進的身體和力量全部停頓了下來,然後整個空間開始震動。

它感到愈加的疑惑,然後開始恐懼。

因為那股氣息超過了它的境界,它只有從建造這個困住它的建築的修行者身上,才感覺過這樣的氣息。

「我可以讓你出去。」

看著停下來的盲龍,知道自己賭成功的丁寧深吸了一口氣,更加威嚴和冷肅的看著它,緩慢的說了這一句。

然後他甚至不看這頭強大而恐怖的異獸,轉身看向一側的青色殿牆。

「破壞總是要比建造容易得多。」

既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這條盲龍聽一樣,他緩緩出聲,同時再次揮動手中的末花殘劍。

數條並不強大的劍氣從殘缺的劍尖射出,刺入凝固不動般的空氣里,但是在接下來的一瞬間,卻好像擾動了無數看不見的線條,一瞬間在他的身前湧起了數條肉眼可見的青色電光。

轟隆一聲爆響,數條大腿粗細的青色閃電從他的劍尖前方蔓延出來,落在青色建築內壁的數條符文中。

青色建築沒有絲毫的震動,但是這整個內里的地面上,落葉下方,卻是嗤嗤的噴出無數細微的風流。

龐大的盲龍往後退卻了數丈,它的身體開始急劇的震顫起來,但是所有釋放在外的力量,卻是急劇的朝著它的身體收縮。

「看來我們可以好好的談一談了。」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它的身體,慢慢的說道。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