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三章入陣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周家老祖的眼眸深處原本也瀰漫著不信的神色,他不信丁寧能以這麼快的速度看出一些端倪,然而聽到丁寧此時的話語,他卻是深吸了一口氣,心臟不受控制的劇烈跳動起來。 「你懂的倒是不少。」...

山峰越高,山風便自然凜冽強勁,吹散了雨霧。追小說哪裡快,ybdu,

巫山多**,然而這些**只及其中一座最高山峰的腰部。

這座山峰便是神女峰。

因為山峰太過陡峭,各種不知名的猛獸又多,所以即便是那些經驗最豐富的採藥人進入這座山峰之後都大多一去不返,給這座山峰增添了無數神秘的色彩。

此時在神女峰山腰之上的一塊凸起崖壁上,卻是出現了三條身影。

其中兩人是看似精疲力竭的少年,另外一人是無限蒼老的老人,枯坐冷硬的山石上。

這三人自然是丁寧、扶蘇和周家老祖。

巫山的**和一般的山脈並不相同,有些地方雲霧繚繞,有些地方在落雨,但有些山林卻是一片清晰,此時望去,三人面前的巫山不是一片連綿的雲海,而是無數山谷沉積著水霧,就像是山林間落滿了無數白碗。

辛辛苦苦攀登到這樣的高度自然不可能是為了看風景。

丁寧轉頭凝望著周家老祖,等待著他的開口。

「日上中天金落柱,陣門初開**源。」周家老祖看了看天色,面無崩:「只差半個時辰。」

「要等到正午時分,才有異相,才看得出陣門所在?」

扶蘇聽出了些意思,卻是更加不解,「你帶我們到這裡,難道是想要丁寧幫你看出真正的陣門所在?若是如此,你該不會連這真正的陣門都沒有進入過,你又怎麼知道裡面有你想要的東西?」

周家老祖看了一眼扶蘇,冷漠道:「陣門的位置隨時都會改變,但就算看不出,也可以撞運氣,只是我現在既沒有撞運氣的時間,也沒有了可以用來撞運氣的身體和力量。」

「看到某個可能的陣門所在。就跑到那裡去試試,發現不對再跑到這裡看,然後再下去試…不對的陣門所在,可能還會隱藏著強大的殺勢,受點傷算是好的,一不小心可能還會被直接殺死。」扶蘇明白了周家老祖的意思,說道:「這種辦法可真夠笨的。」

周家老祖冷笑了一聲,並未搭話。

先前一直沒有怎麼說話的丁寧此時卻是看著他,道:「憑藉著這樣的笨辦法,當年你是闖入了這個陣門。但是裡面還有你應付不了的東西,所以你即便發現了對你很有用的東西,你卻還是無法拿到。」

周家老祖保持著緘默,丁寧卻是接著說了下去:「你應該是在抵制變法受傷之前就來過這裡,但時隔這麼多年,你卻一直留在長陵,沒有動過這裡的心思,是因為裡面的東西,本身就不夠成熟。到現在才差不多長成?」

面對丁寧這樣的猜測,周家老祖這次倒是沒有否認,他點了點頭,道:「三十年前我剛入七境。途經巫山,便恰好發現了此處。現在我行就將木,內里的東西卻恰好合用,又出現了你這樣領悟力非凡的怪物。我想這就是命數。」

丁寧看著他認真的搖了搖頭,道:「不可能所有的好事情都正好湊在你身上。」

「或許正好所有的好事情都湊在我身上。」周家老祖面無表情的冷漠道。

……

世上從來沒有太多湊巧的好事。

然而等待或許是人生常態。

就在神女峰的另外一處高處崖壁上,一名和周家老祖看上去同樣蒼老的老人。也在等待著。

他身穿著最柔軟的絲線製成的淡黃色錦袍,頭戴著最精美的玉冠,白色的玉冠里,有自然形成般的淡紅色花紋,就像一朵朵燦爛的桃花。

他的面上滿是黑色和褐色的老人斑,但即便如此,他的面部輪廓也是異常的秀美,任何人一眼之下都可以看出他年輕時必定是個俊美到極點的美男子。

此時他也正在安靜的等待著正午最熱烈的陽光灑落在巫山之中。

和周家老祖不同的是,他等待的時間不止三十年,還更久一些。

而且他知道,鹿山會盟和這個陣門裡的東西成熟的時間一致,並非是巧合,而是出於安排。

因為鹿山會盟的時間是他定的。

他就是傳說中貪戀後宮,沉溺於美色之中的楚帝。

大楚王朝有史以來在位時間最長的帝王。

此時這位帝王的眼睛里,除了期待之外,還有許多感慨和回憶的光芒在閃耀。

他想到了自己年輕時鮮衣怒馬,那時才是真的喜好美色,往往聽說哪裡有出名的美人,便不遠千里前往,縱情山水之間,也不知道留下了多少香艷的姻緣,就如現在這神女峰…這神女的名字,其實也是他取的。

歲月靜好,一去卻不復返,那些冰肌玉骨的美人早已變成一缽黃土,唯有這神女峰依舊雲霧及腰,如永遠不老,妙不可言。

……

丁寧微蹙著眉頭,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天地。

古宗門遺留下來的法陣,隔著時代的界限,即便是他也必須深懷敬畏。

日上中天。

周家老祖微眯的眼眸陡然睜大,不等他出聲,丁寧平靜而凝重的眼眸里已經流淌出無數異彩。

濃烈的陽光灑落在一個個如白碗般的山谷里,在許多細小水滴的折射下,奇異的沒有出現彩虹,而是變成了一條條金柱般的光束。

扶蘇的呼吸也微微停頓,他腦海之中開始不自覺的想到之前周家老祖說的那兩句話,感覺出其中有些純金柱子一般的光束似乎有所不同。

而此刻,丁寧已經感知到了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法陣。

他的目光落向其中一處如白碗的山谷。

落入那個山谷的光束里的許多真火元氣被那個山谷吸收了,光束里,卻是又有許多看不見的水汽蒸騰上來。

這一道道光束,又變成了這些水汽流動的獨特通道。

在他的眼睛里,眼前的這些畫面再度變成純粹的線條。

有無數的真火落下,無數的水汽交雜在真火之間往上飛騰。

他的眼睛看不到那片山谷底部的具體情形,然而他卻似乎看清了那片山谷底部所有的線路。

「走吧。」

他轉頭看了周家老祖一眼,平靜說道:「不過這次你得帶我和扶蘇下去,否則太累,我或許便領悟不出進入陣門的方式。」

扶蘇再度感到震驚。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丁寧,「你真的已經確定陣門所在?」

丁寧看了他一眼,道:「既是類似於昔日三皇宗水火交融的手段,又想要儘可能的掩飾這封禁的氣息,自然需要不少引風調和的通道,可以進入的陣門,自然不只一處。」

微微一頓之後,丁寧接著說道:「找一處可以進入的陣門不難,難的是如何破解陣門中的殺勢。」

周家老祖的眼眸深處原本也瀰漫著不信的神色,他不信丁寧能以這麼快的速度看出一些端倪,然而聽到丁寧此時的話語,他卻是深吸了一口氣,心臟不受控制的劇烈跳動起來。

「你懂的倒是不少。」

他緩聲吐出了這一句,崖壁間有陰冷蝕骨的風湧起,他和丁寧、扶蘇的身體自這塊凸起的岩石上懸浮起來,直接穿過了下方的霧氣,徐徐朝著那方山谷飄飛而去。

神女峰或許便是昔日布這個陣者唯一一處敗筆所在,離開神女峰落入下方山林,即便是丁寧也再感覺不出那些金色光柱有什麼異常,當年的布陣者恐怕也身在山中,沒有察覺在神女峰的一些地方,在一些獨特的時候,會讓這個法陣露出一些被人察覺的痕。

這個法陣所在的山谷地勢也十分平坦,一望無際的矮樹沉浸在乳色的水霧之中,不像是乾地,倒像是幽深的湖泊。

按照丁寧記憶的方位落入這谷中外圍一處,即便是扶蘇都明顯的感覺到前方有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息,匯聚在明亮的光線里,朝著整個山谷不斷的擴散,而有一種風水交融的氣息,卻是噴泉一樣直衝上方的高空,彷彿要將這片天空刺出一個孔洞。

周家老祖的臉上泛出異樣的紅暈。

他用很笨的方式試出過這個法陣的陣門之一,這種清晰而相同的氣息,便讓他可以肯定,丁寧的判斷是正確的。

丁寧的眉頭深深的皺起,目光無比沉冷的掃視著周圍的一草一木。

能夠布置出這樣法陣的修行者遠遠超過普通七境的實力,內里的布置應該存在著許多足以對周家老祖造成真正威脅的地方,所以他此時並不在意周家老祖的想法,他只是全心全意的研究和感知著這個他也只是在古籍上看過一些介紹,而從未見過的法陣。

水霧極其濃郁,周圍明明有風流動,但是吹入他的正前方卻又驟然消失,連內里的水霧都一動不動,而水霧裡的一草一木,更是如同絕對靜止一般凝固在空氣里。

只在剎那之間,丁寧感覺到了痛苦。

那些在霧氣里一動一動的草木變成了無數線條,這些線條中帶著的殺意,就像是無數荊條充斥在他的體內,讓他的心悶難言。

噗的一聲。

一口逆血不可遏制的從他的唇間噴涌而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